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7 16:27:23

张汴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张忭(1634-约1716年),字怡仲,又字尚元,号渫庵、晚年号啸庐主人。晚年居于宿豫曹集镇道方村(古称"张桃园")。他生于明崇祯七年,约卒于康熙五十四年。是明末清初宿豫(宿迁)著名诗人、散文家、史学家,其在徐淮诸郡县的文人士大夫中声望及高。其所著文章诸书被人们发现较晚,一部12卷本的清康熙年间的《宿迁县张忭私志》;《学量堂诗词集》1卷(共收录诗篇150余首);《学量堂文集》上、下各1卷;《学量堂持往编》1卷;《学量堂补天集》1卷;《学量堂韵学解》1卷流传于世。

基本信息

  • 本名

    张汴

  • 别称

    号:渫庵、啸庐主人

  • 字号

    字:怡仲、尚元

  • 所处时代

    明末清初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宿迁市宿豫区

  • 出生时间

    公元1634年

  • 去世时间

    约公元1716年

  • 主要作品

    《学量堂文集》、《学量堂韵学解》等

  • 主要成就

    《宿迁县张忭私志》

  • 职务

    著名诗人、散文家、史学家

  • 性别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张汴 (1634-约1716年),字怡仲,又字尚元,号渫庵、晚年号啸庐主人。晚年居于宿豫曹集镇道方村(古称"张桃园")。他生于明崇祯七年,约卒于康熙五十四年。是明末清初宿豫(宿迁)著名诗人、散文家、史学家,其在徐淮诸郡县的文人士大夫中声望及高。可惜的是,其所著文章诸书被人们发现较晚,以前只有一部12卷本的清康熙年间的《宿迁县张忭私志》流传于世。其他著书,因张汴的思想中隐含"怀念前朝"的动因,家人怕出版而遭受"文字狱",故深藏几百年,直到民国六年(1917年)才刻板出集。目前,张忭所著诸书仅剩孤本,流落于镇江忭裔后人手中,秘不示人。宿迁只有极少数影印本。

张忭饱读诗书,一身才气,长于解经,精通诗韵。他忧国忧民,秉性刚正不阿。一生著书颇丰,计有:花费他13年精力编写的一部12卷本《宿迁县张忭私志》;《学量堂诗词集》1卷(共收录诗篇150余首);《学量堂文集》上、下各1卷;《学量堂持往编》1卷;《学量堂补天集》1卷;《学量堂韵学解》1卷。以上是他的诗词、文赋、治史、解经、对地方治水的思考、对当时封建统治制度的不满看法以及对诗词韵律上的贡献等,还表现在他对底层劳动人民的悲惨处境怀着深深地同情。他的另一所著《薯霜录》1卷,一方面揭露了清初上至督抚司院、下至府县衙门的断案司法腐败,一方面向今人展现了三百多年前封建衙门的运作过程,尤其珍贵。

在张忭的诗集《学量堂诗词集》中,他所作的《泛舟侍丘湖止宿友人东庄》,描写了那个时期侍丘湖迷人的风光、湖面的宽大,为今人了解宿豫侍丘湖的变迁提供了珍贵的佐证;他作为封建文人士子,能以范文正"先忧后乐"为榜样,胸怀家国理念。他同情地方劳苦大众的悲惨生活遭遇,康熙早年间(1680年前后),宿邑全境遭大水灾,灾民流离失所,官府却照样索逼租赋,宿邑大地哀嚎遍野,他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写下了四首《哀宿口号》诗,其中第二首写道:"全淮昏垫宿尤偏,就里杨庄更惨然。积水深来十余尺,旧庐漂去已三年。输将极力仍无地,呼吁难通可有天?闻道龙宫多宝藏,可堪持檄索银钱!"康熙首度南巡,他顶着巨大压力,向康熙呈《民本》一书,终得康熙允斥户部蠲免宿迁赋税近万两白银、赋粮三千石。

张忭作为史学家,他治史严谨,写了大量的文章,目的是幻想清朝统治者能像史书上所载的开明君主一样,能够轻徭薄赋,能让民众休养生息,能像"文景之治"一样。

张忭的哲学思想是,他怀疑正统"天道"的作用,认为天灾人祸至苍生贫苦是天道不公;

主张"心中有物",才能反映客观现实,具有朴素的唯物观点;他崇尚经学,比较排斥理学;其思想主张往往与封建正统思想相悖,并有自己的是非观。比如针对当时封建士大夫的思想颓废,他在《秦始皇焚书》诗中一反正统而写道:"千古焚书恨始皇,我言焚去亦何伤。试观今古读书者,谁识三纲与五常?"

张忭作为明朝遗民,内心具有反清意识。他与明末复社重要成员安徽抗清英雄、文学家吴应箕之子吴子班等人来往甚密。临到去世仍感叹自己毕生追求的大事(反清)未成。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故事

折叠 为民请命呈"民本"

宿迁自古饱受水害之灾。宿迁原名宿豫,因避唐代宗李豫名讳而改名宿迁,康熙七年(1668年)农历正月十七日晚申时(晚8时)前后,宿迁境内发生地震,地面瞬间地塌土平,房屋倒塌无数,百姓死伤惨重,哀嚎遍野,顿成人间地狱。地震引发黄河决口,百姓生活更是雪上加霜,良田沉于水底,岁岁颗粒无收。而官府仍赋繁役重,依旧催逼不减;劣绅勾结官府,趁机敲诈勒索。四乡民众被逼,或举家逃亡,或卖儿鬻女,致使土地荒芜,灾民流浪于途,饿狗争尸于野,一幅凄惨之象。张忭目睹于此,含泪挥笔写下一首七律《哀宿口号·有引》:淮都十一属惟宿土最瘠、赋最重、役最烦,而灾又最剧。杨家庄、花山坝诸处决口,赋田沉废,粮额犹存。累控金融,部议未允。哀哉斯民,真靡有孑遗矣。见闻所及,信笔拈成口号,言取其质,事纪其实,聊当郑侠之图,楚材之哭,庶已言者无罪,而闻者足戒也。传曰民为邦本,本固邦宁,凡百君子尚其重念呼斯言:

流民连年不堪图,尤是今来景象殊。

树已无皮犹聚剥,草如有种敢嫌枯。

插标卖子成人市,带锁辞年泣鬼徒。

过往轮蹄多显者,谁传此语到皇都。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圣祖康熙皇帝第一次南巡,于农历十月十八日途经宿迁,年已五十的张忭闻听此事,他的眼前浮现出皇帝出巡的浩荡声势与威严、沿途官吏的阿谀奉承,更想到的是灾民不堪负重、流离失所的情景。提笔写了《民本》一书,详陈灾情,涉及田赋的繁重。十一月初十日,康熙结束南巡回鸾又经宿迁,张忭呈递《民本》,康熙帝阅后,下令免除宿迁地丁银九千八百两、粮赋三千一百担。张忭此举,大大减轻了宿迁民众的负担,宿迁民众交口称赞,张忭敢于陈述地方灾情、请求减免赋税一事,苏北徐、海、淮、扬诸郡为之震动,张忭在士大夫阶层也因此有了极高的威望。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