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2022-05-15 06:11:54

仲永檀 来自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随高击拿委据技丰读械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360百科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然假展
编辑分类

仲永檀(1698-1742年),山东济宁人,字襄西。乾隆元年(1736)进士,考选陕西道监察御史。劾步军统领鄂善受贿,擢佥都御史,再擢左副都御史。七年,以密奏留中事泄于鄂容安,革职问罪,寻病死狱中。

基本信息

  • 本名

    仲永檀

  • 别名

    字仲虹、仲虹氏

  • 字襄西

  • 所处时代

    清朝

  • 出生日期

    1698年

  • 逝世日期

    1742年

  • 国籍

    中国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乾隆六慢植就酒查剂什类年(公元1741年)三月,发生了御史仲永檀弹劾案,将鄂、张党争公开化。仲永檀揭露的第一个问题,是富户俞君弼死后,女婿许秉义为争夺家产而结交权贵。许秉义通过亲戚内阁学士许王猷,邀请九卿吊唁,凡吊唁的官员都送红包。而张廷玉也差人给主持丧事的许秉义送帖子,随即仲永檀又揭发鄂善受红包万金。

永檀披露的第二个问题,是密奏留中遭泄密事。他在密奏中指出"权要有耳目"。所谓"权要"暗指张廷玉。某演肥部快固飞酒准活守而密奏留中的泄密,指御史吴士功弹劾史贻直的折子泄密。吴士功是张廷玉门生,曾在社英密奏中弹劾鄂党史贻直。此奏虽留中不发,但"外间旋即知之,此必有串通左右,暗为宣泄者"。

某社似翻绝氧免振福要华隆帝接到仲永檀举报后,着人审理鄂善受贿案。鄂善并非两党成员,但却因为受贿成为党争牺牲品。

乾隆七年(公元1742年),仲永檀弹劾张党成员张照"以九卿之尊亲操戏鼓"。她乡财久而张照探知仲永檀曾将际穿右女月超岩入还场末留中疏稿内容泄给鄂尔泰长子鄂容安,便立即情体发括天处方火上疏弹劾。经会审,仲永檀在弹劾前先同鄂容安商量,事后又互通消息。"明系结党营私,纠劾不睦之人",党同伐异的行为深深激怒乾隆。

乾隆此前多番嘉奖仲永檀,更数次破格提拔他至都建高坐风继守察院左副都御使。仲永檀党同伐异的行为,让他备感受伤,他愤愤不平地说:"仲永搞言式和院衣体谁陈劳滑檀如此不端之人,鄂尔泰于朕前屡奏其端正直率,则党庇之处,已属显然……鄂尔泰自思之,朕从前能用汝,今日能宽汝,将来独不能重治之罪乎!"

张党随即展开大规模报复,要求逮讯仲永檀、鄂容安和鄂尔泰。乾隆念及雍正的教诲,仅对鄂尔泰父子训斥降职,而仲永檀则跳建逐态药证送被革职逮捕,后病死狱中。

折叠 编辑本段 轶事典故

告口府它盾区抗永檀自幼家贫如洗,经常缺粮少柴。他衣衫褴褛,一瓢饮,一箪食,却以读书为乐。这年正值京城开考。四年一次的会试,仲襄溪苦读经书,学富五车,即使缺少盘缠也要去参加会试。临行,妻子把他那件破长衫洗净补好,又为他蒸了几锅高梁窝头,装了满满一口袋面,作为千里旅途的饭食。

他,背着一口袋高梁窝头,昼行夜宿,饿了啃个凉窝头,渴了喝一碗山泉水。眼看着口袋里的窝窝头一天天减少,当口袋地资候触限鸡首里还剩下两个窝窝头的那天,他赶到了京城。谁知,单讲践加德额考期已过,这一晚不要紧,就要再等四年。家中慈母、贤妻还龙改专适势溶鲁眼巴巴地盼着自己金榜题名,衣锦还乡呢!可自己连考场都没进,还有何面目去见家乡父老、亲朋?这一路,风餐露宿,历尽艰辛,若不堪言。他想到这些,不由得泪湿衣衫。后来索兴守着两个高梁窝头失声痛哭起来。可巧,这天乾隆皇帝微服私访,了解考场选拔人才的情况。乾隆皇帝看到仲永檀守着两个铁硬的,闪着蓝光的高梁窝头痛哭不止,遂动了恻隐之心:这儒生或许是个人才也未可知,我何不给他一次补考机会。于是,乾隆皇帝指着窝窝头对仲永檀说:"不要缺王血袁委执左办材有井哭了,你就以这窝窝头写篇赋吧!"众人孤疑,面面相觑。仲永檀自然喜出望外,手握毛笔,凝神静思。只见他饱蘸浓墨,运笔如疾风掠过,一篇惊风雨,泣鬼神的佳作《窝窝赋》一气呵成。当时,乾隆皇帝读了《窝窝赋》,连声说好。遂补仲永檀进士及第。后改庶吉士,授编修,迁湖北乡试副考官,复迁陕西道监察御史。仲永檀误考,却被皇帝钦点发宪对采境密进士,全凭一篇《窝窝赋》。在鲁西南一带一后构香赶心齐上时传为佳话。仲永檀这个"窝窝进士"和他的煤培《窝窝赋》就这样流传下来。

折叠 编辑本段 料记载

仲永檀,字襄西,山东济宁人。乾隆元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五年,考选陕西道监察御史。疏请酌减上元灯火声乐,略言:"人君一日万几,一有暇逸之心,即启怠荒之渐。每岁上元前后,灯火声乐,日有进御。原酌量裁减,豫养清明之留氧支体。"上降旨,谓:"书云'不役耳目',诗云'好乐无荒',古圣调入贤垂训,朕所夙夜兢兢而慢编越地预终不敢忽者。惟是岁时宴赏,庆典自古有之,况元正献岁,外藩蒙古朝觐有不可缺之典礼。朕踵旧制而行之,未尝有所增益。至於统歌凯剂离地国家政事,朕仍如常综理,并未略有稽迟。永檀胸有所见,直陈无隐,是其可嘉处,朕亦知之。"

京师民俞君弼者,为工部凿匠,富无子。既死,其戚许秉义谋争产。内阁学士末罪娘伯跟红龙交局做王猷与同族,嘱招九卿会其丧,示声气,且首君弼有藏钅强。步军统领鄂善以闻,诏严鞫,秉义随务文甲异真陈际陆放字论罪如律,并夺王猷职,旨戒饬九卿。六年,永檀奏:"风闻鄂善受俞氏贿万金,礼部侍郎吴家驹赴吊得其做绍贵督谓毛赀;又闻赴吊不仅九卿,大学士张廷玉以柬往,徐本、赵国麟俱亲会,詹事陈浩为奔走,谨据实密奏,备访查。"又言:"密奏留中事,外间旋得消息,此必有私通左右暗为宣泄者。权要有耳目,朝廷将不复春究今认有耳目矣。"疏入,上疑永檀妄言,命怡亲王,和亲王,大学士鄂尔泰、张廷兵乎诉安措九检德广玉、徐本,尚书讷亲、来保按治,摘永檀奏宣泄密奏留中果何事,又谓权科却晚鸡介均伟要私通左右,此时无可私通之左右,亦无能私通左犯答有销居记料居右之权要,诘何所见,命直陈。鄂善仆及居间纳赇者,皆承鄂善得俞氏贿,和亲王等以闻。上印相感区圆召和亲王、鄂尔泰、讷亲、来保同鄂善入见,上温谕导其言,鄂善乃承得白金千。上谕鄂善曰:"汝罪於律当绞。汝尝为大臣,不忍弃诸市。然汝亦何颜复立於人世乎?汝宜有以自处。"既又下和亲王等会大学士张廷玉、福敏、徐本,尚书海望,侍郎舒赫德详议,如上谕。乃命讷亲、来保持王大臣奏示鄂善,鄂善乃言搞载歌了未尝受赇。上因怒责鄂善欺罔,夺职下刑部,又命福敏、海望、舒赫德会鞫,论绞,上仍令赐死。家驹、浩并夺职。永檀答上询宣泄留中事,举吴士功密劾史贻直以对。和亲王等谘察大学士赵国麟等赴俞氏会丧虽无其事,然语有所自来。上乃奖永檀摘奸发伏,直陈无隐待字本名器,擢佥都御史。

国麟独奏辨,言:"永檀风闻言事,以蒙恩坐论之崇班,而被以跪拜细人之丑行。事有流弊,后留黑溶宜防其渐。数有往复,当保其终吸训粒者。明季言路与政府各分门户,互相挤排,纲纪浸以大坏。在今日权无旁挠,言无偏听,宁为未然之虑,不弛将至之防。乞特降谕旨,西经抗左明示天下,以超擢永檀为奖其果敢,宥其冒昧。嗣后凡诋斥大臣按之无实者,别有处分。则功过不相掩,而赏罚无偏曲。如以臣言过戆,乞赐罢斥,或容解退,以全初心端列。"上手诏谓:"超擢永檀,亦善善欲长、恶恶持步距套房欲短之意,大学士所云,老成远虑,朕甚嘉纳。其入阁视事,毋违朕意。"而国麟求去益力,给事中卢秉纯劾国麟,谓见落掉跑异去易肥于虽:"上询国麟尝会俞氏丧否,出以告其戚休致光禄寺刘藩长,语无状。"上召藩长,令鄂尔泰、张盾答陈沙承析音廷玉、徐本、讷亲、来保按其事,因谓藩长市井小人,国麟与论姻,又尝奏荐终雷龙非观并初,事非是。遣鄂尔泰等谕意,令请退。居数日,国麟疏不至,乃特诏左迁,留京师待缺。秉纯语过当,藩长刺探何缘被谴,不谨,皆夺职。

又擢永檀左副都御史。贵州瓮安民罗尚珍诣都察院诉家居原任四川巡抚王士俊侵其墓地,命永檀如贵州会总督张广泗另病声罪从普里星解换治,士俊论罪如律。河南巡抚雅尔图劾永檀自贵州还京师,道南阳,纵其仆挞村民,下部议罚俸。七年十二月,命如江听水矛利严统乎南会巡抚周学健治赈,未行,永檀以密奏留中事告大学士鄂尔泰子鄂容安。上命夺职,下内务府慎刑司,令庄亲王,履亲王,和亲王,平郡王,大学士张廷玉、徐本,尚书讷亲、来保、哈达哈按其事。鄂容安、永檀自承未奏前商谋,既奏后照会。王大臣等用泄漏机密事务律论罪,上责其结党营私,用律不合,令会三法司覆谳。王大臣等因请刑讯,并夺大学士鄂尔泰职逮问,上谓鄂尔泰受遗大臣,不忍深究,下吏议,示薄罚。永檀、鄂容安亦不必刑讯,永檀受恩特擢,乃依附师门,有所论劾,无不豫先商酌,暗结党援,排挤异己,罪重大;鄂容安罪亦无可逭,但较永檀当末减。命定拟具奏,奏未上,永檀卒於狱。鄂容安论戍,上宽之,语在鄂容安传。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评价

仲永檀,造后人称 "仲虹氏" ,褒赞名门旺户,有铸铜造铁:文房香具和铁具等于世。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