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6 21:27:05

卡罗琳·阿米莉亚·伊丽莎白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不伦瑞克的卡罗琳(全名:卡罗琳·阿米莉亚·伊丽莎白;Caroline Amelia Elizabeth ;1768年5月17日-1821年8月7日  )是英国国王乔治四世的妻子, 1795年至1820年期间的威尔士亲王妃,1820年至1821年期间的英国王后。

卡罗琳的父亲卡尔·威廉·斐迪南是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的统治者,母亲奥古斯塔公主则是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姐姐。 1794年,卡罗琳与未曾谋面且已经与玛丽亚·费兹赫伯特非法结婚的表哥威尔士亲王乔治订婚。第二年,卡罗琳和乔治便结婚了。九个月后,卡罗琳生下了他们唯一的孩子--夏洛特公主。

夏洛特出生后不久,卡罗琳和乔治便分居了。到了1806年,出现了有关卡罗琳出轨并有私生子的传言。虽然调查结果称此传言毫无根据,但卡罗琳却被限制与女儿见面。1814年,卡罗琳搬到意大利,在那里她雇佣了巴尔托洛梅奥·佩尔加米做仆人。佩尔加米很快成为卡罗琳最亲密的伴侣,人们普遍认为他们是情人。 1817年,夏洛特公主在分娩中去世,乔治却拒绝写信告诉她,并且决定与卡罗琳离婚。

1820年,乔治成为英国国王。厌恶卡罗琳的乔治拒绝让她成为英国王后,并坚持要与其离婚。卡罗琳拒绝与乔治离婚,并且回到了英国捍卫自己英国王后的地位。坚持离婚的乔治向国会提交了《痛苦和刑罚草案》,但草案最终只在上院以些微票数通过,  最终在下院就草案展开辩论前便宣布撤回。

1821年7月,在乔治的命令下,卡罗琳被禁止参加加冕典礼。当晚,她便生病了。1821年8月7日,卡罗琳在勃兰登堡府内去世,享年53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卡罗琳·阿米莉亚·伊丽莎白

  • 外文名称

    Caroline Amelia Elizabeth

  • 出生日期

    1768年5月17日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折叠 早年经历

1768年5月17日,卡罗琳·阿米莉亚·伊丽莎白在不伦瑞克出生。她是不伦瑞克-吕讷堡公爵卡尔·威廉·斐迪南和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长姐,英国的奥古斯塔公主的女儿。 卡罗琳在一个糟糕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她的母亲对其父亲公开与路易丝·赫特菲尔德通奸的行为感到愤恨。1777年,路易丝·赫特菲尔德成为了卡尔·威廉·斐迪南的正式情妇。卡罗琳后来曾私下向夏洛特·坎贝尔夫人吐露道,她常常对成为她父母之间的"羽毛球"感到厌烦,因为每当她对其中的一个人彬彬有礼时,她就会遭到另一个人的责骂。

卡罗琳受过家庭教师的教育,但她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科目只有音乐这一门而已。从1783年至1791年期间,埃莱奥诺雷·冯·格罗索斯伯爵夫人成为了她的家庭教师,并且赢得了她的喜爱。由于卡罗琳更喜欢向他人口述,因此,伯爵夫人从未设法教过她正确的拼写。 卡罗琳能够听懂英语和法语,但她的父亲承认她缺乏教育。据卡罗琳的母亲所说,所有的德国公主学习英语都是为了希望能够被选为卡罗琳的表兄,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长子和继承人,威尔士亲王乔治(未来的英国国王乔治四世)的妻子。

1781年,第一代奥尔德利斯坦利男爵约翰·斯坦利见到了卡罗琳,并且指出卡罗琳是个有着一头卷曲金发的漂亮女孩。 1784年,她被描述成美人,两年后,米拉波伯爵奥诺雷·加百列·里克蒂用"最和蔼、活泼、顽皮、机智、英俊"这些词语来形容她。

卡罗琳从小就在与异性极端隔绝的环境里长大,即使是在她的私人时间里也不例外。据说,她无时无刻不受到家庭教师和长辈的监督,当家里招待客人时,她被限制在她的房间内,并且被要求远离窗户。她通常被禁止参加舞会和宫廷活动,即使能够参加,也不被允许跳舞。阿比男爵曾在1789年至1790年的冬季评论到:"她受到了最严厉的监督,因为他们声称她已经意识到她错过了什么。我怀疑处女膜的火炬是否会照亮她。虽然她总是穿着得体优雅,但她从不被允许跳舞 ",并且当第一支舞开始后,她就被迫和三个老太太一起安静的坐在桌旁。一个难得的机会是她的哥哥卡尔·乔治·奥古斯特的婚礼,当时,她终于被允许跳舞,虽然只能和她的新郎哥哥和她新嫂嫂的弟弟奥兰治亲王一起跳,但是,她仍然被禁止与她的兄弟们单独吃饭。 与世隔绝般的孤独使卡罗琳备受折磨,当她再度被禁止参加舞会时就表现出了这一点。她假装自己生了一场重病,以至于她的父母离开了舞会前往看望她。当她的父母抵达时,卡罗琳便声称自己在分娩,并且迫使她的父母去请助产士。当助产士抵达时,她便停止装病并向她的母亲询问:"现在,夫人,请你再给我留个时间参加舞会,好吗?"

卡罗琳的母亲很早便支持让她的其中一个孩子与英国王室家族联姻,当她的侄子约克和奥尔巴尼公爵弗雷德里克王子于1781年6月到访不伦瑞克时,她曾因卡罗琳因年龄不足而不能时常出现感到遗憾。从1782年开始,有大量卡罗琳的适婚对象被提出,其中包括奥兰治亲王、黑森-达姆施塔特的乔治王子、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公爵卡尔以及巴登伯爵的次子。她的父母分别支持卡罗琳与普鲁士王子和英国王子结婚,但是这些提议都无疾而终。卡罗琳后来说她的父亲不允许她与一个相爱的男子成婚,因为那名男子地位低下。这名男子的身份尚不清楚,但是同时代的人指出,一名生活在不伦瑞克的在当时被称为"英俊的爱尔兰人"的军官就是据说卡罗琳曾与之相爱过的人。还有传闻称卡罗琳十五岁时就生了孩子。尽管她不被允许和男性交往,但她能够骑马,并且在骑行期间,她还参观了农民的村舍。她从孩提时代起就开始这样做了,在此期间,她还遇到了与她一同玩耍的孩童,并且当她成年后,据说其中的一次访问导致了她怀孕。 这个传闻并没有得到证实,但这一说法在她的一生中被众所周知,并且也被认为是美丽且有许多适婚者的卡罗琳却比当时的普通女子更加迟结婚的原因。

折叠 远赴英国

1794年,卡罗琳与未曾谋面的威尔士亲王乔治订婚。乔治同意与她结婚是因为他当时负债累累,如果他与一位合乎要求的公主订婚了话,议会就会增加他的津贴。而卡罗琳似乎就非常合适:她是一位信仰新教的王室成员,并且这场婚姻也将促进英国和不伦瑞克的结盟。尽管不伦瑞克只是一个小国,但在法国大革命中与法国作战的英国却渴望在欧洲大陆寻求盟友。不伦瑞克由卡罗琳的父亲,受人尊敬的普鲁士军官卡尔·威廉·斐迪南所统治。他自己娶的也是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妹妹奥古斯塔公主。1794年11月20日,第一代马姆斯伯里勋爵詹姆斯·哈里斯来到不伦瑞克,护送卡罗琳到英国开始新的生活。在马姆斯伯里勋爵的日记中,他记录了卡罗琳作为王子的新娘是否合适的意见:她缺乏判断力,既不端庄也不机敏,举止轻率,随意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并且经常忘记清洗和更换被弄脏的衣裙。他接着还写道:"她的道德观仅限于天生而未有后天的培养,并且天生就未树立强烈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的观念。"然而,马姆斯伯里勋爵却对卡罗琳的勇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前往英国的途中,离法军阵地不远的两人听到了炮火声。当随行的卡罗琳的母亲当心他们的安全时,卡罗琳则毫不畏惧。

1795年3月28日,卡罗琳和马姆斯伯里勋爵登上英国皇家海军舰艇"丘比特号"离开了库克斯港。由于受到恶劣气候的影响,他们推迟了一周,于4月5日复活节当日抵达了格林尼治。卡罗琳在此遇见了乔治的情妇,泽西伯爵夫人弗朗西丝·维利尔斯。她被任命为卡罗琳的内廷女官。 史密斯在书中总结道:"她被选为威尔士亲王乔治的准新娘,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母亲是乔治三世最喜欢的妹妹,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约克和克拉伦斯公爵在访问德国时对她有利的报道,一部分原因是缺乏其他合适的,可供选择的信仰新教的德国公主。"

乔治在第一次见到他未来的妻子时,要了一杯白兰地。 显然,他很失望。同样,卡罗琳也对马姆斯伯里勋爵说到:"(王子)很胖并且也不像画像中那么英俊。"在当天的晚餐上,王子对卡罗琳絮絮叨叨的天性和对泽西伯爵夫人的嘲弄感到震惊。 卡罗琳也对乔治对泽西伯爵夫人的明显偏袒感到沮丧和失望。

折叠 糟糕婚姻

1795年4月8日,卡罗琳和乔治在伦敦圣詹姆斯宫的皇家教堂内结婚。 在典礼上,乔治喝得酩酊大醉。他认为卡罗琳既无吸引力又不注意卫生,他还对马姆斯伯里勋爵说他怀疑她结婚时不是处女。但乔治当然不是处男。他自己已经秘密地与玛丽亚·费兹赫伯特结了婚,然而,由于他与玛丽亚的婚姻违反了《1772年王室婚姻法》,因此两人的婚姻在法律上是无效的。

在一封王子写给朋友的信中,王子称他与卡罗琳一共只发生了三次性关系:结婚的第一晚发生了两次,第二晚发生了一次。 他写到:"需要巨大的努力才能克服我对她的厌恶和战胜对她身体的反感。" 卡罗琳称乔治喝得酩酊大醉,他"新婚之夜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壁炉下度过,他在那里睡着了,我在那里离开了他。"

1796年1月7日,在婚礼的9个月后,卡罗琳在卡尔顿府生下了乔治唯一的合法孩子--夏洛特公主。 夏洛特成为了继其父亲之后的英国王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就在夏洛特出生后的第三天,乔治订立了一份新的遗嘱。 他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玛丽亚·费兹赫伯特,我的妻子",只留给了卡罗琳一先令。

有关卡罗琳和乔治的糟糕婚姻的流言蜚语开始流传。有报纸称,泽西伯爵夫人擅自打开、阅读并且传播卡罗琳的私人信件的内容。卡罗琳鄙视泽西伯爵夫人,并且在没有获得乔治的许可下她不能前往任何地方旅行。新闻界抨击乔治在战争时期过着奢侈挥霍的生活,并且把卡罗琳描绘成一个受委屈的妻子。 在公众场合,卡罗琳受到了欢呼,并且因为自己的随和和坦率的天性赢得了喝彩。乔治对卡罗琳的受欢迎和自己的不得人心感到惊愕,并且觉得自己和一个厌恶的女人陷入了无爱的婚姻。1796年4月,乔治在给卡罗琳的信中写道:"我们必须承认双方的不幸,我们不能在婚姻中找到幸福。因此,我恳求你充分利用我们两人不幸的处境。"6月,泽西伯爵夫人辞去了作为卡罗琳的内廷女官一职。乔治和卡罗琳也已经开始分居。1797年8月,卡罗琳搬到了位于伦敦查尔顿的私人住所。后来,她又搬到了位于布莱克希思的孟塔古府。她不再受丈夫的约束,或根据传闻,她也不再受婚姻誓言的制约,她开始款待她喜欢的任何人。 她与海军将领西德尼·史密斯和托马斯·曼比上尉调情,并且可能还与政客乔治·坎宁有过一段短暂的恋情。

折叠 谣言四起

夏天,夏洛特被安置在位于孟塔古府附近的宅邸内由家庭教师照顾,并且卡罗琳也经常去看望她。似乎一个独生女儿并不足以满足卡罗琳的母性本能,于是她收养了八个或九个可怜的孩子,并将这些孩子交给当地的民众养育。1802年,卡罗琳收养了一个名为威廉·奥斯汀的三个月大的男婴,并且把他带进了家门。1805年,卡罗琳和她的邻居约翰爵士和道格拉斯夫人陷入了矛盾,他们声称卡罗琳寄给他们淫秽和骚扰信件。道格拉斯夫人指出卡罗琳对婚姻不忠,并且声称威廉·奥斯汀是卡罗琳的私生子。

1806年,为了验证道格拉斯夫人的说法,一个被称为"谨慎调查(Delicate Investigation)"的秘密委员会成立。该委员会由全国最知名的四个人组成:首相第一代格伦维尔男爵威廉·格伦维尔、大法官第一代厄斯金男爵托马斯·厄斯金、英格兰和威尔士首席法官第一代埃伦伯勒男爵爱德华·劳和内政大臣第二代斯宾塞伯爵乔治·斯宾塞。道格拉斯夫人作证说,卡罗琳本人在1802年承认她怀孕了,而奥斯汀正是她的儿子。 她进一步声称卡罗琳对王室无礼,有不恰当的性行为,并且声称任何与男人友好的女人肯定会成为他的情人。 除了西德尼·史密斯、托马斯·曼比和乔治·坎宁外,艺术家托马斯·劳伦斯和亨利·胡德也被提到可能是卡罗琳的情夫。卡罗琳的仆人不可能也不愿意证明这些先生是她的情夫,或者证明她曾经怀孕,并且声称这个孩子是他的亲生母亲索菲亚·奥斯汀带到卡罗琳家里的。索菲亚也被带到委员们面前,并且证明这孩子是她的。

委员们认为这些指控没有"根据",但尽管据称是秘密调查,但事实证明,阻止流言蜚语的传播是不可能的,调查的消息也被泄露给了媒体。卡罗琳与绅士朋友们的行为被认为是不恰当的,但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她有罪而不只是调情。也许卡罗琳告诉道格拉斯夫人她怀孕是出于她无法被满足的母性的渴望,或者是作为一个愚蠢的恶作剧的一部分,但不幸的是,一切都背道而驰。今年晚些时候,卡罗琳接到了更多的坏消息,不伦瑞克法国占领而她的父亲也在耶拿会战中阵亡。她的母亲和哥哥,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爵弗里德里希·威廉一起逃往英国。卡罗琳想要抛下英国回到不伦瑞克,但是欧洲许多地方都被法国控制,她没有安全的避风港。

在秘密委员会调查期间,卡罗琳被禁止前往去看望女儿,后来她的看望基本上只限于一周一次,并且只有在卡罗琳的亲生母亲,不伦瑞克公爵夫人在场的情况下。母女两人的会面在布莱克希思或卡罗琳在肯辛顿宫的御用套房内进行。

折叠 遭受排挤

到了1811年底,国王乔治三世罹患精神病无法执政,威尔士亲王被任命为摄政王。 他进一步限制了卡罗琳接近夏洛特公主的机会,并且由于上流社会的成员们都选择参加乔治的奢华派对,因此,卡罗琳在社交方面也变得更为孤立。她从伦敦搬到了位于贝斯沃特的康诺特府。卡罗琳需要一个有权有势的盟友来帮助她对抗乔治日益增长的权利。她与一位名为亨利·布鲁厄姆的政客结为同盟,亨利是一名有志于改革的野心勃勃的辉格党成员。卡罗琳也开始进行反乔治的宣传运动。乔治通过故意泄漏道格拉斯夫人在调查委员会调查期间的证词对卡罗琳进行反击,布鲁厄姆也通过泄露仆从和奥斯汀夫人的证词对乔治进行驳斥。与大多数公众一样,夏洛特更支持她母亲的观点。简·奥斯汀在提到卡罗琳时说:"可怜的女人,我会尽可能地支持她,因为她是一名女人,因为我恨她的丈夫。 "

1814年,在拿破仑·波拿巴战败后,来自欧洲各地的贵族参加了在伦敦举行的庆祝活动,但卡罗琳被排除在外。 乔治与女儿的关系也在逐渐恶化,因为夏洛特公主试图在她父亲的约束中寻求更大的自由。7月12日,乔治告诉夏洛特从今往后她将被软禁在位于温莎的克蓝本小屋,她身边的侍女和官员也将被替换,除了每周与她的祖母梅克伦堡-斯特雷利茨的索菲·夏洛特见一次面外,她不能见任何拜访者。惊恐万分的夏洛特逃到了她母亲位于贝斯沃特的住所。经过一个焦虑的晚上,夏洛特最终在布鲁厄姆的说服下回到了她父亲身边,因为在法律上,她应该由其父亲照顾,并且,如果夏洛特继续违抗她父亲的话,乔治将面临着公共秩序混乱的危险,而这也将不利于夏洛特的地位。

卡罗琳对自己的处境和自己在英国的待遇感到不满,并与外交大臣卡斯尔雷子爵罗伯特·斯图尔特达成了协议。 她同意离开这个国家,以换取每年35000英镑的津贴。 布鲁厄姆和夏洛特都对卡罗琳的决定感到万分沮丧,因为他们都意识到卡罗琳的缺席会使乔治的权力得到巩固,并且会削弱他们的权力。 1814年8月8日,卡罗琳离开了英国。

折叠 旅居欧洲

在经过两周的不伦瑞克之行后,卡罗琳通过瑞士前往意大利。 一路上,或许是在米兰,她雇佣了巴尔托洛梅奥·佩尔加米当侍从。不久,佩尔加米就成为了卡罗琳的众多侍从之首,并且设法让他的妹妹奥尔迪伯爵夫人安吉莉卡成为了卡罗琳的侍女。1815年中期,财政状况紧张的卡罗琳买下了位于科莫湖畔的埃斯特别墅。从1816年初起,她和佩尔加米围绕着地中海地区进行了一次巡游,她参观了拿破仑位于厄尔巴岛的故居和西西里岛,佩尔加米还在西西里岛获得了马耳他勋章和男爵爵位。这时候,卡罗琳和佩尔加米已经公开在一起用餐,并且关于他们是情人的传言广泛传播。他们游览了突尼斯马耳他米洛斯岛雅典科林斯君士坦丁堡拿撒勒。在骆驼队伍的护送下,卡罗琳骑着驴进入耶路撒冷。佩尔加米成为了医院骑士团的骑士。卡罗琳创立了圣卡罗琳骑士团,并将佩尔加米任命为团长。8月,他们回到了意大利,并在罗马拜访了教皇。

到这时,到处都是关于卡罗琳的闲言碎语。 第六代拜伦男爵乔治·戈登·拜伦写信给他的出版商说,卡罗琳和佩尔加米是情人, 弗朗西斯·罗纳尔兹爵士还描述并且绘制了他们在卡尔斯鲁厄的住宿安排的草图。 汉诺威密探弗里德里希·奥普泰达男爵贿赂了卡罗琳的一名侍从,以便他能够在卧室里找到卡罗琳淫奸的证据,但他一无所获。到1817年8月,卡罗琳的债务不断增加,于是她卖掉了埃斯特别墅,并搬到了位于佩扎罗附近的更小的卡普里尔别墅 。佩尔加米的母亲、兄弟和女儿,但不包括他的妻子,都与卡罗琳生活在一起。 而就在前一年,卡罗琳的女儿夏洛特公主嫁给了萨克森-科堡-萨尔费尔德的利奥波德王子,英国君主政体的前途充满光明。然而,悲剧却发生了:1817年11月,夏洛特因难产去世,留下了一个未成活的男婴。在很大程度上,夏洛特在公众中非常受欢迎,她的死对这个国家是个打击。 乔治拒绝写信给卡罗琳通知她此事,并将写信的任务留给他们的女婿利奥波德去做,但是痛失爱妻的利奥波德悲伤不已,将写信之事耽搁了下来。然而,乔治却写信将此悲剧告知了教皇,携带信件的信使恰巧经过了佩扎罗,因此,卡罗琳听到了这个毁灭性的消息。卡罗琳不仅失去了女儿,也失去了在女儿继位后重振地位的机会。

乔治下定决心与卡罗琳离婚,并且建立了一个由副大法官约翰·利奇领导的委员会,以便于收集卡罗琳通奸的证据。利奇派了三名委员前往米兰去审问包括西奥多·马约奇和路易丝·德蒙特在内的卡罗琳的前任侍从和女仆。在伦敦,布鲁厄姆依旧是卡罗琳的代理人。由于担心"米兰委员会"可能会威胁卡罗琳,布鲁厄姆将他的弟弟詹姆斯·布鲁厄姆送到了卡罗琳的别墅中,希望能够确定乔治是否有离婚的理由。詹姆斯就卡罗琳和佩尔加米的关系在写给哥哥的回信中写道:"他们完全就是夫妻,从来没有这么明显的事情。 "米兰委员会正在收集越来越多的证据,到了1819年,卡罗琳感到十分担心。她告诉詹姆斯·布鲁厄姆,她同意以离婚换取钱。然而,在当时的英国,夫妻双方同意离婚是违法的,只有夫妻双方中的一个承认或被判犯有通奸罪才有可能离婚。

卡罗琳说让她"承认"是"不可能的",所以布鲁厄姆兄弟建议只有正式的分居才是可行的。 由于双方都希望此事能够私下解决,因此,布鲁厄姆兄弟以卡罗琳不使用"威尔士亲王妃"的头衔,而是使用较低一等的例如"康沃尔公爵夫人"的头衔作为交易,开始与政府进行协商。随着谈判继续进行到了1819年底,卡罗琳前往法国旅行,这也引发了她是在返回英国途中的猜测。然而,1820年1月,她计划返回意大利,但是1820年1月29日,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去世了。 卡罗琳的丈夫成为了英国国王,至少从名义上来说,卡罗琳成为了英国王后。

折叠 离婚风波

卡罗琳并未得到英国王后应有的待遇,她发现分居多年的丈夫即位后反而使她的地位更加每况愈下。在游览罗马时,教皇拒绝接见她,并且,教皇的牧师红衣主教孔萨尔维只是将她作为不伦瑞克女公爵来迎接,而不是作为英国王后。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卡罗琳计划返回英国。国王要求他的大臣们帮其摆脱卡罗琳。他成功地说服他们把卡罗琳的名字从圣公会礼拜仪式使用的"公祷书"中剔除,但是他们不同意国王与卡罗琳离婚,因为他们害怕会因此受到公开审判。政府无用且不得人心,对乔治和卡罗琳的分居的婚姻生活的淫秽细节进行详细地审讯更会进一步动摇政府的稳定性。政府并没有冒此风险,而是与卡罗琳进行了谈判,并且提出如果她留在国外,每年将会增加50000英镑的津贴。

6月初,卡罗琳从意大利向北旅行,来到了加来附近的圣奥梅尔。在市府参事马修·伍德和侍女安妮·汉密尔顿的建议下,卡罗琳拒绝了政府的提议。她告别了佩尔加米,踏上了前往英国的旅程。当她于6月5日抵达英国时,支持她的骚乱爆发了。 尽管如此,国王仍然坚决要求离婚,第二天,乔治将搜集得来的证据提交国会,这些证据分别用两个绿色布袋装载,其中一个由首相利物浦勋爵呈交上议院,另一袋证据则由外相卡苏里勋爵负责呈交下议院,两人又各自要求上,下两院设立机密小组审阅布袋内的证据。不过,卡罗琳的首席代表大律师兼反对党辉格党下院议员亨利·布鲁厄姆却要求公开布袋内的文件。布鲁厄姆心知公众同情卡罗琳而非她的丈夫和民望欠佳,处于弱势的政府,他相信公开乔治自己的婚外情细节,甚至是公开他多年前与情妇玛丽亚·费兹赫伯特订下的非法婚姻,将对执政托利党政府予以痛击,随时促使利物浦勋爵的内阁垮台。

为寻求妥协,卡苏里和另一托利党要员威灵顿公爵与布鲁厄姆和卡罗琳的另一位代表律师托马斯·登曼会面接洽,而亲托利党的下院议员威廉·威伯福斯亦成功游说下院暂停讨论布袋内的证据,让双方有足够时间协商。不过,双方未能在讨论中达成任何共识,其中,托利党建议向卡罗琳发放每年50000英镑生活费,以女公爵身份居于海外,但卡罗琳坚持自己有权成为王后,并指政府提出的生活费有贿赂之虞。随后威伯福斯向下院提出一项没有约束力的动议,敦请卡罗琳放弃其诉求,结果动议获394票对124票大比数通过。虽然如此,普罗大众却站在卡罗琳一方,而卡罗琳也断然拒绝动议的要求。这时,与卡罗琳曾传出绯闻的内阁要员乔治·坎宁表态批评国会和政府对卡罗琳采取的行动,并威胁要从政府辞职,以示抗议。由于坎宁深具影响力,一旦辞职,内阁势必垮台,内阁唯有极力挽留。未几,坎宁却因长子病逝而出游欧洲散心,因此没有参与国会随后进行的辩论。在6月27日,上议院否决辉格党党魁格雷勋爵要求中止调查的动议,调查遂正式展开。上院设立了一个由15名上议员组成的委员会,对布袋内的证据作出研究,委员会主席哈洛比勋爵在一星期后公布,鉴于事态严重,有必要透过"立法途径"处理,促使首相利物浦勋爵在翌日宣布政府将就事件引入一项草案。 7月5日,政府向国会正式提交"痛苦和刑罚草案",节录内容如下 :

"兹禠夺卡罗琳·阿米莉亚·伊丽莎白王后陛下,作为本王国王后所获得的封号,特权,权利,优待权和辖免权;并解除英王陛下与前述卡罗琳·阿米莉亚·伊丽莎白之间的婚姻关系"。

这项草案指控卡罗琳涉嫌与"地位卑微的外人"巴尔托洛梅奥·佩尔加米触犯通奸罪,并因此丧失作为王后所享有的权利。但事实上,草案的引入等于卡罗琳要受国会公审,并要由上,下议院议员担任参与聆讯。国会的聆讯因起社会极大哄动,作供内容也被传媒广泛报导,露骨的细节内容亦被传媒巨细无遗的记录下来。 而草案最终只能先获上院以些微票数通过, 但却激起社会上对卡罗琳的同情,以及对乔治的不满。鉴于上院只以些微票数通过草案,再加上民情汹涌,政府认为草案获下院通过的机会渺茫,最终在下院就草案展开辩论前宣布撤回。 卡罗琳曾对她的朋友们开玩笑说,她确实曾犯过通奸罪--和国王,菲茨赫伯特夫人的丈夫。 即使在审判的过程中,王后仍然非常受民众的欢迎,民众递交了超过800多份的请愿书并且有将近一百万个支持她的人在请愿书上签名。卡罗琳的名字也出现在了许多革命宣言中。 但是,随着审判的结束,卡罗琳与激进分子的联合走向了终点。政府再一次提出为卡罗琳每年增加50000英镑的津贴,这一次没有前提条件,并且卡罗琳也接受了。

折叠 加冕闹剧

尽管国王做出了最强有力的回击,但卡罗琳在群众中依旧声望不减,她还提前计划好了将于1821年7月19日以王后的身份参加加冕典礼。利物浦勋爵告诉卡罗琳她不应该出席,但她最终还是出现了。 在威斯敏斯特教堂的门口,乔治让卡罗琳离开加冕现场。由于她被禁止进入东西两边回廊的大门,卡罗琳试图取道威斯敏斯特大厅,那里聚集了许多参加加冕仪式的宾客。一位目击者亲眼看到:王后因被刺刀架在脖子上而火冒三丈,她一直站在门口直到副宫务大臣当着她的面把门砰地关上。之后,卡罗琳往回走到了诗人角附近的入口,她在那里遇见了罗伯特·英格利斯爵士。在英格里斯的说服下,王后回到了她的马车上,并且离开了加盟典礼的现场。 卡罗琳在加冕典礼上的行为使其失去了支持,当她乘坐马车离开时,群众都在嘲笑她,甚至布鲁厄姆也对其有损尊严的行为感到厌恶。

那天晚上,卡罗琳生病了,她服用了大量的氢氧化镁和几滴鸦片酊。在接下来的三周里,随着病情的恶化,卡罗琳感到越来越的痛苦。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濒临死亡,并且开始有条不紊地安排后事。她烧毁了自己的文件、信件、回忆录和笔记本。她写了一封新遗嘱,并决定了她的葬礼安排:她希望自己被安葬在她的祖国不伦瑞克,并且在她的墓碑上刻下"这里躺着卡罗琳,自尊受损的英国王后"的碑文。

折叠 魂归故里

1821年8月7日晚10时25分,卡罗琳在位于汉默史密斯的勃兰登堡府内去世,享年53岁。 她的医生认为她得了肠梗阻, 但是她也可能得了癌症, 当时还有谣言称她是被毒死的。

由于担心抬着棺材的丧葬队伍通过伦敦会引发公众的骚乱,利物浦勋爵决定让王后的送葬队伍避开城市,在前往哈里奇不伦瑞克的途中向北前进。游行队伍中的人群被此举激怒了,他们封锁了预定的路线以强迫政府开辟一条通过威斯敏斯特和伦敦的新路线。场面很快就陷入了混乱,组成仪仗队的士兵向民众开火,并且拔出军刀威胁人民让他们骑马通过。人群中的人们向士兵扔鹅卵石和砖头,两名群众:木匠理查德·赫尼和砖匠乔治·弗朗西斯都被杀了。最后,首席大法官罗伯特·贝克爵士宣布放弃预定线路,让送葬队伍穿过城市。结果,贝克被免职了。

最后在大雨中采取了以下线路:汉默史密斯、肯辛顿(被封锁)、海德公园、公园径(被封锁)、返回海德公园,那里的士兵被迫打开大门,坎伯兰门(被封锁)、埃奇威尔路、托特纳姆宫路、德鲁里巷、河岸街、然后从此穿过伦敦市,途径罗姆福德切姆斯福德科尔切斯特,来到位于哈里奇的港口,然后,安置着卡罗琳的棺木的船只驶向不伦瑞克大教堂,这个卡罗琳最后安息的地方。

折叠 编辑本段 家庭成员

  • 威尔士的夏洛特公主(1796年1月7日-1817年11月6日)1816年5月2日与未来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一世结婚,死于难产。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