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09 11:49:42

泰温·兰尼斯特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演员|文学人物
演员|文学人物
编辑分类

是著名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及其衍生作品中的人物。凯岩城公爵、西境守护、兰尼斯港之盾,兰尼斯特家族族长,曾两度担任坦格利安王朝和拜拉席恩王朝的御前首相;泰温生性铁血无情、精明强干、控制欲很强,是维斯特洛最有权势、能力最强的领主之一。

泰温少年得志与国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交好,20岁时被其任命为御前首相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国王之手,并且在这个职位上做了二十年政绩斐然,以至于国王对他越来越猜忌,最终导致了两人分道扬镳。在篡夺者战争中一直保持中立,直到判定坦格利安王朝败局已定后加入叛乱军,并夺下君临献给劳勃·拜拉席恩,在五王之战中支持外孙乔佛里·拜拉席恩国王的事业并取得了胜利;托曼.拜拉席恩登基后受封全境守护者。

在其一生挚爱乔安娜夫人死于难产后,泰温身上最美好的那部分随之被带走,只将家族利益放在心中。他生有两子一女,喜爱詹姆和瑟曦,但憎恶提利昂并对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最后因激怒提利昂·兰尼斯特被其射杀在厕所里。

HBO美剧《权力的游戏》中,该角色由查尔斯·丹斯扮演。

5
本词条 无参考资料,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5个金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泰温·兰尼斯特

  • 外文名称

    Tywin Lannister

  • 别名

    凯岩城公爵兰尼斯港之盾西境守护国王之手君临的救星

  • 民族

    安达尔人

  • 主要成就

    平叛塔贝克-雷耶斯叛乱、黑水河之战胜利

折叠 编辑本段 形象

泰温身材高大修长,肩膀宽阔,年纪刚过六十。自从他开始脱发之后,泰温就把全部的头发都剃光了,只留下两鬓浓密的金黄的络腮胡子,淡绿色的眼睛中也点缀着金黄。战场上,泰温公爵穿一身深红色的盔甲,上面用黄金刻画着鲜艳的狮子,身披用金线编制的巨大斗篷。

折叠 编辑本段 经历

少年时期

泰温是泰陀斯·兰尼斯特的长子。泰温的父亲泰陀斯公爵是一个温柔和蔼、高贵有礼的贵族,另一方面却又意志薄弱、贪图享受。手下的领主们常常背地里嘲笑、愚弄他,甚至公开挑衅他(比如雷耶斯家族和塔贝克家族)。别的家族借了兰尼斯特的钱也从来都不还。在开会的时候,他们甚至会调笑他为没牙的狮子。

泰陀斯公爵在妻子死后,纳了一个出身低贱的杂货商女儿为情妇,并很快就对她着了迷,常常在处理事务的时候问她的意见。她也以女主人自居,将泰陀斯的骑士们呼来喝去,随意差遣他的仆人,甚至佩戴他已故妻子的珠宝首饰。泰陀斯公爵甚至不顾泰温的坚决反对将女儿吉娜嫁给艾蒙·佛雷(瓦德·佛雷侯爵的次子,而非继承人)。

父亲的昏庸软弱,几乎将整个家族带入深渊。因为这些,泰温从年轻时就见过太多人对他父亲和兰尼斯特家族的嘲笑,所以从来都不喜欢更不信任笑容。自从他的妻子死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泰温公爵的笑容。

泰温的童年时在君临担任伊耿五世王室的侍酒。他结交了两个不可分割的好友,伊里斯王子和史蒂芬·拜拉席恩。九铜板王之战时,三个好友一同作战。泰温先于他俩成为爵士,而之后当伊里斯王子十六岁时又是泰温册封了伊里斯的爵位。

整顿西境

当泰温从九铜板王之战归来时,经过战争洗礼的泰温决意绕过父亲整顿西境。在261AC,他派渡鸦到卡斯特梅和塔贝克厅要求他们前来认罪,在意料之内的被拒绝后,雷耶斯家族和塔贝克家族被视为叛乱,于是泰温召集封臣亲征卡斯特梅和塔贝克厅。

这次战争充分展示了泰温作为军事家的才华。泰温重振了兰尼斯特家族的声望,并展示轻蔑兰尼斯特权势的下场,两支反叛家族彻底消灭,他们的居城被毁,留下废墟警戒其他家族(塔贝克厅被焚毁,而卡斯特梅则被彻底淹没)。歌手后来为纪念此事谱了一歌,称为《卡斯特梅的雨季》。相传多年以后,当仙女城的法曼家族不服管制时,泰温公爵没有多说,只是送去一名竖琴手。当城堡大厅里响起"卡斯特梅的雨季",法曼立刻俯首归顺。

或许有这次战争所积累的声望加分,一年后泰温被命名为国王之手。

267AC,父亲死后,时年二十五岁的泰温从君临返回凯岩城,下令将他的情妇扒光之后在兰尼斯港游街,向每个人忏悔她是小偷和淫妇,还命人向她泼水,最后将她逐出西境。泰温一生以家族荣誉威望为先,以铁血和强硬的作风独力将家族从崩溃的边缘挽回,重现昔日辉煌。

治理国家

伊里斯二世继位之后,将父亲留下的老御前会议纷纷遣散,任用年仅二十岁的泰温爵士为国王之手,使得泰温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国王之手,并且在这个职位上做了二十年。泰温的内政才华在国王之手的职位上得到了充分的施展,从长城到旧镇人们都说是他真正统治着王国。派席尔国师说诸神塑造了泰温来统治国家。

泰温在任期间,解决了铁王座和布拉佛斯的财务纠纷,废除了很多伊耿五世钳制贵族的律法,减免了大城市的赋税,兴修道路,倡导比武大会,强化贸易,严惩投机取巧者,平定了暮谷城之乱。这些政绩为他赢得了声望和支持,但没有爱戴。因为泰温太过强势,太讲职责不讲人情,骄傲甚至残酷。

他是如此成功和强势,以至于国王对他越来越猜忌,最终导致了两人分道扬镳。伊里斯在执政后期常常否决泰温的提议,甚至做出完全相反的决定。在暮谷城之乱前,正是因为泰温反对他去暮谷城,伊里斯才决定亲临暮谷城,导致了国王本人成为了暮谷城的人质。泰温率军解围暮谷城后,获救的伊里斯认为泰温不顾他的安危,有另立雷加之意。另一方面,根据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的回忆,乔安娜夫人在世时,伊里斯(他本人的婚姻是被长辈所安排)对她的垂涎让泰温非常愤怒。

最终,当伊里斯拒绝了泰温之女瑟曦和他的继承人雷加王子的婚事,并在泰温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的长子詹姆任命为御林铁卫之后,泰温愤而辞职,带着家人返回了凯岩城。

权力的游戏:维斯特洛往事【十二】(讲述者:泰温)

尽管生性冷酷,泰温·兰尼斯特依然是一个强有力的、成功的统治者。在他担任国王之手期间,国家安定繁荣,国民对他极为拥戴。他在挣钱方面尤有天赋,使得人们在背地里不停地开玩笑说"他拉的屎都是金子"。但是胆敢当面这么说他的人还在凯岩城最深的地牢里。在他的女儿瑟曦的回忆中曾经提到某次国王来到兰尼斯港,民众给泰温的欢呼声是疯王伊里斯的两倍。虽然在他所统治的西境,所有人都对泰温尊敬甚过敬爱,但是在君临他也因为带兵血洗了这座城市而受到鄙视。

婚姻与家庭

在担任了一年国王之手后,泰温娶了堂妹乔安娜为妻子。不管从哪方面看来,他们的婚姻都非常美满。吉娜曾说泰温在与乔安娜结婚那天露出了罕见的笑容,派席尔学士也说他至少三次见过乔安娜让泰温大笑。维斯特洛也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泰温大人统治着七国,乔安娜夫人统治着泰温大人"。

多个不同的信息来源都显示伊里斯国王对乔安娜有所垂涎,并且有过多次不端言论。有报告说伊里斯国王在泰温的婚礼夜有一些过分的"自由"。之后,乔安娜就离开了君临,返回了凯岩城。

266AC,乔安娜为泰温生下了一对龙凤胎,瑟曦和詹姆。第二年,泰温的父亲泰陀斯·兰尼斯特去世。成为凯岩城公爵的泰温大力整顿西境,伊里斯同往。

274AC,乔安娜在生提利昂时因为难产而早逝。泰温受到很大的打击,终身不曾再娶。乔安娜代表了泰温身上光明美好的一面,吉利安·兰尼斯特曾告诉提利昂,乔安娜死去时候,泰温身上最好的那部分情怀也随之而逝去了。

泰温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为伟大的骑士,女儿能够成为完美的王后。他提出瑟曦与雷加结婚,但被伊里斯断然拒绝。乔安娜的好友,多恩女王提议用伊莉亚·马泰尔奥柏伦·马泰尔,与泰温的双胞胎联姻,被泰温拒绝,并提出用提利昂代替,被多恩人认为是羞辱。他为詹姆安排了与徒利家族莱莎的联姻,但是因为詹姆突然披上白袍而未果。最终,当劳勃·拜拉席恩称王后,泰温终于得偿所愿,将瑟曦嫁给了劳勃。

泰温发现侏儒儿子提利昂和一个农夫的女儿泰莎相爱并且秘密结婚之后,他决定要给他一个"严厉的教训"。他命令目睹整个过程的长子詹姆告诉提利昂,泰莎只不过是自己雇来让弟弟体验人生中第一个女人的妓女罢了。詹姆不敢违抗父亲,对弟弟撒了这个谎。但是他未料到随后泰温竟然把泰莎带到凯岩城的军营,让所有的士兵轮奸了她,甚至还命令提利昂全程观看。每个强奸泰莎的士兵都给了她一枚银币。最后泰温强迫提利昂也强奸了泰莎,还付给了她一枚金龙。这件事影响也伤害了提利昂一生,詹姆对此心怀很深的愧疚。

泰温还拒绝了提利昂要环游世界的要求(泰温的兄弟们在年轻的时候都这么做),认为他会给兰尼斯特家族带来更多的耻辱。作为提利昂十六岁命名日的"礼物",泰温让自己的儿子掌管凯岩城所有蓄水排水系统。

他的孩子们大多对他非常的尊敬(或者说敬畏),但是都对泰温为他们安排好的道路非常排斥。这件事也导致其后发生的很多悲剧。

后坦格利安时期

篡夺者战争期间,泰温一直蛰伏于凯岩城,不支持战争中的任何一方。直到劳勃·拜拉席恩在三叉戟河之战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之后,泰温起兵向君临进发。在国师派席尔的劝说下,伊里斯命人打开了城门。泰温的军队随即洗劫了君临城,詹姆杀死了疯王,同时泰温麾下骑士格雷果·克里冈和亚摩利·洛奇残忍地屠杀了雷加的妻子和孩子。劳勃进城的时候,泰温将他们的尸体用金红的兰尼斯特披风(也方便隐藏血迹)包裹着进献给他以示忠诚。多年之后当提利昂·兰尼斯特问道为什么不让劳勃·拜拉席恩自己动手时,泰温如此回答…

"…我们最后才加入劳勃一边,必须显示出诚意才行。而当我把尸体放在王座前面的时候,任何人都明白我们家族已永远背弃了坦格利安王朝。劳勃自己最欣慰,连他这样的蠢货也清楚,只要雷加的孩子留在世上一天,他就坐不稳江山。既然他以英雄自诩,脏活就得别人替他干咯。"

权力的游戏:维斯特洛往事【十六】(讲述者:泰温)

泰温的"诚意"确保新任国王答应迎娶瑟曦,泰温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为伟大的骑士,女儿能够成为完美的王后。当瑟曦和雷加王子的婚事被疯王伊里斯拒绝的时候泰温极其失望,得以嫁给年轻有为的新国王多少弥补了他的遗憾。

一切平定之后,泰温返回凯岩城继续做他的大领主和西境守护(女儿做了王后,劳勃不敢让父亲再成为首相)。劳勃国王则沉湎于物质享受,他的昏庸和奢靡为王室造成了巨额的财政赤字。由于兰尼斯特和王室刚刚建立的婚姻关系,泰温公爵频繁的向王室提供借款,逐渐成为王室和国家的大债主(欠债超过三百万金龙)。

权力的游戏

泰温的儿子提利昂被怀疑是雇佣杀手刺杀昏迷中的布兰·史塔克的主谋,于是在十字路口的旅店被凯特琳·徒利绑架。凯特琳把他带到了妹妹的鹰巢城接受审判。虽然泰温并不关心提利昂的死活,但是他把随意逮捕和绑架兰尼斯特家人视为对家族荣誉的蔑视,泰温·兰尼斯特决不允许任何人蔑视兰尼斯特家族的荣誉。于是泰温派遣格雷果·克里冈爵士带领他的手下乔装成土匪在凯特琳的家族领地河间地的小村庄烧杀抢掠作为报复。这种强盗行为成为后来触发五王之战的重要导火线之一。

Charles Dance 饰 泰温·兰尼斯特

泰温本来打算以此将艾德·史塔克诱出君临,然后将他俘虏来交换自己的儿子。结果奈德却被提利昂的哥哥、暴怒的詹姆带兵重伤。醒过来的奈德派贝里·唐德利恩伯爵替他带兵剿匪。当贝里伯爵带领部队到达戏子滩的时候,泰温和格雷果的部队埋伏在两岸从四面八方击溃了唐德利恩的部队。贝里·唐德利恩本人也受了重伤致死,随后被密尔的索罗斯复活,组建了无旗兄弟会,并带领兄弟会在战争期间不间断的袭击兰尼斯特的部队。

在战争一触即发的阶段,泰温的军队占领了河间地大部分的区域,并对奔流城形成了包围之势,不久就迎来了第一场真正的战斗绿叉河之战。就在战斗前不久,提利昂在鹰巢城通过比武审判得到自由之后也带领着许多山地氏族与他父亲会合。泰温命令提利昂带领他的山地氏族防守左翼,他认为毫无纪律的部队和半人领导者肯定会很容易被打垮,而这会引诱北方人年轻无经验的统帅罗柏·史塔克有轻军冒进的冲动,然后引入包围将他全歼。但氏族人没有轻易被打垮,而且北方人的统帅也不是史塔克而是小心谨慎的卢斯·波顿。兰尼斯特赢下了这张战斗的胜利,同时也给了分兵的北方军队在罗柏·史塔克的带领之下由孪河城渡过三叉戟河,秘密前往奔流城,大败詹姆·兰尼斯特的部队,并将他俘虏。

劳勃国王死后,泰温被他的孙子兼外孙乔佛里·拜拉席恩任命为新的国王之手。战斗结束后,泰温对提利昂的表现非常赞赏,决定遣提利昂前往君临替他行使首相的权力,同时准备防御来自劳勃的兄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蓝礼·拜拉席恩的进攻(同时,或其中一个),他们两人都宣布自己拥有铁王座的合法继承权

列王的纷争

奔流城战役的失利使得泰温不能再继续追击卢斯·波顿剩余的军队,只能够向南返回赫伦堡,在赫伦堡他驻军很久,对下一步的行动深思熟虑。与此同时,泰温命令史戴佛·兰尼斯特爵士在西境重新召集了一支新的部队以补充兵力,而罗柏·史塔克了解这一消息之后率军从奔流城直入西境,并在牛津将这支新军彻底击溃,并击杀了史戴佛爵士。趁着胜利,罗柏·史塔克将兰尼斯特的大后方洗劫了一番,逼得泰温不得不从赫伦堡出兵回救西境。罗柏计划着以逸待劳,等泰温公爵的部队长途跋涉回到西境时,将他们一举击溃,把攻占的土地彻底收入囊中。结果勇猛有余、智谋不足的艾德慕·徒利自以为是的在红叉河阻击了泰温的军队,尽管罗柏给他的命令是只要牢牢守住奔流城。

艾德慕在红叉河击败了急于回救的泰温,这个多余的、自作主张的行动拖延住了泰温,也阻止了泰温落入罗柏的圈套。就在此时,泰温受到来自君临的消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谋杀了自己的兄弟蓝礼·拜拉席恩,并将蓝礼的大部分军队收编。实力大涨的史坦尼斯正在水陆两路向君临进军。泰温被迫向南回防更重要的君临,刚好赶上黑水大战。泰温命部队突然袭击史坦尼斯军的侧翼,在史坦尼斯即将取得胜利的时候将他彻底击溃,史坦尼斯刚刚收服的部队大败之下四散而去。泰温的儿子提利昂在这场战斗中功勋卓越,可以说指挥了君临的防守,可惜身受重伤,鼻子也被削掉了一大半。

冰雨的风暴

泰温在黑水河之战中的及时赶到扭转了战局,也给他足够的理由在这场胜利之中攫取最大的功劳。泰温亲自担当起了乔佛里国王的首相,而当提利昂身体复原之后任命他为财政大臣。原本行使首相权力的提利昂认为这样的降级是一种不信任的侮辱,更别说接下来泰温直截了当的拒绝了提利昂对凯岩城继承权的要求,反而安排他娶了珊莎·史塔克,希望以此得到对临冬城的继承权。泰温还计划为他刚刚守寡的女儿瑟曦王后安排一个新丈夫,他希望瑟曦嫁给维拉斯·提利尔,被贪恋王后权力的瑟曦一口拒绝,同时维拉斯的父亲梅斯·提利尔也不同意这样的安排(当然充气鱼大人一如既往的被他的母亲指使着)。

当泰温公爵得知罗柏·史塔克竟然与简妮·维斯特林结婚而抛弃了他对佛雷家族联姻的诺言时,泰温与简妮的母亲希蓓儿·斯派瑟通过乌鸦保持着联系,尽管由于这一婚姻维斯特林家族已经倾向史塔克。同时泰温还与卢斯·波顿瓦德·佛雷保持着联系,说服驻守赫伦堡的卢斯·波顿背叛史塔克与兰尼斯特结盟,而瓦德·佛雷将罗柏·史塔克背弃与佛雷联姻的誓言视作对家族的侮辱。泰温公爵身在君临城中运筹帷幄,仅仅通过几封信件直接导演了红色婚礼。在婚礼上罗柏·史塔克本人以及他的大部分军队都被波顿和佛雷屠杀殆尽,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少狼主就这样输在了泰温的计谋之下。对此,泰温说...

"有的胜利靠宝剑和长矛赢取,有的胜利则要靠纸笔和乌鸦".

这之后,泰温命人把艾德·史塔克的瓦雷利亚钢剑寒冰熔掉重铸成两把剑,其中一个作为乔佛里的结婚礼物,另外一个送给了詹姆。不久之后,乔佛里在与玛格丽·提利尔的婚礼上被毒杀。瑟曦王后指控提利昂为幕后凶手(其实不是),泰温和奥柏伦·马泰尔以及梅斯·提利尔作为法官审判提利昂。当最终认定提利昂将要被判有罪时,提利昂提出要比武审判。奥柏伦·马泰尔出人意料的自愿担任提利昂的代理骑士。作为提利昂的指控者,瑟曦选择格雷果·克里冈爵士为王室的代理骑士。奥柏伦击倒了格雷果,却由于一心报复,他还是被格雷果击杀,于是提利昂被判有罪。

在提利昂被囚禁期间,他的哥哥詹姆强迫瓦里斯帮忙将提利昂救出黑牢。在提利昂越狱之前,詹姆向提利昂坦白了关于泰莎(提利昂的第一个妻子)的事,告诉提利昂泰莎并非妓女,只不过是他遇上的普通农家女孩,她就像提利昂想的那样是真心爱提利昂的,是父亲泰温命詹姆向提利昂说谎,而他不敢违背。提利昂被这件事彻底激怒,他从瓦里斯那知道了通往首相房间的密道,并艰难的爬上了首相塔(他身体畸形)。在父亲的房间里,提利昂发现父亲并不在这,但自己的(前)妓女雪伊却一丝不挂的躺在父亲的床上,只带着首相的金项链。提利昂用项链扼死了雪伊,然后从墙上摘下十字弓(他只够得着这个)在厕所找到了自己父亲泰温,质问他泰莎的去向。泰温对他非常不屑,认为他不敢弑父,并且不停地用"妓女"称呼泰莎,提利昂对泰温这样的侮辱泰莎再也不能容忍,用十字弓一箭射死了泰温。泰温坐在马桶上死去,死后肠肚彻底松弛而在之后提利昂不停回忆这一幕...

" "...臭气证明那句名言是彻头彻尾的谎话。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到死也没有拉出黄金来。" "

群鸦的盛宴

泰温公爵的尸体被发现之后,瑟曦为他准备一场华丽的国葬。瑟曦命令凯特布莱克兄弟把雪伊的尸体抬走,并威胁说任何提到雪伊死在这里的人都将被拔掉舌头。泰温公爵的遗体在贝勒大圣堂停灵七日,大部分时间詹姆都在守灵,然后被一大堆西境的领主和骑士们护送回家。 多日的停灵使得泰温的遗体发出巨大的尸臭,许多来哀悼的人都不敢近前。由于死后的肌肉萎缩将泰温公爵的嘴角拉起,就好像他死时在笑一样。这让詹姆和瑟曦都很不满,因为人人都知道,泰温公爵从来不笑。

遗产

尽管泰温·兰尼斯特活着的时候家族如此的强大,使人尊敬或者害怕。但是他死后儿女们(尤其是瑟曦)的蠢行几乎要将整个家族带入一个尴尬的境地,甚至有突然毁灭的危险。在卷五魔龙的狂舞中,瑟曦竟然被教廷的势力逼迫在君临的街道裸体游行,就像泰温曾经对他父亲的情妇做过的一样。

泰温·兰尼斯特的死亡方式是耻辱性的,也剥下了他的伪装。泰温不停地借提利昂嫖妓有辱家风为由打击他,结果死前被发现一个妓女(居然还是他儿子前任独享的妓女)躺在了他的床上。任何事只要涉及到他的子女,泰温就不像平时那样睿智。他不愿意去了解瑟曦和詹姆之间真实的关系(如果他想了解的话,他俩是瞒不住泰温的),拒绝承认提利昂的能力。甚至他的妹妹吉娜·兰尼斯特告诉他提利昂继承了泰温的头脑时,泰温以半年不理会妹妹作为答复(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妹妹暗示只有提利昂是他唯一的亲骨肉)。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关系

妻子:乔安娜·兰尼斯特(死于生提利昂时的难产)

儿子:詹姆·兰尼斯特提利昂·兰尼斯特

女儿:瑟曦·兰尼斯特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