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4 03:37:41

南宫灵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南宫灵,古龙小说《血海飘香》人物,天下第一大帮丐帮的新任龙头帮主,袖中这两柄短剑可使出点穴镊、判官笔、分水刺等八种兵刃助招式,可称武林一绝。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南宫灵

  • 登场作品

    《楚留香传奇》之《血海飘香》

  • 哥哥

    无花

  • 父亲

    天枫十四郎

  • 母亲

    石观音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设定

南宫灵,古龙小说《血海飘香》人物。

南宫灵剑眉屋目,长身玉立,身上一袭青袍上,也打两三个补钉。他英俊的脸带笑容但不怒自威,眉目间竟自有一般慑人之力,神情之稳重,也不像是这种年龄的人所应有的。

妙僧无花之弟,石观音儿子,父亲是天枫十四郎

服哥哥无花下在酒中的的天一神水而死。

如意八打,急风十三刺

袖中这两柄短剑可使出点穴镊、判官笔、分水刺等八种兵刃助招式,可称武林一绝,就连丐帮故去的老帮主任慈,武功似乎都略逊他一等。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剧情

以下摘录南宫灵在小说中被无花害死片段:

南宫灵直等着楚留香走了出来,才施开身法。

两人飞掠了段路途,南宫灵忽然道:"你倒放心将她交给别人。"

楚留香道:"我有何不放心?"

南宫灵道:"你怎知那小子不会害她?"

楚留香道:"你只当别人的心肠,都和你一样恶毒么?"

南宫灵冷笑道:"我只当你是个很谨慎的人,谁知你也有大意的时候。"

楚留香微笑道:"我本是个很谨慎的人,我若能想出黑珍珠有一点伤害蓉儿的理由,此刻纵然逼不得已,也不会将蓉儿交托给他的,你若想以此来扰乱我,令我心慌意乱,我劝你还是莫再打这主意。"

南宫灵嘿嘿冷笑,果然不再说话了。

只见前面水雾迷漫,又到了大明湖边。

垂阳下,一艘画舫里居然还亮着灯火,从敞开着的窗子瞧进去,舱里明烛高燃,竟已摆好了一桌酒菜。

南宫灵等楚留香走进船舱,长篙一点,将画舫荡入湖心,四面水雾,如烟如雨,画舫随波荡漾,无边静寂的天地中,充满一种神秘而浪漫的气息,令人不觉沉醉,又令人忍不住为之毛骨悚然。

楚留香在船舱中最舒服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心里却一点也不觉得舒服,他总觉得这件事越来越不对了。

南宫灵为何要将他带到这里来?

神秘的凶手,莫非在这画舫上?

但这画舫上除了楚留香和南宫灵之外,绝对没有第三个人,这点,楚留香从踏上画舫的一刹那,就已可断定。

清凉的晚风中,散发着酒香、菜香、垂杨的靖香,但楚留香呼吸到的,却是一种浓浓的杀气!

这无人的画舫上,究竟隐藏着什么杀机?

南宫灵也坐了下来,凝注着楚留香,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带来这里?"

楚留香微笑道:"你自然不会是想在这里杀我,你若真想杀我时,自然距离水越远越好。"

南宫灵大笑道:"不错,没有人能在水里杀死楚留香的。"

楚留香沉思着,轻轻道:"莫非是'他'要你带我来的?"

南宫灵道:"不错,他告诉我,等到我自己不能解决这件事时,就将你带到这里来,等他自己来解决。"

楚留香道:"你想他会来?"

南宫灵道:"自然会来。"

楚留香道:"你想他来了之后,就能解决这件事?"

南宫灵微笑道:"世上若只有一个能对付楚留香的人,那人就是他!"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道:"无论'他'是谁,我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法子?"

南宫灵道:"他用的法子,没有人能想得出的。"

楚留香道:"你对他倒信任得很。"

南宫灵道:"世上若只有一个能令我信任的人,那人就是他。"

楚留香闭起眼睛,轻叹道:"这样的人会是谁呢?他既然明明知道在水上杀我,要比在别的地方困难得多,为何又要找到水上来?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他究竟有什么对付我的法子……我实在等不及想瞧瞧他了。"

想到这人的阴险、诡秘和毒辣,就连楚留香心里都不禁泛起了寒意,他平生所遇的敌手,实在没有一个比这个更可怕!

南宫灵倒了两杯酒,悠然道:"我若是你,现在最好且饮一杯酒,多想反正也没有用的,何况,你能喝酒的时候,只怕已不多了。"

碧绿色的酒,在金杯里发着光。

南宫灵举杯一饮而尽,仰首长叹道:"但我宁愿发现这秘密的并不是你,无论是谁,若要杀死一个曾和他在一齐捉过海龟的人,总不是件愉快的事。"

楚留香连手指都没有碰那酒杯,又长叹道:"我也宁愿你永远是那和我一齐捉海龟的南宫灵。"

南宫灵笑了笑,忽又皱眉道:"你的酒……"

楚留香笑道:"我喝酒的时候还多得很,现在并不着急。"

南宫灵大笑道:"楚留香居然不急着喝酒了,这倒也是件怪事。"

楚留香微笑道:"你莫忘记,我是个很谨慎的人。"

南宫灵也微笑道:"这两杯酒是从一个壶里倒出来的,你若还不放心,这杯我替你喝了吧!"他果然将楚留香面前的酒,也喝了下去。

楚留香叹道:"看来谨慎的人虽然也许能活得长一些,却难免时常会错过一些喝酒的机会。"

南宫灵大笑道:"你本不该怀疑这酒中有毒的,世上又有谁会认为区区一杯毒酒,便能毒得死楚留香,他又怎会在酒中下……"

"毒"字还未说出,他面色忽然大变。手臂、额角、脖子……每一根青筋都暴了起来!

楚留香失声道:"你怎么了?"

南宫灵颤声道:"这酒……"

楚留香动容道:"这酒中莫非果然有毒?"

他一步窜了过去,翻开南宫灵的眼皮瞧了瞧,却瞧不出丝毫中毒的征兆,但是南宫灵的身子,已烧得比火还烫。

楚留香心里一动,大骇道:"天一神水!这酒中下得有天一神水!"

南宫灵整个人都软了下去,嗄声道:"他……他怎会在酒中下毒?我不信!实在不能相信!"

楚留香跌足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么?他在这酒中下毒,要害的人并不是我,而是你!他明知我在处处提防,而你,你却绝不会对他有戒备之心。"

他仰天叹道:"我本已觉出这画舫上充满危机,却猜不出他有何法子来对付我,如今才知道,原来他要对付的不是我,而是你!"

南宫灵大声道:"但他……他为何要害我?"

楚留香苦笑道:"因为只要你一死,所有的线索便又断了,只要你一死,他依旧可以逍遥法外,只因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南宫灵身子一震,似又骇呆了。

这时他全身都已肿胀,肌肤已开始崩裂,甚至连血管都已绽破,眼角、鼻孔、指甲缝里,已开始沁出鲜血!

楚留香大喝道:"他既不惜下毒手杀你,你为何还要替他保守秘密?你此刻快说出'他'究竟是谁还来得及。"

南宫灵眼睛死鱼般凸出来,喃喃道:"你说他要害死我……我还是不信……"

楚留香道:"自然是他要害你!否则他明知我绝不会喝下这酒,为何要在酒中下毒?他在酒中下了毒,为何不告诉你?"

南宫灵似乎全未听到他的话,只是不住喃喃自语道:"我不信……我不信……"

楚留香一把抓住他衣襟,嘶声道:"你为何不相信?你难道……"

南宫灵绽裂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惨笑,道:"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楚留香道:"谁?他是谁?"

南宫灵一字字挣扎道:"这是个秘密,天下没有人知道的秘密,我……我也有个嫡亲的哥哥,'他'就是我嫡亲的哥哥!"

楚留香整个人都呆了,后退半步,扶着桌子,整个人都似要倒下来,过了半晌,才苦笑道:"难怪你如此信任他,难怪你如此听他的话,但……你的哥哥又是谁?你到现在还不肯说出他的名字?"

南宫灵张开口,嘴里满是鲜血。

他舌头也已绽裂,已说不出一个字来。

个人评论:其实我真的为他感到悲哀,一直被亲哥哥利用,又是那么的相信他,最后哥哥又为保全自己而害死自己。嗟乎!可怜,可悲,可叹。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