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5 11:57:55

郭琇 - 康熙年间著名清官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郭琇(1638-1715),字瑞甫,号华野,青州即墨县郭家巷(今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人。 清朝康熙年间清官。

康熙九年,考中进士,累授吴江县令。处事精干,善断疑案,实行"版串法","治行为江南第一"。得到江宁巡抚汤斌举荐,升任江南道御史。康熙二十七年,献上《参河臣疏》,弹劾河道总督靳辅、户部尚书佛伦,升任左佥都御史。弹劾宰相明珠及大学士余国柱等,升任左都御史。弹劾少詹事高士奇结党营私罪,因事回乡,起为湖广总督,年老辞职。康熙五十四年,病故于即墨。

为国为民,廉洁清正,勤勉干练,善断疑案,人称"铁面御史",以三次弹劾而名动天下,留名史册,抨击了贪官污吏的腐败以及结党营私的不正之风,对"康乾盛世"功不可没 。

基本信息

  • 本名

    郭琇

  • 瑞甫

  • 华野

  • 所处时代

    明末清初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山东即墨郭家巷

  • 出生日期

    1638年

  • 逝世日期

    1715年

  • 主要作品

    《参河臣疏》

  • 官职

    都察院左都御史、吏部侍郎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生平

明崇祯十一年(1638),郭琇出生于即墨郭家巷路北旧宅,兄弟四人,排行老二。

传说郭琇出生那天,正赶上六月天即墨发大水。即墨县令和参将巡查汛情的时候,突然天空乌云密布,大雨倾盆,两位官员只好在郭家巷郭琇门楼下暂避。

这时,忽然从产房传出初生婴儿的大哭声,孩子出生后大雨渐渐停下来,郭琇奶奶喜滋滋跑出来,县官就问道:"老人家给您道喜了,添了个男孩还是女孩?""生了个骑马的,小男孩。哎,早不生晚不生,偏偏大雨来临出生。"老人嗔怪道。

"这孩子将来福气挺大呀,出生时候一文一武两个七品官为他护门,将来一定不低于七品官。"县官随口赞道。

"哎呦,别说七品,有一品也好啊!"听到赞扬,他奶奶激动地说。农村妇女以谦虚为荣,郭琇奶奶以为品越少官级越小。"口气还不小呢!"县官一听这话应道。这虽然是流传即墨的一个笑话,而郭琇官至一品,却是写进历史的事实。

郭琇自幼天资聪颖,好学上进,三十一岁中秀才,三十二岁中举人,三十三岁考中进士,可说是春风得意。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故事

折叠 参河臣疏

康熙二十七年(1688)正月二十二日,郭琇第一次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向朝廷上了《参河臣疏》,陈述河道总督靳辅在户部尚书佛伦支持下治河措施不当,致使江南地区困于水患,百姓怨声载道。由此,靳辅被罢官,佛伦被降职,郭琇升任佥都御史。

折叠 特殊礼单

接着,郭琇又冒着丢官丧命的风险上《纠大臣疏》,弹劾"势焰熏灼,辉赫万里"的英武殿大学士明珠及余国柱等,揭发他们结党营私,排陷异己,贪污收贿等罪行,而真正目的,则是气焰冲天的明珠一党,因为这一疏,他一参成名。明珠是满洲正黄旗人,平吴三桂作乱时立有大功,对康熙忠心效力,成为康熙身边的红人,官封武英殿大学士。权大势重的明珠凭借康熙信任结党营私,坑害异己,独揽朝政,唯我是从。一时间朝野内外,宫廷上下,溜须拍马,纳贿送礼,正直之臣避而远之,奸佞小人升迁跋扈。

康熙二十七年(1688),明珠五十三岁大寿,明府热闹非凡,明灯高悬,彩门层层。丫头、小吏来往如流,达官贵人鱼贯而入,传呼声不绝于耳。

酒席上山珍海味摆满,拍马屁的人一个接一个进来贺寿上礼。明珠身穿一品官服端坐中堂,满面红光,接受一批一批的官宦参拜,听到大官来到,他才睁开眼,点一下头。这正是明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真实写照,也正是康熙默认郭琇弹劾他的原因。

就在天近正中午时,门上传呼:"新调京城任左都御史郭琇,郭大人到!"明珠听后心中一奇:人都说郭琇耿直敢言,刚正不阿,今天也知道来进见我明珠……正想问,郭琇已进中堂。先拜了寿,递上红纸包一个。明珠认为是礼单无疑了,叫下人收存。

出于礼节,明珠亲上郭琇一杯酒,郭琇接酒在手,一饮而尽,回身便去,旁如无人,直出大门而去。明珠见状心里泛疑,忙叫人将郭琇的"礼单"呈上来看,一看吓了一惊。顿时脸色铁青,汗流如雨,正惊慌之时,忽听门上传:"圣旨到!"这一声喊不要紧,就见明珠手里那张郭琇的"礼单"飘落地上,明珠两手下垂,白眼珠一翻没气了。家人们七手八脚的扶起他跪接圣旨,一场寿筵立时散伙。

原来郭琇进京后,立即将明珠的所作所为,列了十一大罪状,奏疏康熙皇帝,然后又将副本用红纸包好,直奔明府,明珠看的正是郭琇奏疏他的副本。

康熙对明珠的猖狂也早已觉察,今见郭琇奏疏有证有据,深感不除明珠危及皇权,就下旨罢了明珠、弗伦、余国柱的官,权倾一时的明珠集团就这样倒台了。

折叠 骨鲠大臣

高士奇是浙江钱塘人举人出身,好学能文,书法又好,被康熙皇帝破格收进南书房(皇帝学习的地方),重用他书写密谕,讲章、论文,后官封小儋事。康熙曾说过:"得士奇,始知学问门径"。把高士奇已当作良师益友,常常赏赐金银物品,并经常让他陪吃饭。

高由此日益骄横,与左都御史王洪绪等人结成死党,内外呼应,招摇撞骗,一时间求情办事的人堵住门庭,整日车马盈门宾客不绝,谁不依附于他就遭朝野抨击。满朝大员对高士奇畏之如虎,为了免于灾祸便送礼不断,就是无事相求也需出"平安钱"。

康熙二十八年(1689),这一天康熙办完朝政,心情颇佳,回到南书房,即传旨请士奇。康熙是个博古通今的君主,对诗文字画无所不通,每问及士奇,士奇便对答如流,深得皇上欢心。

君臣二人越说越高兴,不知不觉已到中午,康熙话兴正浓,不放士奇回去,赐士奇南书房伴膳,吃饭时皇上问士奇道:"朕待你如何?"士奇忙道:"回皇上的话,皇恩浩荡,奴才当以肝脑涂地相报。"康熙更加高兴说:"爱卿勿忘今日之誓言。"

正说着忽听太监传呼:"都御史郭琇进见!"康熙本人不愿吃饭的时候召见别人,因郭琇是出了名的谏官,便破格召见。郭琇进了南书房,便从袖中拿出奏折,太监接过奏折呈给皇上,康熙一看,上面写道:"臣都御史郭琇,查权臣高士奇……"

这时高士奇在一旁不自觉的伸过头来,想看一看奏折的内容,康熙将左手一抬,示意高士奇勿看。然后对郭琇说:"郭卿所言极是,朕当认真处之。"郭琇忙谢了皇上,退出了南书房。高哪里知道,郭琇的奏折就是列举他的四条大罪,有证有据,罪难宽容。

康熙心里有了数了。待高士奇用完最后一顿御膳,便将奏折递给高士其道:"高卿,你看这案子该如何办理?"高接过奏折一看,忙伏地连连磕头说:"请皇上饶命,臣知罪了。"瞬时头皮磕破,血染方砖。康熙看在曾为其师的份上道:"将冠带留下,回家务农去吧。"高士奇连忙谢了皇上,爬出了南书房。王洪绪等人也皆都丢官卸任,革职查办。朝野上下为之一快,郭琇即被群僚颂为"骨鲠之臣"。

折叠 郭琇几次弹劾的争议

郭琇上疏劾靳辅治河多年,听命陈潢,一会儿议筑堤,一会儿议挑浚,浪费银钱数百万,没有终止之期。又指责他一会儿题河道,一会儿题河厅,以朝廷爵位为私恩,从未收到用人得当之效。还说他夺取民田,妄称屯垦,取米麦越境贩卖,特别是违背皇帝的旨意,阻挠开浚下河。疏中对陈潢抨击尤为激烈,斥之为"一介小人,冒滥名器",提请严厉处分。给事中刘楷也上疏劾靳辅用人不当,河工道厅之中杂职人员一百多人,而治河无成,每年只听报告冲决而已。御史陆祖修也劾靳辅"积恶已盈",用舜殛禹做比喻,暗示应当杀了靳辅。靳辅不服气,上疏为自己辩护。疏中说,他受命治河之日,正是两河极坏之时,而他昼夜奔驰,先堵高家堰,淮水方出清口;旋堵清水潭;挑挖运河,改移运口,迄今永远深通。其向来行运之骆马湖,淤浅不能行舟,他创开皂河,漕艘无阻。至于浚筑经费,原遣大臣估计六百万两,而他苦心节省,一切所用不及原来估计的一半。靳辅列举这些成功之后,对攻击他的人如郭琇、于成龙、慕天颜、孙在丰等,一一进行了驳斥,揭露他们阴谋陷害。如郭琇与于成龙久结兄弟,郭琇与孙在丰又是庚戌科同年,陆祖修是慕天颜的门生,刘楷、陆祖修也是己未科同年。最为彻底的是靳辅揭露出他之所以遭到猛烈攻击,原因在于那些人的田地在下河流域,他们都是当地的豪强地主,清丈隐占触犯了他们的利益,所以这些人"仇谤沸腾"。

而综观康熙朝治黄过程,并结合靳辅的《治河奏绩书》和赵尔巽的《清史稿-河渠一》来看,靳辅治理后的黄河危害明显减小,大约50年没有发生大的危害。靳辅和陈潢其实是相当有能力的大臣,同时个人节操也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其道德有问题。靳辅被弹劾去职后,继任者的行为对治黄工程实际是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的,康熙后来的行为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他对撤消靳辅职位的后悔。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评价

郭琇这紧锣密鼓的三大疏,顿时引起"群党侧目,百端交构","天子为之改容,举朝为之失色","直臣之风,震霆一鸣,佥壬解体",因此时人赠其雅号为"郭三本"。从政权建设上看,郭琇这三大疏,特别是后二疏,有力地抨击了贪官污吏的腐败以及结党营私的不正之风,对"康乾盛世"功不可没

就在举国上下沸沸扬扬流传郭琇的功德之时,郭琇的政敌们却并没有因此而罢手,尤其是那些被郭参倒的权贵们剑拔弩张伺机反扑。 郭琇因三大疏起家,又因三大疏招祸,余生难以平静。《清史稿》这样评价郭琇:"琇则横被诬陷,废置十年,始获申雪。得君如圣祖,犹不克善全,直道难行,不其然哉?" --《清史稿·列传五十七·郭琇》

折叠 编辑本段 《清史稿》记载

郭琇,字华野,山东即墨人。康熙九年进士。十八年,授江南吴江知县。材力强干,善断疑狱。徵赋行版串法,胥吏不能为奸。居官七年,治行为江南最。二十五年,巡抚汤斌荐琇居心恬淡,莅事精锐,请迁擢。部议以琇徵赋未如额,寝其奏,圣祖特许之 ,行取,授江南道御史。时河督靳辅请停浚下河,筑高家堰重堤,清丈堤外田亩以为屯田,谓可增岁收百馀万。巡抚于成龙议不合,上令尚书佛伦往勘,主辅议。下九卿核奏,尚书张玉书、左都御史徐乾学力言屯田扰民。二十七年,琇疏劾辅治河无功,偏听幕客陈潢阻浚下河。上御乾清门,召诸大臣,下琇疏,令会同察议。寻辅入觐,复召诸大臣与议。琇申言屯田害民,辅坐罢,而擢琇佥都御史。

大学士明珠柄政,与余国柱比,颇营贿赂,权倾一时,久之为上所觉。琇疏劾明珠与国柱结党行私,详列诸罪状,并及佛伦、傅拉塔与辅等交通状,於是明珠等降黜有差。琇直声震天下。迁太常寺卿,再迁内阁学士。二十八年,复迁吏部侍郎,充经筵讲官,擢左都御史。疏劾少詹事高士奇与原任左都御史王鸿绪植党为奸,给事中何楷、修撰陈元龙、编修王顼龄依附坏法,士奇等并休致回籍。

未几,御史张星法劾山东巡抚钱鎯贪黩,鎯奏辨,因及琇尝致书嘱荐即墨知县高上达等,却之,遂挟嫌使星法诬劾,下法司讯。狱未具,琇疏言:"左都御史马齐於会讯时多方锻炼,必欲实以指使诬劾罪。"诏责琇疑揣。寻法司奏琇请讬事实,当夺官。上以琇平日鲠直敢言,改降五级调用。二十九年,吏部推琇通政司参议,上命改令予琇休致。江宁巡抚洪之杰以吴江县亏漕项,事涉琇,牒山东追琇赴质。时佛伦为山东巡抚,因劾琇违例逗留希进用,请夺官逮治;又劾琇世父郭尔印乃明季御史黄宗昌家奴,琇父郭景昌原名尔标,尝入贼党伏法,琇私改父名请诰封,应追夺。部议如所请,逮赴江宁勘治。坐侵收运船饭米二千三百馀石,事发弥补,议遣戍,诏宽之。

三十八年,上南巡,琇迎驾德州。既还京师,谕大学士阿兰泰等曰:"原任左都御史郭琇,前为吴江令,居官甚善,百姓感颂至今。其人有胆量,可授湖广总督,令驰驿赴任。"琇上官,疏言:"黄州、武昌二府兵米二万七千有奇,运给荆州、郧阳汛地,悬隔千里,挽输费不赀,请改折色。江夏等十三州县有故明藩产,田瘠赋重,数倍民粮,请一律减徵。江夏、嘉鱼、汉阳三县濒江地,水啮土陊,有赋无田者三百馀顷,请豁免。"皆允行。

三十九年,入觐,因奏言:"臣父景昌,即墨县诸生,有册可稽。邑匪郭尔标本无妻室,安得有子?不知佛伦何所据,诬臣并及臣父。"时佛伦为大学士,上诘之,以舛错对,命仍予诰轴。琇陛辞,奏请清丈地亩,并言湖南地广人稀,恐清丈后赋当差减。上问:"当减几何?"琇言:"当减十分之三。"上曰:"果益民,虽倍於此,亦不惜也!"寻条陈三事:一,严定筑堤处分;一,停造无用粮船;一,通融调补苗疆官吏。又疏禁徵赋诸弊政。上嘉其实心除弊,并允行。时红苗就抚,琇陈善后之策,请颁诏敕,令勒石永遵。

四十年,以病乞休,上曰:"琇病甚,思一人代之不可得,能如琇者有几人耶?"给事中马士芳劾湖广布政使任风厚久病,巡抚年遐龄徇庇不以闻。遐龄奏风厚实无病。风厚入觐,上见其未衰,因曰:"任风厚若不堪任使,郭琇岂肯徇庇耶?"未几,琇以病剧再疏求罢,仍慰留。黄梅知县李锦催科不力,琇委员摘印。锦得民心,民闭城拒之,乞留锦。御史左必蕃劾琇,部议当夺官,上以清丈未毕,缓之。

四十一年,镇筸诸生李定等叩阍奏红苗杀掠,总督、巡抚匿不以闻;而给事中宋骏业亦劾琇向骛虚声,近益衰废,持禄养痈。乃命侍郎傅继祖、甘国枢,浙江巡抚赵申乔往按。会琇报清丈毕,乞罢任。上责其清丈稽延,与前奏不合,行不顾言;并及匿报红苗杀掠与黄梅拒命事。琇自陈老病失察,请治罪。初红苗犯镇筸,游击沈长禄往剿,至大梅山,守备许邦垣、千总孙清俱陷贼,长禄私赎之归,讳不报;而副将朱绂报苗已就抚,琇据以入告。继祖等勘得状,琇与提督林本植并夺官。五十四年,卒。寻祀乡贤,并祀吴江名宦。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