2020-06-17 16:35:14

元气论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哲学相关
其他哲学相关
编辑分类

元气论,中国古人关于构成生命与自然的基本物质观念。始见于先秦哲学著作《鹖冠子》。元是开始的意思,也就是说元气是万事万物的根源。元气论是最重要的中国传统宇宙观之一,其发源早,流传长久,影响广泛而深入。自上古产生气论思想之后,历经汉唐宋元明清各代而长久不衰。而且经历代思想家对元气论不断发挥引申,使得元气论思想内容不断丰富,日趋严密。元气论宇宙观的思想内容,既可以反映出其哲学立场,也可以显示出其思维水平。事实上,元气论宇宙观不仅具有比较完整的思想体系,而且渗透到了中国古代科学认识的诸多领域,成为中国古代说明理解各种自然现象的思想工具。 先秦和西汉时期有不少涉气的著作 如《 老子》、《列子》、《庄子》、《 管子》、《鹖冠子 》、《荀子》、《 淮南子 》、《 黄帝内经 》等 , 大多是道家著作或与道家有关的著作。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元气论

  • 范围

    哲学概念

  • 所指

    构成天地万物的原始物质

  • 意义

    天地万物之本原

  • 所属

    世界观

折叠 编辑本段 释义

"元气",是中国古代的哲学概念,指产生和构成天地万物的原始物质。始见于先秦哲学著作《鹖冠子》。元,通"原","始也"(《说文》),指天地万物之本原。在中国古代哲学史上,元气学说是人们认识自然的世界观,其产生可追溯至老子之"道",基本形成于战因时期宋钘、尹文的"心气说"(即"气一元论"),发展干东汉末年王充的"元气自然论"及北宋张载所倡之"元气本体论"。元气学说以元气作为构成世界的基本物质,以元气的运动变化来解释宇宙万物的生成、发展、变化、消亡等现象。这种朴素的唯物主义哲学思想,在中国古代哲学史上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并对门然科学的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元气学说作为一种自然观,是对整个物质世界的总体认识。因为人的生命活动是物质运动的一种特殊形态,故元气学说在对人地万物的生成和各种自然现象作唯物主义解释的同时,还对人类生命的起源以及有关生理现象提出了朴素的见解。基于元气学说的对人类生命的认识,即是"元气论"。元气论对中医学、气功学理论体系的形成和发展,都产生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在东汉时传来的佛教,经魏晋和南北朝而在南北各地广泛传播开来。为了能让中国人理解接受,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一直附会中国传统的儒、道学说,因此佛徒们也都大讲元气。如魏晋时的安世高、东晋时的道安、唐代的宗密等佛教大师都说过元气生万物,但是佛教的根本思想是"空",是"心",强调"心生万法","万法皆空",元气只能处于"空"和"心"之下。因此,佛教是半截元气论者,元气概念只是他思想体系中的一个环节。

儒道二家所信奉的元气生成论,在唐代受到佛教越来越严峻而且深刻的挑战和冲击,但这个理论和信念,并未被佛教的阵阵浪潮所湮没。相反,它不但在唐代受到道家的维护和阐扬,入宋后更成为理学冲决佛教思想体系的理论基石,使佛教在宋代以降的思想界再无立足的尊严,佛教社会影响力逐渐下降。

折叠 编辑本段 主张

折叠 气机元气论

元气是人的生命与天地自然统一的物质基础,"夫人生于地,悬命于天,天地合气,命之曰人"(《素问·宝命全形论》);元气也是生命之源泉,"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庄子·知北游》);生命活动过程,即是元气的消长变化及升降出入运动。"人之生此由乎气"(《景岳全书》),"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素问·六微旨大论》)。

论曰:元气无号,化生有名;元气同包,化生异类。同包无象,乃一气而称元;异居有形,立万名而认表。故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徼为表,妙为里。里乃基也,表乃始也。始可名父,妙可名母,此则道也,名可名也,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道,异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又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乃自然所生。既有大道,道生阴阳,阴阳生天地,天地生父母,父母生我身。

由此可见,元气的盛衰聚散及运行正常与否,直接关系着人的生老病死。元气充足、运行正常。是人体健康的保障;元气不足或气机失调,则为致病之因,故有"百病皆生于气"、"元气虚为致病之本"之说。因此防病治病也应以调护元气为本,善养生者更应正视护养元气。故张介宾说:"盖天地万物皆由气化,气存数亦存,气尽数亦尽,所以生者由乎此,所以死者亦由乎此。此气不可不宝,能宝其气,则延年之道也"(《类经·运气类》)。

折叠 脏腑元气论

元气藏之于肾而化生元精,系于命门而为肾间动气,其变化为用,一分为二而为元阴、元阳,实为生命之本、造化之机。元气虽藏之于下,而其用则布护周身,脏腑之机能全赖此气之运转,故徐灵胎说:"五脏有五脏之真精,此元气之分体者也。而其根本所在,即道经所谓丹田。"《难经》所谓"命门",《内经》所谓"七节之劳有小心"。阴阳阖辟存乎此,呼吸出入系乎此,无火而能令百体皆温,无水而能令五脏皆润,此中一线未绝,则生气一线末亡,皆赖此也"(《医学源流论》)。元气之所行,与任督二脉关系至密。元气根之于肾而行于任督,故李时珍说:"任督二脉,人身之子午也,此元气之所由生,真息之所由起"(《奇经八脉考》)。元气虽化生于先天父母之精,但必须有赖于后天水谷精气的充养,所以与脾胃又密切相关,故李东垣说:"脾胃之气无所伤,而后能滋养元气";"脾胃之气既伤,而元气亦不能充,而诸病之所由生也"(《脾胃论》):"脾胃既损,是真气元气败坏,促人之寿"(《内外伤辨惑论》)。

折叠 编辑本段 意义与价值

元气论是中国古代传统的生命观,对中医学、气功学理论体系的确立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对其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元气的实质摆到现代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仍是一个尚未完全揭晓的谜。近年来有人对元气进行了一系列探讨和研究,如有人从控制论的角度,认为元气与信息同样具有传递、保存、交换的共同特征,人体通过元气的调控作用,以维持内环境及内外环境间的阴阳平衡:有人从"场"论角度,认为元气是一种"动态的生物场",这种"场"非常活跃,虽看不见、摸不到,但其可产生感觉,能联系调节机体内外环境,以维持正常生理活动的协调;有人从能量的角度,提出"电子激发能假说",认为激发态分子可通过共振转移,将激发能传给别的分子,这一过程就是所谓"行气"。还有人认为,气是一种微粒流,其直径小于60±2微米,某些还带行正负电荷;辐射场摄影能提供内气的指标,说明内气存在于生命之中,并随着生命条件的转化而改变,电量辉光即是内气存在的表现。尽管日前对元气的研究还比较粗疏,很多问题尚有待深入,但实践证明,进一步探讨元气的实质,不仅是传统的中医学、气功学向现代化方向发展的重要突破口,对揭开人类生命的奥秘也具有深远的意义。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延伸

人身元气又为"原气"、"真气",是存在于体内惟动生命活动的本原物质。《难经·八难》说:"气者,人之根本也,根绝则茎叶枯矣",此即指元气而言,故元气广义义简称为"气"。《灵枢·刺节真邪》说:"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允身者也",此气源于先天而养于后天,但狭义又专指禀受父母的先天之气。在古典气功文献中,常把此"气"字写作"",以示与后天之"气"的区别。

气功学中所言元气,多指先天之"炁"。此"炁"形成于受胎之先,先天细细蕴蕴,生于无形,又谓"原始祖炁",是推动胎儿内呼吸(潜气内转)的循环动力;在人出生后,即"炁落丹田",成为启动脏腑经络功能活动的原动力,并司理后天呼吸之气、水谷之气、营卫之气、脏腑之气、经脉之气等。气功学中所指先天之"杰"是潜藏的内气,而后天之"气"则着重指形于呼吸之气(外呼吸),故《入药镜》注:"藏则为惹,形则为气"。在人体,先天之"炁"与后天之"气"密不可分。出生后"炁落丹田",为"呼吸之根",人在进行呼吸活动时,"先天元始祖炁未尝不充溢其中。非后天之气,无以见先天一炁之流行;非先天之炁,无以为后天一气之主宰"(《入药镜》注)。内丹水中要求气贯丹田,即以后天之"气"接引先天之"炁",发动任、督循环,以达到所谓"再立胎息"的效果。《入药镜》听说:"先天惹,后天气,得之者,常如醉。"即指气功状态中二气混合,呼吸绵绵,任督循环,身心酣畅的自我体验。古代先贤通过几千年的实践证明,气功锻炼可以充实元气、调理气机,以达治病强身之目的,正如《素问·上古天真论》所说:"恬恢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养生家们并以"元气论"为理论基础,在实践中逐渐总结出一整套行气、养气的方法和本式,以培补元气、调畅气机,有力地推动了气功学的发展。

气功养生名篇。作者是宋代张澡。文中认为自然界一切均由元气化生,亦讲到人生命,「禀天地之元气为神为形,受元一气为液为精」。主张返老还童,需七返九还,而其七返九还说则与他说不同:「液化为精,精化为气,气化为神、神复化为液,液复化精,精复化为气,气复化为神」。特别推重服气法,认为「夫长生之术,莫过乎服元气,胎息内固灵液,金丹之上药」。书中对服气法有详细介绍。该论见存于《云笈七签》卷五十六。

折叠 编辑本段 全文

◎元气论并序

宋代张澡集成而写

混沌之先,太无空焉;混沌之始,太和寄焉。寂兮寥兮,无适无莫。三一合元,六一合气,都无形象,窈窈冥冥,是为太易,元气未形;渐谓太初,元气始萌;次谓太始,形气始端;又谓太素,形气有质;复谓太极,质变有气;气未分形,结胚象卵,气圆形备,谓之太一。元气先清,升上为天,元气后浊,降下为地,太无虚空之道已生焉。道既无生,自然之本,不可名宣,乃知自然者,道之父母,气之根本也。夫自然本一,大道本一,元气本一。一者,真正至元,纯阳一气,与太无合体,与大道同心,与自然同性,则可以无始无终,无形无象,清浊一体,混沌之未质,故莫可纪其穷极。洎乎元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矣。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以天之生,称曰苍生;以其首黑,谓之黔首,亦曰黔黎。其下品者,名为苍头。今人自名称黑头虫也,或为裸虫,盖盘古之后,三皇之前,皆躶形焉。三王之代,然乃裁革结莎,巢橹营窟,多食草木之实,啖鸟兽之肉,饮血茹毛,蠢然无闷。既兴燔黍擗豚,坯饮窊樽,蒉桴土鼓,火化之利,丝麻之益,范金合土,大壮宫室,重门击柝,户牖庖厨,以炮以烹,以煮以炙,养生送死,以事鬼神。自太无太古,至于是世,不可备纪。爰从伏羲,迄于今日,凡四千馀载,其中生死变化,才成人伦,为君为臣,为父为子,兴亡损益,进退成败,前儒志之,后儒承之,结结纷纷,不可一时殚论也。且天地溟涬之后,人起出盘古遗体,散为天经地纬,天文地理,五罗二曜,黄赤交道,五岳百川,白黑昼夜,产生万物,亭育万汇,其为羽毛麟介,各三百六十之数,凡一千八百类。人为虫之长,预其一焉。人与物类,皆禀一元之气,而得生成。生成长养,最尊最贵者,莫过人之气也。澡叨预一,忝窃三才,渔猎百家,披寻万古,备论元气,尽述本根,委质自然,归心大道,求诸精义,纂集玄谭,记诸真经,永传来哲。达士遇者,慎勿轻生,以日以时,勤炼勤行,鹤栖华发,无至噬脐。同好受之,常为宝耳。

论曰:元气无号,化生有名;元气同包,化生异类。同包无象,乃一气而称元;异居有形,立万名而认表。故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徼为表,妙为里。里乃基也,表乃始也。始可名父,妙可名母,此则道也,名可名也,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道,异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又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乃自然所生。既有大道,道生阴阳,阴阳生天地,天地生父母,父母生我身。

夫情性形命,禀自元气。性则同包,命则异类。性不可离于元气,命随类而化生。是知道、德、仁、义、礼,此五者不可斯须暂离,可离者非道、德、仁、义、礼也。道则信也,故尊于中宫,曰黄帝之道;德则智也,故尊于北方,曰黑帝之德;仁则人也,故尊于东方,曰青帝之仁;义则时也,故尊于西方,曰白帝之义;礼则法也,故尊于南方,曰赤帝之礼。然三皇称曰大道,五帝称曰常道,此两者同出异名。

元气本一,化生有万。万须得一,乃遂生成。万若失一,立归死地,故一不可失也。一谓太一,太一分而为天地,天地谓二仪,二仪分而立三才,三才谓人也,故曰才成人备。人分四时,四时分五行,五行分六律,六律分七政,七政分八风,八风分九气。从一至九,阳之数也;从二至八,阴之数也。九九八十一,阳九太终之极数;八八六十四,阴六太终之极数也。

一含五气,是为同包;一化万物,是谓异类也。既分而为三为万,然不可暂离一气。五气者,随命成性,逐物意移,染风习俗,所以变化无穷,不唯万数,故曰游魂为变。只如武都耆男化为女,江氏祖母化为鼋,黑胎氏猪而变人,蒯武安人而变虎,斯游魂之验也。

夫一含五气,软气为水,水数一也;温气为火,火数二也;柔气为木,木数三也;刚气为金,金数四也;风气为土,土数五也。五气未形,三才未分,二仪未立,谓之混沌,亦谓混元,亦谓元块如卵。五气混一,一既分元,列为五气,气出有象,故曰气象。

张衡《灵宪浑天仪》云:夫覆载之根,莫先于元气;灵曜之本,分气成元象。昔者先王步天路,用定灵轨,寻诸本元,先准之于浑体,是为正仪,是为立度,而后皇极有所建也,旋运有所稽也。是为经天纬地之根本也。

圣人本无心,因兹以生心。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心目,天地万机、成败兴亡、得失去留,莫不由于心目也。死者阴也,生者阳也,阴阳之中,生道之术,而不知修行之路,常游生死之迳,故墨翟悲丝、杨朱泣岐,盖以此也。夫太素之前,幽清玄静,寂寞冥默,不可为象,厥中惟虚,厥外惟无,如是者永久焉,斯谓溟涬,盖乃道之根。既建方有,太素始萌,萌而未兆,一气同色,混沌不分,故曰有物混成。然虽成其气,未可得而形也。其迟速之数,未可得而化也,如是者又永久焉,斯谓庞鸿,盖乃道之干也。于是元气剖判,刚柔始分,阴阳构精,清浊异位,天成于外,地定于内。天体于阳也,象乎道干,以有物成体,以圆规覆育,以动而始生;地体于阴也,象乎道根,以无名成质,以方矩载诞,以静而终死,所谓天成地平矣。既动以行施,静以含化,郁气构精,时育庶类,斯谓天元,盖乃道之实也。

夫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天有九位,地有九域,天有三辰,地有山川,有象可效,有形可度,情性万殊,旁通感著,自然相生,莫之能纪。纪纲经纬,今略言之。四方八极,地之维也,径二亿三万二千五百一十七里,南北则知减千里,东西则广增千里。自地至天半于人极,地中深亦如之半之极,径围之数一半是也。计天地相去一亿一万二百五十八里半也,通四度之,乃是混元之大数也。天道左行,有反于物,则天人气左盈右缩,天以阳而回转,地以阴而停轮,是以天致其动,禀气舒光,地致其静,永施候明。天以顺动,不失其光,则四序顺节,寒暑不忒;地以顺静,不失其体,则万物荣华,生死有礼。故品物成形,天地用顺。夫至大莫若天,至厚莫若地,至多莫若水,至空莫若土,至华莫若木,至实莫若金,至无莫若火,至明莫若于日月,至昏莫若于暗虚日月至明,遇暗虚犹薄蚀昏黑,岂况于人乎哉。夫地有山岳川谷、井泉江河、洞湖池沼、陂泽沟壑,以宣吐其气也;天有列宿星辰三百四十八座,亦天之精气所结成,凝莹以为星也。星者,体生于地,精成于天,列居错峙,各有所属,斯谓悬象矣或云玄象,亦可两存。夫日月径周七百里三十六分之一,其中地广二百里三十二分之一。日者,阳精之宗,积精成象,象成为禽,金鸡、火鸟也,皆曰三足,表阳之类,其数奇;月者,阴精之宗,积精而成象,象成为兽,玉免、蟾蜍也,皆四足,表阴之类,其数偶。是故奇偶之数,阴阳之气,不失光明,实由元气之所生也。

夫人之受天地元气,始因父精母血,阴阳会合,上下和顺,分神减气,忘身遗体,然后我性随降,我命记生,绵绵十月之中人皆十月处于胞胎,解在卷末也,蠢蠢三时之内人虽十月胞胎,其实受孕三十八腊。一腊谓一七。日一变,凡三十八变,然后解胎求生。求生之时,四日之中,善慧聪明者,如在王室,受诸快乐,释然而生,如从天降下,子母平善,无诸痛苦,亲属欢喜,邻里相庆;凶恶悖戾者,如在狴牢,受诸苦毒,二命各争,痛苦难忍,亲族忧惶,邻里惊惧。凡在世人受孕日数,数则一定,善恶两分,为人子者,安可悖乱五逆哉!今生子满三十日,即相庆贺,谓之满月,皆以此而习为俗矣。气足形圆,百神俱备,如二仪分三才,体地法天,负阴抱阳,喻瓜熟蒂落,啐啄同时,既而产生,为赤子焉。夫至人含怀道德,冲泊情性,抱一守虚,澹寂无事,体合虚空,意栖胎息,故曰合德之厚,比于赤子。赤子之心,与至人同心,内为道德之所保,外为神明之所护,比若慈母之于赤子也。夫赤子以全和为心,圣人以全德为心,外无分别之意,内无害物之心。赤子以全和,故能拳手执握,自能牢固,所谓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歊作,精之至;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执牢实者,其由元气充壮,致骨弱筋柔。未知阴阳配合,而含气之源动作者,由精气纯粹之所然也。阴为雌牝,阳为雄牡,歊谓气命之源。气命之源,则元气之根本也。言赤子心无情欲,意无辨认,虽有歊作,且不被外欲牵挽,终无畎浍尾闾之虞,其气真精,往还溯流,自然自在,任运任真而已,故曰精之至也。终日号啼,而声不嘶嗄者,亦纯和之至也,故曰和之至也。嗄者,声物之破也。赤子以元气内充,真精存固,全和之至,乃不破散也。

《上清洞真品》云:人之生也,禀天地之元气,为神为形;受元一之气,为液为精。天气减耗,神将散也;地气减耗,形将病也;元气减耗,命将竭也。故帝一回风之道,溯流百脉,上补泥丸,下壮元气。脑实则神全,神全则气全,气全则形全,形全则百关调于内,八邪消于外。元气实则髓凝为骨,肠化为筋,其由纯粹真精,元神元气,不离身形,故能长生矣。

秦少齐《议黄帝难经》云:男子生于寅,寅为木,阳也;女子生于申,申为金,阴也。元气起于子,乃人命之所生于此也。男从子左行三十,女从子右行二十,俱至于已,为夫妻怀妊,受胎气于此也。男从巳左行十至寅,女从巳右行十至申,俱为十月受气,气足形圆,寅申乃男女所生于此也。从寅左行三十至未,未谓小吉,男行年所至也;从申右行二十至丑,丑谓大吉,女行年所至也。然乃许男婚而女娉矣。如是永久焉,则元气无所复,精气无所散,故致长生也。夫天地元气既起于子之位,属水,水之卦为坎,主北方恒,岳冀州之分野,人之元气亦同于天地,在人之身生于肾也。人之元气,得自然寂静之妙,抱清虚玄妙之体,玄之又玄,妙之又妙,是谓众妙之门,乃元气玄妙之路也。故玄妙曰神,神之灵者曰道,道生自然之体,故能长生。生命之根,元气是矣。

夫肾者神之室,神若无室,神乃不安,室若无神,人岂能健!室既固矣,乃神安居。则变凡成圣,神自通灵。神乃爱生而室不能固,致使神不得安居,室屋于是空废,遂投于死地矣。若人自以其妙于运动,勤于修进,令内清外静,绝诸染污,则大壮营室,神魂安居。神之与只,恒为营卫,身之与神,两相爱护,所谓身得道,神亦得道;身得仙,神亦得仙。身神相须,穷于无穷也。

夫元气者,乃生气之源,则肾间动气是也。此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脉之根,呼吸之门,三焦之源,一名守邪之神,圣人喻引树为证也。此气是人之根本,根本若绝,则脏腑筋脉如枝叶,根朽枝枯,亦以明矣。问:何谓肾间动气?答曰:右肾谓之命门,命门之气,动出其间,间由中也,动由生也,乃元气之系也,精神之舍也。以命门有真精之神,善能固守,守御之至,邪气不得妄入,故名守邪之神矣。若不守邪,邪遂得入,入即人当死也。人所以得全生命者,以元气属阳,阳为荣,以血脉属阴,阴为卫,荣卫常流,所以常生也。亦曰荣卫,荣卫即荣华气脉,如树木芳荣也。荣卫脏腑,爱护神气,得以经营,保于生路。又云:清者为荣,浊者为卫,荣行脉中,卫行脉外,昼行于身,夜行于藏,一百刻五十周,至平旦大会,两手寸关尺,阴阳相贯常流,如循其环,终始不绝。绝则人死,流即人生,故当运用调理,爱惜保重,使荣卫周流,神气不竭,可与天地同寿矣。

夫混沌分后,有天地水三元之气,生成人伦,长养万物,人亦法之,号为三焦三丹田,以养身形,以生神气。有三位而无正藏,寄在一身,主司三务。上焦法天元,号上丹田也,其分野自胃口之上,心下鬲已上至泥丸,上丹田之位受天元阳炁,治于亶中,亶中穴在胸,主温于皮肤肌肉之间,若雾露之溉焉;中焦法地元,号中丹田也,其分野自心下鬲至脐,中丹田之位受地元阴炁,治于胃管,胃管穴在心下,主腐谷熟水,变化胃中水谷之味,出血以营脏腑身形,如地气之蒸焉;下焦法水元,号下丹田也。其分野自脐中下膀胱囊及漏泉,下丹田之位受水元阳气,治于气海在脐下一寸,府于气街者,气之道路也。三焦都是行气之主,故府于气街,街,乃四通八达之大道也。下焦主运行气血,流通经脉,聚神集精,动静阴阳,如水流就湿湿即源,湿言水行赴下也,浇注以时,云气上腾,降而雨焉。

《仙经》云:我命在我,保精受气,寿无极也。又云:无劳尔形,无摇尔精,归心静默,可以长生。生命之根本,决在此道,虽能呼吸导引,修福修业,习学万法,得服大药,而不知元气之道者,如树但有繁枝茂叶,而无根荄,岂能久活耶?若以长夜声色之乐,嗜欲之欢,非不厚矣,卒逢夭逝之悲,永捐泉垅之痛,是则为薄亦已甚矣。若以积年终日,勤苦修炼,受延龄之方,依玉经之法,遵火食之禁,知元气之旨,拘魂制魄,留胎止精,此非不薄矣,卒逢长久之寿,永住云霄之境,是则为厚亦已甚矣。故性命之限,诚有极也,嗜欲之情,固无穷也,以有极之性命,逐无穷之嗜欲,亦自毙之甚矣。夫土能浊河,不能浊海,风能拔树,不能拔山,嗜欲之能乱小人,不能动君子,夫何故哉?君子乃处士也,小人乃游子也,须知性分有极,生涯难保,若不示之以枢机,传之以要道,宣之以心随,授之以精华,则片言旷代,一经皓首,不可得闻道矣。夫道者何所谓焉?道即元气也。元气者,命卒也。命卒者,惟中之术也。以存道为法,化精为妙,使气流行,运无阻滞。是故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若知玄之又玄,男女同修,夫妇俱仙,斯谓妙道。

《仙经》云:一阴一阳谓之道,三元二合谓之丹,溯流补脑谓之还,精化为气谓之转。一转一易一益,每转延一纪之寿,九转延一百八岁。西王母云:呼吸太和,保守自然,先荣其气,气为生源。所为易益之道,益者益精也,易者易形也。能益能易,名上仙籍;不益不易,不离死厄。行此道者,谓常思灵宝。灵者神也,宝者精也。但常爱气惜精,握固闭口,吞气吞液,液化为精,精化为气,气化为神,神复化为液,液复化为精,精复化为气,气复化为神,如是七返七还,九转九易,既益精矣,即易形焉。此易非是其死,乃是生易其形,变老为少,变少为童,变童为婴儿,变婴儿为赤子,即为真人矣。至此道成,谓之胎息。修行不倦,神精充溢,元气壮实,脑既已凝,骨亦换矣。

《仙经》云:阴阳之道,精液为宝,谨而守之,后天而老。又云:子欲长生,当由所生之门,游处得中,进退得所,动静以法,去留以度,可延命而愈疾矣。又云:以金理金,是谓真金;以人理人,是谓真人;人常失道,非道失人。人常去生,非生去人。要常养神,勿失生道,长使道与生相保,神与生相守,则形神俱久矣。王母云:夫人理气,如龙理水。气归自然,神归虚无,精归泥丸。水出高源,上入天河,下入黄泉,横流百川,终归四海。气之与水,循环天地,流注人身,轮转无穷,运行无极,人能治之,与天地齐其经,日月同其明矣。

《古诜记》云:人之元气,乃神魂之肴馔,故曰子丹进肴馔正黄。是以神服元气,形食五味,气清即神爽,气浊即神病。故常谓匀修炼气,常令气清,所谓炼神炼魂,却鬼制魄,使形神俱安。夫魂降于天谓之神,魄本于地谓之鬼,鬼即属阴,神即属阳,所以炼魂神,服元气,千万不死,身得升天;食五味,祝淫鬼,千万皆死,形没于地。夫魂飞于天,魄沉于泉,水火分解,各归本元,生则同体,死则相悬,飞沉各异,禀之自然。何哉?如一条之木,以火燔之,烟即飞上,灰即下沉,亦是自然而然也。

《九皇上经》曰:始青之下月与日,两半同升合成一,出彼玉池入金室,大如弹丸黄如橘,中有佳味甜如蜜,子能得之慎勿失。注云:交梨火枣,生在人体中,其大如弹丸,其黄如橘,其味甚甜,其甜如蜜,不远不近,在于心室。心室者,神之舍,气之宅,精之主,魂之魄。玉池者,口中舌上所出之液,液与神气一合,谓两半合一也。

《太清诰》云:许远游与王羲之书曰,夫交黎火枣者,是飞腾之药也。君侯能剪除荆棘,去人我,泯是非,则二树生君心中矣,亦能叶茂枝繁,开花结实,君若得食一枝,可以运景万里。此则阴丹矣。但能养精神,调元气,吞津液,液精内固,乃生荣华,喻树根壮叶茂,开花结实,胞孕佳味,异殊常品。心中种种,乃形神也。阴阳乃日月雨泽,善风和露,润沃溉灌也。气运息调,荣枝叶也。性清心悦,开花也。固精留胎,结实也。津液流畅,佳味甜也。古仙誓重,传付于口,今以翰墨宣授,宜付奇人矣。道林云:此道亦谓玉醴金浆法。玉醴金浆,乃是服炼口中津液也。一曰精;二曰泪;三曰唾;四曰涕;五曰汗;六曰溺。人之一身,有此六液,同一元气,而分配五脏六腑、九窍四肢也。知术者,常能岁终不泄,所谓数交而不失出,便作独卧之仙人也。常能终日不唾,恒含而咽之,令人精气常存,津液常留,面目有光。

《老子节解》云:唾者,溢为醴泉聚,流为华池府,散为津液,降为甘露,漱而咽之,溉藏润身,通宣百脉,化养万神,支节毛发,坚固长春,此所谓内金浆也,可以养神明,补元气矣。若乃清玉为醴,炼金为浆,化其本体,柔而不刚,色莹冰雪,气夺馨香,饮之一杯,寿与天长,此所谓外金浆也。可以固形体,坚脏腑矣。又常使身不妄出汗,汗是神之信,元调而运动微汗者,适致也,乃勿冲冷风。若极劳形,盗失精汗者,雨脉霂不止,大困神形,固当缓形徐行,劳而不极,坐卧勿及疲倦。行立坐卧,常能消息从容,导引按摩消息,令人起立轻健,意思畅逸。又常伺候大小二事,无使强关抑忍,又勿使失度,或涩或寒或滑多,皆伤气害生,为祸甚速。此所谓知进退存亡,圣人之道也。

夫圣凡所共宝贵者,命也;贤愚所共爱惜者,身也。是故圣人以道德、仁义、谦慈、恭俭、天文、人事、预垂瑞兆以示君子也;礼乐、征伐、法律、刑典、鬼神、卜筮、梦觉、警象以示小人也。夫养生之要,先诫其外,后慎其内,内外寂静,此谓善入无为也。欲求无为,先当避害,何者?远嫌疑,远小人,远苟得,远行止,慎口食,慎舌利,慎处闹,慎力斗,常思过失,改而从善。又能通天文,通地理,通人事,通鬼神,通时机,通术数。是则与圣齐功,与天同德矣。夫术数者,莫过修神,淘炼真气,使年延疾愈;外禳邪恶,清净心身,使祸害不干。

《道德论》曰:大中之象,莫高乎道德,次莫大乎神明,次莫广乎太和,次莫崇乎天地,次莫著乎阴阳,次莫明乎圣功。夫道德可道不可原,神明可生不可伸,太和可体不可化,天可行不可宣,阴阳可用不可得,圣功可观不可言。是知可道非自然也,可明非素真也。

夫修无为入真道者,先须保道气于体中,息元气于藏内,然后辅之以药物,助之以百行,则能内愈万病,外安万神,内气归元,外邪自却。却灾害于外,神道德于内,内外相济,保守身命,岂不善乎?

《老子》云: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又云:功成事遂,百姓谓我自然。又云: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天下,其德乃普。以身观身,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夫何?故教天子则为事法天,教诸侯则以政理国,教用兵则不敢为主,教利器则不可示人,教处世则和光同尘,教出家则道与俗反,教养性则谷神不死,教体命则善寿不亡,教修身则全神具炁,教修心则虚心守道,教见前则常善救物,教冥报则神不伤人,所谓事少理长,由人备授。其得也者,则骨节坚强,颜色悦泽,老而还少,不衰不朽,长存世间,长生久视,寒温风湿不能伤,鬼神精魅不敢犯,五兵百虫不敢害,忧悲喜怒不为累。常以六经训俗,方士授术,此其真得道要矣。

真人云:圣人知元气起于子,生于肾,胞于巳,胎于午,故存于心,息于火,养于未土,生于申金,沐浴于酉,冠带于戌土,官荣于亥,帝王于子水,衰于土丑,病于木寅,死于震卯,墓于巽辰。墓即葬也,葬者藏也、归者,终也。元气,元始于水,归终于风,藏风于土,是谓归魂巽即风也,辰即土也,水之所流,归于辰也,故云地缺于东南,水流于巽户。《列子》云:海之表有大壑焉,号为尾闾,是大水泄去之所。人之元气,亦有尾闾之壑,故象于水焉。是知土藏其风,风藏其土,土藏其水,水藏其土,土藏其火,火藏其土火所以墓在戌土,水所以墓在辰土也,土藏其木,木藏其土,土藏其金,金藏其土,木所以墓在未土,金所以墓在丑土,土能藏木、金、水、火,而土自亦归于土,故墓亦在辰土,是谓还元返本、归根复命之道。

《老子》云: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是谓知常道之理,会可道之事,即知明白之路,达坦平之涯。故曰: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是谓公道。盗之公道,盗之天地,万物无不通容。

《阴符经》云:三盗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真人云:知此道者,即识真水真火、真铅真汞、真龙真虎、真牙真车、真金真石、真木真土、真丹真药、真神真气、真物真精、真客真主,既皆认得其真,然乃依师用师,依道用道,依术用术,依法用法,修之炼之,淘之汰之,研之精之,调之习之,仙人所以目八字妙门,一元真法,谓之"虚心实腹,饥气渴津"八字是也。诀云:常能虚寂一心,善亦不贮,岂况一尘秽恶!所谓静心守一,除欲止乱,众垢除,万事毕,恒使腹中饱实,所谓腹中无滓秽,但有真精元气,淘汰修炼不辍,自然开花结实矣。饥即吞气,渴即咽津,不饥不渴即调习,使周流通畅,不滞不隔,蠢蠢陶陶,滔滔乐乐,不知天地大小,不知日月回转,可以八百一十年为一大运耳。

夫修炼法者,言调和神气,使周流不竭绝于肾。肾乃命门,故曰命术也。神气不竭,则身形长生,炼骨化形,游于帝庭,位为真人,以养元气,男女俱存。《经颂》云:道以精为宝,宝持宜密秘,施人则生人,留己则生己,生己永度世,名籍存仙位,人生则陷身,身退功成遂。结婴尚未可,何况空废弃,弃捐不觉多,衰老而命坠。天地有阴阳,元气人所贵,贵之合于道,但当慎无贵。夫能养其元,绵绵服其气,转转还其精,冲融妙其粹。

夫能服元气者,不可与饵一叶一花、一草一木、灵芝金石之精滞,砂砾之滓秽,同日同年而语哉!《老子》云:精者,血脉之川源,守骨之灵神,故重之以为宝;气者,肌肉之云气,固形之真物,故重之以为生。人之一身,法象一国,神为君,精为臣,气为民。民有德,可为尊,君有道,可以永久有天下。是以能养气有功,可化为精;养精有德,可化为神;养神有道,可化为一身,永久有其生。

《三一诀》云:修炼元气真神,三一存至者,即精化为神,神化为婴儿,婴儿化为真人,真人化为赤子。赤子乃真一也,一乃帝君也,能统一身,主三万六千神。帝若在身,三万六千神无不在也,故能举其身游帝庭。

《天老十干经》云:食气之道,气为至宝,一岁至肌肤充荣,二岁至机关和良,三岁至骨节坚强,四岁至髓脑填塞填塞,满塞也。天有四时,气应四岁,食气守一,功备四年,则神与形通。形能通神,如日明焉,不视而见形,不听而闻声,不行而能至,不见而知之,所谓形一神千,得称为仙,形一神万,得称婴儿,形一神万八千,得称真人,形一神三万六千,得称赤子,即真一帝君矣。与日月长生,天地齐龄,道之成矣。

夫元气有一,用则有二,用阳气则能飞行自在,朝太清而游五岳;用阴气即能住世长寿,适太阳而游洞穴。是谓元气一性,阴阳二体,一能生二,二能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若不得元气,分阴阳之用,即万物无由得生化成长。故神无元气即不灵,道无元气即不生,元气无阴阳即不形。形须有气,气须有阴阳,阴阳须有精,精须有神,神须有道,道须有术,术须有法,法须有心,心须有一,一须有真,真须有至,至无至虚,至清至净,至妙至明。至至相续,亲亲相授,授须其人,非道勿与。

人能学道,是谓真学,学诸外事,是谓淫学,亦谓邪道。夫学道谓之内学,内学则身内心之事,名三丹田三元气。一丹三神,一气分六气,阳则终九,阴则终六,阳九百六,天地之极,亦人之极,至此谓之还元返本。夫云极者,元气内藏,尽无出入之息,兼为有窍作出入息处,亦皆并无出入之息,此名得道,谓之至无也。

《真经》曰:修炼元气,至无出入息,是落籍逃丁之士,不为太阴所管,三官不录,万灵潜卫矣。夫称混元者,气也。周天之物,名之混元。混元之气者,本由风也。风力最大,能载持天地三才五行,天地三才五行,不能大其风,风气俱同一体,而能开花拆柳,结实成果,莫不由其四气八风也。

夫修心是三一之根,炼气是荣道之树,有心有气,如留树留根。根即心也,存心即存气,存气即存一。一即道也,存道即总存三万六千神,而总息万机。总息万机,即无不为,而无不为,即至丹见矣。服至丹者,与天地齐年。

何谓至丹?至丹即丹田真神,真一帝君存身为主,众神存体,元气不散,意绝淫荡,气遵禀其神,禁束其故气,至无出入之息,能胎息者,命无倾矣。谓形留气住,神运自然。

罗公远《三岑歌》云:"树衰培土,阳衰气补,含育元气,慎莫失度。"注云:无情莫若木,木至衰朽,即尘土培之,尚得再荣。又见以嫩枝接续老树,亦得长生,却为芳嫩。用意推理,阳衰气补,固亦宜尔。衰阳以元气补而不失,取其元气津液返于身中,即颜复童矣。何况纯全正气未散,元和纯一,遇之修炼,其功百倍!故学道切忌自己元气流奔也。

真人云:夫修炼常须去鼻孔中毛,宣降五脏六腑谷滓秽浊,洗漱口齿,沐浴身体,诫过分酒,忌非适色。遇饮食先捧献明堂前,心存祭祀三丹田、九一帝真、三万六千神君。恒一其意,专调和神气,本末来去,常令息匀,如此坚守,精气得固,即学节气。节气时先闭口,默察外息从鼻中入,以意预料入息三分,而节其一分令住,入讫,即料出息三分,而节其一分,凡出入各节一分,如此不得断绝。夫节气之妙,要自己意中与鼻相共一则节之,其气乃便自止,惊气之出入,人不节之,其气乃亦自专出入,若解节之,即不敢自专出入,是谓节之由人不由气也。

夫气与神,复以道为主,道由心,心由意,即知意为道主,意亦可谓之神也。大约神使其气,以意为妙,鼻失出口,亦劳闭之,舌柱齿,觉小闷,闷即微微放之,三分留一,却复闭之。如上所说,当节气令耳无闻、目无见、心无思,周而复始调习之。气未调和,常放少许出,意度气和,即如法节之。若意能一日节之,然如常息者,其气即永固,不假放节,但勤用功,即气自永息,不从口鼻出入,一一自然从皮肤毛孔流散,如风云在山泽天地,自然自在。

《仙经》云:元气调伏,常常服之,不绝不竭,自不从口鼻出。修炼百日已来,耳目自然不闻见也。修炼之人,切不得乱食。凡味即令元气奔突,又不能清净其心。不依教法,唯贪财色,嗜欲妒嫉,恣食辛秽,怀毒抱恶,不敬仙法,但务偷窃,违负背逆为凶者,三官书过,北阴召魂,未死之间,精神亡失,忘前忘后,如◆如痴,醉乱昏迷,横遭殃祸,延于九祖,形谢九泉,此盖失道,负神明矣。

真人曰:夫道者,无义而无恩。子不见《阴符经》云,天之无恩而大恩生,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气,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故天与道,不私于人,乃万物而言恩,人与万物自有感仰之心,归恩于天道,不恃其功,至公至私,与物不怀其曲直,洪纤一体,贵贱同途,弃爱惜于坦然,绝去留于用意,是以顺天时者见生,逆天意者见杀。杀非以私,生非以公,但随人物逆顺,自然而致其生杀也,故曰无义而无恩。夫道可及者,虽仇雠而必化;道不可及者,虽父母而终不可言。盖夙分有无,一一出于天籍,且非一夕一朝而得偶会。生所化者曰死,死所化者曰生,生死之根,反复为常。盖善于生者,不为死之行;不善于生者,为死之行。得死之行为其死,为生之行得其生。故得生者,莫不由于气,气所以能化于生则生;化于死则死。故曰禽之制在气者,唯以气感,不以力为。气感自于虚无,而能制于万有,至于天地日月、星宿云雷,并赖气之所转运,使不失坠落。巍巍乎,荡荡乎,无始终,安范增论其所动,乐其所静,是谓道气自然。若以身之禽制在气者,实由乎心,不能禽制者,亦心也。

夫居于尘世,唯利与名,于中能不谄不偷,无贼无害,于物不伤和气,每怀亭育之心,斯近仁焉。不贪不争,无是无非,斯亦近乎道焉。非内非外,宝而持之,自有阴灵书其福佑,灾害远去,祸横难侵,自感上天下察,益算延龄,大道之元,兹为始也。夫惠及人物曰恩,侵毁人物曰害,行恩则福生,行害则祸至。莫忌对镜求象,从感生疑,罔类之中,狂痴之鬼,乱则难宁六寸,倾动百神,斯须之间,本则亡矣,诚深诫之元气有六寸,内三寸,外三寸。人能保一寸,延三十年寿。若保固六寸,则万神备体,自然永保长生。失一寸,减三十年之寿。

《元气诀》云:天地自倾,我命自然。黄帝求玄珠,使离娄不获,罔象乃获者,玄珠气也,离娄目,罔象心也。元无者,道体虚无自然,乃无为也。无为者,乃心不动也。不动也者,内心不起,外境不入,内外安静,则神定气和,神定气和,则元气自至,元气自至,则五脏通润,五脏通润,则百脉流行,百脉流行,则津液上应,而不思五味饥渴,永绝三田,道成则体满藏实,童颜长春矣。

夫元气修炼,气化为血,血化为髓,一年易气,二年易血,三年易脉,四年易肉,五年易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发,九年易形,从此延数万岁,名曰仙人。九年是炼气为形,名曰真人。又炼形为气,气炼为神,名曰至人。

《仙经》云:神常爱人,人不爱神。神常爱者,籍身以养灵也。人若造凶作恶,即陷坏身,身既毁败,神乃去人,神去人死,得不惊哉!所谓不知常,妄作凶也。黄帝求道于皇人,皇人问所得者,凡一千二百事,乃谓曰:子所得皆末事也。又曰:子欲长生,三一当明。夫三一者,乃上皇黄箓之首篇也,能知之者,万祸不干。

夫长生之术,莫过乎服元气,胎息内固,灵液金丹之上药,所以禽虫蛰藏,以不食而全,盖是息待其元气也。节气功成,即学咽气,但合口作意,微力如咽食一般。咽液咽气,皆如咽食,存想入肾入命门穴,循脊流上溯入脑宫,又溉脐下至五星。五脏相逢,内外相应,各各有元气管系连带,若论元气流行,无处不到。若一身内外疾病之处,以意存金、木、水、火、土五色,相刻相生,以意注之,无不立愈。又有妙诀,虽云呵、呬、呼、吹、嘘、唏一六之气,不及冷、暖二气以愈百病。夫节气从容稍久,含气候暖而咽之,谓之暖气,可愈虚冷;若才节气,气满便咽,谓之冷气,可愈虚热。临时皆以意度而行。又或有病,但以呵呵十至三十,知其应验,酒毒、食毒俱从呵气并出。若人能专心服元气,更须专念于一,存而祝之,可与日月同明矣。

夫天得一以清,天既泥丸,有双田宫、紫宫,亦曰脑宫。宫有三焉,丹田、洞房、明堂,乃上三一神所居也。其名赤子、帝卿、元先,常存念之,即耳聪目明,鼻通脑实矣。地得一以宁,地即脐中气海,亦有丹田、洞房、明堂三宫,下三一神所居也,其名婴儿、元阳、谷玄,存念之永久,即口不乏津,腹实心寂,不乱不惑,自通神灵矣。神得一以灵,即心主于神,心为帝王,主神气变化,感应从心,非有非无,非空非色,从粗入细,从凡入圣,心为绛宫,亦有丹田、洞房、明堂三宫,三一神所居也,其名真人、子丹、光坚,存念不绝,即帝一不离身心,身心安宁,遇白刃来逼,但当念一,一来救人,必得免难,道不虚言。其三丹田,其神九人,皆身长三寸,并衣朱衣、朱冠帻、朱履,坐金床玉榻,机桉金炉,常依形象存而念之一云男即一神,长九分,女长六分,其两存注之。夫元命者,元气也。有身之命,非气不生,以道固其元,以术固其命,即身形神气永长存矣。我命之神,即三丹田之三一神也。其形影精光气色,凡三万六千神,皆臣于帝一。一分二,谓阳气化为元龙,阴气化为玉女。诀云:气之所在,神随所生,神在气即还,神去气即散。若能存念其神,以守元气,气亦成神,神亦成气。修之至此,气合则为影精光气色,气散则为云雾风雨。出即为乱,入即为真,上结三元,下结万物,静用为我身,动用为我神。形神感应,在乎运用;神气变化,在乎存念。《三元经》云:上元神名曰元,中元神名还丹,下元神名子安,亦须如三一九神,专存念之。凡出入行住坐起,所遇皆然,精意专念,玄之又玄,道之极秘矣。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