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31 01:35:30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良家妇女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4个义项):

良家妇女 - 2012年杨玄执导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良家妇女》是由杨玄执导,林龄编剧,马雅舒杜德伟张曦文章申等主演的电视剧。

该剧主要讲述了发生在女主角周若云身上复杂的情感故事。

该剧于2011年6月3日在上海电视剧频道首播 。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良家妇女

  • 别名

    生死对抗

  • 类型

    剧情,伦理,家庭

  • 集数

    42集

  • 主演

    马雅舒,杜德伟,张曦文,庹宗华

  • 导演

    杨玄

  • 编剧

    林龄

  • 出品时间

    2011年

  • 出品公司

    大连天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 首播时间

    2011年6月3日

  • 制片地区

    中国

  • 每集长度

    45分钟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剧照剧照周若云因为父亲传宗接代观念作祟,逼使她和情人于士鸿分离,另招赘林铁川为夫婿。若云婚后生下女儿天心、儿子天佑,一日,铁川遭逢意外,导致半身瘫痪,若云和铁川至此成了有名无实的夫妻,周家也因这场灾变而落入赤贫,铁川重伤成残后,性情大变,一蹶不振,经常把怨怒发泄在若云和孩子身上。若云无怨无悔照料铁川,为维持家计,只有将儿女托周母、周父照料,外出卖绣布。士鸿得知,怜惜不舍,劝若云来他们于家布行帮忙。若云拒绝,反劝士鸿早日和雪梅结婚,内容来自热剧网幽幽叹道,他们是命运摆弄的两个人,终究有缘无份。 白原与周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他痛恶士鸿屡次插手他和周家的恩怨,伺机报复士鸿。一次,他和士鸿剧烈冲突,士鸿万分危急,雪梅舍身相救,差点丢了性命。基于感恩之情,士鸿终于迎娶雪梅进门。但士鸿仍旧无法忘怀若云,未曾与雪梅圆房,逼使雪梅因爱生恨,负气之下,利用士鸿好友朱秉丰对她的恋慕,玩弄秉丰的感情,并且珠胎暗结......[1]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
周若云马雅舒
林铁川杜德伟
汪雪梅张曦文
周父章申
于士鸿庹宗华
周母徐贵樱
朱秉丰王皓
于母刘芳
汪父贺强
白原姚卓君

折叠 职员表

出品人
杨军
制作人
马千策
导演
杨玄
副导演(助理)
张梁;高云亮
编剧
林龄
剪辑
刘莹
道具
栗石可
灯光
苑光毅
场记
单东芝;王雪
发行
温智伟

演职员信息来源[2]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马雅舒饰演周若云

约二十八岁,秀外慧中、性情淳朴,温婉可人,善良坚韧,孝顺持家。因为父亲传宗接代观念作祟,逼使她和情人于士鸿分离,另招赘林铁川为夫婿。

林德伟饰演林铁川

约三十岁,自幼父母双亡,个性急躁,不善表达情感。招赘入周家后,屡被邻人揶揄,难免畏缩自卑,但仍积极上进,负起养家活口的责任。

庹宗华饰演于士鸿

约三十岁,豪迈潇洒的富家子,事母至孝。于母誓死不同意他入赘周家,因此被迫和若云分离。然士鸿始终对若云情深义重,在若云受苦受难时,总是默默呵护,义伸援手。

贺强饰演汪庆堂

若云的亲生父亲,约五十五岁,极疼爱雪梅,得知若云是自己亲生女儿后,努力想要弥补,但面对雪梅的疯狂阻挠,陷入为难挣扎里。

张曦文饰演汪雪梅

约二十五岁,和若云是同父异母的姐妹,爱慕士鸿,嫉恨若云。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曲目

作曲

填词

演唱

备注

爱不执着

徐嘉良林劲松

范怡文

主题曲[3]

折叠 编辑本段 幕后花絮

  • 马雅舒表示出演该剧对她来说最大的挑战便是哭戏占到了整部戏的50%以上,而且哭戏多导致她出现了眼睛干涩红肿的状况,为此她还专程去眼科医院看了下[4]
  • 章申表示这次拍戏的最大的考验就是化妆粘胡子,由于胡子要用强力胶粘在嘴上,所以每次化妆时间都要两三个小时,对胶水过敏的章申在连续拍数天老年妆戏份后,整个嘴都肿了[5]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折叠 播出日期

首播时间
播出平台备注[6]

2011年6月3日

上海电视剧频道

内地首播

折叠 编辑本段 剧集评价

剧照剧照《良家妇女》讲述的是讲述的是两对宅门男女在家族恩怨以及刻骨真爱中徘徊抗争的故事,整部戏紧紧围绕一个"情"字,从"情"开始,以"情"结束。该剧每一个角色都无时无刻不在自己的内心中做着选择,让观众情不自禁跟随剧中主人公一起经历恩怨情仇,饱受苦难伤痛,流下眼泪体验真情。同时,该剧中的爱情也不得不在亲情的重压下改变最初的走向,父辈的恩怨与子女的纠葛夹杂在一起,让《良家妇女》整部剧充满着"比亲情更凄美,比爱情更浓烈"的独特韵味(新浪娱乐评价)[7]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第1集
    一场蹴鞠比赛在紧张地比试之中,于士鸿率领的西村队获得了比赛的胜利,大小姐若云对他是大加夸奖,雪梅和若云一起在场外观战。于士鸿的母亲看着他和若云的手牵在一起很不高兴,秉丰到后雪梅和若云借机离开,于士鸿要和他一起喝酒庆祝。蹴鞠比赛中的东西从天下掉下来,铁川为救若云受伤,秉丰带他去包扎。 于士鸿将若云叫开,他对她说会让他妈到她家提亲。铁川抬东西时旧伤发作,可他还是还病上工。若云的父亲向铁川提出入赘他家,他感觉铁川勤奋老实,是个不错的对象。若云的父亲向她提起了招铁川入赘的事情,她说自己有心上人了,若云妈十分理解。 于记和周家素来是商场上的对手,对于若云和于士鸿的密切关系让周宇轩十分生气。于士鸿和他母亲来到周家提亲,周宇轩的话显出了反对之意,他提出若云必须要招赘的。姜桂英听完后坚持不赞成招赘之举动,她还着于士鸿从周家离开,回去路上对于鸿教训一番,他不想和若云分开。 林铁川对于入赘周家没有什么意见,周宇轩决定选一个日子让他和若云拜堂成亲,若云知道后很不情愿,她妈也过去劝解,她知道是自己没为周家生个儿子,但若云不想和一个她不爱的男人结为夫妻,她妈还跪在地上求她,她妈感觉对起不她爹,她的良心一直饱受煎熬,看着若兰的痛苦她很痛心。 若兰妈向河中心走去,她急忙上前拉住,她没脸见她爹和若云,若云只好答应嫁给林铁川。周记的伙计们对林铁川能入赘周家都很羡慕,秉丰知道后将消息告诉了于士鸿,突出其来的消息让于士鸿跑着去周家找若云,若云想出门但事情已经确定,雪梅出来后说若云让他忘记自己,但于士鸿的情绪十分激动。 周宇轩出来后要轰于士鸿出去,众人将他拉走。周若云尽管伤心,但只能听天由命。
    第2集
    士鸿因为不能接受若云和铁川的婚事,借酒消愁,喝的酩酊大醉,将内心的苦楚告诉秉丰,并托他告诉若云,自己一定会带她离开。若云在房间一边刺绣一边想起了过往的种种,期盼着来世和士鸿再结连理。铁川和若云大喜的日子,士鸿在码头一心一意的等着若云。若云做了一个不理智的决定。
    第3集
    若云父亲和铁川谈心,父亲直接的表示自己正在考虑是否到了让铁川接手周庄布记的时候。周家失火,周记布庄所有的账单都在柜子里,铁川不顾生命危险,奔进屋里。却不料被重重砸伤。医生诊断,万幸的是保住一条命,但是龙尾骨折断,以后怕是走不了路了。周父对失火原因表示质疑,直觉是有人使坏。
    第4集
    若云和士鸿在街上擦肩而过。终日躺在床上的铁川不甘心就这样是一个废人,下决心一定赶快好起来。若云辛苦为铁川熬的药竟被铁川一手打翻在地。若云责怪铁川全家省吃俭用的钱用来买药,铁川他没有良心了。天心看到若云哭泣,懂事的她帮若云擦去眼泪。于母让士鸿陪着她一起去拜访一下汪家。士鸿则说自己目前没有成亲的打算。
    第5集
    周记布庄的招牌被于记绸庄取代,周父喝的醉醺醺,来找铁川,说着对不起周家的话,这让铁川非常难过。铁川问若云,要不是周父酒后吐真言,他现在还被蒙在鼓里。铁川认为周家人都在刻意瞒着他,心里有鬼。若云一阵解释后,铁川依旧固执己见,若云气的离开房间。
    第6集
    雪梅来到周府找若云,拿起一块红布,告诉若云这是士鸿挑选的来为雪梅做新娘嫁衣的。这个消息对若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但还是强忍着笑恭喜雪梅。雪梅提出了希望若云能够帮忙刺绣嫁衣。若云夜里赶工,铁川在得知士鸿将要迎娶雪梅之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本是庸人自扰,于是释怀了。
    第7集
    周母责怪铁川不关心若云,要是若云有个三长两短绝不放过铁川。士鸿抱着发高烧的若云回到周家。周母告诉士鸿,雪梅来过周家之后,铁川就变了一个人,一口咬定若云和士鸿一直暗中联系。士鸿来找雪梅,质问她为什么要到铁川面前搬弄是非。士鸿对雪梅大吼,汪父呵斥士鸿,让他想一想这么多年雪梅是怎么陪着你过来的。
    第8集
    天心失踪,周母和若云十分焦急。终于找到天心,和天心在一起的汪父看到周母,奔过去和她相认。若云回来之后,内心还是对铁川怀有恐惧之感。周母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时候遇上汪父,再一次勾起了过去的难堪的往事。想到这,不禁落泪,周父安慰她。
    第9集
    汪父带着雪梅来给下聘的于父于母奉茶,而周家却在这天无奈搬家,可谓有人欢喜有人愁。汪父交待士鸿要一辈子对雪梅好,不能辜负雪梅对他的一片真心。周家住进了简陋的房子里,周母感慨怎么会落得这步田地,若云劝母亲怨天尤人也没用,还有自己可以照看这个家。
    第10集
    士鸿和秉丰聊天,说到若云现在一个人支撑着周家,实在辛苦,自己没有办法坐视不管。秉丰提议,如若真想帮她,那就先把当初顶下周家铺子的不足的款项补上。士鸿思考怎么做才能对周家有真正的补偿。秉丰表示士鸿需要赶紧想个办法将周家老宅买下来,早日让他们一家人重返家园。
    第11集
    若云问父亲是不是过去和姑父有什么过节,周父告诉若云当年自己和若云姑父合伙做起生意,还没挣到多少钱,若云姑父就开始D博、捧戏子,不务正业。于是自己就和他分了家。铁川想刻个兔子送给若云。天佑高烧不退,全家人赶忙去请大夫。
    第12集
    秉丰来看望铁川,铁川表示天佑的这场病来的又快又急,逼得自己清醒了过来,现在已经能够体会一家人的不易,自己今后会控制脾气。铁川提出来希望秉丰抽空背他到山上去,自己想祭拜一下父亲。
    第13集
    铁川在山路上爬,这一幕被若云看到。铁川痛苦的说出不想成为周家的累赘,更不想卖掉孩子来给他治病。若云大哭表示自己愿意和铁川一起死。若云背铁川回家。周父对士鸿说,自己有生之年定要将周家大宅赎回来。
    第14集
    雪梅深感委屈,枕在秉丰肩上哭诉,恰巧被汪父看见,汪父对雪梅一阵教诲。若云在集市上卖刺绣,汪父扔了一叠银票,希望周家就此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汪父又使起苦肉计,若云答应考虑一下。若云回家之后将这个想法告诉了父母,并说汪父给了她一笔钱。周母上门来求汪父。
    第15集
    周父劝铁川千万不要气馁,就算是为了若云。周母躲在房间里一整天没有出门,周父进门倒头就睡。周母泪眼婆娑,说当年若不是遇到周父,不可能有自己的今天。自己定要好好照顾他,这样做并不是报恩。周父听了,感动至极。白原带着小混混前来砸于记绸庄的店面。
    第16集
    新婚之夜,士鸿跑来周家,士鸿接着酒劲,表达了自己内心的痛苦。表示自己可以给雪梅名分和家庭,但是唯有夫妻之爱给不了她。若云将士鸿劝走。若云心不在焉的将凉药端给铁川,铁川看出了若云有心事。铁川说他看到了士鸿对若云的爱,和士鸿比较,自己真的太渺小。雪梅苦苦等候,却还不见士鸿回来。
    第17集
    若云在集市上卖刺绣,被人砸摊子,一把烧了绣布。来的人指明汪老爷已经警告过若云很多次。汪父表示这怪不了别人,谁让若云一直和士鸿联系不断,就连新婚之夜也勾引士鸿,让雪梅独守空房。在铁川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脚终于能动了。
    第18集
    秉丰质问士鸿总拿工作作为理由,这样逃避到何时。士鸿则表示自己已经答应雪梅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至于其他,不能答应。若云做了天心爱吃的饭菜,又把她打扮了一番。周父对若云说虽然这样卖掉天心就能救活周家,但是却不能让天心独自承受这一切。若云把天心带到宝珠家。
    第19集
    若云梦到天心,惊醒。若云想念天心,来到宝珠家看望,秉丰一路尾随。宝珠表示自己能够理解若云想念女儿的心情,不过现在天心已经是柯家千金了。天心要和若云一起回家,佣人强行拉开。宝珠呵斥她遵守约定,现在已经不是天心母亲了。
    第20集
    天心逃出了宝珠家,宝珠十分着急,责怪士鸿周家人三番两次来闹,孩子住的不安心。士鸿回来告诉若云,天心不见了,定是趁着柯家人不注意的时候逃跑了。天心在路上遇见了白原,白原命人将其带走。汪父让雪梅先不要将钱入账,拿给他救救急。
    第21集
    若云告诉母亲,目前天心在汪父手里。若云说这是雪梅设的计谋,目的就是想用天心来胁迫她远离士鸿。若云这时候才跟母亲坦白汪父找人打她,烧了绣布,砸摊子。揭露了汪父的种种恶劣的行径。若云来找白原,白原居然让若云陪他一起吃饭。
    第22集
    雪梅担心士鸿,士鸿从白原家回来,表示万万没有想到真的是白原带走了天心。士鸿说多亏了汪父相助。雪梅却冷嘲热讽,说女儿果然抵不过老情人。汪父匆匆忙忙准备出门,雪梅问他这是去哪儿并质问他是不是和周母旧情复燃。
    第23集
    汪父将前些日子自己雇的那几个砸若云摊子的人打跑,若云却对他不理不睬,汪父一路追着若云,表示自己今后绝不再欺负若云,并且还给若云安排了一份差事。若云向父母说明了情况,周父大怒。
    第24集
    周父知道了若云是汪父女儿的事实,痛苦不堪,自己不会原谅周母的。周父在大雨里行走,伤心欲绝,内心的苦楚只有自己最清楚。周母和若云找到周父,恰巧被汪父看见。若云劝母亲还是不要再跟汪父来往了。下人三催四请,雪梅还是不来上桌吃饭,于母不满。
    第25集
    天心不好好练字,若云严厉管教,铁川看着心疼。铁川、若云两人争吵。天心向周母哭诉自己不是故意不好好写字的,哭着哭着,天心开始流鼻血。周父悄悄跟若云说最近天心不是晕倒就是流鼻血,真应该带着去看看医生。秉丰关心雪梅的近况,雪梅却不领情,告知他最近和士鸿感情尤其好,以后请秉丰不要再直呼她的名字。
    第26集
    秋荷丈夫打秋荷,秉丰挺身而出救了她。两人过的很快乐。士鸿办完事回家, 于母夸赞雪梅这个儿媳妇真的非常能干。士鸿给雪梅带来礼物,两人关系越发的和谐融洽。雪梅有喜了,周家人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第27集
    士鸿交代雪梅以后得多关心关心秉丰,雪梅一口答应。雪梅来找秉丰准备谈心,却被秉丰紧紧抱住。雪梅对秉丰的一片深情不为所动,责怪他为什么当初离开现在又回来。秉丰质问她是不是害怕秉丰过去向士鸿说出他们两的关系,害怕士鸿知道孩子是秉丰的真相。
    第28集
    周母来到于家看望天心和天佑,周母说一切都好。若云向士鸿和秉丰表示了真诚的感谢。周母说铁川就是想抛弃妻子,劝若云接下铁川的休书,和铁川做个彻底的了断。士鸿向周母许诺,一定会给若云和孩子们一个安稳的家,这话恰巧被于母听见。
    第29集
    若云上山为父亲采药,雪梅一路尾随。雪梅质问若云到底怎么样才肯放过自己。雪梅使了一个诈,导致若云跌落山坡。雪梅匆匆回到绸庄,感觉身体不舒服。经大夫诊断,差一点动了胎气。秉丰不小心听到孩子已经两个月的事实。
    第30集
    雪梅一时想不开,想要跳下山坡,被士鸿拦下。回到汪府之后,秉丰请求汪父不要让雪梅拿掉这个孩子。汪父执意要雪梅拿掉孩子,雪梅不答应。面对此事,士鸿冷静对待,希望大家能够想出来两全其美的办法。秉丰向汪父发誓,只要肯给自己一个机会,定会好好照顾雪梅。士鸿也表示愿意成全。
    第31集
    于母承诺过些日子就将房产过户到雪梅的名下,目前雪梅任务就是安心养胎。士鸿问秉丰心情是否还苦闷,秉丰感激士鸿的宽容。士鸿提醒秉丰,于母已经对雪梅起了疑心,士鸿决定将事实真相永远隐瞒下去。大病初愈的周父回到家,向若云问起铁川的近况。 良家妇女分集剧情介绍
    第32集
    于母下令士鸿必须和若云断绝一切往来。汪父急匆匆赶来,表示若云是无辜的。汪父说在白灵寺亲眼看到雪梅和白原使眼色,这难道不是阴谋么。汪父向于母说出了雪梅肚子里怀的孩子不是士鸿的这个真相,于母一时接受不了。
    第33集
    于母把若云叫过来,表示雪梅离开,家里没有人需要照顾,若云也可以离开了。于母质问若云早就知道雪梅和秉丰的事情,为什么不说出来。若云请求于母原谅雪梅。雪梅接到了休书,见到秉丰,一时间情绪失控。
    第34集
    雪梅住进了秋荷家里,在这里安心养胎。白原当初用宅子和钱庄作抵押,如今期限到了,白原未还款,钱庄的人找上门。秋荷发现雪梅不见了,只留下一张字条。秉丰来找铁川,送来铁川雕刻赚的钱。
    第35集
    秉丰回家报告汪父,没有找到雪梅,但是在寻人过程中,听到了婴儿的啼哭。汪父约了钱庄金老板共进晚饭,汪父让秉丰一起去。白原在汪府门前盯梢,焦大上前拿刀威胁汪父。秉丰看到这一幕,怒斥白原。秉丰吓唬焦大,劝他想清楚,真要是有个闪失,白原是不会挺身而出帮忙脱罪的。焦大犹豫。
    第36集
    若云问母亲汪父是否还对她有想法,若云表示老宅是汪父帮忙要回来的,周母这才知道。若云怀疑之前汪父帮忙澄清自己的清白不惜牺牲雪梅,这一切都是因为母亲和汪父藕断丝连。周母表示不要轻信白原的话。
    第37集
    于母冲着周家人发脾气,认为是他们鼓吹士鸿和自己作对。从周家出来之后,于母精神恍惚,走在大雨里,士鸿找到母亲,母子俩大哭。士鸿向母亲道歉。白原恬不知耻的继续来找周父要钱。
    第38集
    周家人终于重回老宅,一家人心情复杂。若云告诉秉丰回到家的感觉很好,但是却还惦记着天心。天心昏迷不醒,大夫诊治,表示这种病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实在是无能为力。铁川看着久久不醒的天心,自己伤心欲绝却也无能为力。秉丰来找铁川,发现天心高烧不退,铁川不希望若云得知此事。
    第39集
    白原看到家里多了一些礼物质问雪梅是从哪儿来的,学妹告知他这是汪父托秉丰带来的。白原思索着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让雪梅带他回汪家,让汪父承认白原这个女婿。秋荷进门,表示自己已经知道白原并不是士鸿的事情。
    第40集
    若云知道了自己是的亲生父亲是汪父,她来到天心墓前,和天心说着知心话。周母找到若云,说这一切都是自己亲手造成的。若云责怪母亲隐瞒事实。若云明确表示不会原谅母亲。士鸿在街上遇见铁川,从铁川的口中得知若云出事了。这一切士鸿母亲全都知道了。
    第41集
    于母答应若云,只要能够留住士鸿,那么今后于家由若云做主。士鸿想要去一趟欧洲,他将绸庄的账本交给秉丰。若云劝士鸿亲情很重要,不能因为自己就怀忧丧志,希望他能留下来。于母和若云的关系有所缓和。铁川回到周家,白原见此情景暗暗发誓不会放过周家,深夜潜入周家。
    第42集
    白原拿着刀冲着若云直奔过去,汪父替若云挡了一刀。雪梅知道了汪父是为了若云才受的伤,怪罪若云。大夫诊断完表示情况不是很乐观。汪父做了忏悔。雪梅请求若云改口叫爹,若云则哭着说,自己没有办法做到。在众人的劝说下,终于开口叫了一声爹。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