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0 14:34:47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峨眉山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9个义项): 展开

峨眉山 - 新世界出版社2010年出版图书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峨眉》,是由于铁成著,新世界出版社于2010年出版的历史武侠小说。小说讲述了峨眉派弟子奔赴抗倭战场,东亚三国纷争的壮烈往事。一代武侠宗师金庸钦点的峨眉派小说,少林梁以全,武当游玄德,峨眉汪键题词推荐。作者于铁成,中国峨眉武术研究会秘书长,生于四川,祖籍天津,16岁起在报刊发表散文及短篇小说,现为乐山电视台节目主编。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峨眉山

  • 出版社

    新世界出版社

  • 作者

    于铁成

  • 出版时间

    2010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介绍

万历二十年二月,早已归顺大明的鞑靼大首领、宁夏守将哮拜起兵叛乱,一时间血雨腥风,西北蒙难。叛军连下中卫、广武、玉泉营、灵州,全陕震动。名将李如松临危受命,率宣、大、山西兵及浙兵、苗兵及关宁铁骑,三鼓而克宁夏城,哮拜授首。李如松此时偶得一封发自蜀中的勾结密信,大为担忧,遂派斥候统领、峨眉弟子司徒小鱼以为师父通天大师祝寿为名,轻骑独返蜀中追查密信来源。
与此同时,朝中奸佞、日本势力、国内乱党等数路人马混入为通天大师祝寿的武林群雄中,一时间风云际会,剑拔弩张!雄霸四海的青龙会总舵主七海龙王爱女沈月奴也赴峨眉示警,声称有人欲对峨嵋不利。小鱼将信将疑,然丽又彼此欣赏、暗生情愫。
唐门少主唐九赴峨眉欲求通天大师解救幼妹唐琳儿,途中偶得峨眉弟子生死护送的铁匣。通天大师得之,发现其中竟藏有倭寇与大明播州土司杨应龙暗中勾结的密信和明军沿海卫所驻地图。而此时各路魑魅魍魉也蠢蠢欲动,欲夺此物而后快。通天大师命小鱼与沈月奴将铁匣护送至京城递交朝廷重臣。然而,这只是大师布下的一道惑敌之计。毫不知情的小鱼与沈月奴各怀心思星夜启程,等待他们的将会是重重危难、步步惊魂。

折叠 编辑本段 基本信息

书名:峨眉(上卷)

作者:于铁成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0年3月1日
ISBN:9787510407963
版次:第1版
开本:16

折叠 编辑本段 目录介绍

折叠 倭寇

这些倭寇常年来犯,凶狠强悍,往往身负重伤仍敢冲杀。一般明军卫所官兵根本无法抵挡,往往一触即渍,连刀枪都扔得满地皆是,有时甚至两三百倭寇就能撵在千余明军背后狂追滥杀。只有在胡宗宪、俞大猷和吴惟忠的部属面前,倭寇才讨不去便宜。此次来攻的倭寇大多是日本浪人武士,若论单打独斗,戚家军士卒本难抵挡,所以双方人数悬殊,却始终战了个平手。

折叠 太监之奸

严年鹤没等他说完便扯着公鸭嗓喝道:“好一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君是什么,君可是咱们皇上啊!要是人人都可以不听皇上的话,还要军纪国法何用?这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吴将军,朝廷里大人们都说您劳苦功高,将士归心啊。哦对了,您的人马还叫威家军呢,戚继光死了又轮到了您,大概这些个兵都只知道您吴大将军,却不知道北京城还有位皇上吧?”严年鹤这番话说来,让在场的游击、都司们又惊又怒,按照这厮的话来说,吴惟忠以下官兵岂非不遵朝廷节制甚至心有反意了?这种话一传出去,恐怕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折叠 一死锄奸

严年鹤大急,也再顾不上许多,赶紧趴了下去伏在李长风的胸口追问道:“究竟藏在哪儿,你他娘的快说呀!”就在这时,李长风从袖中悄悄摸出了峨眉刺,运足了最后一点力气对准严年鹤的胸膛,一击而中!只听铛的一声响,严年鹤那肥大的身躯就被这峨眉刺顶得直挺挺摔了开去,原来他竟然在外衣内套了件带有护心镜的软甲,李长风拼死一击,竟然功亏一篑!

折叠 好吃街

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吃。所以,无论是江南,还是塞北;无论是京城,还是蜀地,几乎每一个城镇,都有这样一条街:街上挨家挨户都是卖好吃的东西的,什么蟹黄小包、凉拌鸡丝、芝麻火烧、春卷豆花……虽然都是小吃。没有大酒楼里的水陆八珍,但每一样小吃都能让你品尝之后,唇齿留香,经年难忘。秀甲天下的峨眉山下便有这样一条街,它的名字就叫做好吃街。

折叠 杀人夜

一路狂奔,须臾便来到了那些血腥的尸首旁,县城的衙役还没有到。血腥气依然没有散去,在这浓烈的血腥气之中,仍然有一缕奇异的香味。小鱼蹲下身子四处打量了一下,突然如同一头豹子般一跃而起,身子凌空扑进了一从灌木,抓住了一只手!

折叠 峨眉派

峨眉武功讲求先诱后打,后发先至,除长剑以外,更有诸多常人匪夷所思的兵器,如蜀中随处可见的茶馆里的长条板凳、老人行走之时借重的拐杖、樵夫担柴所用的扁担——诸如此类,无不可入武功,无不可成招敷。通天大师一生所学剑法为二,一是猿公剑法,一是越女剑法,这两种剑法一为至刚。一为至柔,学武之人原本只能学其中之一,否则混淆并学,终其一生也只能是学成“四不像”,甚至可能走火入魔,后果不堪设想。偏偏通天大师天赋异禀。竞能将两种剑法学成并能融会贯通,早以达到了神游物外,剑气随心的最高境界。是以,当世武林,通天大师以剑法为天下第一,并无争议。

折叠 我要投案

小鱼呵呵一笑道:“在下是前来投案的。你哥子快去禀告你们大老爷就是。”矮个衙役轻蔑地一笑,上下打量着小鱼笑道:“你娃硬是个刁民哦,年纪轻轻,胆子不小,投案,投啥子鬼案?”小鱼笑道:“峨山镇上李家院坝头三条人命案,那三个人就是在下我杀死了的。”两名衙役闻听此言吓得俱是一抖,矮个的衙役突然扔了棍子边向里跑边喊道:“妈哟。杀人的来了,杀人的来了,快去喊大老爷升堂!”

折叠 寿筵前夕

通天大师道:“按理说,这小猴儿已经长大,就该告诉他这些事,让他去找寻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是老衲总有些不祥之感。这孩子的身世恐怕极不寻常,他那襁褓之中,无一字迹,用的布料显然也是临时更换的,与那颈中挂珠完全不搭调。可见送他来的人,并不想让人猜到他的身份、那颗珠子,原本也没有什么记号,但是老衲当年身在先皇左右随侍,怎会看不出那乃是皇家大内之物?”无穷大吃一惊。道:“师父是说……”通天大师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答道:“无穷,你也曾出入宫禁,也知那皇家的事是如何之凶险。这孩子出生不久便被送到这峨眉山来,或许说明他的父母已遇不测。倘若现在教他得知了自己的身世。恐怕大祸立刻便到降临在他身上。老衲,绝不能眼见这样的事情发生。”

折叠 群雄拜寿

唐九伏地不起道:“此乃是在下嫡亲的幼妹琳儿,因误中奇毒,特来求大师慈悲为怀,不吝相救。”听得此言,无穷不由得一诧,问道:“世人皆知四川唐门乃天下第一用毒高手,既能用毒,必能解毒,令妹这事……”唐九道:“大师有所不知,我唐门的确对毒药有些心得,却也并非江湖中传言得无所不能。幼妹琳儿,从小心地善良,对本门用毒的法子也很有些不满,总想研制出些解药来,克制毒药。在下虽然并不赞同她的想法,却也不愿干涉。其实研制解药,就必须以身试毒,方能检验……”

折叠 乱局

帐篷之中只有一个人,一个席地而坐的女人。沈月奴换了一件衣服,这是一件腰身紧束却又十分合体的大袖丝袍,连那覆面的紫色纱巾也已经变成了淡黄色的,她笑呤吟地看着小鱼走进帐篷,然后跪直了身子,在席子上深深地行礼。小鱼心中暗奇,这死丫头突然行起了上古之礼,又打扮得愈加美丽,又想搞些什么古怪?不过此刻自己孤身前来赴宴,也算是暂代峨眉派门下,却也不能失了礼教。,所以尽管还在腹诽,却也快速来到客座,深深地还了一礼。沈月奴轻轻一笑,直起身子,取过几案上的羊脂白玉酒壶,双手为小鱼斟满了一杯酒,道:“其实听到峨眉派掌门人通天大师文冠当世,武功绝代,门下弟子也无不是文武双全等传闻久矣,今日可见一斑。奴家以古礼待君,君亦以古礼还之,实在难得。”

折叠 夜战

在悠扬的钟声里,小鱼突然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帐篷穹顶之上系着的一簇鲜艳如火的野花。野花无芳,身畔有香,如兰如麝。小鱼的眼睛盯着那簇野花,倏然出手,一把擒住了身旁那人的手腕!入手的一段皓腕十分柔滑,却无人惊叫。小鱼转过脸来,却见被他擒住的沈月奴正目不转睛地瞪着自己。见小鱼转过脸来,沈月奴才冷冷地开口道:“原来你不是呆瓜。而是一个登徒子!”

折叠 唐九

小鱼上下打量着唐九,吃惊地道:“大哥,这狗儿是你藏在身上的?”唐九嘿嘿一笑,却不答话,只顾在怀中摸索着什么。小鱼心道,这位结义大哥还真是花样百出,不知道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居然把小狗带在身上,这可一个活物哦,居然就这般毫无破绽地被他藏在身上了,除了这只小狗,他的身上还会带着些什么?莫非,大哥的身子原本并不是外表看上去那般肥胖,而是衣衫之中藏着太多的秘密么?

折叠 黎明之前

通天大师轻咳了几声,低语道:“哎……如果有两只手,却只能保住一只,你们会砍断哪一只?”段云峰一愣,问道:“师父,您说什么啊?”通天大师摇了摇头,却从怀中摸出一只布包,递与无穷,道:“几番拈起几番新.子期去后孰知音,天心有月门门照,大道人人放脚行……无穷啊无穷,今后的峨眉派,就全都交与你了,云峰啊,你可要尽心……”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不语了。无穷与段云峰一惊,忙扑近看时,却见通天大师竞已然圆寂了。两人重重地跪倒在地,无声地哭泣起来。

折叠 出峨眉

袁子让道:“一切都已准备停当,随时便可出发,你二人还有何事要我帮助,不妨道来。”小鱼忙道:“还有一事想劳烦大人,小鱼此次回来时骑的是我家少帅赏赐的一匹大宛汗血马,此马寄存在好吃街刘大叔的客栈,这次出来也无暇相顾,可否派人去将马儿取回,便暂放在大人衙门处?”袁子让应道:“无妨,此事我即刻要肃超亲自去办。”小鱼与沈月奴点了点头,起身告辞。袁子让忙道:“小鱼,你且等等。”说罢转身从柜中取出一物,递与小鱼,又道:“小鱼你此去一路艰险,此刀乃当年戚元敬戚大将军自用之宝刀,如今便转赠与你罢,我不过一书生耳,留此刀无非令其蒙尘矣。愿你继承戚大将军遗志,为国为民,英勇杀敌。”

折叠 水路

那对面拦江大船上的人马见官船对直开近,一时之间纷纷奔上甲板,看那人数,竞有百八十人之多。韩铁索见此脸色更是苍白,小鱼笑道:“韩大哥不必担心,只管带人保护好咱们这只船便是,那些人让在下去对付。”韩铁索却哑声道:“这如何使得?韩某奉了袁大人之令要保护千总大人周全。岂能遇事反让千总大人率先涉险?这个前锋便让韩某当了。”说罢挣起身来。嘴咬短刀便跳下船去。

折叠 生疑

小鱼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千总,啥子将军……”正说着。猛然听得对面大船上传来砰地一声响,接着便是沈月奴的惊呼!小鱼也顾不上与易三叔说话,立刻飞奔到对面船上,只见沈月奴倒还完好无损。只是脸色惨白,见到小鱼只是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鱼正要询问,只听韩铁索在舱内急道:“大人,这胖子死了!”小鱼心中一动,赶紧走进舱中,只见那胖太监委顿于地,两只眼睛微睁着,双眉正中却多了一个圃圃的血洞,眉眼也被烧黑了一片,脸上依然是惊疑不定的神色。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死去。

折叠 死别

小鱼抱着樱子渐渐冰冷的身体,看了看陈千重,道:“多谢陈大哥了。”心中却更是疑惑,这位结义大哥究竞是什么人?为何感觉许多事便是从他突然现身好吃街才开始的?为什么他知道这么多事?陈千重似乎看出了小鱼的心思,点了点头道:“贤弟,愚兄知道你有话想要问,但你不必问,问了我也不会说的。你只需记住,愚兄是受一个你最亲近之人相托来帮你的。至于他到底是谁,将来你自会明白,此间之事已经了却,为兄告辞了。”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介绍

于铁成,中国峨眉武术研究会秘书长,生于四川,祖籍天津,16岁起在报刊发表散文及短篇小说。曾担任电台节目主持人,获2000年四川省广播电视主持人一等奖(政府奖),2002年被鲨威体坛评选为中国十大最受欢迎足球记者,现为乐山电视台节目主编。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