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9 16:52:10

拉法耶特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吉尔贝·迪莫捷 (Gilbert du Motier,1757年9月6日-1834年5月20日 ),即拉法耶特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18至19世纪法国政治、军事人物,法国大革命时期君主立宪派代表人物 。

拉法耶特出身贵族,自幼深受启蒙思想的影响。1771年中学毕业后参军。1777年志愿参加美国独立战争,被授予大陆军少将军衔,任总司令乔治·华盛顿的副官。1780年代表法国参战,在约克镇战役中决定性地击败英军。1781年回国,授准将。1789年参加三级会议,是最早同第三等级代表协同行动的贵族代表之一。曾当选为制宪议会副议长,负责起草《人权宣言》和制定三色国旗,成为君主立宪派的首脑。大革命初期任国民自卫军司令,属斐扬派。下令拆毁巴士底狱,一时声望极高。1791年7月率军镇压马尔斯校场请愿群众。10月辞去自卫军司令职务,后调任梅斯方面军司令。1792年回巴黎,要求议会解散雅各宾俱乐部,镇压民主派,但未果。不久后外逃,被囚于奥地利。1797年被遣回法国,后退隐。波旁王朝复辟时期当选议员,成为自由资产阶级反对派领袖之一。1824年再度访美。1830年七月革命中再任国民自卫军司令,支持建立七月王朝。1831年被解职,继续致力于自由主义事业。 1834年逝世。著有回忆录和通信集 。

拉法耶特两次被授予美国荣誉公民称号。由于参与了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他被称为"两个世界的英雄"。 在法、美两国得到广泛的纪念。

(概述内图片:Joseph-Désiré Court绘1791年的拉法耶特 )

基本信息

  • 本名

    吉尔贝·迪莫捷(Gilbert du Motier)

  • 别名

    拉法耶特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

  • 所处时代

    18至19世纪

  • 民族族群

    法兰西民族

  • 出生地

    上卢瓦尔省

  • 出生日期

    1757年9月6日

  • 逝世日期

    1834年5月20日

  • 主要作品

    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回忆录、通信集

  • 主要成就

    参加美国独立战争
    起草《人权宣言》,制定法国三色国旗

  • 全名

    马里·约瑟夫·保罗·伊夫·罗克·吉尔贝·迪莫杰

折叠 编辑本段 法国贵族少年

拉法耶特出生于上卢瓦尔省LePuy-en-Velay附近的夏凡纳克庄园,在法兰西多山的奥维诺地区长大。他属于拉法耶特家族的军官分支(长子?)。他的家族源头,据说可以追溯到罗马帝国凯撒时期。拉法耶特2岁时,他的父亲在1759年的明登战役中被一颗英国炮弹炸死,13岁时,母亲和祖母去世。他在他的婶婶和两位神父那里受的教育,后来又去了路易大帝中学。1771年4月9日,拉法耶特在14岁时追随自己祖父和父亲的足迹,加入了法国陆军。16岁时他娶了让-保罗-弗朗索瓦,第五代诺阿伊公爵的女儿玛丽. 阿德里安弗朗索瓦斯-德. 诺阿伊,也被称作"爱德丽妮"或者"诺埃勒斯. 拉法耶特"。她以过人的纯真、慈爱和勇敢著称。由此进入凡尔赛宫廷的社交圈子。

折叠 编辑本段 新世界的英雄

拉法耶特抵达北美大陆175周年纪念拉法耶特抵达北美大陆175周年纪念1776年4月他得知英属北美殖民地反抗英国统治、发表《独立宣言》的消息后,19岁的年轻人立即热血沸腾,他要到北美洲去,要帮助美国人打仗。从理解拉法耶特的角度,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一是,他受到启蒙运动思想的影响,被民主、平等、自由等理想感染,并且要到北美大陆亲自将理想变为现实;二是,法国与英国长期矛盾,用后来拿破仑的话说,有600年的世仇,而且,拉法耶特的父亲也死于英国之手,国恨家仇使得这名年轻的法国贵族决定前往美国。拉法耶特侯爵上尉很有钱,买了一条军舰,招募了一群人,准备扬帆渡海。19岁的拉法耶特年纪不大、官不大,但钱多,名气很大,他的举动被英国人发现了。当时法国还没有向英国宣战,英国大使立即向法国交涉,要求制止拉法耶特前往北美洲。其实,当时像拉法耶特一样帮着美国打英国的法国人很多,偷偷卖给美国军火的也很多,英国人生气,正好趁着拉法耶特侯爵的事情,敲打一下法国。后来被砍头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碍着英国人的面子,下令禁止拉法耶特离开港口。当时,美国那边华盛顿有点抗不住了,情况不妙,法国也有人劝拉法耶特算了别去了,省得到那边,美国不争气,自己变成英国人的俘虏,但是,拉法耶特不愿听这话。为了让英国人放心,国王路易十六命人将拉法耶特抓起来。谁知道是真抓还是假抓,拉法耶特坐着船跑了。英国派了两条军舰追捕,没追上。在两个月的航行后,1777年6月,拉法耶特的船在美国登陆。由此参加北美独立战争。

一个月后1777年7月31日,费城大陆会议做出决定:"根据他光辉的家族历史,他被授予大陆军少将军衔。".这应该是当时美军的最高军衔。乔治-华盛顿作为大陆军总司令,直到1798年才被授予中将军衔。显然,美国人还是很看重拉法耶特光彩照人的贵族身份,当然,美国人也需要拉法耶特在欧洲大陆广泛的社会关系。拉法耶特以贵族身份加入美国一边,显然提高了美国独立战争、美国革命的档次。第二天,拉塔耶特遇到了他的终身朋友--乔治·华盛顿。同样,他也和华盛顿的副官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将军成了好朋友。

华盛顿将军和拉法耶特侯爵并行华盛顿将军和拉法耶特侯爵并行拉法耶特第一次参战是在1777年九月11日的白兰地酒战役,他腿部受伤。伤愈归队后他得到了一个师,这是华盛顿和大陆议会沟通后的结果。比拉法耶特年长25岁的华盛顿,对于从小失去父亲的年轻少将来说,确实像个父亲,而且,华盛顿司令也是当时美国首富之一,少有的百万富翁。认作养子,不算丢份。1778年一月,拉法耶特和他的参谋们详细的计划了远征加拿大的行动。当这次任务被取消之后,拉法耶特领兵参加了宾西法尼亚和新泽西的战役。在那里他因为在巴伦山战役中镇定的指挥部队撤退,以及在蒙茅斯以中的表现而倍受称赞。在1778年八月指挥远征罗德岛期间,拉法耶特收到了大陆会议发来的正式表扬信。同时,美国和法国于1778年二月6日正式签订盟约,法国对大不列颠宣战。拉法耶特请求回国向路易十六征询他今后的行动。一月16日,拉法耶特离开美国,回到法国后法国国王给这位美军少将授了一个法国骑兵上校的军衔,显然,法国还是有点自大,看不起美国那些土老冒,但也得照顾一下美国盟友的面子,六个月以后他回到了美国。带去了一支法国援军。在1781年的四月到十月他负责指挥弗吉尼亚的美军,他用自己的存款来支付士兵日常生活需要(注:当时大陆会议发行的纸币贬值很厉害)他巧

妙地把英国查尔斯·康沃利斯将军的部队引入约克镇陷阱,受到华盛顿大陆军和罗尚博伯爵海军上将指挥的法国援军的包围,结果英军被迫投降,英国腓特烈·诺斯勋爵的内阁倒台。从而胜利地结束了北美独立战争。华盛顿称赞他在约克镇战役围城时的表现"即使不是完美,至少也是荣耀的。"在与华盛顿的亲密交往中深受华盛顿自由主义思想和保守主义政治理论的影响。1781年底,拉法耶特回到法国。他收到了英雄般的欢迎以及准将的军衔。拉法耶特随后参加了西班牙-法国联合远征英属西印度群岛的行动,但是1783年的停战协定结束了这个计划。顺便说一下,跟随拉法耶特的人中,有一个军事工程师,名叫贝尔蒂埃,后来成为拿破仑最得力的参谋长,晋升元帅,并获亲王头衔。

参加北美独立战争,给这位年轻的军官带来了极大的荣誉。在欧洲,马德里热烈欢迎这位身穿光荣的共和国军装的英雄;腓特烈大帝在柏林亲切地接待他,叶卡特琳娜二世热情地邀请他到克里米亚会见。在法国,从凡尔赛宫廷到歌剧院,从巴黎到外省,到处是一片赞扬之声。在美国的经历,使他的自由主义思想得以发荣滋长。他赞颂美国的共和制度,公开宣传信教自由和废除奴隶贸易,希望法国的新教徒和殖民地种植园的奴隶得到解放。可是他又有着贵族的血统,内心深处仍然是一个忠君者。他认为路易十六是一个好君主,只要人们同意,是可以成为"法兰西合众国"总统的。

折叠 编辑本段 大革命的岁月

路易十六统治后期的法国,政治和财政危机加剧,资产阶级革命有一触即发之势。拉法耶特成为自由派贵族的领导人之一。他企图用限制国王绝对权力的办法解决危机。在路易十六为解决财政危机于1787年召开的显贵会议上,他反对国王的税收政策,要求召开三级会议,要求召开"三级会议"的人很多,拉法耶特只是唯一上书的。并第一个提出了"国民议会"这一名称。在革命爆发迫在眉睫的情况下,为防止革命,拯救摇摇欲坠的封建统治,路易十六被迫同意召开中断了长达175年之久的三级会议。

1789年5月5日,三级会议在凡尔赛开幕,拉法耶特作为里奥姆的贵族代表出席了会议。当特权等级的大多数代表拒绝与第三等级代表一起集会,共同审查代表资格时,他是最早同第三等级代表协同行动的贵族代表之一。他主张实行英国式的君主立宪制度,但这要建立在美国式的成文宪法的基础之上。7月11日,他在制宪议会上宣读了他的《欧洲人权和公民权宣言》,这是他从费拉德尔菲亚带回并珍藏达十年之久的文件。7月13日,他被选为制宪议会副主席,曾一度成为君主立宪派的实际首脑。

7月14日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的胜利打破了资产阶级的和平幻想,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但革命的胜利果实落到了以奥诺莱·加里布埃尔·米拉波和拉法耶特为首的君主立宪派手里。7月15日,拉法耶特和巴伊率领100人组成的议会代表团来到巴黎,在市政厅广场巴士底狱废址上受到市民的热烈欢迎。拉法耶特被民众一致拥戴为在革命风暴中成立的国民自卫军司令。他当场拔剑宣誓,表示愿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保卫自由的事业,并下令拆毁巴士底狱堡垒。7月17日,他决定采用三色帽徽作为国民自卫军的徽章。7月31日,他出现在市政厅的阳台上,向人群挥舞着三色帽徽,激动地呼喊道:"我给你们带来一枚将要周游世界的帽徽!"此时,拉法耶特声名大震,俨然成了革命的英雄。他身穿国民自卫军制服,骑着那匹著名的白马,在巴黎的城内和郊区、通衢和巷陌,到处发表演说,到处受到欢呼。他梦想成为法国的华盛顿。虽然他并不主张自下而上地推翻封建专制政体,但终究暂时顺应了潮流。他写道:"对于革命来说,需要无秩序;旧秩序只是一种束缚,在这种情况下,起义是最神圣的义务。"然而,他并不真正相信人民,曾不安地说:"这些如醉如狂的人民,将不会永远听我的话的。"他希望自己成为国王、议会和人民三者之间的调停人,在君主立宪政体下做一个受国王绝对信任的"宫相"。

7月14日革命胜利之后,国王及其宫廷一方面对革命作些表面让步,接受蓝白红三色旗;另一方面利用君主立宪派的妥协态度,密调军队,准备镇压革命。10月5-6日,在饥饿威胁下的巴黎人民向凡尔赛进军,要求国王批准八月法令和人权宣言,并从凡尔赛迁居巴黎。拉法耶特劝阻未成,被迫随同国民自卫军星夜赶到凡尔赛。他全副武装出现在议会,自由主义保皇派穆尼埃质问他:"你想干什么?"他坦率地回答道:"我要保护国王"。他只身匆匆进宫觐见国王,有人叫道:"那就是克伦威尔!"他耸耸肩膀说:"先生,克伦威尔不是一个人进来的"。在拉法耶特因疲劳而休息的时候,人民群众冲进了王宫,迫使国王和王后同意与拉法耶特一起出见人民,答应迁居巴黎。从此以后,拉法耶特的政敌挖苦他说:"在他酣睡的时候,他的国王被偷走了"。拉法耶特听到王宫被袭击的消息后,立即骑马赶到出事地点。他冲到人群中,率领自卫军战士驱散了攻击人群,救出了国王的禁卫军。他还鼓励国王和王后来到阳台上,向乱哄哄的群众致意表示和解。为了平息民愤并重新唤起他们的热情,拉法耶特恭敬地亲吻王后的手,群众报以热烈的欢呼。拉法耶特还把自己的三色帽,戴到一名禁卫军战士的帽子上,并当着群众的面拥抱了他。群众高呼"国王万岁""王后万岁""禁卫军万岁"。国王一家在军队和禁卫军的护送下,与国民议会代表一起,从凡尔赛动身到巴黎去,到革命的首都去,置身于人民中间。这次事件既提高了他的名望,又使国王受制于他。他一方面殷勤伺候国王,声言要保卫国王,维持秩序;一方面又要求国王必须对他绝对信任。国王出于无奈,不得不于10月10日任命他为离巴黎15公里范围之内的正规军司令。

在立宪会议中,拉法耶特提出宗教自由、比例代表制、设立陪审团、取消秘密警察、解放奴隶、出版自由、取消贵族封号和特权等条目,他起草了《人权宣言》,随后该宣言被大会通过。在1790年二月,拉法耶特拒绝担任国王的国民卫队总指挥官。他主张制定宪法作为自由的宪章,保留国王作为国家首脑,用国民自卫军保卫宪法和国王。他常说的一句话是"如果国王拒绝宪法,我将向他开战;如果国王接受宪法,我将保卫他。"他和其他的改良派成立了"1789俱乐部",即吉伦特俱乐部的前身。他们的主张介于坚持君主专制的保皇党和激进的山岳派之间。

1790年7月14日,为纪念攻占巴士底狱一周年,在巴黎举行了盛况空前的全国结盟节。83郡的代表和结盟军汇集首都。这一天被任命为全国国民自卫军总司令的拉法耶特出席了庆典。他第一个走上设在马尔斯广场中央的祖国祭坛,宣誓效忠"我们宣誓,永远忠于国民,忠于法律,忠于国王;尽力维护国民议会制定并经国王同意的宪法;并以永不分离的友爱同全体法国人民团结在一起"。顿时,礼炮声和欢呼声响成一片。当他步下祭坛时,人们拥上去吻他的脸和手、衣服和长统靴,甚至吻他的马鞍和马。有人大声叫道:"你们看拉法耶特先生,他正在驰向未来的世纪呢!"此时,拉法耶特的声望达到了顶峰,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曾得意忘形地说:"我制服了英王的威力、法王的权势、人民的狂热"。

然而,随着革命的深入发展,拉法耶特的君主立宪主张同人民要求建立共和国的行动日益尖锐地对立起来。他得到孔多塞和西哀耶斯之助,组织了以拥护宪法和国王为宗旨的保守的《1789年会》。1791年6月发生国王出逃事件,他对被押回巴黎的路易十六采取了保护措施。7月17日,巴黎人民在马尔斯广场集会,要求审判国王、废除君主制、建立共和国。拉法耶特率领国民自卫军驱赶集会群众,并下令向拒绝离开的群众开枪并逮捕"混在暴民中的刺客"。这一次是真的杀伤性射击,群众惊慌逃散,会场留下很多尸体。这次事件--又称"火神场大屠杀"--中有50个平民被打死,几百人受伤。骚动停止了,秩序恢复了,可是人民流血了。群众不能原谅拉法耶特,高呼:"把拉法耶特吊死在路灯杆子上!"革命的英雄开始逐渐被日趋激进的人民所抛弃。10月,他辞去国民自卫军司令职务,一度隐居于他的领地。12月,拉法耶特被重新起用为一支边境军队的司令。

1792年4月20日,法奥战争爆发。拉法耶特任中路军指挥,率军进入奥属尼德兰,因北路军失利而被迫撤退。6月16日,拉法耶特从军营给议会写了一封信,谴责雅各宾派,要求巩固国王的立宪君主地位。这一行为被认为是克伦威尔式的行动而遭到尖锐批评。6月20日,巴黎人民冲进议会和王宫,指斥国王的阴谋活动使前方失败。为了保卫合法君主政体,恢复宪政秩序,6月28日,拉法耶特作了最后的努力。他把自己指挥的军队交给自己的司令部,动身前往巴黎,于6月28日出人意外地来到议会,,以个人及其军队的名义要求惩办6月20日的肇事者,解散雅各宾俱乐部。因议会未予支持,他又企图召集国民自卫军旧部采取武力行动。但国王并不信任他。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说:"我很清楚,拉法耶特先生想拯救我们,但谁能把我们从拉法耶特先生那里拯救出来呢?"加上国民自卫军响应者寥寥无几,就使拉法耶特为保卫君主立宪政体的最后努力遭到惨败。他当时仅有的一点威望和影响也已失掉。怏怏返回部队。人们在报纸上控诉他,在议会中谴责他。罗伯斯比尔指出,"只有打击拉法耶特,法国才能得救。"

在普、奥联军重兵压境的危急时刻,巴黎人民于8月10日再次举行起义,推翻了君主立宪政体,结束了代表大资产阶级和自由派贵族利益的斐扬派的统治。他当时指挥着约三万名军队,他与色当市市政当局和郡的政务厅联合建立一个政治中心,扣留了雅各宾派控制下的立法议会所派来的委员,率领军队和行政当局重新向宪法宣誓,极力想以扩大的军人暴动来反对群众暴动,重建宪政秩序。但在外敌入侵、国难当头的情况下,是反抗立法议会恢复宪政秩序,还是服从议会的指挥抵抗外敌?这一选择是艰难的,也是悲剧性的。法耶特感到绝望,不得不向更有力的命运低头,放弃了恢复宪政秩序的努力,一身承担了军事暴动的全部责任。他离开了军队,和几个朋友一起通过敌人岗哨,试图投奔荷兰,准备到他的第二祖国美国去。途中被奥军俘获,在马格德堡、乌尔莫乌茨等地囚禁达5年之久,直到1797年9月19日,由于拿破仑在意大利的胜利,才根据康波福米奥和约将他释放。在释放他的时候,拉法耶特曾被要求有某些悔改,他的回答是宁可终身囚禁,不愿背弃他拥护过的神圣事业。他在汉堡、荷兰等地逗留了一段时间,于1799年雾月十八日政变之后才回到法国。拿破仑给他退休将军的年金,使他在格朗热-布莱诺城堡安静地度过了执政府和第一帝国时期。

折叠 编辑本段 七月革命功臣

拿破仑逊位,波旁王朝复辟时期,拉法耶特恢复了政治活动。他不喜欢民众的过分民主,也不喜欢国王的过分独裁。因此,1815年,当拿破仑逃离厄尔巴岛,重登权力宝座的时候,拉法耶特认为,拿破仑也许能够实现一个折中,他担任了议会的"副议长"。但是,拿破仑的百日王朝复辟只有短短101天。滑铁卢战役之后,拿破仑再也没能回来,拉法耶特算是失望了。1818年-1824年,他当选为议员,成为自由主义反对派领袖之一。1824年,应美国政府邀请访问美国,在长达15个月的旅行期间,访问了美国182个城市和乡镇,受到热烈欢迎,美国国会送给他20万美元和一大片土地。1825年归国后,被誉为"两个世界的英雄",再次获得了崇高的声望,并于1827年再次当选为议员。波旁王朝独裁的全面复辟,对于拉法耶特来说,是不喜欢的。但是,全欧洲为了预防法国民众全面民主、全面自由的实现,以及启蒙思想在法国以外的广泛传播,都在支持波旁王朝,包括英国和美国。因此,拉法耶特也只能保持一点"自由"的倾向,比较低调地出现在政治活动中。

1830年七月革命时,他成了温和派共和主义的象征,这位革命老将军再次被任命为国民自卫军总司令。这一次,他仍然是君主立宪派,并没有运用他的威望和职权来促进共和国的诞生。他同银行家雅克·拉菲特一起,帮助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浦登上了王位。1831年被解职,成为七月王朝的反对派。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仍致力于自由主义事业。1831年1月23日,他曾在议会发表演说,称赞1789年7月14日革命是"欧洲解放的信号",正象1776年7月4日是"世界自由主义的信号"一样。1834年,他自诩是世界共和主义者。同年5月20日在自己家中一间四壁挂满北美独立战争遗物的房间去世,其灵柩用取自美国某一战场的泥土掩埋。1837-1840年间发表过他留下的一些回忆录,1903年发表了他在1793-1801年间的通信。

拉法耶特曾经赢得极高的声望,但也受到尖刻的詈骂。米拉波讥讽他是"宫相"、"傻瓜恺撒",德穆兰咒骂他是"盗窃民望的惯偷",马拉指斥他是"伪装的人民之友"、"宫廷的廉价走狗",拿破仑嘲笑他是一个"笨蛋",而同时代的历史学家米涅却以崇敬的口吻写道:"在我们的时代,象拉法耶特这样操守纯洁、气节高尚、声望历久而不替的人是罕见的。"综观拉法耶特的一生,他确乎是一位正直、勇敢、忠于自己信念的军人和政治家。他对北美独立战争所作的贡献,在法国大革命初期所起的作用都是毋庸置疑的。他不愧为"两个世界的英雄"。然而,他是一个富于幻想和充满矛盾的人物。在他身上,自由主义思想同高傲的贵族气派,共和主义同君主立宪主义混杂在一起。他目睹旧制度正在崩溃,但又不愿把它彻底打碎;他被卷入了革命的滚滚洪流,却又想挽狂澜于既倒。他有着军人的执拗和坚定的性格,却缺乏政治家的机敏和洞察力;他无能控制局势,也不想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50多年的政治经历并没有改变他的任何观点,终点仍在起点之处--自由主义和君主立宪主义。尽管他在北美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中所起的作用仍然是有限的,但他却是法美友谊的光荣象征。拉法耶特两次被授予"美利坚合众国荣誉公民"(他的后代同样享有这个称号),第一次在1824年,第二次在2002年。历史上得到此等殊荣的仅有六个人。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荣誉

在拉法耶特逝世后,时任美国总统的安德鲁·杰克逊下令给予拉法耶特等同约翰·亚当斯和乔治·华盛顿同样规格的礼遇:24响礼炮的每一声代表美利坚一个州的哀悼(当时美国24个州),国旗降半旗35天,军官戴上黑纱六个月,国会悬挂上黑幕并被要求在未来的30天内身着黑衣。

拉法耶特在美国被广泛的纪念,在1824年,美国政府在白宫的对面设立了拉法耶特公园,而在1826年,宾夕法尼亚州的伊斯顿设立了拉法耶特学院,1917年,一座拉法耶特的丰碑从纽约市树起,他的肖像至今还和华盛顿一起挂在了美国众议院内,在美国的很多地方,都有拉法耶特命名的街道,甚至不少地方的城市直接以拉法耶特命名。

在美国加入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17年7月4日,美国远征军的司令潘兴将军的副手查尔斯·斯坦顿上校拉法耶特墓前的美国国旗拉法耶特墓前的美国国旗在拉法耶特的墓前说出了那句著名的:Lafayette, we are here(拉法耶特,我们来了)。战争结束后,美国国旗被永远的放在了拉法耶特的墓地上,在每年的独立日,这里都会换上法兰西和美国的标志。这面旗帜即使在二战中德国占领巴黎后依旧保持着。1943年,乔治·巴顿将军在前往科西嘉岛的途中表示:自由法国解放了拿破仑的出生地,而美国人则一定会解放拉法耶特的故乡。

虽然拉法耶特的一生中并没有入籍美国,但是他两次被授予了美国荣誉公民称号,而在死后被授予这一称号的,仅有六人,其中最近的一次是在2002年由美国国会通过。

一群志愿者决定重建当年拉法耶特乘坐的Hermione号。这只船当年由拉法耶特买下并以此从欧洲出发到新世界支援美国的独立战争,这一项目正在历史上建造这条船的法国滨海夏朗德省Rochefort港进行。

历史上拉法耶特被多次用于军舰的命名,1951年,法国海军收购了兰利号,并且被重新命名为拉法耶特号,美国兰利号(CVL-27)后更名为拉法耶特号美国兰利号(CVL-27)后更名为拉法耶特号拉法耶特还被用于命名法兰西新式的隐身护卫舰拉法耶特级驱逐舰。

同时,美国也用拉法耶特命名他们的核潜艇,拉法耶特级核潜艇是美国继"乔治·华盛顿"级和"伊桑·艾伦"级之后的第三代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拉法耶特级从1961年首艇开工到1965年,共建造31艘,其中最后十二艘从"本杰明·富兰克林"号(USS B.Franklin SSBN-640)起,又做了修改,增加了隔音材料,所以后十二艘又被命名为富兰克林级。

按照不完全记录,在美国,存在以拉法耶特命名城市的州,共有阿拉巴马州,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美国拉法耶特级核潜艇美国拉法耶特级核潜艇州,佐治亚州,印第安纳州,路易斯安那州,明尼苏达州,俄亥俄州,俄勒冈州,田纳西州,同时在印第安纳州和路易斯安那州还各有一个大教区以其名字命名,另外在伊利诺伊州,肯塔基州,纽约州,俄亥俄州,威斯康辛州,密苏里州,佛罗里达州等地,还有多个以之命名的城镇和县。

北卡罗来纳州的拉法耶特市,被认为与上述以拉法耶特命名的城市有所区别,因为1825年拉法耶特曾经拜访过这里。

以拉法耶特命名的街道数不胜数,光是纽约市内就有五条拉法耶特街;最著名的包括纽约市曼哈顿的拉法耶特街,以及巴黎的拉法耶特路,老佛爷百货就坐落在这条路的1号,并以此得名。

老佛爷百货的法语原名即为Galeries Lafayette,拉法耶特百货,老佛爷为法式发音的近似音译。

捷克共和国的奥罗穆茨有一条拉法耶特街,当年拉法耶特曾经被囚禁在这里。

新罕布什尔州的怀特山脉有一座山被命名为拉法耶特山,拉法耶特在1824年到1825年期间曾经拜访过这里,在纪念邦克山战役五十周年时此山被重新命名为这个名字。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