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4 13:13:38

拉姆斯·波顿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拉姆斯·波顿是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和HBO美剧《权力的游戏》中的人物。他是卢斯·波顿被合法化的私生子,原名拉姆斯·雪诺,临冬城与霍伍德城伯爵。拉姆斯自认为是个真正的波顿,并对自己的庶出身份充满怨恨,他骄傲地把自己当做恐怖堡的正统继承人,对那些不这么认为的人会采取不那么温柔的手段来帮助他们改正这一错误的看法。拉姆斯残酷,野蛮,以折磨他人为乐。他相当遵循波顿家的古道--剥光他们!

原著小说中与珍妮·普尔假扮的艾莉亚·史塔克结婚,仍然存活。而在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与珊莎·史塔克结婚,之后在私生子之战中被小指头与琼恩·雪诺打败,最后被珊莎放出的自己的狗咬死。

拉姆斯有一票蒙其恩宠,忠诚追随他的士兵,被称为"杂种的小子们"--当然从不会在他们或拉姆斯大人耳边说起,他们和拉姆斯一样堕落。

在HBO拍摄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拉姆斯·波顿由伊万·瑞恩 (Iwan Rheon)饰演。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拉姆斯·波顿

  • 外文名称

    Ramsay.Bolton

  • 别名

    拉姆斯·雪诺,小剥皮

  • 性别

  • 登场作品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 文化

    北境人

  • 头衔

    临冬城与霍伍德城伯爵

  • 主要成就

    收复卡林湾、谋杀卢斯·波顿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拉姆斯是卢斯·波顿强暴某位磨坊主的老婆的产物。卢斯在打猎的时候看上了这位磨坊主的老婆,并决定违背法律,实践一下被禁止的"初夜权"传统--领主有权力占有平民的新娘。

当拉姆斯的母亲来到恐怖堡,宣称她需要资助来抚养已经变得不听管教的拉姆斯时,卢斯送给拉姆斯一个仆人。此人由于某种未知的天生怪病而皮肤发臭。尽管常常洗澡,还是闻起来很糟糕,被人们称为"臭佬"。把他送给拉姆斯实际上是卢斯的一个残酷的玩笑,但两人却变的密不可分(非基友)。卢斯后来深思,到底是拉姆斯带坏了臭佬?还是臭佬带坏了拉姆斯?不管怎样,臭佬总是忠诚地遵从拉姆斯的指令。五王之战的两年前,因为卢斯的嫡生子多米利克牺牲 (被拉姆斯下毒),又没有其他孩子,于是他把自己的私生子带到恐怖堡作为自己的继承人。在此之前,拉姆斯一直与自己的母亲生活在一起。

折叠 编辑本段 小说角色

折叠 列王的纷争:

当卢斯去前方打仗时,拉姆斯开始在恐怖堡屯兵。在得知临近的霍伍德家的土地同时失去领主和继承人后,他出手了。拉姆斯最终夺取了霍伍德的城堡,强迫寡妇唐娜拉·霍伍德伯爵夫人嫁给自己,随后把她锁在塔里,不给她吃的。霍伍德夫人在被活活饿死之前吃了自己的几根手指头。在罗柏·史塔克的要求下,曼德勒大人派人追杀拉姆斯来阻止他的暴行。拉姆斯当时刚刚强X并杀死了一个农家女而臭佬正在X尸,被一行人马从远处发现。拉姆斯把自己的衣服给了臭佬让他逃跑,结果臭佬被当成自己给射杀,因此保住性命,假装成臭佬作为犯人被带到临冬城。

席恩·葛雷乔伊占领了临冬城之后,拉姆斯为了获得自由而宣誓效忠席恩。他很快成了席恩最信赖的参谋(至少是表面上看起来),并帮助席恩把逃走的布兰和瑞肯抓回临冬城。在两个史塔克家男孩成功的逃脱后,他想出一个精妙的计划来掩饰席恩的尴尬--杀掉两个和史塔克同岁的农家男孩,剥了尸体的皮,来避免被认出。席恩把他们被剥皮的尸体当做史塔克家的男孩带回临冬城,把他们的脑袋插在城墙的枪尖上,由此遭众鄙视。而当裂颚达格摩的进攻被挫败时,北方人怀着对席恩的背叛和杀死自己少主的愤怒,进军临冬城以解放它。即使没怀着多少胜利的希望,席恩仍然不愿意放弃城堡,他准备和那没几个对他忠诚的铁民一起作最后一搏。拉姆斯提出他可以带回援军来帮助席恩,于是席恩给了他的几个钱让他向恐怖堡跑路了。

在与父亲商议之后,拉姆斯和他的部队向临冬城进发,碰巧遇上罗德利克爵士和他的军队过来打声招呼。拉姆斯已经换下他仆人的装束,穿着一身盔甲,带着红色头盔,和罗德利克会面。当老城主向他伸出友谊之手时,拉姆斯砍掉了他的胳膊,然后带领军队蹂躏被吓呆了的北军。当他骑行到临冬城门下,拉姆斯对席恩秀出罗德利克爵士,兰巴德·陶哈,克雷·赛文的尸体,作为忠诚的表示。席恩打开城门并亲自会见了拉姆斯,拉姆斯摘下红色头盔,展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告诉席恩他很想玩玩给席恩暖床的凯拉妹子,席恩拒绝了,于是拉姆斯一拳把他砸躺。拉姆斯随后对临冬城进行了大肆劫掠,冷血的杀害很多其中的居民,歼灭了剩余的铁民,并俘获了席恩。

折叠 冰雨的风暴:

拉姆斯因他出色的服务(注:在铁民对临冬城的屠杀中解救妇女和儿童。)而受到托曼·拜拉席恩国王的奖励,被合法化为拉姆斯·波顿,卢斯的正统继承人。

拉姆斯把席恩关在恐怖堡,剥了他的皮,并把其中的一小片寄给罗柏·史塔克作为礼物,来证明席恩"谋杀"布兰和瑞肯的罪行已经得到了报应。在红色婚礼之后,卢斯将一位由别的女孩假扮的艾莉亚·史塔克许配给他,使他成为了临冬城的领主。

折叠 群鸦的盛宴:

拉姆斯招兵买马向南方进发,准备从后方进攻卡林湾(仍被铁民们占据)。

折叠 魔龙的狂舞:

拉姆斯强迫席恩扮演臭佬--他被杀的仆人。他不允许席恩洗澡,并在他身上涂排泄物。拉姆斯同时会跟席恩做游戏--先剥了他脚趾或手指上的一些皮,让他感受几天的极度痛苦,再让他哀求自己砍掉被剥皮的部位(赐予慈悲)。因为痛恨席恩的微笑,拉姆斯打断了他几颗牙。此外他还净了席恩的身(原著中没有此情节)。大,小瓦德都成为了拉姆斯的侍从。

拉姆斯以席恩为使者,兵不血刃的将卡林湾拿下。他以食物和和安全许诺生病挨饿的铁种们--前提是他们得投降。于是他们投降了,于是他们全被拉姆斯干掉了,活生生的剥了皮,尸体被摆在卡林湾的道路旁边。卢斯对拉姆斯的很多行为颇有微词,表示拉姆斯在进行体育运动时应该稍微谨慎些--他在北境已然声名狼藉了。

拉姆斯娶了珍妮·普尔--只有他,他父亲,和席恩知道这女孩不是艾莉亚·史塔克--并且经常当着席恩面虐待她。结果珍妮和席恩最终被曼斯·雷德救走(曼斯是被得知这场婚礼的琼恩·雪诺送去救他的"小妹"的)。

尽管珍妮和席恩逃跑了,曼斯本人却被拉姆斯抓到。拉姆斯送给琼恩一封的信件,声明他已经打败了史坦尼斯的军队,杀了国王,抢了他的剑。他同时声明他要他的新娘回来,如果琼恩不还给他,他就自己来取。这封信的内容的真假仍待考证。

折叠 编辑本段 电视剧角色

第二季

卢斯·波顿派自己的私生子拉姆斯·雪诺前去替罗柏·史塔克收复席恩·葛雷乔伊占据的临冬城。席恩手下的铁种自行叛乱将席恩交给了拉姆斯,然而拉姆斯并不领情,他剥了这些铁种的皮,并烧毁了临冬城

折叠 第三季

拉姆斯在恐怖堡装作侍从,将席恩·葛雷乔伊偷偷释放。之后又赶来杀死了追杀席恩的猎人。他在席恩重燃希望后再次把他骗进了恐怖堡,对其进行了各种虐待包括阉割,最终令席恩的身心彻底被摧残。拉姆斯把席恩戏称为仆人"臭佬"。

折叠 第四季

拉姆斯虐待席恩的行为一度引起回到恐怖堡的父亲卢斯·波顿的不满,但看见席恩已经被拉姆斯完全操控,他改变了看法。

卢斯命令拉姆斯收复被铁种占据的卡林湾。期间雅拉·葛雷乔伊前来营救弟弟席恩,但席恩已经完全崩溃,拒绝了雅拉,拉姆斯率军将雅拉赶出了恐怖堡。紧接着,拉姆斯派席恩前去说服卡林湾的铁种投降。铁种投降之后,他又违约将其剥皮。卡林湾的收复巩固了卢斯·波顿北境守护者的地位,为表嘉奖,卢斯请国王托曼·拜拉席恩为拉姆斯赐名波顿。波顿家族驻扎在了临冬城

折叠 第五季

拉姆斯在前去收税过程中剥了拒绝缴税的赛文公爵的皮,卢斯·波顿因此批评了他。卢斯的妻子瓦妲·佛雷怀上了次子,拉姆斯为此极为不悦,但卢斯则让他不必担心其地位。为了拉拢北境诸侯,卢斯·波顿接受了"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珊莎·史塔克与拉姆斯联姻的建议。在"小指头"在临冬城期间,拉姆斯因忌惮其地位而表现的彬彬有礼,但当他离去后,拉姆斯在新婚夜强奸了珊莎。意识到拉姆斯的本性后,珊莎寻求席恩的帮助,但席恩却告诉了拉姆斯,拉姆斯剥掉了试图解救珊莎的北境人的皮。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在远征临冬城过程中遭遇了大雪,拉姆斯乘机献计一条,率二十人烧掉了史坦尼斯的粮草,使得其军心尽失,也遭受了暴鸦团的背叛。随后拉姆斯在正面战场上击败了史坦尼斯的残兵,但觉醒的席恩却乘机将珊莎救出了城外。

折叠 第六季

虽然击败了史坦尼斯,卢斯·波顿仍然因为拉姆斯丢掉了珊莎而愤怒,他为此召集哈罗德·卡史塔克率军来巩固人心。哈罗德怀疑珊莎去了黑城堡,拉姆斯建议卢斯派兵攻打黑城堡,杀死琼恩·雪诺,卢斯难以置信,表示北境诸侯无法容忍守夜人总司令被谋杀。这时学士前来报喜,卢斯的次子出生,卢斯拥抱拉姆斯让其不必为自己的位置担心,却被拉姆斯一刀刺死,原来拉姆斯和哈罗德早已精心策划篡权,他俩胁迫学士伪造死亡证明,随后拉姆斯让猎狗咬死了自己的继母和刚出生的弟弟。随后小琼恩·安柏前来宣誓效忠,他将瑞肯·史塔克与女野人欧莎献给了拉姆斯,拉姆斯杀了企图营救瑞肯的欧莎,并正式向琼恩·雪诺宣战。随后琼恩号召了部分北境小诸侯以及托蒙德麾下的自由民攻打临冬城,拉姆斯拒绝了与琼恩比武决斗。为了给北境展示实力,拉姆斯选择正面作战而非守城,他在琼恩面前射杀了瑞肯让其彻底失去理智,随后用盾阵将敌军围住。正在这时,培提尔·贝里席却率谷地军队赶到,波顿盾兵无法抵御骑兵的冲击,拉姆斯意识到大势已去,逃回了临冬城。

然而,临冬城门很快被巨人旺旺撞破,拉姆斯射杀了重伤的旺旺,为保活命重新提出了比武决斗,愤怒的琼恩用盾牌挡住拉姆斯射来的箭,将拉姆斯打翻在地疯狂暴打,拉姆斯笑着享受这一切。

最终,珊莎·史塔克将拉姆斯带进他自己的狗舍,珊莎告诉拉姆斯:他的家族、姓名以及所做的一切恶行都会随风消逝,最后拉姆斯被自己为琼恩准备的猎犬所活生生吃掉。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性格

拉姆斯长得肉肉的,嘴唇像大蠕虫,黑色长发。尽管他本身是一个有能力在背后操纵别人的人,狡诈而冷血,但拉姆斯还是相当坦率的。他喜欢虐待和病态的行为,例如把赤裸的姑娘放进波顿家森林里,然后带着一群野狗追猎她们。对于那些委身他的姑娘,他会让她们死的痛快(当然是在强暴之后),然后剥去尸体的皮。为了"纪念"这样的"好姑娘",他会给他的狗取她们的名字。那些不愿委身他的女人也还是逃不脱被强暴的命运,有时是被他,有时是被他的狗,有时一起,然后她们会被活生生地剥皮,而所有的人皮都会被作为可怕的战利品带回恐怖堡。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