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5 18:04:47

郤克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编辑分类

郤克(?-前587年),即郤献子,姬姓,郤氏,名克,谥献,春秋中期晋国正卿,身残志壮的元帅,郤芮嫡孙,郤缺嫡子。生于世卿之家,而长于阡陌之间。后继父为卿,与赵朔栾书为至交。

前592年,继随会执政。对内和睦众卿,对外与楚周旋。于前589年,大败齐师于鞍,吹响晋国复兴的号角。对敌虽刻,对内则缓,其博闻多能、惠而内德、智能翼君,有赵衰、范会之风,故谥之曰"献"。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郤克

  • 别名

    郤献子

  • 国籍

    晋国

  • 逝世日期

    前587年

  • 职业

    大臣

  • 主要成就

    振兴晋国

  • 出生地

    晋国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郤克(?-前587年),其祖为晋国公族,故为姬姓,后叔虎因军功封于郤邑(山西泌水下游一带),其后称郤氏,别出晋宗,另立宗庙郤豹郤芮,郤芮生郤缺,至前597年初(一说前598年末),时任晋国正卿的一代贤臣郤缺辞世,荀林父继任为中军元帅,其子郤克登上了历史舞台。

折叠 编辑本段 初试大考

前597年初,天下人听闻晋国的一把手郤缺死了,最兴奋的莫过于早已磨刀霍霍的楚庄王。楚庄王决定乘此良机北上,与晋国再较高下。前601年,赵盾死时,楚庄王就乘虚而入过,但晋国的局势竟然被狡猾的郤缺神奇般的挽回。楚庄王不服,难道晋国的历任中军元帅都如赵盾、郤缺这般能干?

开春后,楚庄王亲自率领楚军主力北上,征讨郑国,发动了这些年来最强烈的一次进攻。仅仅17天,郑国就难以支撑,准备向楚王求和,占卜一看"不吉利"。于是郑襄公决定顽抗,楚军围攻了三个月,攻入郑国。郑国求和,楚庄王接受媾和,并下令楚军退军30里。雄才大略的楚庄王看重的自然不是这个小小的郑国。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

直到6月初,晋国在办完前任中军元帅的丧事、重组六卿后,由荀林父带兵南下,与楚军会猎于郑国。从楚庄王出兵的开春到荀林父南下的六月,晋国人的动作太过缓慢……

折叠 编辑本段 两军对峙

晋军与楚军对峙于黄河,晋楚决战在即,晋军内部却发生了分歧。晋军大部分将佐包括中军元帅荀林父、时任上军佐的郤克在内普遍认为,楚军势头强劲,领导优秀,内部团结。相比之下,晋军则显得不够和睦,国君晋景公没来,正卿荀林父是个刚刚上任的领导,军中缺乏绝对的权威。

另外晋军中还有少部分,如中军佐先谷,以及赵同、赵括(春秋时期的赵括,非纸上谈兵之赵括)两兄弟他们坚持:晋国人要以战为荣,以逃为耻,坚持出兵,与楚军决一死战。考虑到先氏与赵氏两大家族在晋国的崇高地位,荀林父难以抉择。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还是没有结果。中军佐先谷决定不听号令,擅自带着先氏亲兵渡河,荀林父闻讯后大惊,司马韩厥提议全军出动,防止先氏被歼灭。就这样,晋国全军被动应战。

最要命的是晋军中还出现了一个捣蛋集团,他们平时不得宠,这时候巴不得自家军队大败而归。

折叠 编辑本段 邲战惨败

魏锜赵旃以和谈的名义前往楚营。两人前脚走,郤克就立刻提醒大家:这一对平时就愤愤不平的家伙去楚营,估计要去招惹敌人,咱们赶紧准备应敌吧,不然要吃败仗的!先縠反对:认为反正大家也没个统一注意,还准备什么?而郤克的上司士会则深以为然:有备无患,如果他们两个惹火了敌人,敌人掩杀过来,我们大家都可能全军覆没,所以一定要准备好。

这次晋卿内部一团乱,但上军的几个领导间达成了一致。情况紧急,来不及再等待荀元帅下达命令了,士会决定自己的上军单独行动:派大夫巩朔、韩穿在敖山前埋伏了七支伏兵,所以后来晋军战败,只有上军没有什么损失。

后来的事实发展果如郤克所料,赵旃、魏在楚军阵前出丑卖乖,激怒了楚军。楚军向晋军发起了总攻。晋国人还没有做好准备,荀林父下令:先过黄河者有赏!晋军兵败如山倒,晋国人以极为耻辱的方式交出了霸权。

尽管晋军惨败而归,但是士会、郤克的表现很抢眼,这也为他们的未来发展铺平了道路。

折叠 编辑本段 平坦仕途

邲之战之后,晋国君臣如梦方醒。他们开始走上长达30年的复兴之路。

前596年,在邲之战中被记大过的先谷回国后,整日心惊胆战,深恐受到牵连。于是他勾结戎狄,进攻晋国。阴谋失败后,晋景公将其新帐老账一起算,先氏惨遭灭族,退出晋国政坛。郤克顺势提升为上军将。

前594年,中军元帅荀林父消灭潞国,自认为部分弥补了邲之战的罪责,宣布退役。郤克又进一步成为了中军佐,直接辅佐士会执政。

折叠 编辑本段 战后环境

邲之战中,楚庄王一战而定江山,一飞冲天,成为了中原霸主。晋国人不得不铩羽而归,回去作深刻检讨。在之后几年间,晋国人在中原似乎瞬间销声匿迹。相对的,春风得意的楚庄王则饮马黄河,一雪当年城濮之战的耻辱,狠狠的为祖父楚成王出了口恶气。

战后的晋国君臣清除了国内少数不安定分子(如先谷等),进行了深刻的反省、自查。他们决定从内部抓起。晋军的实力本来不弱,甚至可能还要稍强于楚军。例如士会仅仅用一支上军就能狙击楚国的大部队、荀首为找儿子荀罃率领着荀氏(中行氏与智氏)亲兵在楚军阵营里横冲直撞。关键原因还是晋国的内部各家世卿分权过激,国内的法度日渐败坏,行军阵前形不成合力。

在晋国霸业受到最严重削弱时,天下诸侯对晋国人不再像以前那般俯首帖耳了,小国们大多背晋而向楚。楚庄王带兵曾一度包围晋国的铁杆盟友--宋,兵围8个月。宋国向晋国求救,晋国不敢发兵,这个时候的局势对晋国人太不利了。齐、秦等大国皆乘虚蠢蠢欲动。

首先是晋国的宿敌--秦。当"秦晋之好"的蜜月期过后,两国关系就一直僵化,而且愈演愈烈。从崤之战彭衙之战再到令狐之战,总是秦人受气,秦国发现和晋国单挑不是对手,就开始联络楚国。在邲之战后,硝烟未散,前594年6月秦军讨伐晋国,想在晋国的后方捅一刀,打破晋国的战略封锁,令狐文子魏颗不负众望,在辅氏打败秦军,遏制住了敌人的反扑。

接着就是齐国。齐顷公依仗着齐桓公留下来的雄厚国力,称雄于东方,想摆脱晋国的节制。楚国崛起后,齐国与楚国走得很近,大有联楚抗晋之象,齐顷公年轻气盛,屡屡用兵,颇有战功,齐国再次做起了霸业美梦。

折叠 编辑本段 使齐受辱

在整顿了几年内政后,恢复了些许元气与自信,晋楚争霸又再次拉开帷幕。

面对齐国人在东方的蠢蠢欲动,晋景公、士会、郤克忧心忡忡,于是晋国派遣时任中军佐的郤克出使齐国。

结果这次去非但没有取得两国和睦,反而激化了矛盾。

郤克本就略显驼背,走路一偏一拐,在齐国的朝堂上走路的姿势不怎么好看,颇为滑稽。这时候齐顷公的母亲萧同叔子在帷幕之后看见郤克的糗样,"哈哈……"笑出声来。自尊心敏感的郤克被一个妇人嘲笑,怒火中烧。出来后,愤怒地说道:"如果我不报此仇,今生定不过黄河。"于是安排栾京庐在齐国处理一些外交事宜,自己就提前回国了。

《史记》中则更加详细的阐述了当时的情形:郤克在去临淄的路上刚好碰到了同往齐国朝见的鲁国季孙行父、卫国使臣孙良夫。于是三队人结伴而行,浩浩荡荡的来到齐国朝堂,会见齐顷公。幽默的齐顷公一眼看出笑话,回去与母亲说起,于是母亲同意第二天她也来看看笑话,齐顷公开始导演一出恶作剧……第二天,齐顷公安排一个有驼背的侍从领着本就驼背的郤克、一个拐子领着略有瘸腿的季孙行父、一个独眼龙侍从领着瞎了一只眼的孙良夫,出现在朝堂上。齐国朝堂之上,人人大笑不止。三位使臣才察觉到被齐侯恶搞,都愤愤不平,于是他们约好,总有一天咱们有仇一起报。

回到晋国的郤克,实在无法忘记在齐国受到的奇耻大辱,这一阴影始终笼罩在郤克的头上。郤克屡次向晋景公提出讨伐齐国,晋景公预料伐齐时机并不成熟,一直不同意,但自己的使臣,一国的上卿受辱,再怎么说也有损国体,晋景公此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与齐国大干一场。郤克又提出:我带着我们郤氏家族的亲兵,与齐国去做个了断。晋景公也不同意。于是郤克终日闷闷不乐,做事不按常理,完全丧失了先前的那种英明与睿智,甚至领导着他背后强大的郤氏家族制造了一些令晋国人恐怖的内讧。晋国朝堂气氛非常紧张,执政大夫士会更是担忧不已。

折叠 编辑本段 荣登执政

眼睁睁地看着郤克怒气不息,除了报复齐国,根本没想工作了。士会是个看人看事都入木三分的政治家,与郤克共事多年,对郤克的性格、为人、做派自然是了如指掌。士会通过半年的时间整理国家朝务、确立国家法制后,作出一个惊人之举--退役。

这年秋天,士会找来儿子范燮:士燮啊,我听说,人在大喜大怒的时候,行为合乎礼法的少,离经叛道的多。《诗》云: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如祉,乱庶遄已(君子发怒,祸乱止住;君子欢喜,祸乱停止)--君子的喜怒可以制止祸端,但如果不是君子,喜怒往往会制造祸端。当下郤克的愤怒有两种结果,一、发泄在齐国,对晋国有好处;二、发泄在国内,晋国可就遭殃了。我准备告老,让他有机会去攻齐国,使他的愤怒得到发泄,这样也许能挽回晋国的祸乱吧!你跟着各位大夫好好工作吧!

一番父子间的对话,一番对儿子士燮的教诲,范氏完成了新一代交接。晋国也开始新的复霸旅程。郤克如愿成为了晋国的一把手,执政大夫兼中军元帅。

郤克上任后,自然将对齐国的外交视为晋国的第一要务,伐齐必然引起楚国的注意,也就在这段时间,郤克安排自己的侄儿郤至进入外交部,密切注视着楚国的一举一动。

折叠 编辑本段 鞌之战

晋国又与楚国经行了短暂的拉锯,终于熬死了楚庄王,楚国霸业开始动摇,晋国人也加快了行动步伐。

折叠 导火索

⒈齐伐鲁

前589年春,齐倾公亲征,攻击鲁国。顷公的宠臣嬖人卢蒲就魁在攻城的时候被鲁人活捉,顷公求情:不要杀他,如果你们放人,我和你们盟誓,绝不再攻击。守军不买账,杀掉卢蒲就魁并把尸首搭在了城墙上。愤怒的齐倾公亲自擂鼓进攻,三天后,龙失陷,齐军继续南进,到达巢丘。

⒉卫救鲁

四月,同盟的卫国派孙良夫石稷、宁相、向禽四人帅军攻打齐国,在半路上遇见齐军。石稷认为不是对手,建议撤退,但孙良夫坚持作战。结果卫国军队战败。

石稷断后,向军队宣称,我们的援军马上来了!齐军不知真假,也就没有追击。卫军全身而退。

⒊求救于晋

孙良夫到晋国请求援助。鲁国也派臧孙许到晋求援,两人都是通过执政郤克来请求晋景公求助。

折叠 郤克伐齐

前589年,晋景公决定讨伐齐国,打压齐国的嚣张气焰。于是郤克挂帅,携同上军佐士燮、下军栾书及800乘并与狄人构建的步兵参战。六卿将佐出场了一半,晋军这次行动应该也派出了一半的主力。郤克终于有机会可以一雪前耻了。这时晋国军队中发生了件不大不小的事:部队行军中时,郤克听说司马韩厥要处死一名将官,于是急忙前往想救下那个军官,赶到时死刑已经执行了。他转而又命令,把死者尸体在军中示众。从这个小插曲中,我们可以看出元帅郤克的良苦用心,其意在团结军队,鉴于邲之战将佐不和以致惨败的教训,郤克决定亲自出面分担司马韩厥的压力。遗憾的是郤克这一性格却没有在他的后人身上得到传承,这是后话。

晋军迅速跨过太行山向东推进,进入齐国腹地。至六月,与齐军大部队直接对阵于靡笄山

齐顷公终于也不甘示弱了,决定和晋国面对面的碰一次。他首先向晋军元帅郤克下战书:听说你们到我们齐国来观光,我也带着我疲弱的齐军来与你们会一会,就在明天早上咱们谁不来谁是孬种!

郤克一看:正如我意,来就来,早就想打了,自己送上门来,求之不得。

次日清晨,晋军蓄势待发。齐顷公却说:"咱们把晋军灭了再回来吃早饭!"没等军士们准备好,便冲入晋军阵营。

这场仗打得非常激烈,齐晋两军势均力敌。郤克在战斗中不幸被流矢击中,鲜血流得战车上到处都是。而郤克的御戎解张与车右郑丘缓都各自勉励,驾驶着帅车,直冲入齐军阵中。郤克满怀仇恨,仍然坚持作战。晋军本来就很耐苦战(在周代,晋国军队长期与戎狄交手,其作战之勇猛可谓天下闻名,是楚军、秦军所不能及的),将士们一看自己的主帅身先士卒,如此英勇。个个奋勇当先,慷慨冲锋,晋军士气大振。

齐顷公一瞅,大事不妙,拔腿就想开溜。齐军一看主帅都开溜,军心涣散,齐军大败。晋军杀红了眼,强行追击齐军。司马韩厥率领着韩氏亲兵咬住齐顷公的帅车不放。后齐顷公因与车右逢丑父互换位置与服饰才得以侥幸逃脱,返回临淄。

折叠 齐国求和

晋军乘胜追击,攻至马陉(今山东青州益都)。齐顷公终于挺不住了,决定向郤克求和,于是派遣正卿国武子国佐带着各种宝贝前往晋营。

怎奈败军之将本就说话嘴短,主帅还是为政风格强势硬朗的郤克,更何况齐顷公还与郤克的过节太深,于是郤克毫不客气的列出两条苛刻的谈判条件:

第一,要齐顷公的母亲,就是那个曾经嘲笑过郤大元帅的萧同叔子到晋国做人质;

第二,要齐国把境内的垄亩洼埂全改为东西走向--"尽东其亩",方便晋国的战车随时可以方便地开进齐国。

这等丧权辱国的条约,国武子给与了坚决的反驳:

1。萧同叔子是齐侯之母,站在同是侯爵的角度,也就是相当于晋国的国母,这就是大大的不孝了。晋国还怎么号令诸侯称霸天下啊?

2。阡陌的走向要根据实地情况决定,晋国的意图无非是随时侵略齐国,这样的条件不符合古制,完全不把齐国当作一个国家了!这样的条件等于拒绝任何和谈的可能,我们的国君有指示:这样我们必须血战到底!

在座的季孙行父与孙良夫也认为这样对齐国太过苛刻,对郤克好言相劝。郤克一琢磨:好吧!自己大仇已报,没必要把齐晋两国最后一点媾和的可能性抹杀掉。于是受了国佐的彩礼,大家在齐国的爰娄(今山东临淄)结盟,齐国归还鲁国土地,郤克下令班师回朝。

齐顷公亲到晋国与晋国君臣会面,齐顷公还是一副孩子脾气,竟要尊晋景公为王,春秋时代诸侯称王还是过于胆大了。晋景公虽不同意,但其虚荣心着实得到了满足。齐晋两国携手,共同维护北方治安。此后20年间,齐国都没有再与晋国叫板。

折叠 编辑本段 平衡诸卿

郤克执政是晋楚争霸的分水岭,他很乐意也很善于团结下属,这也就是晋国为何能在楚庄王死后不到3年就能够迅速逆转晋楚格局。尽管士会等人都说郤克风格强硬,尽管苗贲皇等人一致认为郤克无礼,但就是这样一位"强硬""无礼"的执政官掀开了晋楚争霸的新篇章。

郤氏在晋国是非常显赫的世卿,其地位不在赵氏之下。自郤豹立郤氏以来,郤芮郤缺、郤克连续三代都担任晋国执政大夫,四世八卿,可见一斑;郤克也袭承了列位先辈的优良基因,多谋果断,办事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郤氏由于传统,与赵氏、先氏交往密切,相对的与荀氏(中行氏与智氏)、范氏就只能算是正常的同僚关系,至少在郤缺辞世,郤克继立的那一刻是如此。郤克在邲之战时,作为郤缺的嗣卿,资历浅,功勋少,却能够身居上军佐一职,超越赵朔栾书,一方面自然是圆滑的郤缺做人的成功。

然而邲之战后,晋国的世卿们不由自主的掀起一次巨大的变革。邲之战的战败究其原因,是晋国诸卿的内讧,利益分配不均。随着赵盾、郤缺的相继死去,昔日以赵氏为首;郤、先为辅的内阁渐渐褪色,荀氏、范氏缓缓抬头,尤其是荀林父及之后士会的执政,更加速着这一进程,新老贵族将对晋国的资源进行新一轮的瓜分。自然就促成了邲之战时,主和与主战两派互不相让的尴尬。作为昔日赵氏内阁的后起之秀,郤克与赵朔可谓有着真知灼见,他们俩已经预测到矛盾乃至家族危机的逼近,积极向当权派靠拢。

邲之战后,先谷被杀,先氏被灭族也给郤氏与赵氏敲响了警钟。赵、郤两家正面临着家族命运的抉择。郤克正是因为风格强硬令整个郤氏家族如铁板一块,而赵朔手段过软使赵家分崩离析

士会告老后,郤克担任执政,赵朔也顺势跃居中军佐,二人携手执掌晋国朝纲,似乎一切阴霾都成为了过去。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士会告老的同年,赵朔撒手人寰,儿子赵武还在喝娘奶,赵家完全由赵同赵括代理。郤克照顾世交还是强行将赵同拉入六卿,作为羽翼。

前588年,晋景公鞌之战后兴致高亢,与郤克等人谋划着扩大晋国的军队编制,扩三军六卿而六军十二卿(周代天子有六军):一方面是晋景公好大喜功,另一方面则是晋国在战胜齐国后,诸侯归附,世卿们再次瓜分财产而势力膨胀。时十二卿将佐如下:

中军将

郤克

中军佐

荀首

新中军将

韩厥

新中军佐

赵括

上军将

荀庚

上军佐

士燮

新上军将

士朔

新上军佐

韩穿

下军将

栾书

军佐

赵同

新下军将

荀骓

新下军佐

赵旃

从以上看最显赫的是荀氏与赵氏。荀氏三家:中行氏荀庚、智氏的荀首、荀氏大宗的荀骓都担任卿士;赵朔死后,赵同担任下军佐,在郤克的协助下,赵括与赵旃也位列卿大夫,范氏与韩氏的权势也得到了扩张:范氏的士燮与巩氏的士朔;韩氏的韩厥与韩穿。

郤氏,只有郤克一个人高高在上。这是郤氏的落寞吗?当然不是!郤克敢于用郤氏一家的军队去向齐国挑战;死前,可以力排众议将下军栾书一口气提拔为中军元帅;郤克死后十年,晋国朝堂上出现了权倾朝野三郤……这就是郤元帅的用心良苦了。为了平衡世卿之间的矛盾,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为维护整个晋国的利益与长治久安,如果身为国家执政的郤克要想通过职务之便为自家牟利,应该不算难事。

在郤克执政时,鲁成公在季孙行父的陪同下前往晋国朝贺,结果晋景公行为不端,鲁成公一气之下,想倒向楚国。季孙行父劝解道:"晋景公虽然不是很贤明,但是现在的晋国诸卿和睦,上下一心,诸侯正欲归附,您又何必在意这些呢?"在我们的印象中,晋国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诸卿内讧,卿族的斗争一直左右着晋国的国运。"诸卿和睦"--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

折叠 编辑本段 楚霸危机

楚庄王死了,把家业国基留给了十岁大的儿子熊审,是为楚共王令尹子反辅佐。不久子反下台,子重继之为令尹。鞌之战这一年,楚国闻齐军战败之讯,令尹子重东折腾西折腾出兵时已经是入冬。不久听闻晋国与齐军结盟,楚国联齐攻晋的策略彻底宣告破产。

为挽回部分失利,楚令尹子重发动阳桥战役,威胁中原诸侯,后又与其侄楚共王在鲁国的蜀城与秦、齐、郑、宋、鲁、卫、许、许、蔡等国的代表结盟。这次结盟看似规模宏大,但是《左传》对楚国此举不屑一顾,甚至蔑称之"匮盟",效果一般。

这个结盟的确没有想象中有那么大影响力,中原诸侯渐偏向于晋国已是不争的事实。楚国经过蜀之盟,得到了霸主的"荣誉"。但是自此之后,楚国每一次会盟诸侯,声势越来越小。这是楚国霸业衰落的重要标志,是庄王时代的终结,楚国强盛的最后回光返照。

楚庄王的死致使楚国的霸业受到动摇,但齐国的战败却是晋楚争霸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鞌之战貌似与楚国无关,但是晋国经过几年的修生养息,巩固统治,逐渐与楚国持平。楚共王(庄王子)年幼,国内无主心骨,而晋国已经悄然凌驾于楚国之上。

自鞌之战后的前588年,郤克又带兵剿灭戎狄部落啬咎如,进一步稳固了后方。晋楚双方的平衡已经发生了极为微妙的转变。

折叠 编辑本段 总结

前587年,一代跛子元帅郤克逝世了,谥号曰"献",故史称其"郤献子"。其嫡子郤锜继任为郤氏大宗的宗主,留下郤氏雄厚的家底。临终前,安排年轻而又有雄才的下军栾书为下一任中军元帅,晋国由此进入长达13年的栾书执政时代。

终其一生来看,郤克颇有才能,且军事、政治、外交都能胜任,继其父之后执政晋国,志在匡扶晋国衰败的霸权,并终身为之奋斗不已,可谓身残志壮。其文治武功为晋国的复霸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郤克执政,为晋楚争霸开启了新的篇章。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