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20 19:47:56

雷加·坦格利安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学人物|政治人物|文化人物
文学人物|政治人物|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雷加·坦格利安(Rhaegar Targaryen,259AC-283AC),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的代表作史诗/严肃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系列中的人物。

雷加是坦格利安王朝末代君主"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和王后蕾拉·坦格利安的长子,是龙石岛亲王七大王国的太子,铁王座的法定继承人。他也是韦赛里斯·坦格利安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亲生兄长。雷加与妻子伊莉亚·马泰尔生有两个孩子--女儿雷妮丝·坦格利安和儿子伊耿·坦格利安。

雷加出生在盛夏厅的悲剧那一天,这使雷加的一生都充满了悲剧色彩。雷加性格孤僻冷峻,喜爱音乐,但也武艺高强。在赫伦堡的比武大会中,雷加在决赛中击败了巴利斯坦·赛尔弥,但是他却为莱安娜·史塔克带上了爱与美的王冠,二人坠入爱河并且私奔,这一系列事件发生的那一年被叫做"错误的春天"。雷加与莱安娜的相爱也成了簒夺者战争的导火索之一。后来在平定劳勃叛乱中,雷加担任了保王军的统帅。在三叉戟河之役中,雷加与劳勃在战场上相遇,爱上同一个女人的两人在红宝石滩展开了最终的决战,雷加最终不敌愤怒的劳勃·拜拉席恩,被劳勃杀死。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雷加·坦格利安

  • 外文名称

    Rhaegar Targaryen

  • 别名

    龙太子、最后的真龙

  • 民族

    瓦雷利亚后裔

  • 出生日期

    259 AC

  • 逝世日期

    283 AC

  • 主要成就

    赫伦堡比武大赛冠军

  • 出生地

    盛夏厅

  • 信仰

    七神(旧神)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形象

雷加高大英俊,有着坦格利安家族标志性的暗紫色双眸和银色长发。许多人都评价雷加是个少有的美男子。连瑟曦·兰尼斯特都认为,"在雷加身边,连她美丽的詹姆(她的孪生弟弟詹姆·兰尼斯特是个七大王国远近闻名的美男)看起来也像个放牛娃"。对雷加暗下怀有爱意的人除了瑟曦之外,还包括琼恩·克林顿

雷加极为聪明,擅长任何他想做的事。他被视为是一个极富天赋的乐师及武艺精湛的骑士。尽管深受众人爱戴,雷加沉默寡言、嗜书内敛,因为他在"悲哀中出生"。有人曾评价过雷加是个性格忧郁的人。

尽管劳勃·拜拉席恩对雷加恨之入骨并蔑称他是"强奸犯",很多人回忆起雷加都带有敬意,这其中包括劳勃的挚友艾德·史塔克詹姆·兰尼斯特多年之后仍然时常想起雷加那钢铁般的声音。曾效忠过三代国王的巴利斯坦·赛尔弥则认为雷加如果即位会比之前任何一个都要好。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受人赞誉时常常被与拿来和哥哥雷加相提并论。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经历

折叠 时间线

早年生活

雷加王子生于伊耿历259AC年,是"疯王"伊里斯二世和蕾拉王后的长子。他的生日和导致其曾祖父伊耿·坦格利安五世父子丧命的盛夏厅的悲剧(Tragedy at Summerhall)发生是同一天,因此"盛夏厅的阴影"始终缠绕着他,使其性格悲怜忧郁。雷加从很小时候就痴迷读书得过分,以致于人们常以此来开玩笑说蕾拉王后怀孕时一定吞掉过书本和蜡烛。小时的雷加对其他孩童的游戏不感兴趣,学士们都对他的才智惊叹,但是骑士们却都暗地里嘲笑他是"神爱"贝勒(历史上一位以虔诚著称的国王,因戒食祈祷而死)重生。

雷加喜欢经常只带着他的竖琴前往盛夏厅的废墟,当他回来之后所吟唱的歌是如此之美,足以让女子落泪。虽然后来的雷加武艺超群,但是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才能仍然是乐技。尽管雷加寡言少语、缄默甚至有点书呆子气,但是这不妨碍他在七国子民中受人敬仰和爱戴。瑟曦·兰尼斯特曾提到276AC年为庆祝韦赛里斯·坦格利安王子出生而举行的兰尼斯港比武大会上,平民百姓为首相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的欢呼声是给国王伊里斯二世的两倍那么响,但这仅仅赶上给雷加欢呼声的一半。曾侍奉过三位国王的巴利斯坦·赛尔弥回忆起雷加,认为他会比所有三位国王加起来都要好。

雷加出生的时候,坦格利安家族的血脉已经开始衰弱,蕾拉王后在之后的17年内先后流产三次,生下五个孩子中有两个死胎、三个不到一年便夭折。由于坦格利安家族为了保证自身纯粹的瓦雷利亚血统,一直坚持兄弟姐妹近亲结婚的传统,而雷加成年时并没有姐妹可娶(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是在雷加死后才出生的)。为此,伊里斯二世曾经指派自己的表弟史蒂芬·拜拉席恩公爵专程出海为雷加相亲去厄索斯的自由城邦物色有瓦雷利亚后裔血统的女子,但是史提芬公爵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并且在返航途中沉船身亡。在276 AC年的兰尼斯港比武大会上,当时身为国王之手泰温·兰尼斯特公爵提出将自己10岁的女儿瑟曦·兰尼斯特许配给当时17岁的雷加,但是早就妒恨泰温的伊里斯二世认为自己的继承人下娶"仆人的女儿"有失身份断然拒绝。在此之后,雷加遵从父命迎娶了多恩公主伊莉亚·马泰尔(Elia Martell)。这桩婚姻对于雷加来说并无什么激情可言,但是夫妻两人都相敬如宾,并生有一女一子--蕾妮丝·坦格利安(Rhaenys Targaryen,生于280 AC)和伊耿·坦格利安(Aegon Targaryen,生于282 AC)。然而伊莉亚公主向来体弱多病,生蕾妮丝公主之后病倒足足半年卧床不起,生伊耿王子时更是差点丧命。负责治疗的学士曾忠告雷加,伊莉亚不适合再怀有任何子嗣。

雷加结婚以后移居龙石岛。而当他把自己的女儿带给父母看时,他的母亲蕾拉王后热情地拥抱了孩子,而父亲伊里斯国王则拒绝碰"多恩味儿"的孩子。

投笔从戎

少年时期的雷加在一次翻阅旧籍时,发现了改变他一生的东西。无人真正知晓他读到了什么,但是伊蒙·坦格利安学士(雷加的曾伯父,两人常有渡鸦书信来往)提起过雷加坚信自己的儿子伊耿将会是传说中的救世主--预言中的王子(the prince that was promised)。

总之,年轻的雷加某日凌晨突然来到校场上,在众骑士惊讶的目光下对红堡教头威廉·戴瑞爵士说:"给我长剑和铠甲,看样子我必须成为战士。"17岁那年,雷加被提拔成为骑士。这时的他已经是一个技艺精湛的武士,虽然不经常参与各种比武赛事,但每次参赛都表现突出。他从来就没有像劳勃·拜拉席恩或是詹姆·兰尼斯特这些人那样喜欢过刀剑之声,相反人们都说雷加爱竖琴胜过长矛。

雷加成为骑士后,跟随他的侍从是米斯·慕顿(Myles Mooton)和瑞卡德·隆莫斯(Rickard Lonmouth),两人都由雷加亲手册封为骑士,之后也是关系亲近的朋友。鹫巢堡的琼恩·克林顿伯爵(Lord Jon Connington)也是雷加好友,但雷加最亲近也是最长久的朋友是"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爵士(Ser Arthur Dayne)。

然而随着伊里斯二世的疯狂举动加剧,文武双全并颇有人气的太子雷加逐渐成为了众人心中王国的新希望,传言雷加看不惯父王行径并有意要将其推翻的说法也开始风起。在暮谷镇之乱之时,丹尼斯·达克林伯爵公开抗税并扣押了亲自上门催税的伊里斯二世,声称如果君临城方面胆敢轻举妄动,就要谋害国王,御前会议中有人因此畏首畏尾,而当时立场强硬的首相泰温·兰尼斯特据说就曾当场指着雷加说:我们这里还有更好的国王。

赫伦堡比武大会

281AC年错误的春天,当时的赫伦堡领主沃特·河安伯爵(Lord Walter Whent)在拜访他的哥哥--御林铁卫奥斯威尔·河安爵士(Ser Oswell Whent)不久后,提出在自己的封地举办比武大会。由于他给出的冠军奖金是276AC年兰尼斯港比武大会的三倍之多,很多人都认为他举办大会的目的在于展示河安家族的财富与荣耀,以此故意比拼兰尼斯特家族。赫伦堡比武大会是维斯特洛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一场比武,为期十天,七大王国各个主要贵族家族都有成员参与,国王伊里斯二世和太子雷加夫妇在内的王室成员也出席了大会。而自从暮谷城之乱后就时刻疑神疑鬼不愿迈出王宫半步的伊里斯之所以破天荒在比武大会上露脸,是因为情报总管瓦里斯告诉他,雷加意图在比武大会上与各地领主会面,并暗地商讨将自己赶下王位改朝换代的计划。

在大会开幕之时,伊里斯二世突然宣布将首相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唯一寄予厚望的长子詹姆·兰尼斯特编入御林铁卫。一个人穿上铁卫白袍就意味着终生专职保卫国王,必须放弃婚姻和继承权,伊里斯这么做一是等于剥夺了泰温心中唯一的家业继承人(泰温的另一个儿子提利昂·兰尼斯特因为是个侏儒,一直受泰温排斥和仇视),二是将詹姆留在身边可以随时扣为人质。本来就和伊里斯不合的泰温公爵一怒之下辞去首相职务只身返回自己封地凯岩城,但是他的其他家族成员则留下参加了比武竞赛。在大会第一天结束后的晚宴上,以乐技著称的雷加曾演奏过一首凄美的琴曲,将在场一些女子感动得落泪。

除此之外赫伦堡比武大会上还发生了两起历史留名的事件。首先是比武大会第二天下午,一位身材矮小的无名骑士出现在赛场。本来比武大会出现不愿透露身份的神秘骑士(通常是因为怕成绩不好丢脸)并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但是这位骑士身穿根本就不合身的盔甲,手持画有笑脸鱼梁木图案的盾牌,没人猜得出他的来历,只能根据盾牌上的徽章称其为"笑面树骑士"(Knight of the Laughing Tree)。笑面树骑士出场后,专门向王领地的布劳恩家族、河间地的海伊家族和佛雷家族的选手叫阵,并将三人一一打败。当三个败阵的骑士按照规则去向笑面树骑士提出赎回盔甲和战马时,笑面树骑士透过头盔用洪亮的声音斥道:"教你们的侍从懂得荣誉,把这当赎金就够了。"三个骑士随即回去严惩了自己的侍从。因为那三个骑士都不受欢迎,围观的老百姓都为这笑面树骑士热烈欢呼。然而偏执多疑的伊里斯二世却坚信笑面树骑士是他的敌人,因为历史上曾有反抗王室的游侠大盗假扮成神秘骑士参赛去收买人心的先例(比如御林兄弟会的首领西蒙·托因),劳勃·拜拉席恩和瑞卡德·隆莫斯两人也都扬言要打败笑面树骑士并揭发其身份。然而第三天早上,笑面树骑士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伊里斯二世大怒,命令雷加去追捕,而雷加返回后报告并没有追到神秘骑士,只找到了被遗弃挂在树枝上的笑面树盾牌。

第二起事件则发生在比武大会最后。在剩下几天的比赛中,雷加势不可挡,接连击败了"青铜"约恩·罗伊斯、"野狼"布兰登·史塔克、"拂晓神剑"亚瑟·戴恩和"无畏"巴利斯坦·赛尔弥等一系列著名的种子选手,夺得了马上长枪比武的冠军。按照惯例,比武冠军有权加冕自己心仪的女士为"爱与美的王后"(Queen of Love and Beauty)并赐予由鲜花织成的桂冠。然而雷加作为冠军环绕赛场后,却出乎意料的纵马绕过自己的妻子伊莉亚公主,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冬雪玫瑰所做的桂冠放在了出身北境的贵族小姐莱安娜·史塔克膝上。按照艾德·史塔克的回忆,那一刻"全场观众笑容消失"。当时雷加已是有妇之夫,莱安娜也已经名花有主和风暴地的少领主劳勃·拜拉席恩许有婚约,雷加高调向莱安娜示好这个举动即刻引起一片哗然,导致诸多流言蜚语产生,致使有人认为雷加王子对莱安娜怀有不轨意图,成为王室的一大丑闻。

爱情与死亡

赫伦堡比武大会那一年的年底,冬天再度降临,君临城都开始降雪,黑水河上结了薄冰。待到来年,雷加带着十几个最亲密的朋友,包括亚瑟·戴恩和奥斯威尔·河安,再度奔赴河间地。在赫伦堡几十英里之外,他和莱安娜再度相会,之后两人双双失踪。具体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但是许多人都传言是雷加诱拐了莱安娜,莱安娜的未婚夫劳勃·拜拉席恩更是一口咬定是雷加强行掳走并奸污了莱安娜。不过巴利斯坦·赛尔弥却坚称"雷加王子深爱他的莱安娜小姐",并自责没能在赫伦堡比武大会决赛中击败雷加,否则他会封亚夏拉·戴恩为"爱与美的王后",就可以避免日后的战争。

莱安娜被雷加"劫持"的消息很快在河间地传开。当时莱安娜的大哥布兰登·史塔克正在奔流城准备与凯特琳·徒利成亲,他们的父亲瑞卡德·史塔克公爵也带着一支迎亲队伍沿着国王大道南下参加婚礼,布兰登出城北上迎接父亲一行,正在返回奔流城的时候听说了妹妹失踪的消息。听说妹妹被绑架,拥有"狼血"的布兰登无法忍受怒火,马上动身在他的侍从伊森·葛洛佛(Ethan Glover)、谷地世子艾伯特·艾林(Elbert Arryn)、凯勒·罗伊斯(Kyle Royce)和杰佛里·梅利斯特(Jeffory Mallister)四人的陪同下改道直奔君临城(据说他当时的未来岳父霍斯特·徒利公爵得知后气得暴跳如雷,大骂布兰登是"充英雄的傻瓜")。到达君临城后,热血的布兰登完全忘记了礼数,径自冲进红堡叫嚣着要雷加出来领死。然而雷加并不在君临城,但是"疯王"伊里斯二世却在。疯王马上以威胁谋杀王子的叛国罪名逮捕了布兰登和其陪同人员,并命令他们五人的父亲即刻进京辩罪。当瑞卡德公爵等人赶到君临城后,疯王却不由分说下令将所有人拿下处死。瑞卡德公爵不服,提出要求比武审判,被疯王答应了。

然而当瑞卡德公爵全副武装准备比武时,疯王却宣称代表王室的武士是烈火,随后让人将瑞卡德绑起倒吊在一盆野火上烧烤。同时被反绑双手的布兰登脖子被套在一个泰洛西绞刑架上,在他面前恰好够不到的地方放了一把长剑。不愿眼看父亲被火烤死的布兰登拼命向前走想要拿到剑救人,结果被自己用力活活勒死。史塔克父子二人死后,除了年轻的伊森·葛洛佛之外,其余众人也都未经审判被疯王下令烧死。当晚,对火刑意犹未尽的疯王感到情绪亢奋,随即强暴了妻子蕾拉王后(因此妊娠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杀死史塔克父子一行人后,疯王并不满足,还想接着赶尽杀绝。在得知莱安娜的二哥艾德·史塔克和未婚夫劳勃·拜拉席恩当时都正在谷地领主兼东境守护的琼恩·艾林公爵手下做侍从时,疯王飞鸦传书命令艾林公爵马上献出两人的首级。重视公正荣誉的艾林公爵早就对疯王的暴政不满,而对逼迫他交出视如己出的两个养子更是忍无可忍,便召集封臣起兵反叛,北境、风暴地和河间地三方诸侯也随即先后响应,并拥护有坦格利安血统的劳勃为领袖,七大王国一下子反了四个,篡夺者战争全面爆发。

战争爆发初期,风暴地地理位置远离其他三路盟军,属于被保皇派势力包围孤军奋战的状态。劳勃·拜拉席恩在岑树滩之战失利后,疯王以为起义军不堪一击,很快就会被镇压掉。然而在随后的鸣钟之役结束后,四路起义军成功会师并击退了首相琼恩·克林顿伯爵的部队,疯王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劳勃等人的反叛是坦格利安王朝继第一次黑火叛乱以来面临的最大威胁。但此时太子雷加与亚瑟·戴恩、奥斯威尔·河安两名御林铁卫(两人都是王室军的高级首领)仍然下落不明,王室军队群龙无首。焦急万分的疯王随即派遣御林铁卫总司令"白牛"杰洛·海塔尔爵士(Ser Gerold Hightower)前去找寻雷加。

杰洛·海塔尔在多恩北部山区的极乐塔(Tower of Joy)找到了雷加,但是却被说服留下,同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爵士和奥斯威尔·河安一起看护莱安娜·史塔克。雷加只身一人返回君临,接管平叛军队。他劝说父王放下身架,去向西境守护泰温·兰尼斯特公爵求援,随后带领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勒文·马泰尔亲王(Prince Lewyn Martell)和琼诺索·戴瑞爵士(Ser Jonothor Darry)三名御林铁卫骑士一起北上与起义军决战。在临走前,新加入的铁卫成员詹姆·兰尼斯特请求一同出征,但是雷加指出詹姆是疯王留在身边牵制泰温公爵的"护身符",必须留在君临。他同时安慰詹姆:"等战争结束,我准备召开大议会,以求革新政事。这事我很久以前就有计划,可惜……嗯,尚未踏上的道路咱们先别议论。等我班师回朝,再作计议。"然后翻身上马,戴好高耸的黑头盔,率军出征。

雷加所带领的40000保皇军(王领地全部兵力加上河湾地援军以及仍忠于王室的一些谷地、河间地和风暴地诸侯混编的骑兵和步兵共30000人,加上多恩步兵援军10000人)与35000起义军在三叉戟河支流绿叉河的渡口遭遇并发生会战。虽然王室军具有兵力优势,但却大多是未经战阵的新兵,而起义军不乏久经沙场的老手。在战斗中,勒文·马泰尔亲王率领的多恩军队对阵劳勃的左翼,在已经受伤的情况下遭到谷地骑士林恩·科布瑞爵士(Ser Lyn Corbray)的猛烈冲锋,被其杀死。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在杀死数名敌人后,身受重伤险些丧命。琼诺索·戴瑞爵士也激战中阵亡。战局开始不利于王室军。

雷加在激战中与劳勃·拜拉席恩狭路相逢,两人在渡口的河水中展开了一对一的单挑决斗,全然不顾周围还有双方兵士也都在激烈交战。交锋中雷加用剑砍伤了劳勃的大腿,重伤了劳勃,但他自己也被劳勃的战锤尖头狠狠击中前胸,受到了致命重伤。这一击的力道之大,使得雷加胸甲上镶嵌的红宝石都被震碎飞散在河滩中,使得双方的一些士兵们都忘记厮杀跑到河里抢夺散落的红宝石,这个地方之后也被称为"红宝石滩"(Ruby Ford)。根据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不朽之殿看到的回忆幻象,雷加咽气前在念叨着自己心爱女人的名字。

看到主帅死后,王室军随即溃败,起义军赢得了决定性胜利。战斗结束后,雷加的遗体依照坦格利安传统被火葬。三叉戟河之役扫清了起义军兵临京师城下的道路,确定了起义军的战略性优势,是整个战争的转折点。

死后事态发展

三叉戟河之役后,起义军获得全面胜利只是时间问题。之前一直坐山观虎斗的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终于出兵东进,带领10000大军向君临城赶来。于此同时,因为劳勃·拜拉席恩在与雷加的对战中受伤,艾德·史塔克接管了起义军指挥权并带领部队全力奔袭君临城,以便抢在西境援军到达前攻下京城。

泰温的西境军抢先几个小时到达君临城外,向疯王表示衷心并请求入城。尽管情报总管瓦里斯反对,倾向兰尼斯特的大学士派席尔说服疯王打开城门。然而泰温入城后马上倒戈反水,随后以劳勃之名进行屠城。疯王在情急之下,意图与他的敌人们同归于尽,便下令火术士兼新任首相罗萨特(Rossart)点燃事先埋藏在君临各处的野火罐将君临城玉石俱焚。他同时命令詹姆·兰尼斯特前去杀掉自己的父亲泰温公爵。然而詹姆假装领命,先去追杀了火术士,随后返回并在铁王座上刺杀了疯王。

拿下京城的泰温公爵随即下令让手下"魔山"格雷果·克里冈爵士(Ser Gregor Clegane)和亚摩利·洛奇爵士(Ser Amory Lorch)去搜杀剩下的王室成员,作为证明自己效忠劳勃永远背弃坦格利安家族的投名状。雷加仅仅三岁的长女雷妮丝公主当时身着睡衣躲在梅葛楼的父亲卧室床下,被亚摩利爵士发现并从床底拖出,乱捅了五十多刀杀害。雷加的妻子伊莉亚公主和不足两岁的儿子伊耿王子则在楼下被魔山发现,魔山先是当着伊莉亚公主的面前将伊耿王子摔向墙壁砸烂了头,然后在双手还沾满鲜血和脑浆的情况下残忍的将伊莉亚公主先奸后杀。至此,除了早些时候出逃到龙石岛的蕾拉王后(当时身怀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二王子韦赛里斯·坦格利安以及远在绝境长城的老学士伊蒙·坦格利安以外,所有已知的坦格利安家族成员均皆遇害,统治维斯特洛近300年的坦格利安王朝彻底崩溃。

艾德·史塔克率领起义军赶到君临城后,泰温公爵将伊莉亚公主和她的两个子女的尸体用兰尼斯特红袍包裹放在铁王座下,向随后赶到的劳勃宣誓效忠。劳勃被拥立加冕为七国之王并赦免了泰温公爵。但是极端重视荣誉的艾德无法接受劳勃赦免兰尼斯特家族对坦格利安孩童的凶杀,更无法容忍弑君的詹姆继续留在御林铁卫效命,他与劳勃两人有生以来第一次撕破脸大吵一架。然而当琼恩·艾林也站在劳勃一方进行劝解时,艾德一怒之下只身离京带领部队前往南方收拾战场。在多恩北部,艾德与随行的六个同伴路过极乐塔,在与守塔的三名御林铁卫激战后在塔内找到了自己的妹妹莱安娜,但是莱安娜却不治而死,临终前让艾德答应她一个承诺。该承诺推测就是让艾德保护她和雷加·坦格利安的儿子,这个孩子很可能就是琼恩·雪诺。艾德为了不让劳勃知道他是雷加的儿子,就把他以自己私生子的名义带回临冬城(winterfell)抚养长大。所以琼恩·雪诺并不是所谓的什么艾德的私生子,而是王室和铁王座的正统继承人,他是"疯王"的孙子,是雷加·坦格利安和莱安娜·史塔克的儿子,是坦格利安家族的王子,也是龙母丹纳莉丝·坦格利安的侄子。当然这目前只是读者的推测,小说还没有说明,不过可能性很大。

劳勃·拜拉席恩虽然手刃情敌并且荣登宝座,却失去了平生挚爱的女人。他对雷加和坦格利安家族的仇恨没有随着时间而消减。多年以后劳勃提起雷加就会破口大骂,声称每晚都在梦中杀死一次雷加,但即使"就算再杀他个一千遍,他还是死有余辜",仍不能消解他心中的恨意,并且发誓"我要亲手宰掉每一个坦格利安家的人,斩尽杀绝;我要教他们像一样死得干净彻底,最后在他们坟上撒尿。"

折叠 编辑本段 家庭关系

父亲: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

母亲:蕾娜·坦格利安

妻子:伊利亚·马泰尔,莱安娜·史塔克(存疑,原著并未说明雷加与莱安娜是否结婚)

弟弟: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妹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女儿:雷妮丝·坦格利安(与伊利亚·马泰尔所生)

大儿子:伊耿·坦格利安(与伊利亚·马泰尔所生)

小儿子(存疑,原著并未说明):琼恩·雪诺(与莱安娜·史塔克所生,真名推测为杰赫里斯·坦格利安)

折叠 剧情线

权力的游戏

  • 国王劳勃·拜拉席恩每当提起雷加时,都会唾骂他是恶魔和强奸犯。
  • 随着王室队伍南下前往君临城时,艾莉亚·史塔克和屠夫学徒米凯曾经试图在红宝石滩寻找残留在渡口里的雷加胸甲上的红宝石。
  •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怀孕后,她将未出生的儿子命名为"雷戈"(Rhaego)来纪念自己的大哥。
  • 丹妮莉丝在受血魔法影响流产后高烧卧床时,梦见雷加身披黑甲骑着黑马,头盔的眼缝中漏出红色火苗。但是当她伸手去掀起面罩时,却看见头盔里是她自己的脸。
  • 泰温·兰尼斯特和弟弟凯冯·兰尼斯特讨论呓语森林之战和夺营之战后的不利战局时,提利昂·兰尼斯特嘲讽父亲应该庆幸雷加已经过世了。

列王的纷争

  • 丹妮莉丝将她的新孵出的一只青铜色鳞片的命名为"雷哥"(Rhaegal)来纪念她的兄长。
  • 在魁尔斯的不朽之殿,丹妮莉丝在幻视中看到雷加与妻子伊莉亚公主交谈,讨论他们新生儿子的名字以及命运。雷加给儿子取名为伊耿,并提到"龙有三个头"。后来她还看到雷加在三叉戟河战死前用最后一口气呢喃出一个女子的名字。

冰雨的风暴

  • 在前往阿斯塔波的航船上,丹妮莉丝向"白胡子"阿斯坦(巴利斯坦·赛尔弥的化名)询问雷加的生平事迹。
  • 詹姆·兰尼斯特断手后,在头枕鱼梁木树桩睡觉时发烧梦见自己在伊里斯二世时期的五名御林铁卫同僚跟随着雷加出现在自己面前。梦中的雷加质问詹姆为何要加害他的妻儿,詹姆回答自己从未料到父亲泰温公爵会去狠下杀手。

群鸦的盛宴

  • 在泰温公爵的葬礼上,詹姆回想起雷加最后一次出征前在红堡与他道别时说的话。
  • 瑟曦·兰尼斯特在为整天应付朝中政务闹心时,回忆起自己在兰尼斯港比武大赛上对雷加一见钟情。
  • 詹姆回想起当年雷加失踪,老首相欧文·玛瑞魏斯又无能压不住叛乱,使得疯王情急之下提拔了雷加的好友琼恩·克林顿为首相。

魔龙的狂舞

  • 在纠结是否要下嫁给弥林贵族西茨达拉·佐·洛拉克(Hizdahr zo Loraq)之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曾向巴利斯坦·赛尔弥询问当年雷加成婚是为了爱还是为了责任。巴利斯坦回答说伊莉亚公主是个好女人,他们夫妻关系很好。后来在婚礼上,丹妮莉丝暗自盼望她的情夫达里奥·纳哈里斯能够像当年雷加掳走莱安娜那样打断婚礼将她也强行带走,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 提利昂·兰尼斯特流亡到厄索斯后,在洛恩河的渡船上结识了一个名叫格里夫(Griff)的雇佣兵以及他的儿子小格里夫(Young Griff)。之后提利昂意识到格里夫其实是隐姓埋名流亡东方的琼恩·克林顿,而小格里夫则据说是雷加之子伊耿·坦格利安王子。按照小格里夫的说法,当年瓦利斯用君临城臭水湾的一个农家男孩将伊耿王子调包换出,被魔山砸死的其实是那个男孩。
  • 琼恩·克林顿得到黄金团支持入侵风暴地并夺回自己的旧城鹫巢堡后,突然回想起当年雷加站在东塔楼上俯视城下封地时和他谈话的情景。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