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0 15:47:04

老婆大人2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老婆大人2》是由庄伟建执导,宣萱陈锦鸿滕丽名李思捷主演的时装喜剧。

该剧讲述标准的小男人葛国光,自愿跟老婆大人高希敏签下"不平等条约",奉行男主内,女主外,务求让任职裁判官的敏可在事业上无后顾之忧。

该剧于2009年5月4日在翡翠台播出。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老婆大人2

  • 类型

    剧情,家庭

  • 集数

    25集

  • 主演

    宣萱,陈锦鸿,滕丽名,李思捷

  • 导演

    庄伟健

  • 编剧

    黄国辉、伍立光等

  • 出品时间

    2009年

  • 出品公司

    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 首播时间

    2009年5月4日

  • 制片地区

    中国香港

  • 每集长度

    45分钟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剧照剧照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也许都有一个成功的男人。标准的小男人葛国 光﹝陈锦鸿饰﹞,自愿跟老婆大人高希敏﹝宣萱饰﹞签下"不平等条约",奉行男主内,女主外,务求让任职裁判官的敏可在事业上无后顾之忧。纵然面对家婆的无声抗议及千篇一律的家务琐事也从容自在,全因她奉行"男主内,女主外"的理念;她把一切看作理所当然之时,命运让她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不能单用法理去解释的严峻考验。

由于光两个妹妹葛宝怡﹝唐诗咏饰﹞和葛宝贝﹝陈思齐饰﹞忙于事业学业早出晚归,母亲钟锭英﹝吕珊饰饰﹞生活上毫无寄托,光见状力邀英到家中帮忙,那知英和敏在生活细节上却相处不来,为免引起婆媳风波,光只得带英到小区中心参予活动,却遇上刚被敏重判社会服务令的何时富﹝许绍雄饰﹞,光、英不知就里,还误会富乃善心义工,对其留下好印象。

光的围村兄弟葛德云﹝李思捷饰﹞与女友分手从外国返港,力邀光一起创业,云还说服光成为其壮阳药品代言人,令敏在人前出丑,迫令光放弃做代言人,云却在光耳边挑拨离间,令光、敏夫妻间鸿沟渐深。

敏被委派到北区裁判法院为主任裁判官,遇到麻烦人物的表表者就是有"长毛大状"之称的黄志坚﹝王凯韦饰﹞,其"出位"言论,每每令敏疲于应付。但初出茅卢、任职检控主任的怡却对其欣赏倾倒不已。

同时,敏为了减压学习健康舞,遇上健康舞教师何秀秀﹝滕丽名饰﹞,在得知了秀因患轻微精神病,而失去儿子抚养权的悲惨遭遇后,对秀甚为同情,二人结为好友。光更主动介绍秀到幼儿园兼职教舞,又让秀成为儿子葛彦祖的契妈,好让秀找到感情的宣泄口,秀对光一家感激不已,更非常羡慕葛家的幸福。

希敏对她身世的怜悯之心,竟大开门户让她闯进其生活圈子,为她制造无限进占自己家庭、甚至取替其作为妻子及母亲地位的机会;继而是国光因车祸入院重伤,被亲戚葛德云(李思捷)教唆接连欺骗希敏,令两夫妻陷入分裂边缘;最后是不打不相识的骗徒何时富,一个在希敏眼中低下卑鄙的流氓,竟然是堂堂高官的亲生父亲。

一部由法理及人情交织而成性故事再度感动登场。 [1]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
葛国光陈锦鸿
高希敏宣萱
钟锭英吕珊
葛彦祖叶天诺
葛德云李思捷
葛宝怡唐诗咏
葛宝贝陈思齐
何时富许绍雄
孙碧玲伍慧珊
伍凯彤黄智雯
梁生江汉
梁太梁舜燕
苏亚基邓健泓
梁昕昕李诗韵
林若松胡枫
乐在山蒋志光
黄志坚王凯韦
高天骆应钧
叶惠娟陈嘉仪
吕官丁主惠

折叠 职员表

制作人
简美施
导演
庄伟健
副导演(助理)
李文舜、陈贤俊等
编剧
黄国辉、伍立光、邱福庆、陈宝华等
摄影
朱鸿辉
配乐
杨奇昌
剪辑
郭小璐
配音导演
吴国华
动作指导
陈健荣
灯光
麦澍森
剧务
马龙、吕子奇
场记
林志明

参考资料[2]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高希敏

演员   宣萱   

敏性格重情义,硬朗率直,分析力强,凡事讲求原则及公平,处理案件时,常做到情理兼备,在法理外也讲求人情,为出色的主任裁判官。

葛国光

演员   陈锦鸿   

光性格"就得人",戆厚驯良,孝顺父母,是一个好好先生,却流于道理多多,有点长气婆妈。

何秀秀

演员   滕丽名   

秀表面乐天开朗,活跃好动,热情开放,喜爱交朋结友,生性独立,外表为一个时代女性,内心其实自卑虚怯,孤独内向,生活苦闷寂寞,傍徨无依,自怨自艾,充满积忿,开朗活泼的表面只是用来掩饰自卑抑郁的内心,填补空虚孤寂的生活。

葛德云

演员   李思捷   

云性格歪理多多,是围村内的土皇帝,为人盟塞,却自以为是,爱摆长辈架子,贪小便宜,超级大男人,认为女人是男人的附属品,从不尊重。

葛宝怡

演员   唐诗咏   

怡性格倔强,反叛好胜,积极进取,因自小在一极度大男人的家庭长大,对成熟有才学的男子特别容易产生好感。

黄志坚

演员   王凯韦   

坚为人富正义感,专为低下阶层打官司,人称"长毛大状"。

何时富

演员   许绍雄   

富行为粗鄙,说话风趣,毫不正经,凡事得过且过。讲义气,但却爱贪小便宜,经常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不惜撕破面皮。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歌名备注
《Beauty and the Beast》插曲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折叠 播出平台

播出日期
2009年5月4日-6月5日
播出时间
星期一至五 20:30-21:30
播出频道

翡翠台,高清翡翠台

折叠 编辑本段 剧集评价

正面评价

剧照剧照"大女人"宣萱小别荧屏两年后强势回归,麻烦事却遇到一大堆:先是"小男人"老公陈锦鸿忽然发威,决意大振夫纲;再是两人添了个可爱的宝贝儿子,但如何哄阿B真是挠破头皮;三是遇上好友"情敌"滕丽名,女主人地位几乎被取代……晚餐合家欢时间,又可轻松愉快品尝这个"男主内、女主外"的新派家庭的甜酸苦辣。剧情温馨、写实又有趣味,演员配搭有火花,年仅2岁半的BB演员叶天诺更加招人喜欢,天真无邪征服一众师奶心。(搜狐娱乐评)[3]

负面评价

编剧创造力匮乏的表现之一就是,躺在一个成功剧集的基础上"吃老本"--《老婆大人2》就有"吃老本"的嫌疑。这个"男主内、女主外"的家庭剧拍完第一部也就差不多了,继续拍就只会肥皂味越来越浓。于是,戏不够,病来凑,懦弱的男主角突然转性,决定重振夫纲,誓做"大男人",而事业型的老婆也迁就丈夫重新学做"小女人";这还不够,还要把女主角的身世拿出来做文章--原来宣萱和滕丽名出生的时候被抱错了,滕丽名因此认定宣萱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决意报仇。当是拍韩剧啊?(武汉晚报评)[4]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高希敏和葛国光带儿子葛彦祖去幼稚园参加入学面试,但两人到达才知道原来父母和小朋友都需要分开接受面试。和校长面试时,希敏对儿子的事情其实不熟悉,幸得国光解围。另一边厢的彦祖向老师表示家务都是由父亲负责,老师不信,指他讲大话,彦祖遂嚎啕大哭。希敏被杂志封为“风云裁判官”。希敏判决一宗违例泊车案件时,成功在车主呈堂照片的暗角发现婚礼的花车原来防碍了水龙头,于是指出当时票控车主的警员有理,令上诉的车主无言而对。国光开发的儿童游戏被客人指太益智,该客人要求他加入暴力元素,国光不快,但国光的拍档照样答应。辈份极高的“十三公”葛德云回乡,他听到一班工程人员欲拆葛氏祠堂,幸希敏出现阻止了冲突,且原来对方只是要拆附近的“池塘”,但已令德云因而敌视希敏。希敏和国光的新居完工,两人向锭英表示即将迁走,锭英不快,德云借故指责希敏。锭英被误会刻意用长者八达通卡乘搭港铁,其实八达通卡只是葛父的遗物,她长期收在袋内,因而惹上官非。
    第2集
    希敏出庭助锭英作证,法官接纳希敏所提供的证据,判锭英无罪释放。众人离开时,国光看见朋友萍姐被一女子刘芳指责她抢去其丈夫之骨灰;希敏作为该案的裁判官,在听取两方所提出的供词后,虽判萍姐无罪,但骨灰则属合法妻子刘芳所有。萍姐与刘芳在判案后仍然为骨灰之事争执,原来刘芳欲将骨灰倒进厕所内……希敏得悉后,只能以公共卫生条例阻止刘芳;国光想出骨灰盒是萍姐所买,因此阻止刘芳拿走。刘芳以布袋拿走骨灰时,扮作不小心把骨灰撒于窗外;萍姐伤心痛哭,国光只有将骨灰盒交予她。国光与希敏欲过二人世界,但锭英却不识时务常到来借故做家务。希敏不想婆媳关系恶化,要国光想办法。宝怡与希敏恰巧同被调到北区裁判院工作,两人在茶餐厅遇上无赖何时富,希敏不满他的恶行而教训了他。亚基与昕昕回港向国光宣布婚讯,国光亦替他高兴。亚基结婚,令国光渴望重拍结婚照,希敏答应。时富被控游荡而要上裁判庭,见希敏是主审裁判官后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希敏判罚时富需执行社会服务令,时富认定她是公报私仇。01希敏出庭助锭英作证,更向裁判官提交有力证据以证锭英无罪。
    第3集
    希敏因时富而耽误了与国光拍婚纱照,希敏见国光大发雷霆,以为是欲责骂她失约,但原来国光只是为公事与拍档争论。国光知道儿子因未能与母亲合照而不高兴,于是想出以计算机制作合成相,希敏感激国光之体谅。亚基与昕昕回到酒店,发现昕昕的父母从马来西亚跟随到港,昕母更决定为两人安排婚礼,亚基暗生不满。亚基向众围村兄弟诉苦,德云提议亚基与锭英上契以增声势,免被昕母欺负。希敏对亚基上契一事亦表赞同,认为是让锭英转移注意力的良机。德云替亚基在围村内做上契仪式,故意向昕昕施下马威,要她吃下鸡尾巴;希敏不值,提议昕昕可像她一样先写下婚前协议书才结婚。希敏为臭豆腐案进行实地观察,更到证人家中作家访,最终以空气管制条例作出检控。德云为亚基庆祝他即将结婚,特找来亚基的前度女朋友们开狂欢派对,国光更充当摄影师拍下整个过程。德云与众围村兄弟出席亚基的空中婚礼,德云因肚饿偷吃了行礼用藏有宝玉的汤圆;希敏以为是儿子彦祖吃下汤圆而要他道歉,但彦祖只承认吃下朱古力,更直说是德云吃下汤圆。昕昕欲斥责德云,但亚基为维护兄弟而与昕昕争执……
    第4集
    希敏知道国光不喜欢当初签下的婚前协议书,提出愿意删减内容,但国光表示尊重希敏的意见而不删改。亚基因昕昕之事喝至大醉,国光到围村找他,提议他签同意书,以证明与昕昕之婚姻无效,但亚基最终不愿签字。希敏代表亚基交一份婚前协议书给昕昕,以证亚基的承诺与诚意,可惜昕母不许女儿再见亚基……德云带亚基到卡拉ok散心,更找来亚基的前女友相伴,此事却被昕昕看见。昕昕决定分手随父母回乡,在飞机上昕昕看到亚基的深情表白,终明心亚基心意;两人终补办浪漫的童话式婚礼。希敏到正式上任,因北区围村多用家乡语言,令希敏在判案时甚感吃力。时富没有公德心随处抛香蕉皮,令锭英跣倒地上;锭英不知蕉皮是时富所抛,把扶助自己的时富视作好人。时富在履行社会服务令时再遇上锭英,令她误以为时富热心公益。国光的拍档使计与他拆伙,更把员工带走;希敏认为应控告对方欺诈,但国光宁愿息事宁人。希敏到幼儿玩乐班接彦祖放学时遇上秀秀,秀秀发现儿子被前夫带走后,突然发狂般情绪失控……
    第5集
    希敏在天台阻止秀秀寻死,更答应助她发禁制令不让儿子出境。秀秀的丈夫杰找律师帮助取消禁制令;法官听取双方证供后,决定实行禁制令一星期,让秀秀有足够时间与儿子道别。宝怡在酒吧消遣时遇上志坚,志坚的轻佻举动令宝怡对他留下不好的印象。翌日宝怡与志坚在法庭上相遇,才知对方分别是律师及检控主任。宝怡与志坚在法庭上针锋相对,因宝怡对案件掉以轻心而败给志坚,更被志坚奚落。希敏欲安慰宝怡,但她却表示激起了自己的斗志,誓要当个好的检察官。德云决定向秀秀展开追求,要求国光在秀秀前称赞自己,但秀秀却没有反应。当秀秀得知国光对儿子关怀备至时,反对国光另眼相看。秀秀在计算机店遇上国光,国光更协助秀秀安装计算机。秀秀为答谢希敏早前的帮助,特请她吃饭更介绍她到健美中心跳舞。德云与希敏在健美中心外相遇,希敏更在秀秀前指责他游手好闲。德云不甘受辱,主动找国光要他与自己一起合作开办神油买卖生意,更将一支神油放在国光衣袋中。希敏发现此事,明言不准丈夫与德云合作。国光在街上遇意外受伤送院,希敏收到消息后赶至,却发现丈夫性情大变……
    第6集
    国光经检查后发现有瘀血压着神经,以致影响情绪,希敏只有接受医生意见,对病人付出多点关怀与忍让。国旋光性情大变,要希敏负责打理家务;希敏正忙作一团时,警局来电指国光被带返警署调查。希敏终把国光的脑前叶受损令情绪失控一事向葛家众人说明,希望他们能合力照顾他,不让他在公众地方惹事。希敏暂代国光带彦祖回校上课,见家长们对国光病情的关心,始知丈夫人缘极佳。德云的贸易公司开张,各人到贺,但秀秀对德云的态度仍冷淡。志坚的朋友大飞惹上官非,遭人陷害被指醉酒驾驶,志坚主动担任他的辩护律师。志坚以血液化验报告替大飞洗脱嫌疑,但宝怡对报告有所怀疑,私下进行调查。国光与锭英在巴士上看见泼妇骂夫,国光控制不了情绪在车上大发雷霆,锭英却不敢告诉希敏。希敏在法院听到法庭记者指国光变成了“巴士阿哥”,不禁惊讶非常。希敏回家质问国光,国光竟对此事沾沾自喜。彦祖发烧,秀秀提出代希敏照顾他;德云看见秀秀出现在国光家,竟以为国光对她有意思。德云找国光担任男士补药的代言人,希敏看到国光的代言人纸板后不禁呆立当场。
    第7集
    国光发现替德云拍的照片竟被移花接木,立即赶去与他算账;国光到达时发现希敏已与德云理论,但国光听到希敏指自己有病时,却又情绪失控地责骂希敏。秀秀看见两人吵架,主动找国光倾谈,更在他面前替希敏说好话。时富得知国光情况,主动介绍神医给锭英;锭英欲以童子尿煮药给国光,幸希敏及时发现。时富相信神医,更购下他所制的“大补丹”。时富终从街坊处得知真相,欲找神医算账时,却发现已人去楼空,希敏更认定时富是骗子的同党。时富为补偿失去的金钱,叫女儿凯彤介绍他到德云的公司取补药到士多寄卖。国光要求德云不可用超人纸板作宣传,提议改用大侠形象;德云避免国光再闹事只得答应。时富与德云在舞动全城舞室前与秀秀相遇,秀秀遇上时富后反应怪异。宝怡为与志坚多接触,特意到他所开设之酒吧喝酒,亦发现他已有了女朋友。希敏因家事及工作弄至疲累不堪,更被人投诉在庭上的表现。在山劝希敏放假休息,但希敏对自己的过失感到失望;希敏回家看见国光为小事而发脾气,终按捺不住与丈夫大吵一顿,想不到国光竟叫希敏辞去工作。
    第8集
    德云为追求秀秀,特意找她开班教授健康舞;秀秀在厕所内遇上凯彤,秀秀乘机在她口中打探时富的事,得知时富对凯彤甚为爱锡,不禁对他更为憎恨。秀秀故意到时富之士多询问有关他的家事,希望唤起时富的记忆;但时富却无法认出眼前人是亲女儿。宝怡在酒店看见志坚之女朋友另结新欢,立即向志坚通风报讯。志坚终把与女朋友分手之事对宝怡说出,两人亦因此成为朋友。德云找同村兄弟调查秀秀的底蕴,当得知秀秀曾结婚及育有一子后,立即改变追求秀秀之意。秀秀欲取回儿子的抚养权,向希敏请教,希敏指出若可给予孩子一个健全家庭,胜诉机会将提高。有杂志欲请国光访问,希敏怕丈夫被骗要他拒绝,国光竟以为希敏想控制自己,对希敏破口大骂。希敏父母回港,发现国旋光性情大变感错愕,希敏忍不住在父母面前痛哭。希敏发现国光又再情绪失控,令她决定要国光接受手术。希敏在动物遗弃案中明白到自己不可放弃国光,决定放大假陪伴丈夫,让他脑中的瘀血自然消退。国光突然康复,更向德云说出此消息;德云希望国光利用此机会替他的男士补药作宣传,要求国光不要向希敏说出此事。
    第9集
    希敏得知国光欺骗自己大感气愤,更搬回外家暂住。国光特意带同新的协议书向希敏认错,但却不被她接受。希敏的上司请志坚担任特约裁判官,但希敏对志坚的判案能力感怀疑。锭英不想儿子夫妇冷战,劝德云向希敏坦白是他教唆国光说谎,但德云拒绝。志坚首日担任裁判官,即遇上宝怡当检控官的案件。葛家众人绑着德云,要他向希敏说出真相,国光更头顶痰罐求太太原谅,希敏终答应搬回家。希敏向国光表示他只为责任而结婚,实则两人在性格上有极大差异;希敏更提出需要冷静期以审视两人之婚姻是否可继续下去。国光怕失去希敏,向德云明言不再担任代言人;国光遇上秀秀,两人同病相怜互相诉苦。锭英跌倒受伤,时富带她到士多搽药酒时,锭英发现时富与凯彤并非亲父女。希敏对国光冷淡依然,国光怕失去希敏而担心不已。德云想请秀秀担任新产品的代言人,秀秀为储钱到美国探望儿子而答应。秀秀听到国光酒后吐真言,表示自己已爱上希敏二十多年而感奇怪;秀秀发现希敏与自己曾在同一小学就读,于是请她一起重游旧地……
    第10集
    希敏从国光的儿时收藏中得知,原来两人早已认识,只是希敏一直没察觉到国光的存在。希敏看到国光偷偷收藏自己的绘画作品,才知丈夫从小已喜欢自己。希敏回到家後以为国光欲离开自己,激动得大骂丈夫不负责任。德云借拍广告刻意亲近秀秀,但秀秀却冷淡非常;时富到现场探望凯彤,秀秀看见妒意大起。时富在老人院再遇上锭英,更向她说出年少时冲动把妻女赶走的往事。宝怡接任新的检控工作,对犯人豪之处事方法甚感不满;豪之律师与宝怡在庭上针锋相对时,志坚以时间为由未能判案,要豪还押候审。希敏不满志坚的判断,但志坚仍坚持没有问题。志坚在酒吧被女顾客死缠,只得找宝怡作挡箭牌扮作女朋友,宝怡大为陶醉。德云无意中听到同村兄弟指他没有老婆可继後香灯,决意尽快把秀秀追到手。德云下重本购置超级电脑给秀秀,让她能与儿子在网上对话,但想不到秀秀的儿子突然回港。国光在鸭巴甸口中得悉血型与血型之组合会影响下一代,遂怀疑希敏并非高天的亲生女儿。国光私下替希敏检验DNA,证实高天与她并没有血缘;得知此真相的国光不懂如何向妻子道出真相。
    第11集
    希敏无意中得知国光私下检验DNA一事,以为丈夫在外另结新欢诞下女儿,向国光大兴问罪,国光只得说出真相。希敏惊讶自己不是高天女儿,欲找父母问明究竟;但希敏看见父母恩爱的情景又变得难以启齿。德云欲与秀秀进一步发展,但可惜秀秀的儿子明对德云并无好感,更故意与他作对。希敏为应否与父母对质而烦恼,国光安慰她,指她不应为过去之事而影响父母间的感情。志坚以为宝怡因小事而迁怒于他,更刻意邀请她吃饭赔罪。宝怡以为是单独约会,但志坚竟带同朋友出席;宝怡发现志坚对朋友甚有义气,更觉他吸引。德云被同村兄弟取笑未有感情着落,德云吹嘘自己与秀秀已进入见家长的阶段,但实则只是德云要秀秀陪他拜祭亡母。时富与凯彤到坟场拜祭凯彤的生父时遇上秀秀,无意中得悉秀秀竟是自己女儿;时富后悔当年冲动,决心努力补偿。时富提出欲与秀秀团聚,但遭她拒绝。锭英为助时富与秀秀和好,带时富到玉石工场修补已碎之玉镯,二人更在工场内遇上惠娟。时富与惠娟离开时被希敏发现,令她以为时富是惠娟的情人。
    第12集
    高天得悉希敏并非自己亲生女儿后与惠娟到化验所再作检验,结果是希敏与两人无血缘关系。希敏得知真相后大为惊讶,惠娟亦气高天怀疑她红杏出墙。国光认为可能是当年医院曾发生火警而将女婴调乱,才令误会出现。惠娟生气搬到希敏家暂住;惠娟对希敏表示就算二人没有血缘,但仍会视希敏为亲生女儿。希敏与惠娟到医院调查调包之事,可惜医院已销毁了之前的记录。高天找惠娟道歉时突然心脏病发,惠娟表现紧张,两人最终和好如初。希敏接受宝怡的提议,决定尝试在网上寻人,希望能找出当年在医院产房工作的人。希敏在网上找到当年照顾婴孩的婆婆,得悉另一位也给放在氧气箱的女婴名字叫何四喜,众人疑怀四喜就是高天夫妇的女儿。秀秀请德云暂时照顾明,德云替时富安排与外孙相处的机会,秀秀得悉后大骂时富。秀秀前夫杰回港找明,秀秀因此得知明竟是私下偷走回港。杰因一时意气在街上打明,以致被控虐儿;秀秀决定趁机与前夫争夺明的抚养权。宝怡与同事到海滩玩滑浪风帆不慎堕海,幸得志坚出手相救。
    第13集
    希敏不停被狗仔队跟踪,更将她的私生活作为杂志新闻,希敏多次劝喻记者收手却没结果。宝怡向志坚提及希敏被滋扰一事,志坚提出意见让宝怡帮助希敏。宝怡请私家侦探偷拍有关记者行为,结果希敏以照片作为证据提出起诉;志坚作为此案的裁判官判该传媒机构要停止该等滋扰行为。希敏从宝怡口中得知是志坚的意见后,不但没有感谢他,反而立即举报事件数,志坚因此被口头警告。杰收到秀秀的律师信后到舞室与她争吵一番;时富为助秀秀夺回抚养权,与德云一起找杰谈判,可惜却弄巧反拙把杰弄伤。秀秀恐杰会起诉时富,特安排他向杰道歉;杰以抚养权作为不起诉的条件,时富与德云立刻拒绝。明听到秀秀与杰为抚养权而各不相让,又再自责偷偷离家出走;幸时富凭记忆将明寻回。国光向明晓以大义,令明了解父母的行为只是对他的着紧。明决定随父亲回去美国读书,秀秀虽不舍亦尊重儿子的意愿。志坚自觉不适合当特委裁判官而决定辞职,宝怡以为志坚因希敏之事而遭解雇,于是向志坚道歉。希敏查出四喜之下落,但却发现对方竟是个男子。
    第14集
    希敏得知四喜正进行变性手术后大感愕然,原来四喜本为女儿身,但堪坷经历令四喜希望能成为男性。希敏不知应否向父母说出有关四喜之消息;希敏在法院判决一宗抢劫案时,发现被控的J女是四喜的好朋友,令希敏对四喜的人格有所保留。时富未有放弃与秀秀和好,特意请锭英教他煮爱心汤水,可惜秀秀依然冷淡。国光到茶餐厅观察四喜,发现她并不是坏人亦甚有人缘;国光结果告诉希敏,但希敏仍认为惠娟未必能接受,国光遂提议检验四喜与惠娟的DNA。时富拿汤水给秀秀时被人抢劫,秀秀见时富为抢回母亲的玉配而受伤,终原谅时富;时富为赎罪愿与秀秀一起验DNA。国光带希敏找四喜说明时,惠娟与高天亦查至该处;四喜忽闻有亲生父母在世竟不能接受,更拒绝验证DNA。惠娟遇上四喜被贵利财追数,情急下竟拿希敏所送赠的金表典当给贵利财。希敏看见志坚对宝怡之举动亲暱,警告志坚不要玩弄宝怡感情;志坚经希敏提醒,才惊觉自己不知不觉间已喜欢上宝怡,遂趁机向宝怡示爱。四喜带朋友到会所戏水,更与希敏产生误会,四喜更搬离惠娟家。
    第15集
    惠娟责怪希敏令四喜生气,主动追回四喜更提出愿资助她进行变性手术。希敏因惠娟把自己送赠的金表典当而耿耿于怀,国光只好努力开解太太。惠娟与希敏同时找贵利财赎回金表,但他表示金表已转售他人。惠娟与希敏母女坦诚对话,发现大家仍关心对方因此和好。四喜无意中发现自己并非在惠娟诞下女儿的医院出生。四喜为完成变性手术,不敢把真相告知惠娟,更骗惠娟开廿万支票给她。希敏致电诊所得知化验结果,立即通知惠娟;惠娟向四喜质问,四喜竟逃走。惠娟追逐四喜以致晕倒,四喜晚上偷入医院探望她更留下道歉信。希敏与秀秀吃饭时看见秀秀手上的金表,发现自己送给母亲的金表竟辗转传到秀秀手上大感无奈。秀秀母亲的坟墓被雨水冲坏急需修葺,时富答应支付费用,于是兼任中港货运;怎知时富遭警方拘捕指他走私货物,时富否认控罪却又无法找到货主。时富得德云与国光之助终沉冤得雪,秀秀亦为误会父亲之事而道歉。时富与秀秀取DNA报告,发现两人并非亲生父女。秀秀对希敏说出检验结果后,两人凭着蛛丝马迹,怀疑对方就是当年被对调了的女婴。
    第16集
    希敏得悉自己与时富是亲父女后未能接受,国光劝希敏认回父亲,但希敏坚决拒绝。时富未有放弃寻回亲生女儿的念头,可惜仍未能找到当年医院产房的资料。时富曾答应为亡妻修葺坟墓,于是透过锭英把金表卖给高天与惠娟。惠娟发现时富手持的金表正是希敏所赠之物,立即答应购下。秀秀认回父母后突然富有起来,时富不知就里以为她与有钱人交往。父亲节将至,国光乘机劝太太认回时富,但希敏竟要求丈夫不要重提此事。国光安排时富在父亲节到老人院表演,希望让希敏看见时富有爱心的一面,但希敏只觉时富像个小丑。时富发现凯彤欠下十多万卡数更被财务公司追数,只得与德云商量;德云教唆时富到医院把失去女儿之事闹大以争取赔偿。时富为筹钱真的到医院外静坐,更被传媒报道。秀秀不欲时富与希敏交恶,主动出钱替时富还债。时富看见秀秀与高天一起,以为高天搭上秀秀,跟踪两人上秀秀家;时富冲动得打伤高天,秀秀为免误会加深,终向时富说出真相。时富得知判自己社会服务令的法官是自己女儿后大感愕然。
    第17集
    时富发现只得自己被蒙在鼓里,因此认为希敏嫌弃自己;希敏见时富没有动静反觉安心。德云要时富与记者合作要医院赔偿,但时富表示放弃。秀秀带希敏拜祭亡母,希敏知当年因时富发现秀秀没有血缘关系后抛妻弃女,更不想与时富相认;时富偷偷到幼儿园探望彦祖。国光发现此事,大方让时富与彦祖到公园玩耍,可惜两人同因对花粉敏感而被送院治理。希敏赶往医院,指国光不应让儿子与时富见面,时富无意中听到感心痛。志坚安排国光到协助调解协会当专家顾问,为雇主及雇员作庭外调解;国光凭冷静与耐性,终完成工作。时富思前想后终决定改掉恶习,希望女儿会对自己改观;希敏在书店闲逛时,看见时富将图书放入袋中,竟通知店员指时富偷书。志坚与宝怡被唱作组合渔夫邀请出席保护古树之音乐会,两人答应支持。宝怡生日当天期望会与志坚有个难忘约会,但志坚竟带她参加保护古树抗议行动。因抗议行动引起混乱,宝怡被牵连入伤人案中,检控处要她暂停所有工作。希敏指责宝怡,令她离家出走,国光亦因此与希敏吵架。
    第18集
    希敏指宝怡若被起诉,有可能前途尽毁,国光此刻才知事态严重;宝怡找志坚要求到他家暂住,志坚无奈答应。时富与锭英带备补品到探望受伤护卫,但却被赶走;希敏责备时富之行为,更指时富有可能被控骚扰证人。希敏在网上查看示威当日之影片,终被她寻获一学生所拍下之片段。希敏证实宝怡无罪,宝怡感激更衷心向她道歉。高天举行试酒会,介绍在山与秀秀认识;在山对秀秀有好感,更主动提出参与秀秀的健康舞班。德云发现有新追求者出现,欲向在山施下马威。凯彤为赚钱买名牌手袋时遇上色狼,幸得德云及时出现替她解围;凯彤回家指时富私吞亡父留给她的遗产,时富气得说出一直养育凯彤的金钱实际是由他支付。时富因众人对他有偏见而借酒浇愁,却因此不慎堕楼。国光与希敏看到时富堕楼之新闻后,立即赶往医院,但希敏却见时富与护士谈笑风生。秀秀与高天及惠娟同住,始发觉自己对她们的事一无所知;希敏得知后把父母之喜好与习惯向秀秀说明。秀秀见高天生日将至,欲替他庆祝,但结果却弄至高天与惠娟不欢而散。
    第19集
    德云看见秀秀为父母之事烦恼,自告奋勇教秀秀制作榴莲蛋糕哄回高天及惠娟。希敏得知父母又为小事吵架,与高天合作做戏哄惠娟,更带她往小店吃榴莲蛋糕。秀秀希望为高天补祝生日,但当她看见父母已和好,心中不禁失望。德云知秀秀心意被希敏破坏,竟在她面前诉说希敏之不是,令秀秀更沮丧。德云欲带秀秀散心藉此培养感情,却被在山破坏。德云请凯彤协助追求秀秀,凯彤建议他邀请秀秀参与慈善飞行同乐日;但因买下假票而不得入内。法院出现一位法庭怪客,常到庭上听希敏审案。希敏收到汤水及药物,怀疑是怪客所为。宝怡自搬到志坚家暂住后,完全扰乱了志坚的生活节奏,令他烦恼不已。浩祈教志坚用以退为进的方法,迫宝怡自动搬走。宝怡感受不到与志坚同居之甜蜜,复又得知志坚欲赶她离开后,终气得搬回家。怪客尾随希敏下班时被护卫制伏,发现他只是想向希敏表示谢意,但他却否认送汤水给希敏。国光发现时富跟踪希敏;时富向希敏说出心底话,但希敏仍拒绝认他作父亲。国光见两人未能和解大感烦恼时,却突然头痛发作
    第20集
    希敏看见国光突然头痛,劝丈夫找医生检查,国光答应。国光邀请家人参加彦祖在幼儿园的颁奖礼,时富亦有出现;时富特意送礼物给外孙,希敏却拒绝收下,国光见状只好安慰时富。秀秀从儿子明口中得知前夫将再婚,而明对父亲续弦没有异议,秀秀不禁感失望。秀秀向父母提出欲争回明之抚养权,高天一口答应。志坚与宝怡冷战多时,浩祈按众女之要求引志坚出来让他受严刑迫供;志坚终向宝怡说出心底话,二人和好如初。在山于课堂上向秀秀坦白,希望与秀秀成为好朋友;但德云以为在山以退为进博秀秀同情,秀秀看不过眼把德云赶走。德云找凯彤陪他喝酒,二人酒后发生关系,德云后悔不已。凯彤高兴钓得金龟婿,送上旅游礼券及相机给时富;时富无意中发现希敏遗下手链,特意送回给她。旅行社突然通知希敏,说时富在云南失踪,怀疑他堕崖。希敏到时富家守候消息时,发现他所拍下的短片。当大家伤心之际,时富突然哼着歌出现,众人大感愕然。希敏与时富父女相认后,传媒无意中得知此事,特意又再大造文章,更指希敏判父亲罪,令希敏与时富成为城中话题。
    第21集
    希敏被传媒追访时眼睛受伤,国光为送爱妻到医院推迟了身体检查;惠娟与高天得悉希敏发生意外,竟搁置到美国探外孙之事,秀秀心感不满。时富与希敏经DNA验证为亲父女,二人高兴不已。时富为避开记者追访,接受国光提议搬入围村居住。希敏连日饱受压力,幸得国光支持。秀秀在网上与儿子谈话时,发现他与前夫妻子相处融洽,不禁大表失落。宝怡无意中发现志坚收留前女友在其家中居住,忍不住醋意大发。时富虽避居围村,但传媒仍借时富之过去大造文章;希敏之上司指律政处要为希敏所判之案件作司法覆核,劝希敏暂时休假。时富见女儿被迫休假,竟上报馆找晦气。秀秀看见儿子与前夫旅游时的快乐情况,担心会失去儿子;希敏察觉秀秀心情,答应助秀秀向高天提出往美国探亲,秀秀感激。警方突然请时富协助调查报馆被纵火一案,时富坚决否认曾放火。国光得知希敏休假,特意为她安排家庭旅行让她放松。秀秀见希敏没有向高天提出到美国之事,对希敏的不满更深;秀秀觉得希敏深得众人爱戴,认定希敏对她既妒且恨。
    第22集
    警方得到证据决定起诉时富到报馆纵火;希敏陪时富录取口供,才知时富曾到报馆后楼梯撒尿后离去。志坚答应时富担任辩护律师,更建议他尽快找出人证;时富否认控罪,但法官拒绝让他保释候审。希敏为父亲到便利店寻找证人,可惜无功而回。秀秀向心理医生说出不满,医生提议秀秀到精神科检查,但遭她拒绝。希敏几经辛苦终觅得时富曾在便利店买东西的证据,但志坚说出此证据不足令时富脱罪。宝贝无意中偷听到有记者被贵利追债一事,立即通知志坚;志坚要该记者出庭作证却被他拒绝,但志坚略施小计终令他就范。时富终无罪释放,希敏衷心感谢志坚的协助。志坚再向宝怡道歉,两人终和好如初。德云在餐厅内遇上在山约会别的女子,立即上前大骂在山一脚踏两船,经在山解释后德云始知是误会。希敏经司法覆核后证实没有偏私可复职;秀秀得知国光脑内有肿瘤,提议国光向太太隐瞒,国光同意。时富为怕再连累希敏,决定回乡长住不回香港;希敏决定寻找时富下落,拜托秀秀代为照顾国光与彦祖。秀秀到国光家悉心照顾两人,更开始戴上假发,决心把自己打扮成希敏的模样。
    第23集
    国光见秀秀以希敏的打扮在家中出现感愕然,更差点误会她是希敏。希敏在东莞寻得时富之居所,却得悉他受伤送院;希敏邀请时富回港一起生活,时富感动。秀秀悉心照料国光,国光虽说不出有何不妥之处,但总觉秀秀的举动奇怪。志坚为帮助前女友出头而得罪豪,豪施苦肉计让自己受伤令志坚被捕。宝怡得知志坚又再惹事端,决定向志坚提出分手。德云找秀秀饭聚,向她表示与凯彤合不来,秀秀反鼓励他不要放弃自己想要的东西。国光入院检查,因怕太太担心而不告诉希敏,秀秀自告奋勇说替国光安排一切。德云在医院内看诊时,发现秀秀竟以葛太的身分陪伴国光,不禁大表奇怪。德云向秀秀查问,秀秀只得把国光患有脑瘤之事说出。希敏与时富提早回港,德云向希敏说出真相,希敏与时富赶至医院;秀秀见希敏突然出现极不高兴,而希敏看见秀秀打扮得与自己一样大表震惊。希敏无意中听到秀秀与心理医生的对话,怀疑她旧病复发;高天与惠娟安排秀秀见精神科医生,秀秀竟离家出走。国光在公园寻获秀秀,向她多番劝解,但秀秀不接受现实更把国光推跌。
    第24集
    秀秀完全把自己代入了希敏的身分,更私下带走彦祖;国光与希敏发现儿子失踪后担心不已。秀秀在度假屋遇上停电,向德云求救;德云通知国光到长洲与他会合,更答应会留意两人。德云在街上拾回百合花哄秀秀,岂料彦祖因吸入花粉以致哮喘发作,秀秀将彦祖送院;国光与希敏赶至,两人不但没有责怪秀秀,更劝她回家。秀秀被送回家,众人决定以无比耐心协助秀秀康复。希敏决定暂停工作,直至国光拿取检验报告,但国光反劝妻子应上班。德云在秀秀病发时陪伴左右,秀秀终被感动答应进食。宝怡对志坚的感情感到迷惘,不知如何是好;豪在酒吧内遇上宝怡,借机向她展开追求,更在宝怡的饮品内下药。豪在喝醉时说出陷害志坚一事,宝怡将该说话录下以作证供。志坚被撤消指控,更提出与宝怡重拾旧欢。德云与高天等人的努力下,终令秀秀放开怀抱与人接触。国光发现自己常无故失忆,担心病情较想象中严重;国光回围村向家人交代,又买下摄录机拍下生活片段,但希敏却感受不到国光的病情变坏。希敏陪丈夫到医院取报告时,国光开车时突然晕倒,更把车撞上行人路。
    第25集
    国光昏迷后突然苏醒,却记不起自己曾晕倒一事;希敏向医生了解丈夫的情况,医生表示国光脑内的肿瘤为良性,但因脑瘤变大而令国光引起间竭性失忆、头痛及昏迷,提议应把脑瘤切除。国光怕手术后遗症会令他失去重要记忆,因此反对进行手术。希敏工作时致电国光却没有回应,赶回家发现他昏倒于浴缸中。希敏决定贴身照顾丈夫,直至国光愿意动手术为止;德云提出请秀秀担任女人媚产品的周年表演,但却遭她拒绝。表演当天凯彤突然肚痛,只得让秀秀代为演出,亦令她重拾自信。高天与惠娟安排外孙回港探望秀秀,秀秀感动不已,终走出阴霾。国光在家中突然不能认出希敏,希敏担心不已要求丈夫做手术,但国光却不答允。国光又再晕倒,希敏立即送他入院;众人得知国光患有脑瘤,也劝他做手术;希敏见国光不肯改变主意,决定与他离婚。希敏与国光因离婚之事闹上法庭,希敏在庭上提出离婚理由是无法忍受国光之病情所带来之压力;国光亦说出自己内心感受,二人在法庭上各不相让。国光找志坚为他立下遗嘱,志坚竟把国光所录下的片段交给希敏过目。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