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0:06:32

坚振圣事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简介

坚振圣事(Confirmation)或坚振礼、坚信礼、按手礼,是基督宗教的礼仪,象征人通过洗礼与上主建立的关系获得巩固。现只有罗马天主教会、东正教 、圣公会等持守。

5
本词条 无参考资料,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5个金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坚振圣事

  • 外文名称

    sacrament of confirmation

  • 概述

    象征人通过洗礼与上主建立的关系

  • 起源

    宗徒大事录

  • 基督新教

    信义会

折叠 编辑本段 活动介绍

折叠 定义

坚振圣事sacrament of confirmation一词指天主教会七件圣事中的一件。坚振和圣洗及感恩(圣体)圣事共同组成"基督徒入门圣事",这三件圣事具有一体性。接受坚振圣事可以使圣洗圣事的恩宠达到圆满。

折叠 坚振意思

中文的"坚振"这个词,是由拉丁文"Confirmo"翻译过来的。而"Confirmo"最初是从动词"Complere"和"Consummare"转意过来的,因此,它原来有的意思是"完成"。

折叠 意义

坚振圣事赋予神印,藉此,以领洗的人继续走基督徒以开始的途径,因圣神的恩惠而富有,与教会更密切地结合;坚强领受的人,更强烈要求他们以言以行做基督的见证人,宣扬并护卫信仰。(天主教法典879条)

坚振圣事的效果是增加宠爱,赋给天主圣神,赋予神印。坚振圣事增加宠爱,因为领此圣事者,灵魂上必须有宠爱才能领受。人领洗已获得天主的圣宠,有了超性的生命,灵魂成了天主圣神的住所。

坚振圣事赋予天主圣神,是指人的灵魂与天主圣神的关系更加密切,获得天主圣神的恩宠更多更大。坚振圣事赋予人灵不灭的神印,因此,坚振圣事如同圣洗一样,只能领一次,不可重领。

折叠 编辑本段 礼规

折叠 材料动作经文

(1)坚振的材料:坚振圣事的施行,是在额上傅坚振圣油,藉覆手和诵念已批准的礼仪书内所给定的经文而完成。使用于坚振圣事的油,应由主教祝圣,即使司铎施行此圣事时亦同。(天主教法典880条1项、2项)

(2)坚振圣事的材料,就关系圣事的效力而言,只有橄榄油或植物油,才可作为圣事的材料。其他的油,例如矿物油、动物油,都不能作为圣事的材料。凡用其他的油施行坚振,圣事无效。橄榄油或植物油必须和以香料,经主教祝圣,才可使用。

坚振圣油就合法性来说,该当是新祝圣的,即在上次圣周四由主教祝圣的。不过,在紧急时,无新祝圣的坚振圣油,可用旧油施行坚振。

(3)举行坚振的动作与经文:施行坚振圣事的主要动作,即关系圣事效力的动作,是傅油礼,但同时应覆手。神学家们根据教会的礼仪传统和教宗们的声明,作此主张:为了有效地施行坚振圣事,只需傅油,但傅油时应将手放在领坚振者的头上。教宗保禄六世在"论坚振圣事宪章"中,曾明白指出施行坚振的有效动作及经文:"坚振圣事的施行,是借着在额上傅油,傅油时应覆手,并念这句话:请藉此印记,领受天恩圣神"。由此可知,傅油前的覆手礼,不属于圣事的效力,仅傅油时的覆手才攸关圣事的效力。

所应注意的是,新订"坚振礼典"并未强调,行傅油礼时,应将手覆于领坚振者的头上,关于此点,有人提出质疑。宗座梵二大公会议法令解释委员会的答复是:傅坚振圣油时,手应放在领坚振者的头上,不是必要的,只用拇指擦圣油即可。该委员会同时说明,用拇指擦油时,已充分显示出覆手的动作(宗座公报64卷,1972年526页)。所以,施行坚振时,主礼者只要用拇指擦油时,其他四个手指伸开即可,不必触及领坚振者的头。

折叠 时间与地点

坚振圣事可在任何时间,于弥撒中施行,但最适宜的时期是圣神降临节。至于施行地点,以圣堂为宜,而且最好是在弥撒中。如果不能在圣堂,只要有正当的理由,可在任何适宜的地方施行。

折叠 施行人

2.3.1 正常施行人及非常施行人

坚振的正常施行人是主教,但司铎藉普通法或主管当局特殊准许而有代行权者,亦能有效地施行坚振圣事。(法典882条)

凡是被祝圣的主教,都是坚振圣事的正常施行人,未被祝圣为主教的司铎,称为非常施行人。非常施行人的权力,能是由法律授予的,也能是由人所委托的。由法律授予的施行坚振权,计有下列几种:1、法典883条一款:依法享有与主教同等权力的人。2、同条二款:因职务或教区主教的命令,而为成年人付洗,或接纳已领洗的成年人加入天主教会,法律授予司铎付坚振之权。3、同条三款:有死亡危险之人,法律授予司铎付坚振之权。4、法典884条2项:主持坚振礼者,为了特别的理由,在个别情形下,可临时邀请其他司铎同自己一起施行坚振。由人所委托的施行坚振权,法典884条1项:教区主教为了需要,可授予一位或数位特定司铎,在其教区内施行坚振。

法典883条的"依法与主教有同等权力者",是指法典368条管理一地区教会的教长,即代牧区、监牧区、宗座署理区、自治区、隐修院辖区的教长,他们如果尚未被祝圣为主教,依法也有施行坚振之权。

法典883条二款的所谓"因职务"为成年人付洗者,不仅指本堂神父,而且也包括副本堂神父、教堂主持、专职司铎,以及担任某种牧灵工作的任何司铎,只要他们为成年人付洗,或接纳已领洗的成年人加入天主教,便有权为之施行坚振。因为法典866条明文规定:成年人领洗后,除非有重大原因不能立刻领坚振,否则应马上领坚振,参与弥撒并领圣体。为了符合此条的规定,司铎在为成年人施洗后,获法律授权施行坚振。

试问主教能否禁止为成年人付洗的司铎施行坚振?

我们的看法是,主教无权禁止。不过,主教可利用法典863条之规定,保留为成年人付洗的权利。如此一来,神父未获主教的许可,不能为成年人付洗,自然无权付坚振。

依法典883条二款,"接纳已领洗者皈依天主教"之神父,亦有权为之付坚振。此处所谓的"接纳已领洗者皈依天主教"。通常是指基督教人士的归正。至于已背弃信仰者,再重新回到天主教的怀抱,神父举行接纳礼时,也可为之施行坚振,假如他尚未领坚振。但应注意的是,一九七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宗座梵二大公会议解释委员会,对接纳皈依天主教的人,作了下列规定:已在天主教领洗的成年人,非因己过,在非天主教教会受教育,或加入非天主教教会,神父行接纳礼时,可为之付坚振(宗座公报72卷,1980年,105页)。但若因己过,而有上述情形,神父于行接纳礼时,可否与之付坚振?大概不可。不过主教可依法典884条1项之规定,授权行接纳礼的神父,为之付坚振。倘若该皈依者之加入非天主教教会,是否由于自己的过失,经调查亦无法确定时,则可依法典144条"……对事实有疑义时……,教会补足其治权中的执行权",解决此问题。换言之,神父可以付坚振,万一无权,教会补足之。

上述委员会答复另一疑问:自幼在天主教领洗,但从未度信仰生活,一旦获准加入完全的共融,神父不得为之付坚振。意思是,从小领洗,未学道理,也从未进教堂,长大后再学道理,准备领受其他圣事,神父无权为之付坚振。

总之,神父对下列人士有施行坚振之权:一、为成年人付洗时,有权为其施行坚振。二、接纳已领洗的基督新教教徒皈依天主教时,可为之施行坚振。三、受天主教洗礼之人于背教后,再获准加入天主教怀抱,神父可为他付坚振。假如他尚未领受坚振。四、已领天主教洗礼之人,非因己之过失,在非天主教教会内受教育或加入该教,被允许皈依天主教,神父可以给他付坚振,如他尚未领坚振。五、已领天主教洗礼之人,仅因未学道理,未度信仰生活,如今获准实习公教信仰生活,神父不得为其付坚振。

对有死亡危险之人,不论是因生重病或因其他原因而处于死亡危险时,任何神父都可给他施行坚振。

2.3.2施行坚振的委托权

教区主教应亲自,或由其他主教施行坚振,如有所需了,亦可授予一位或数位特定司铎代行权,施行此圣事。(法典884条1项)如有严重的理由,主教以及依法,或因主管当局所给予的代行权而施行坚振的司铎,可在个别的情形下,联同其他司铎一起施行坚振。(法典884条2项)

施行坚振是主教的职务,不过有时因教区的需要,也可委派一位或数位司铎,在教区内经常施行坚振。至于何时才有"需要",法律未指明,那么可从宽解释:例如主教体弱多病,或年事已高(尚未至退休年龄七十五岁),或教区教友众多,或主教依法必须离开教区一段时间等,都可算是"需要"。

除主教因"需要"可委派他人施行坚振外,凡有权施行坚振的人,不管他是主教或司铎,也不管他有经常施行权,或临时施行权,只要"有重大理由",可依法典884条2项的规定,于个别情形中,可邀请其他司铎,同自己一起施行坚振,所谓"有重大理由",通常是指领坚振的人特别多,主礼主教或神父一人无法于指定时间内完成,以致次台弥撒不能于特定时刻举行,或费时太久,引起教友的反感;有此种情形时,主礼者可邀请在场神父同自己一起施行坚振。

依照"坚振礼典"导言的规定:"如果有其他司铎与主礼者协同施行圣事,也应与他一起向领坚振者覆手,但不念经文"(坚振礼典导言9)。此处的覆手是指傅油礼前的覆手。覆手礼毕,接着行傅油礼。主礼者将圣油交予协同施行坚振的司铎,依照礼仪为每一位领坚振者傅油。

2.3.3施行坚振的职责

属下按规定并合理请求领坚振圣事时,教区主教有责任为他们施行。(法典885条1项)有此代行权的司铎,应对为之而授予此权的人使用此权。(法典885条2项)

教区主教及受委托施行坚振的司铎,对依法请求领坚振的属下,有责任为他们施行坚振。伦理学家根据此项"责任"推断,一位主教无故不施行坚振,经常请人代理,超过五年以上期限,不免有大罪。主教及有权施行坚振的司铎,若对有生命危险的教友,经常拒绝施行坚振,亦有大罪。为施行坚振,不必冒生命危险。

2.3.4坚振施行权的范围

主教在自己的教区内施行坚振,常属合法,即使为非属下的信徒亦然,但此人的教长明令禁止者,不在此限。(法典886条1项)获有施行坚振圣事代行权的司铎,在指定的地区内,亦可合法地位非所属的人施行坚振,但此人的教长明令禁止者,不在此限。任何司铎在其他地区内施行坚振,皆无效,但883条三款(有死亡危险)的规定,不在此限。(法典887条)有权施行坚振者,在其权力地区内,亦可在治外处所施行此圣事。(法典888条)

凡在权力范围外施行坚振,有时仅属违法,但有效;有时不仅违法,而且无效。今分述如下:一、已被祝圣的主教,在自己所管辖的教区内,为任何人付坚振,常属合法,即使是非所属教友,亦可合法为之付坚振,除非该教友被其本主教明令禁止领受坚振。二、教区主教在辖区外为所属教友施行坚振,常属合法;为非属下施行坚振,一般说来也是合法的,因为常可"合理地推定该教区主教的准许",除非该教友被其本主教禁止领坚振。三、有关神父施行坚振的权力,无论是由法律授予,或由人授予,只要在权力范围内使用,常是合法的,即使对非属下付坚振亦然,除非该教友为其本主教禁止领坚振。四、任何司铎,即使是管辖一地区教会的教长(法典368条),在辖区外施行坚振无效。五、倘若司锋在辖区外,受当地主教之托,为成年人付洗,则有权施行坚振。或受当地主教直接授权付坚振(法典884条1项),或受邀请协同当地主礼者施行坚振,或欲领坚振者有死亡的危险。有上述四种情形之一,就可有效且合法地施行坚振。

法典888条谓,凡有权施行坚振者,在其辖区内,"亦可在治外处所"施行坚振。所谓"治外处所"通常是指宗座立案的修会会院,主教有权在教区内的修会会院施行坚振。至于其他教区立案的修会会院,或修院,都不受本堂神父管辖,但照法典888条的说法,只要有权施行坚振,亦可在堂区内的修会或修院施行坚振。

折叠 领受人

2.4.1领坚振的资格

只有领过洗,且尚未领坚振的人,能领受坚振圣事。(法典889条一项)除有死亡的危险外,为合法领受坚振圣事,要求领受人,如已具有运用理智的能力,应适当地受训,妥善地准备,并重发圣洗誓愿。(法典889条2项)

圣洗是其他圣事的门,未领洗者不能领受其他圣事。因此欲领坚振者必须先领洗。又因坚振赋予领受人神印,故每人一生之中只能领一次,不许重领。所以法律明文规定:只有"未领坚振者,才能领受坚振圣事。"

为领坚振圣事,必须作适当的准备;只有濒临死亡的人,或无识别能力的人,才免除准备。领坚振的准备,首先是明了坚振的道理,而且是透过坚振礼仪,去发掘坚振的意义。故讲解坚振道理,应以礼仪为蓝本,因为坚振的主要意义,都在礼仪中表现出来。讲授坚振要理者,最好带领学习者参与实际举行的坚振礼仪,趁机以具体的方式讲解礼仪的进行,以及各阶段和每种礼节、经文的意义。

除学习道理外,将领坚振者还应有领坚振的意愿,才能有效。领坚振的意愿不必是现实的,或潜力的,也不需要显义的,有含义的及蛰伏的意愿即可。欲领坚振者,灵魂上必须有圣宠;故有大罪的人,应先办告解,才可领坚振。教外人,于死亡时领圣洗,由于不能学习较多的道理,尤其有关坚振的道理,不应予以施行坚振,除非当事人为了加增灵魂的力量,请求领坚振(中国公会277条)。

信徒有义务在适当的时候领受坚振圣事。父母、人灵的牧者尤其堂区主任应设法,使信徒妥善准备,并在适当的时候领受。(法典890条)

"坚振礼典"导道(1-2),告诉我们坚振的意义及重要:"受过洗的人,藉着坚振圣事,继续基督徒入门的路程。……信友们靠着所赐的圣神,更完美地与基督同化,增强力量,去为基督作证,以信德和爱德建树基督的身体,他们也接受主的印记,因此圣振圣事,不能重领。"此段导言明白指出,圣洗与坚振联系,圣洗只是作基督徒的起点,欲继续在基督徒的道路上前进,就只有靠坚振圣事的扶助,增强力量,才能前行。教宗保禄六世在"论坚振圣事宪章"中,谓圣洗、坚振、圣体三件圣事,有密切的联系:"信友藉着洗礼再生,藉着坚振而成长、坚强,最后又藉着圣体圣事中之永生食粮,而获得滋养。"

为此法律明文规定,领坚振圣事是每个信徒的义务。同时也责令为父母的,尤其是本堂神父,对自己的教友应多加留意,凡未领坚振者,一定想办法敦促他们尽快领坚振。

"坚振礼典"导言(3),更特别指出作父母的责任:"教友父母,通常应对子女初步学习圣事生活,表示关心。一方面培育子女的信德精神,并逐渐加强;另一方面,准备他们善领坚振、圣体圣事。需要时,可借助于教理训练机构。父母的这项职责,也在他们亲身主动地参与圣事上表现出来"。

2.4.2领坚振的年龄

信徒达到辨别能力的年龄时,即可准予接受坚振圣事,但主教团关于年龄另有规定,或有死亡的危险时,或照施行人的判断,有其他严重理由者,不在此限。(法典891条)

关于领坚振的年龄,法典只说"达到辨别能力"时,即可领受,并没有指出具体的年龄,不过,按照"坚振礼典"导言(11):"至论为儿童施行坚振,在拉丁教会内,通常延至七岁左右。但为了牧灵理由,尤其为了在教友生活中,极力强调完全服从主基督,确切为主作证,主教团可以规定更适宜的年龄,使经过相当的训练,于较成熟的年龄,领受这件圣事"。

原则上,于七岁左右领坚振,是全教会的规定,不过主教团可按当地的习惯、环境,订定更合适的年龄。

七岁左右领坚振,为我国儿童是否算合适年龄?

见仁见智。赵一舟神父对此事的看法,值得参考:"那么最好是在么年龄呢?我们以为不应只看儿童的实际年龄,也应顾及儿童的实际生活,尤其儿童的学校生活。现在的儿童在学校所受的影响非常大。欲使坚振圣事在儿童读书生活中对他们的信仰有所帮助,似乎应在他们读书过程中找一个比较合适的阶段或转折点,来施行坚振圣事,比如在小学毕业,初中开始时。倘若因某种原因未能在此时领坚振,最好在初中毕业,高中开始时。如此坚振圣事可以实际进人他们的生活,才为他们更有意义"。(赵一舟:我们的圣事,73页)

折叠 代父母

如有可能,领受坚振的人应有一位代父或代母,其职责为帮助领受坚振的人成为基督的真正见证人,并忠实地完成由此圣事所生的义务。(法典892条)

正如领洗的人应有代父或代母,同样领坚振的人也该有代父或代母,而且,为强调圣洗圣事和坚振圣事的一体性,最适宜由同一人担任坚振圣事和圣洗圣事的代父或代母。关于担任坚振的代父母,所应具备的条件,与担任圣洗的代父母所应有的条件相同。唯使人难解的是,"坚振礼典"导言(5)谓"也可由父母自行介绍自己的子女(不必用代父母)"。意思是父母可以担任自己子女的坚振的代父母。这一点与法典874条所规定的有所抵触。该条说:"担任代父母职务者,不能是领洗者的父母"。不过,假如父母担任自己的子女的坚振代父母,则不是狭义的代父母,换言之,领坚振者,在此情况下,没有代父母。

折叠 证明及登记

领坚振的证明,只要坚振登记簿上有记载,便是正式的证明文件。若无此项正式证明,只要有一位可靠的人出面作证即可。或者,若当事人是在有识别能力后领的坚振,自己宣誓作证,亦可凭信。

为了随时获得正式的证明文件,法典特明文规定,在施行坚振后,应马上登记,即将施行坚振者、领受坚振者及其父母、代父母的姓名,以及施行坚振的地点和日期,都登记在主教公署秘书处的坚振簿上,或按主教团或教区主教的规定,记录在堂区档案的坚振簿上,同时本堂神父应将施行坚振事通知领洗地的本堂神父,以便在领洗簿上的坚振栏加以注明。

倘若施行坚振时,当地本堂神父不在场,施行坚振者,应设法尽快通知他,不可延误,以免忘了登记。此处所讲的"本堂神父不在场",是指坚振举行地的本堂,不是旧法(799)所说的"领受坚振者的本堂神父"。

对坚振的登记,新旧法的规定略有不同,新法规定在主教公署秘书处的坚振簿上登记,或依规定在堂区的坚振簿上登记,而旧法只规定在堂区的坚振簿上登记。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

折叠 由来

3.1.1教会什么时候开始有坚振圣事?当时这件圣事,有什么意义呢?

"坚振"这个词,是在第四世纪末,第五世纪初开始使用的:最早使用这个词的人是圣盎博罗修主教。

原来坚振圣事是指洗礼后的覆手礼。因为在这之前,洗礼和覆手礼这两个礼仪是入门礼仪中,连续的两部分。既然是一次整体性的礼仪行动,自然就没有人以特别的名称,来称呼这个覆手礼了。后来因为某些实际的理由,第二部分的覆手礼,以及后来加上去或演变成的覆手礼,逐渐单独举行,并以特殊的名词来称呼它,这样,便造成了趋势,再加上有人误以为初期教会教父已经使用这个名词,于是"坚振"这个名词,就取得了正式地位。

3.1.2教会什么时候确定坚振圣事是一件独立的圣事,是教会入门的第二件圣事呢?

在公元1274年,教会在里昂的第二届大公会议中,正式明白地宣布坚振圣事是一件独立的圣事。后来,在1439年的佛罗伦萨大公会议及1547年的特利腾大公会议,也都重申坚振圣事是一件独立圣事。

折叠 救恩史记载

旧约时代,先知宣布上主的神要居住在万民所期待的默西亚身上,使他履行救赎人类的使命。当耶稣接受若翰的洗礼时,圣神降临在他身上,这是一个标记,指出耶稣就是要来的那一位,他是默西亚,天主子。基督因圣神降孕,他的整个生命和使命,是在完全与圣神的共融中实现的。这圣神是天父"无限量地"赐给基督的(若3:34)

圣神的这一切富饶不应只属于默西亚,也应传送给默西亚的全体子民。基督曾多次应许要倾注圣神,他的应许在逾越节那天实现了。接着,在五旬节那天更以惊人的方式实践。宗徒们充满圣神,开始宣讲"天主的奇事"(宗2:11),伯多禄宣布:圣神的倾注就是默西亚时代的标记。当时,凡相信宗徒的宣讲而受洗的人,都接受了圣神恩赐。

从那时起,宗徒为了完成基督的意愿,藉着覆手,把圣神的恩赐传送给新受洗的人,使洗礼的恩宠达到圆满。因此,在致希伯来人书中,把覆手礼,连同洗礼的道理,都列入培育基督徒的基本教材中。天主教传统理所当然地承认覆手礼是坚振圣事的始源;此圣事以某种方式,是五旬节圣神降临的恩宠在教会内绵延不绝。

在很早以前,为了更确切地表明圣神的恩赐,除覆手礼外,还有傅抹加香料的油(圣化圣油)。傅油礼阐明了"基督徒"一词的原意就是"受傅油者",这名称源于基督本身,他就是"天主以圣神傅了"的那位(宗10:38)。傅油礼一直流传至今,东方和西方的教会同样遵行。因着上述的理由,在东方,这圣事称为傅油(chrismation),即傅抹圣化圣油(chrisma),或香膏(myron)。在西方,则称为坚振(confirmation):表示它对圣洗圣事的确认,也同时强化圣洗的恩宠。

折叠 新约记载

在新约中并没有一个分开的坚振礼,因为圣神总是在洗礼中被赋予受洗者。

东方教会一直同时举行洗礼和坚振礼。从神学的角度看,东方教会认为洗礼和坚振礼从本质上来说是同一件圣事;从司法角度看,东方教会认为长老(即司铎)是洗礼及洗礼后一切礼节(包括傅油)的合法施行者。

但在西方,洗礼后的礼节(包括傅油)是保留给主教的。在历史上,至少有两次发展,最终使得坚振礼和洗礼分开了:(1)普遍要求对婴孩施行洗礼的紧迫感(这一发展是与奥斯定为反对白拉奇而建立的原罪论有关);(2)主教不能立即参与那些在紧急状态下的慕道者的洗礼,以及那些在边远的农村地区所举行的洗礼。只有在事后,主教才能去拜访那些已经领过洗的人。同样,这是以后主教牧灵察访的一个出发点,只要是为了去行坚振("坚振"这个词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使用的)。在西方教会,主教施行坚振礼的这一特权并没有被预料到会使两件圣事独立分开,但事实上,造成了这一后果。

开始时,两个礼节分开举行,被认为是不正常的,而且也不理想。因此,洗礼后,总是努力争取尽快行洗礼后的礼节,包括对婴孩的洗礼也是如此,就像东方教会所举行的那样。直到十三世纪,反对两个礼节分开举行的人们也不再坚持了,教会官方对此也制定了一些具体的牧灵措施;例如:在1280年的考劳金(Cologne)地方教务会议上,规定坚振要往后推迟,至少7岁的孩童才能领受该圣事,到此时用一个下限的年龄来代替作为上限的年龄了。成年人仍然按照老传统,即领洗后立即可以领受其它的礼节。原本,这些礼节相当简单,就如现在领洗后的傅油,但从第九世纪开始,在罗马出现了众所周知的第二次的傅油,称之为"坚振礼"。

直到中世纪兴盛时,为了使坚振合法化,才发展了一个有关坚振的特殊神学。按照该神学,只有主教才有权施行坚振圣事。坚振提供给人恩宠的力量(a gratia ad robur),使人成为基督的勇兵。那本组成中世纪法律基础的《格拉提安伪教令法》,把坚振看成比付洗更重要的圣事。彼得·隆巴的《名句录》(Sentences)影响了包括阿奎那在内的许多神学家,他也追随这同一"航线",认为坚振圣事是圣神赋予我们,为坚固我们的礼物;而圣洗的恩宠是为了宽恕人。尽管这种区分没有圣经基础,也没有礼仪和教父教导做依据,但它还是被保留在神学的教科书中,一直到近代。在1439年的佛罗伦萨大公会议颁布的《亚美尼亚法令》(Decree of Armenians)中,圣洗和坚振正式分开了。在特利腾大公会议上,大会的神学家们为反对路德,毫无反思地肯定了这种区分。此后,教会一直很强调这两件圣事的施行人:司铎施行洗礼;只有主教才能施行坚振。

在此期间,坚振的领受还是在初领圣体之前。后来,教宗庇护十世(Pope Piue X)在其1910年颁布的训令《多么个别》(Quam Singulari)中,将初次告解定在初领圣体之前。这两件圣事(告解、圣体)可在懂事的年龄(大约是九岁)领受。至于坚振,可更往后拖。在要理中,强调坚振圣事是成熟的圣事,使人成为"基督的勇兵"等等。从牧灵上看,领受坚振圣事好像一个人正规的宗教训练已告一段落。

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号召对入门圣事进行修改(《礼仪宪章》nn.64-71),最后,对坚振礼也进行了修改,并在1971年颁布了新的条文。

今天,即使是在西方,坚振圣事也经常由司铎,而非主教来施行。这是因为举行入门礼的最理想时间是望复活瞻礼,而此时主教在主教座堂举行典礼。­­­­

折叠 东西方传统

在最初的几个世纪里,坚振通常与圣洗在同一庆典中举行,这就是圣西彼廉所称的"双重圣事"。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尤其是婴孩洗礼的次数终年不断地增加,乡村堂区的数目增多,教区的范围日广,以致主教不能主持所有的圣洗庆典。在西方,由于希望把"圣洗的完成"留给主教,所以把这两件圣事在不同时间分开举行。东方教会则维持这两件圣事的一体性,所以,是由付洗的司铎施行坚振圣事。但在这种情况下,主礼司铎只能使用由主教祝圣的"香膏"来施行这圣事。

罗马教会的这一项习惯逐渐发展成西方现行的礼规,该习惯是:在洗礼后傅两次"圣化圣油"。第一次傅油,是在受洗者由洗礼池出来时,立即由司铎施行,这次傅油仍要由主教在新教友额上第二次傅油来完成。如今保留了由司铎以圣化圣油施行的第一次傅油礼,它与圣洗的仪式连结在一起,象征受过洗的人分享基督先知、司祭和君王的职务。如果是为成人施洗,便只施行一次圣洗后的傅油:这就是坚振圣事的傅油礼。

东方教会的做法,是更强调基督徒入门圣事的一体性。拉丁教会的做法则更清楚地表达出新基督徒与主教的共融;因为主教是其教会唯一性、至公性和宗徒性的保证人和仆人,由此他连接着基督教会的宗徒起源。

折叠 编辑本段 延伸

折叠 标记仪式

傅油,就圣经上和古代的象征来说,含义丰富:油是富裕和喜乐的标志,它洁净(在沐浴前后的傅油)和滋润身体(为运动员和角力者的傅油);它是治愈的标记,因为它纾解淤肿和伤口的痛楚;它也带来美丽、健康和力量的光彩。

在圣事生活里,"傅油"也有上述的含义。在洗礼前,傅上"候洗圣油",象征净化和强化;给病人傅油表示治疗和安慰。洗礼后,在"坚振礼"和"圣秩授予礼"中傅以"圣化圣油",是祝圣的标记。藉着坚振圣事,即那些接受了傅油的基督徒,更圆满地分享耶稣基督的使命,充满圣神的富饶,使他们的生命更能散发出"基督的馨香"。

藉着傅油,领受坚振者接受了一个"记号",就是圣神的印记。印记代表个人的印信,是他权力的标记,是他拥有某物的标记。因此,士兵盖上他们将领的印记,奴隶盖上他们主人的印记。印记证实一个法律行为,或一份文件,并在某些情况下,有保密作用。

基督宣称自己是天父所印证的。同样,在基督徒身上也盖上了印:"那坚固我们同你们在基督内的,并给我们傅油的,就是天主;他在我们身上盖了印,并在我们心里赐下圣神作为保证"(格后1:22)。这圣神的印记标示出天主的许诺,要在末世的重大考验中,保护我们。

折叠 一般性看法

一般对坚振圣事的看法可以归纳为七点:

(1)施行坚振圣事的时机

按照教会新法典地891条的规定,教友在有辨别能力的年龄时,应该领受坚振圣事,但是,有死亡危险或其他的重大理由时,也可以提前。新的坚振礼典也作了相同的规定。不过,各地方主教会议可以选择规定其他合适的年龄举行。"重大理由"的意思是:有更早施行坚振礼的可能性。

(2)坚振圣事使人成为基督的勇兵

坚振圣事使人穿上基督的盔甲,勇敢为主作证。同时,坚振圣事使人坚强,勇于同恶势力作斗争。

(3)坚振圣事赋予圣神的恩惠

不论东方或西方教会,在历来教会史中,坚振礼仪都表达了这个概念。

(4)坚振圣事是一种奉献的圣事

(5)坚振圣事是成熟的圣事

坚振圣事是使信仰进入成年期的圣事。

(6)坚振圣事是教会的入门仪式之一

(7)改革教派的解释

(一)路德和卡尔文不承认坚振是一件圣事,说坚振只是追认婴儿受洗时的仪式,或是表示完成基督徒的教育,或是承认个人成为教会圆满成员的礼节。

(二)有人认为洗礼是准备接受圣神,因此就认为坚振是接受圣神。也有人认为:洗礼是圣神分享基督的奥迹,而坚振是因基督而分享圣神的恩惠。

以上七点是综合了一般对于坚振圣事比较普遍的看法,自然不能包括一切看法。例如有人把坚振看成一种奥秘和宗教的表达,这种奥秘借坚振的宗教仪式表达出来。这种看法不能说是一种错误的看法,因为其他的圣事也是一种奥秘,也是宗教性的礼仪。

这七点说出了普遍性的对坚振圣事的主要思想,也让人们看出了相关的重要问题。我们都知道:每个时代对这一问题的看法往往受到当时教会思想的影响,也受到当时的学术背景影响。为了这个缘故,对这一问题的解答,也往往有所偏重,有所忽略。

折叠 4.3神学反省

(1)根据圣洗圣事和坚振圣事的根源及历史,圣洗和坚振可以被认为是同一件圣事。坚振圣事是由洗礼后的傅油礼、覆手礼、以及"请借此印记,领受天恩圣神"的言语所组成。这可以说是对洗礼的一种认可和印记。对那些在婴儿时期受洗的人来说,坚振圣事向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自由地、有意识地认可别人在洗礼中已为他们所做的一切。这能帮助他们和整个团体的注意力集中在洗礼时所做的、最根本的传教使命上。

(2)坚振圣事还需考虑圣神的救赎行动。在旧约,他是默西亚时期的礼物;在新约,他由复活的主所恩赐(若十九:30);赐赠给整个初生的教会(宗二:1-47),给所有邦国(宗十;十一;十八:外邦人的五旬节),或个别地赠与信徒(宗一:7-8);甚至还需追溯到降生的奥迹上,童真女藉圣神的德能怀孕基督,而基督则在领洗时被圣神所祝圣,他也藉圣神宣讲、行奇迹、祈祷、甚至死亡(希九:14)。

在新约,圣神就是支撑起整个基督徒生命的原动力。而所谓"基督徒的傅油"(格后二:21-22)也和旧约先知的傅油,或基督的傅油一样(路四:18),是精神上的而不是礼仪性的。保禄把它连于圣洗的印证,而若望则看到它在真个基督徒生命的成长上的影响(若壹五:6)。傅油指出天主的行动,这个行动激起人的信仰。新约有时也会提及"坚固的恩宠",虽然不一定把这种恩宠归于圣神(格前一:6-8)。

圣神是爱德(罗五:5)、祈祷(罗八:16)、及各种神恩之源。其实,因着信仰,他早已临于圣洗(格前六:11)及圣体(格前十二:13)中。不过在新约,圣洗和坚振仍是可分开的,圣洗与新受造物等相连,而坚振则与圣神的恩赐有关,但却不可以视他们为各不相干的两件事。在早期教会,它们早已一起组成一个入门礼仪了(宗十:44-48)。

坚振是圣神的礼物,故此是一个新的五旬节。在整个基督徒的入门中,它完成圣洗圣事准备初入门者领受圣体圣事的共融。

(3)在教会初生期间(因而也是后来世代的模式时),圣神在五旬节日把他在救赎事工上的本质显示出来:"他就是圣父的恩许",是"基督的礼物",换言之,它已经含蓄的显露了他在天主三位一体中的适切位置。当他显示他"为我们"(for us)的工作时,也同时让信友窥见他"在自己内"(in himself)的模样。这两面貌必须同时为神学探讨的对象,不可厚此薄彼。

在宗徒时代,圣神并没有一项独特的只属于他的工作;反之,他完成圣父在基督内的工程。而这便是:帮助基督徒作见证。但他们所见证的不仅是一些在传教、管理或组织上技巧,而是他整个神秘的经验(安慰、平安、鼓励、爱情);这经验来自团体的共融,它来自与他人的关系,它从基督徒的整个生命中倾泻出来。团体中位际的关系由于圣神的力量纯化了、深化了、也完全改变了,即圣神把信友结合在他的"共融"内。在圣神带领信友们做"为他人的人"(men for others),圣神也帮助信友进入"他们(父、子)内"。如此,"在他们内"、"为他们"乃变成"在天主内"。简言之,圣神的恩赐是一种不断成长的"内在化"和向外活动的力量。

(4)坚振是圣洗的完成的意思:圣洗指出受洗者结合于基督;圣洗象征受洗者"在仆人内作仆人,在儿子内作义子"的基本恩宠。坚振指出这救恩行动达到圆满。在救恩历史中,圣洗把主基督的死亡复活带给信友,坚振则通传五旬节的恩赐。换言之,圣洗和坚振的关系建基在复活和五旬节的关系上。这两件圣事都是天主的生命表现和救恩奥秘,圣事性地出现在教会中,和在每一个人身上。故此,圣洗和坚振都可以称为"构成"(constitutive)的圣事,因为它所给予的圣化和使命,构成了救恩团体内的成员,因此也称为入门圣事。

(5)坚振圣事把教会成员的圆满权利赐给受坚振圣事者,这种法律地位指明一种真实的使命:参与的司祭职,即信徒的皇家司祭职;这使命也指出一种祝圣,就是圣神的傅油,而这祝圣则带出信友藉圣神恩赐的圣化。由此可见,把圣洗和坚振连在一起的方式是有道理的,它们共同组成基督徒入门的整体。

折叠 耶稣教会关系

作为基督徒付洗时承诺的一种继续和(或)认可,坚振圣事表达了教会最根本的传教特点和教会作为圣神宫殿的本质。教会是一个团体,被召叫来表明"领受了智慧和聪敏之神,超见和刚毅之神,明达和孝爱之神,及敬畏天主之神"(《主教礼书》)。所以,坚振圣事不仅是一个神圣的、为领受者的益处而赐予的恩宠标记,也是教会向她自己及整个世界展现出教会是一个特别的团体的重要时刻;此团体充满了圣神,并且,他们把整个受造界的转化交托于圣神的德能之中。

这件圣事也显示了耶稣就是那位领受圣神并派遣圣神者,因此,耶稣在行使自己的使命时,得到圣神的坚固;我们在行使使命时,也得到圣神的坚固。

折叠 编辑本段 礼仪

折叠 仪式结构

坚振的仪式很简单,分"开始礼"、"中心部分"及"结束礼"三部分。通常"开始礼"是在读完福音后立刻进行。

(1)开始礼

读完福音后,主教坐下,司仪点唱领坚振者的姓名,请他们一一来到主教面前。然后,主教作简短的讲道。礼典提供了一篇讲道词,但并不须采用,主教可针对实际情形,以及所读的圣经,对参礼的教友和领坚振者讲自己认为更合适的道理。此道理的主要目的,是让教友了解坚振圣事的意义。

在道理最后部分,主教请教友记起他们的洗礼,并要求他们一起重宣圣洗誓愿。这也是礼仪宪章所指出的一项革新,为显示出坚振与圣洗的密切关系。但是此誓词与领洗时所用的誓词稍有不同,因为加入了相信圣神降临奥迹的问句:"你们信主及赋予生命者圣神,今天藉坚振圣事,特别降临到你们心中,一如五旬节那天降临到宗徒们心中吗?"

(2)中心部分

这部分的主要礼节是覆手和傅油。覆手礼是主教与共同行礼的司铎一起进行。主教首先请大家为领坚振者祈祷;然后同司铎一起向领坚振者覆手,并念一篇祷词,祈求天主恩赐圣神和圣神七恩。

新礼规方面有一点改变,即旧礼中的"向坚振者伸手"改为"向坚振者覆手"。覆手更合乎古代的传统,也是圣经中所遇到的一种充满象征意义的手势或举动(参阅圣经辞典1201条)。此覆手礼与同时所念的祷词帮助人更了解坚振圣事的主要意义。

覆手礼后,就是坚振礼的最重要部分-傅油礼。主教以右手姆指蘸圣油,在领坚振者额上划十字,同时念:"某某,请藉这印记+领受天恩圣神。"领坚振者答:"阿们。"主教又说:"祝你平安!"答:"感谢天主。"

(3)结束礼

傅油礼完毕以后,全体念"信友祷词"。如果是在弥撒中举行坚振圣事,则立刻举行圣祭礼仪,如果不举行弥撒,则以"天主经"结束信友祷词;最后主教给予"隆重降福"。这是每件圣事礼仪的结束方式,表现出每件圣事都是全体教友的一件喜事,大家应一起祈求、感谢天主。

折叠 礼仪演变

(1)在最初的十一个世纪,坚振和圣洗一样同属复活节期间所举行的入门礼之一部分。坚振的主要礼节是覆手、傅油、及在额前划十字圣号。不过,具体的仪式,还是因地而异。三世纪,罗马及亚历山大里亚的坚振以覆手为主;但在东方、北意大利、高卢及爱尔兰等地,则采用傅油。虽然后来罗马礼流行于欧洲,但法国礼的影响力在某些地方仍旧十分活跃。

(2)到了十一世纪,尤其在西方,坚振礼逐渐脱离圣洗而独立施行。当时,坚振都由主教施行,堂区的增加使得坚振礼更难与洗礼一同举行。同时,在额上傅油与划十字圣号连结成一项礼仪行动,有时更与覆手礼结合起来。为了统一礼仪,教宗英诺森八世(Innocent VIII,1484-1492)在1485年下令采用杜郎屠斯的主教礼仪书(Pontifical of Durandus Mende)。1497年,覆手礼在该礼仪书中完全消失,一直到1752年再恢复。到1925年,覆手礼竟又成为坚振的首要礼仪。

(3)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1962-1965)规定坚振礼节应重新修订,好能显示出与基督徒入门的密切关系,又准许它在弥撒中施行。

坚振礼仪的神学意义清楚地反映在呼求圣神的祷词文中。教会从很早的时候开始,便已在这段祷文中引用依撒意亚先知书十一章2节的话:"上主的神,智慧和聪敏的神,超见和刚毅的神,明达和敬畏上主的神,将住在他内。"

(4)教义传统:教父们主要是在复活节前夕的教理指导中发表他们的坚振理论,因而,他们的目标多是牧灵性的,或神修性的,主要在说明坚振给与圣神。当时解释圣经的方法是寓意式的。圣经中提及神恩的经文都是以这种方式来诠释。

早期士林神学家的贡献也不只这些。由于神印的问题,让士林神学家们注意坚振的教会面和礼仪面。皇家祭司(伯前二:5)的观念受到重视,基督的傅油及五旬节圣神降临与基督徒傅油之间的类比也经常被提及。

折叠 教会训导

(1)佛罗伦萨(DS 1317-1319)及特利腾(DS 1628-1630)等大公会议的训道,撮述在圣教老法典780-880,新法典879-896中。这些训道讲:坚振是七件圣事之一,它赋予神印。

(2)至于坚振的施行人,在东方是司祭(但祝圣圣油则必须是主教);在西方,除非是紧急情况或者特别受命,坚振通常由主教施行。特利腾大公会议之后,神学家甚至质问东方司祭施行的坚振圣事是否合法。本笃十四世(Benedict XIV,1740-1758)承认其合法性后,此意见才慢慢在西方教会内流行;梵二呼吁相互的尊重,东方教会有权按照他们自己的纪律,治理教会,而拉丁礼的司铎们亦可以按照教会法的规定为东方礼的基督徒施行坚振。

(3)领受坚振圣事的人是所有已领洗、并在恩宠状态下的教友。年龄问题最受争议,却又因地制宜。在东方礼中,圣洗、坚振、圣体一同施与婴儿。在西班牙、葡萄牙,坚振年龄是十五岁(中世纪),特利腾大公会议之后则改为七到十一岁。在欧洲,法国革命后通常是十二岁,1910年又给为七岁。罗马致力于重建古代入门礼,让坚振圣事成为该礼节的高峰。然而,如果有很严肃的牧灵原因,就让某些教区的教友儿童坚振圣事必须延期,待孩子到达差不多成年的阶段才举行。梵二十分明确的没有设定一套统一的做法。

(4)至于坚振用油,西方教会是以橄榄油混合香液而成,东方教会则以不下四十种香料合成。教会训令坚振用油必须由主教祝圣。至于恩宠,教会训导也和神学家一样,有点犹豫不定,只说坚振给与圣神,是一个新的五旬节。中世纪时教会强调恩宠的增加,及坚固的恩宠,及承认信仰等。可见,教会训导留给神学家们很大的空间,让他们自由地诠释坚振圣事的本质。

新教友领受坚振圣事新教友领受坚振圣事

折叠 编辑本段 东正教

在东正教,儿童同时领受洗礼、坚振圣事、首次圣体圣事。

折叠 编辑本段 基督新教

信义会

不承认坚振为圣事,只认为是公开申明信仰的事件。

其他新教派别

不承认坚振为圣事。

参考文献

1、《圣经》思高版

2、《神学辞典》,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1996年6月。

3、《天主教法典》(中文版),河北信德社,2003年9月。

4、《天主教教理》,河北信德社,2000年4月23日。

5、陈介夫,圣事论补正、据新教会法典修订补正,张希贤伦理神学纲要,1988年11月。

6、麦百恩,圣事,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编译,2002年4月。

7、赵一舟,大众神学,生命意义出版社,1991年9月3日。

8、赵一舟,我们的圣事,河北信德室,1999年8月。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