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28 17:27:55

崔希逸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崔希逸(?-738年),唐朝名将。开元九年(721年)任万年县尉,监察御史宇文融奏为劝农判官,迁监察御史。曾任吏部郎中。

基本信息

  • 本名

    崔希逸

  • 所处时代

    唐朝

  • 逝世日期

    738年

  • 性别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开元二十二年(734年)自郑州刺史改任江淮河南转运副使,岁运百八十万石。

开元二十四年(736年)秋,以右散骑常侍知河西节度使。

开元二十五年(737年),袭吐蕃,破之于青海西,玄宗命右拾遗王维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出塞宣慰,作《使至塞上》一诗,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开元二十六年(738年)三月,吐蕃寇河西,节度使崔希逸击破之。二十六年丙申,改河南尹,"自念失信于吐蕃,内怀愧恨,未几而卒"。

事迹见《唐刺史考》卷四九,《太平广记》卷第三百八十亦有传。

折叠 编辑本段 轶事典故

崔希逸,唐玄宗开元年间名臣名将,一生政绩卓著,在唐王朝对吐蕃的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官至凉州都督、河西节度使,执掌一方兵权。但是,在两《唐书》中都没有为其立传,这是一件很蹊跷的事情。

其一,崔氏在隋唐时期是很有影响的名门望族,有唐一代,崔姓之人在政治生活中发挥着很大的作用。《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中记载:"崔氏定著十房:一曰郑州,二曰鄢陵,三曰南祖,四曰清河大房,五曰清河小房,六曰清河青州房,七曰博陵安平房,八曰博陵大房,九曰博陵第二房,十曰博陵第三房。宰相二十三人。" 但是,查阅所有能见到的各种史书、家谱以及姓氏录,都未发现对崔希逸家世的任何记载。按照常理来说,有官至如此高品(凉州都督为从二品官)的族人,谱牒应该是记著其人的。但是根据现有资料来看,任何史料都没有相关记载,崔希逸的家世仍然是一个有待考证的疑问。

其二,河西节度使使所凉州,位于河西走廊上的咽喉部位,是唐代中原地区与西域各国联系和交往的必经之路,也是切断唐王朝两大边患--吐蕃和突厥联系的最重要的闸门。"节度使"的职官名号也肇始于河西。 唐代中央政府对河西节度使(惯例皆兼任凉州都督)的选任是非常慎重的,出任此职的一般都是一代名将。检《唐方镇年表》,有史可载的河西节度使共二十六人,其中两《唐书》有传者十六人,除遥领其职的李林甫外,其余皆为骁勇善战之人。

根据以上所述,史料中事迹并不少的崔希逸在两《唐书》中无传,确实是一件很值得探究的事情,我们也只能从各种史书零碎的记载中去探究崔希逸其人其事了。

史书中崔希逸出现的最早年代在唐玄宗开元九年,他是作为当时的名士第一次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旧唐书 李憕传》载:

(开元)九年,(张说)入为相,(李)憕又为长安尉。属宇文融为御史,括田户,奏知名之士崔希逸、咸廙业、宇文顺、于孺卿、李宙及为判官,摄监察御史,分路检察,以课并迁监察御史。

《唐会要》中也有载:

开元九年正月,监察御史宇文融奏万年县尉崔希逸充劝农判官。

从这些史料中,我们仅能看出,崔希逸在开元九年被辟为劝农判官,摄监察御史之前为京城长安的万年县尉(从八品下),并且因为某种良好的品行被人看作是当时的"知名之士"。在此之前的事迹根据现有的史料就不大可考了。

对于宇文融括田户之事,《通典》中的记载是比较详细的:

(开元)九年正月,监察御史宇文融陈便宜,奏请检察伪滥兼逃户及籍外剩田。于是令融充使推句,获伪勋及诸色役甚众,特加朝散大夫,再迁兵部员外兼侍御史。融遂奏置劝农判官,长安尉裴宽等二十九人,并摄御史分往天下。慕容珣、王冰、张均、宋希玉、宋询、韦洽、乔梦松、王诱、徐楚璧、徐锷、裴宽、崔希逸、边冲寂、班景倩、郭廷倩、元将茂、刘日正、王焘、于孺卿、王忠翼、何千里、梁勋、卢怡、库狄履温、贾晋、李登、盛廙等,皆知名士。判官得人,于此为盛,其后多至显秩。所在检责田畴,招携户口。其新附客户,则免其六年赋调,但轻税入官。阳翟县尉皇甫憬、左拾遗杨相如并上疏,盛陈烦扰不便。宽等皆当时才彦,使还,得户八十余万,田亦称是。憬遂贬为衢州盈川尉。融拜御史中丞。

其中"判官得人,于此为盛,其后多至显秩。"这句话比较重要,也符合中唐以后选官制度变化的历史事实,崔希逸也正是通过这个途径开始了自己的仕宦生涯。因为在这次去地方检括户口中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得户八十余万"),崔希逸和其他人一起"并迁监察御史(正八品上)"。在传世著名的《唐御史台精舍题名碑》(碑阴题名殿中侍御史兼内供)上我们也看到了他的名字。

其后崔希逸的事迹出现了一个空白的时期,直到开元十八年才再次出现在了史书上。《旧唐书 食货志》载:

(开元)十八年,宣州刺史裴耀卿上便宜事条……上大悦。寻以耀卿为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江淮、河南转运都使。以郑州刺史崔希逸、河南少尹萧炅为副。凡三年,运七百万石,省陆运之佣四十万贯。

这时的崔希逸已经官至郑州刺史(从三品),由御史台职掌"分察百僚,巡按郡县,乣视刑狱,肃整朝仪" 的监察御史,变成了一个地方大员。郑州,州治即在今天的河南省省会郑州市,在唐代是连通两京与河北道、河南道以及江南地区的重要交通要冲。开元时全州有户六万四千六百一十九,乡一百二十四。 郑州当时也是漕运所经过的重要州郡之一,正因如此,玄宗在采纳了裴耀卿的建议之后任命了崔希逸为河南转运副使。崔希逸也不辱使命,三年间"运七百万石,省陆运之佣四十万贯"。裴耀卿入相后,崔希逸接任了河南转运使,卓有成绩,"岁运百八十万石。其后以太仓积粟有余,岁减漕数十万石"。

在此之后,崔希逸的生平再次出现了一段空白,直到开元二十四年开始的与吐蕃的战争。开元二十四年秋,崔希逸以中书省重要官员(右散骑常侍)的身份接任牛仙客为河西节度使, 开始了他最为煊赫也最为怅恨的戎马生涯。

唐与吐蕃这次冲突缘起于吐蕃对唐在西域的藩属勃律的占领。《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吐蕃传》载:

其年(开元二十四年),吐蕃西击勃律,遣使来告急。上使报吐蕃,令其罢兵。吐蕃不受诏,遂攻破勃律国,上甚怒之。

吐蕃是有唐一代最重要的边患之一,一直威胁着中原地区和西域的正常联系,并在后来最终切断了这种联系。开元年间,吐蕃一直在陇右地区进行骚扰,意图截断河西走廊,切断唐王朝与西域各国的交往,并联合突厥来威胁唐的统治。在这种情况下,处于河西走廊心脏部位的河西节度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但是,具体到这一时间,吐蕃当时并没有对唐进行主动的进攻,两国边境保持着相对的和平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崔希逸才做出了一件让自己愧恨终身的事情。《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吐蕃传》记载:

时吐蕃与汉树栅为界,置守捉使。希逸谓吐蕃将乞力徐曰:"两国和好,何须守捉,妨人耕种。请皆罢之,以成一家岂不善也?"乞力徐报曰:"常侍忠厚,必是诚言。但恐朝廷未必皆相信任。万一有人交抅,掩吾不备,后悔无益也。"希逸固请之,遂发使与乞力徐杀白狗为盟,各去守备。于是吐蕃畜牧被野。

在当时两国相对和平等情况下,为方便百姓考虑,崔希逸的这种做法无可厚非,也是值得称道的。但是,历史的发展常常是出人意料的。第二年,崔希逸侍官孙诲入朝奏事,为了取悦皇帝,他妄言建议趁吐蕃不备掩杀之。处在吐蕃攻灭勃律气头上的玄宗听信了孙诲的话,派了一个太监赵惠琮和他一起回了凉州(河西节度使驻所)。到凉州后,两人矫旨要崔希逸发兵掩袭吐蕃。身不由己的崔希逸只好听命,在青海(今青海湖)大败吐蕃,杀伤无数,乞力徐逃归本国。 吐蕃因此大怒,两国关系从此开始恶化,战乱不断。

开元二十六年,吐蕃大兵入寇河西,崔希逸出于职责所在,领兵拒战,并大败吐蕃。但此时他的心里是痛苦的,失信于人,尤其是失信于一个如此信赖自己的敌方将领("常侍忠厚,必是诚言"),令他愧疚难当。不久之后他就被迁官内地,任河南尹(从三品)。这其中原委,可能也正缘于此。 没过多久,崔希逸就郁郁而终了。对于他的死,新旧《唐书》和《资治通鉴》的记载不尽相同。

《新唐书》载:(崔希逸)既而与惠琮俱见犬祟,疑而死,诲亦及它诛。

《旧唐书》载:行至京师,(崔希逸)与赵惠琮俱见白狗为祟,相次而死。孙诲亦以罪被戮。

《资治通鉴》载:希逸自念失信于吐蕃,内怀愧恨,未几而卒。

新旧《唐书》的记载比较离奇,但符合古时人们的那种宿命心理。不管见没见到白狗作祟,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崔希逸是由于对失信于人的愧疚郁郁而终的,这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古代人的观念是以中原王朝为中心的,周边的少数民族被视为蛮夷戎狄,与汉人相比,是低一等的。对待这些少数民族自然就可以不择手段,历史上的这种事例也是屡见不鲜的。崔希逸这种"迂腐"的想法自然是不能被别人所理解的,在史官的眼里,他的死也是不值得去同情的。这可能就是正史中都没有为其立传的一个重要原因吧。这一点也可以从正史对这场战役的记载中得到佐证。除了上面提到的两《唐书》吐蕃传的记载较为详尽外,其他几处对这次战役只是寥寥几笔提过,绝口未提这次战役发生的原因何在。甚至在记载中对这次掩袭的成功带有明显的炫耀口气:

三月乙卯,河西节度使崔希逸自凉州南率众入吐蕃界二千余里。己亥,希逸至青海西郎佐素文子觜,与贼相遇,大破之,斩首二千余级。

这里面就明显的带有中原汉族自我中心主义的观念。在这种观念占主流地位的情况下,崔希逸的那点信义也就不足为提了。

从正史中这些零散的崔希逸的生平事迹来看,他是一个才能卓越、文武兼备的人。从其他史料中对他其他一些事迹的记载来看,在人品上,他也是值得为人称道的。《大唐新语》中有这样一条记载:

牛仙客为凉州都督,节财省费,军储所积万计。崔希逸代之,具以闻。诏刑部尚书张利贞覆之,有实。玄宗大悦,将拜为尚书。

这种能够褒前任之美而非据为己功的人,确实是不可多得的贤才。《太平广记》中,也收录有一条关于崔希逸的故事:

开元末,金坛县丞王甲,以充纲领户税在京。于左藏库输纳,忽有使者至库所云:"王令召丞。"甲仓卒随去。出城行十余里,到一府署。入门,闻故左骑常侍崔希逸语声。王与希逸故三十年,因问门者,具知所以,求为通刺。门者如白,希逸问此人何在,遽令呼入。相见惊喜,谓甲曰:"知此是地府否?"甲始知身死,悲感久之。复问曾见崔翰否,翰是希逸子。王云:"入城以来,为开库司,未暇至宅。"希逸笑曰:"真轻薄士,以死生易怀。"因问其由来。王云:"适在库中,随使至此,未了其故。"有顷,外传王坐。崔令传语白王云:"金坛王丞,是己亲友,计未合死。事了,愿早遣,时热,恐其舍坏。"王引入,谓甲曰:"君前任县丞受赃相引。"见丞着枷,坐庭树下。问云:"初不同情,何故见诬?"丞言受罪辛苦,权救仓卒。王云:"若不相关,即宜放去。"出门,诣希逸别。希逸云:"卿已得还,甚善。传语崔翰,为官第一莫为人做枉,后自当之。取钱必折今生寿。每至月朝十五日,宜送清水一瓶,置寺中佛殿上,当获大福。"甲问此功德云何。逸云:"冥间事,卿勿预知,但有福即可。"言毕送出。至其所,遂活。

在这个故事里,崔希逸成为了地府中的一个判官,类似于钟馗的形象。在这里恰恰反映出了人们对真实历史中崔希逸其人的认识和评价。出仕于名士,终世于信义,隐没于历史长河中的崔希逸,尽管在正史中没有取得一席之地,却赢得了后人的理解和尊敬。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