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5:39:27

吕凤先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吕凤先,古龙武侠小说《多情剑客无情剑》中人物,以手中银戟技惊四座,号为"银戟温侯",百晓生所著《兵器谱》上排名第五。 吕凤先位列百晓生兵器谱》第五,实乃当世之英才,而为人却极为自尊自负,孤高自赏。绝代双骄里的江别鹤和多情剑客无情剑里的吕凤先都是颜值超高气派非常的人物,论颜值武功二人相若,结局也是各有悲剧收场。江别鹤毁在地位的私欲,吕凤先毁在女色的地狱。

5
本词条 有内容无目录,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5个金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吕凤先

  • 其他名称

    银戟温侯

  • 登场作品

    《多情剑客无情剑》

  • 性别

  • 品性

    极为自尊自负,孤高自赏,好色

  • 地位

    兵器谱》排名第五

  • 情人

    林铃铃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剧情

这个在别人眼中是莫大荣耀的排名,在他看来实是一种耻辱,于是自毁银戟,另辟蹊径,以手为兵,练得更为可怕的绝技。

只可惜出师未捷,先应李寻欢之托,故意败于阿飞剑下。

李寻欢又托他击杀林仙儿让阿飞解脱,吕凤先却受林仙儿之惑,重伤已经失身于他的李寻欢知己林铃铃,使其死于李寻欢怀中;后又惨败于上官金虹之手,自此一蹶不振,自暴自弃。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形象

无论任何人走进来,目光首先就会被他所吸引。

虽然坐在这种肮脏油腻的小店里,但这人全身上下仍是【一尘不染】,那件雪白的衣服就像是刚从熨斗下拿出来的。

他穿得虽【简单】,却【很华贵】。

但这些都不是他吸引人的地方--吸引人的,是他的气质。

一种【无法形容的傲气】。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结局

忽然间,平静中起了骚动。

有人在呼喝,叱骂!

"酒鬼,不要脸,偷酒喝,就算你喝下去我也要你吐出来!"

李寻欢忍不住转过头。

他转头去瞧,也许只因为他听到"酒鬼"两个字。

只见一个人抱着个酒坛子,虽已被打得躺在地上,还是死也不肯放松拼命的喝,伸过头去喝酒。

一个腰上围着块油布的老头子,嘴里骂个不停,手上打个不停。

李寻欢暗暗的叹了口气,走过去,道:"让他喝酒,算我的钱。"

骚动立刻停了,手也停了。

钱不但能封住人的手,也能塞住人的嘴。

躺在地上的人连站都来不及站起来,捧着酒坛子就往嘴里倒,酒倒得他满身满脸,他也不在乎。

他似乎宁愿将自己淹死在酒里。

"若没有伤心的事,一个人又怎会变成这样子?"

"着不是多情的人,又怎会有伤心的事?"

李寻欢忽然对这人很同情,带着笑道:"一个人独饮最无趣,我那边还有下酒的菜何妨过去一起喝几杯?"

那人又吞下儿口酒,忽然跳起来,大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你配跟我一起喝酒,就算你再买三百坛酒送给我,也休想要我陪你……"

骂到这里,他声音突然停住,就像突然被只手扼住了脖子。

李寻欢似乎也已怔住了,失声道:"你……是你?"

这人忽然"砰"的将酒摔在地上,掉头就跑。

李寻欢立刻也追了过去,呼道:"等一等,等一等……兄台莫非不认得小弟了么?"

这人跑得更快,大叫道:"我不认得你,我不喝你的酒……"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眨眼间都已跑得瞧不见了。

无论是谁,都忍不住会以为他们有毛病。

"那偷酒的人原来是个疯子,明知要挨揍也敢来偷酒喝,但等到别人请他喝酒时,他反而逃了。"

"那买酒的人更疯,既花了钱,又挨了骂,还要称那人为兄台,像这种人我倒真没有瞧见过。"

他当然没有瞧见过,因为这种人世上本就不多

逃的人是谁?

他为什么一见了李寻欢就逃?

这原因别人自然不知道,就连李寻欢自己,也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况下遇到他。

李寻欢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条长街上的屋檐下。

那条街上的人很多。

他的白衣如雪,在人群中就像是鸡群中的鹤。

他自己显然也不屑与别人为伍,就算将世上所有的黄金部堆在他面前,他也不屑和那些他所看不起的人说一句话。

但现在,只为了一坛酒,浊酒,他竟不借忍受别人的汕笑,辱骂,鞭打,甚至不惜像猪一样被打得滚在泥浆中。

李寻欢简直无法相信这会是同一个人,也不敢相信。

但他却不能不信。

现在这滚在泥浆中的人,的确就是昔日那高高在上的吕凤先!

是什么事令他改变的?改变的这么炔,这么大,这么可怕!

灯火已在远处,星光却仿佛近了一些。

吕凤先突然停下了脚步,不再逃了。

因为他也和阿飞一样,逃避的只是他自己。

世上也许有很多人都很想逃避自己,但却绝没有一个人能逃得了!

李寻欢也已远远停下,弯下腰,不停的咳嗽。他已发觉近来咳嗽的次数虽然少了些,但一咳起来,就很难停止。

这岂非正如"相思"一样?

你将一个人思念的次数少了些时,并不表示你已忘了他,只不过因为这相思已入骨。

等他咳嗽完了,吕凤先才一字字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走?"

他虽然尽力想使自己显得镇定些,却并没有成功。

他说话的声音抖得像是一条刚从冰河中捞起来的兔子。

李寻欢没有回答,生怕自己的回答会伤害到他。

无论什么样的回答都可能伤害到他。

吕凤先道:"我本不欠你的,本不必为你做什么事,你何必还要来逼我?"

李寻欢终于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欠你的。"

吕凤先道:"就算你欠我,也不必还。"

李寻欢道:"我欠你的,本就无法还,但你至少也该让我请你喝杯酒。"

他笑了笑,接着道:"莫忘了,你也请过我。"

吕凤先的手一直不停的发抖,抖得连酒杯都拿不稳了。

他用两只手捧着碗喝酒,但酒还是不停的从碗里溅出来,从他嘴角里流出来,溅得他自己一身一脸。

就在几天前,这只手还是件"杀人的兵器"!

无论是什么事令他改变的,这件事对他的打击都太可怕了。

李寻欢简直无法想象。

吕凤先又伸出手,去倒酒。

"砰"的,酒壶自他手中跌下。

他的脸骤然扭曲了起来,盯着自己的这只手,瞬也不瞬,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狂吼一声,将这只手塞入自己嘴里。

拼命的塞,拼命的咬。

血,流过他嘴角的酒痕。

无论他做任何事,李寻欢本都不愿拦阻他的,但现在却不得不拉住他的手。

吕凤先狂吼:"放开我,我要咬掉它,一口口嚼碎,一口口吞下去!"

这只手本是他最自傲,最珍惜的,一个人到了真正痛苦时,就想将自己最珍惜的东西,将毁掉自己整个人的东西部毁掉!

因为世上唯一能解除这种痛苦的法子,只有毁灭!

彻底的毁灭!

李寻欢黯然道:"若是别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该死的是他,你又河苦折磨自己?"

吕凤先嘶声道:"该死的是我,我自己……

他拼命想挣脱李寻欢的手,自己却从凳子上跌了下去。

他没有再爬起,就这样伏在地上,放声痛哭了起来。

他终于断断续续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李寻欢耳朵里听着的是他的故事,眼睛里看着的是他的人,但心里想到的却是阿飞!

李寻欢的心在发冷。

阿飞是不是也受了这种同样的打击?

阿飞是不是也已变成这样子?

李寻欢本不忍再对吕凤先说什么,但现在却不得不说了:"你又何必还留在这里?"

极度的悲痛后,往往是麻木。

吕凤先的人似已麻木,茫然道:"不留在这里,到哪里去?"

李寻欢道:"回去,回家去。"

吕凤先道:"家……"

李寻欢道:"你现在就好像生了场大病,这病只有两种药能治好。"

吕凤先道:"两种药。"

李寻欢道:"第一种是家,第二种是时间,你只要回家……"

吕凤先忽然大声道:"我不回家。"

李寻欢道:"为什么?"

吕风先道:"因为……因为那已不是我的家了。"

李寻欢道:"家就是家,永远都不会变的,这就是家的可贵。"

吕凤先又在发抖,道:"就算永远没有变,我却已变了,我已经不是我。"

李寻欢道:"你若肯在家里安安静静的过一段时候,就一定会变回原来的你。"

他还想接着说下去,身后己有一人缓缓道:"若是没有家的人,这种病是不是就永远也不会治好?"

轻柔的声音,带着种诱人犯罪的韵律。

李寻欢还没有回头,吕凤先已跳起来,疯狂般冲了出去。

他就好像突然见到鬼似的。--《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