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1 11:00:48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青花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12个义项): 展开

青花 - 平江锁金执导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青花》是由武汉电视台与上海文广集团于2004年合作拍摄的电视剧,由平江锁金执导,赵雅芝斯琴高娃领衔主演,刘卫华李建群戴娆孙铁等主演。

该剧以瓷都景德镇的制瓷业为背景,以传世国宝"青花日月樽"为线索,讲述了民国时期薄家和司马家两个制瓷家族和中日两个民族间的爱恨情仇。

该剧于2005年7月9日首播。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青花

  • 类型

    剧情,传奇

  • 集数

    25集

  • 导演

    平江锁金

  • 编剧

    赵本夫,程蔷,董浩宇

  • 出品时间

    2004年6月16日

  • 首播时间

    2005年7月9日

  •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 拍摄地点

    江西景德镇,江西婺源

  • 制片人

    陈文,张智重,许辉

  • 每集长度

    45分钟

  • 出品人

    黎瑞刚,陈键,董素铭,於敏

  • 摄    影

    张海明

  • 在线播放平台

    爱奇艺,乐视,PPTV,PPS,暴风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青花青花景德镇。青花瓷。奇情异恋。江湖纷争。民族恩怨。 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一个动人心魄的民间传奇,一对天下无双的"青花日月樽"。

中华民国时期,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溥仪在满洲的宫廷里大发雷霆:关系大清国脉的"青花日月樽"中的"月樽"神秘丢失。江湖侠客、风尘女子、大内侍卫、日本间谍, 所有人的目光都指向了"青花日月樽"的出生地--景德镇。而此刻的景德镇,正在举行两年一届的"青花瓷王"大会,镇上最大的两家制瓷大户薄家与司马家都在为争夺本届的"瓷王"称号暗中叫劲。两家都凭着从不外露的祖传制瓷秘籍成为景德镇最有名的制瓷世家。薄家已连得八届"青花瓷王",依旧势在必得,而司马弓孤注一掷、破釜沉舟,欲与薄家一较短长。[1]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配音
夏鱼儿赵雅芝李世荣
司马弓斯琴高娃----
任凭风刘卫华陆揆
柳鸣儿李建群徐晓青
薄小文戴娆 马晓骥
常野孙铁李立宏
司马彩云陈曦季冠霖
江伯白杨田波
∑家陌王新民孙佳禾
小青王靖云张凯
薄小桃姚迪徐晓青
李凤白钟小丹 李桃李
常德利于雷----
宫本刘飞孙佳禾
杨八爷关少曾 李立宏
美娟陈慧娟徐晓青
大头齐新----
九叔吴有熙 孙佳禾
薄老二万中良 张震

折叠 职员表

出品人:黎瑞刚 、陈键 、董素铭 、於敏
制作人:张智重许辉
监制:许爱民、陈长庚 、孙明章 、张晓建
原著:赵本夫
导演:平江锁金
副导演(助理):彭劲松、王闽莉
编剧:白杨赵本夫
灯光:吴鸿章
录音:宋宁宁
剧务:范杰利
场记:张亚娟

演职员表内容来源[2]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夏鱼儿 | 赵雅芝

女,景德镇制瓷大户薄家的掌门,技艺精湛的"瓷娘"。温柔贤淑,同时又是个寡妇,生活却有无奈,和大女儿一同爱上了任凭风。

司马弓 | 斯琴高娃

景德镇制瓷大户司马家的当家人,景德镇新一届"青花瓷王"。精明霸气、狡猾、幽默、贪图名利而又本性善良。因为景德镇的规矩是传男不传女,司马弓为了继承手艺,不得不隐瞒性别女扮男装。

任凭风 | 刘卫华

大侠,英俊潇洒,成熟富有魅力。原有心爱之人,多年在外漂泊,回到景德镇之后,却不理解她为何沦落风尘。为薄家母女所爱。

柳鸣儿 | 李建群

日本女子,司马弓的神秘"情人"。柔弱,温顺、谦卑,客居异国他乡、身受种种不幸。

薄小文 | 戴娆

造瓷世家的大小姐,夏鱼儿的大女儿。从小失去父亲,脾气倔强,浓烈而大胆,与母亲一同爱上任凭风。

常野 | 孙铁

日本人,反一号,原是司马弓最信赖的徒弟。后来被赶出司马家门,被薄家收留,欺骗了爱他的薄小桃。

角色介绍内容来源  [3]

折叠 编辑本段 原声资料

曲名作词作曲演唱备注
看你一眼[4]平江锁金
丁薇叶凡片头曲
青花平江锁金丁薇丁薇片尾曲

折叠 编辑本段 精彩花絮

  • 斯琴高娃在该剧中首次反串男角 。
  • 斯琴高娃之子孙铁与其一同参演该剧,并饰演其剧中角色的徒弟 。
  • 赵雅芝对《青花》非常投入,她总觉得在拍戏现场,似乎是真正生活在一个古香古色的年代。对于和内地导演,也是书法家、画家的平江锁金,赵雅芝的评价他人极好,非常敬业,而且她已经拜平江导演为师学习书法 。
  • 斯琴高娃给自己设计了一个发套,走路也刻意模仿男性 。
  • 导演平江锁金说赵雅芝似乎有过目不忘的功夫,令剧组的人都很吃惊。赵雅芝的台词中经常牵扯到很多术语和不同种类的瓷器,而一件瓷器的名称就有六七个字,赵雅芝却能一字不错地说出。每次赵雅芝背完台词,都令在场的剧组人员大为佩服。[5]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平台
2005年7月9日北京电视台二套

折叠 编辑本段 剧集评价

青花青花该剧是瓷都景德镇千年华诞之际的献礼巨片,也是第一部展现青花瓷器独特魅力的传奇电视剧。唯美、凝重、有很强的历史感和人文积淀。(深圳晚报评)[6]

平江锁金在这部片中不仅继续了他在《走出蓝水河》中唯美,凝重的风格,而且《青花》还增加了很强的历史责任感和中国特有文化的魅力,这是平江锁金与其他导演的不同之处,也是他过人之处,片中的景德镇,那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还有那级具中国传统特色的陶瓷,都成为了平江锁金说话的工具,人物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具有深层次的含义和魅力,再加上平江锁金对于镜头运用和镜头搭配的合理取舍,《青花》不仅是一部电视作品,也是一部艺术作品,是一部凝聚平江锁金艺术观念的大成之作。(新浪娱乐评)[7]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负责保管国宝青花日月樽的前清侍卫长李麟清在北京被人暗杀,青花日月樽下落不明。此时的南方烧瓷重镇景德镇却是一派繁华景象。大侠任凭风突然来到景德镇与镇上守寡多年的制瓷大户薄家掌门人夏鱼儿一见钟情。另一制瓷大户司马弓大施阴谋,薄家司马家从此结仇。此时,为了寻找当年丢失的国宝青花日月樽,前清遗老、黑帮老大、日本武士、古玩巨子、江湖游侠等也纷纷赶往景德镇。
    第2集
    在青花瓷王的评比大会上,主持评比的景德镇商会会长何家墨突然晕倒台上。主持人吩咐把参评瓷器原样封好,送进商会保存,宣布评比改日进行。商会会长突然病倒,其实是假装的,是想乘机受贿。司马弓猜到了何家墨的心思,带上重金深夜探望何家墨。在何家墨串通下,司马弓让徒弟常野等偷换了薄家参评样品。隔日重新开评,正当大家觉得青花瓷王应当归属于薄家时,司马弓却意外获胜。
    第3集
    任凭风到薄家作客,对薄家小女儿小桃钟爱有加。而此时的司马弓正在以瓷王身份宴请各路客商。宴会后众人提出要去消遣,颇有醉意的司马弓怕让他买单,乘机溜走,前往相好柳鸣儿处。唐英庙,任凭风上香还愿巧遇夏鱼儿,两人互生敬爱之情。原来任凭风乃前清陶务官唐英的后人,使夏鱼儿更是对其倍加尊敬,不料,他们的谈话被北京客商常得利听得清清楚楚。
    第4集
    司马弓挂好青花瓷王旗,喜等客商前来签约,司马弓的女儿彩云猜到是父亲偷换了薄家瓷器,为父亲的卑劣行为感到羞耻。兴致激昂的司马弓苦苦等待的却是寥寥无几的客商,而众多的瓷商都到薄家签约。看到任凭风在薄家大出风头,何家墨甚是恼火。此时又有一位神秘人物出现,那就是前清大内总管秦建栋为了青花日月樽也悄然来此并秘密约见了景德镇黑帮老大。
    第5集
    任凭风与夏鱼儿的相爱,薄家大女儿薄小文此时也爱上了任凭风,身担重任的任凭风夜扮黑衣人闯入薄家瓷胚房不料与另外两个黑衣人大打出手。久居景德镇的李凤白告知,丢失的月樽可能落入日本人之手,并要任凭风寻找丢失的月樽的同时,还要拿到薄家秘笈再造日月樽,日本间谍宫本与司马弓的大徒弟常野也正在秘密会谈青花日月樽。
    第6集
    薄家大少爷剑兰被北帮的人欺负,任凭风出手相救,薄剑兰坚持拜任凭风为师,夏鱼儿因此为任凭风在家中准备一间厢房以供休息之用,两人感情进一步加深。对夏鱼儿并不死心的何家墨听说任凭风已经登堂入室,十分苦恼,于是请求薄家二太太充当说客,再次提亲。任凭风偶到夏鱼儿书房,夏鱼儿的学识以及夏对瓷器的深刻理解使他切实感受到夏鱼儿并非寻常女子,被她的一切所感动。
    第7集
    一场大火将司马弓的瓷窑烧得干干净净,此时商会会长何家墨却趁火打劫,想收购司马瓷,遭到司马弓的拒绝。应夏鱼儿的邀请,任凭风亲眼目睹了薄家瓷器的出窑过程,深深感受到薄家瓷器的神奇独特之处。薄小文看到母亲与任凭风感情日渐加深,小文为此痛苦不已,与夏鱼儿大吵大闹,夏鱼儿不知所措。美娟看到两人走的如此亲密,也坚持要赶走任凭风,无奈之下,任凭风选择了悄然离开。
    第8集
    剑兰看到自己的母亲不顾一切地爱着任凭风,深夜潜至任的住处,准备刺杀任凭风,意外发现自己的妹妹小文藏于任凭风的房间。而任凭风内心深处是不想伤害夏鱼儿,因而决定离开景德镇,不再回来,小文也在当天突然失踪。司马弓深知薄家瓷术更高一筹,一心要窃取对方秘笈。屡次偷窃不得要领,索性上门假意要将女儿许配给剑兰,以此换取薄家制瓷秘笈,被夏鱼儿断然拒绝。彩云得知父亲拿自己做交易,十分不满。
    第9集
    常野看到司马弓悻悻而归,再次提到要继承司马秘笈,传承司马家业,并娶彩云为妻,却被彩云听个正着,彩云一直讨厌常野,坚持谁也不嫁。任凭风离开景德镇一路晓行夜宿,小文一路偷偷尾随。小文在住进客栈后向任凭风表白了心迹,却被拒绝。次日,任凭风强行将小文送回了景德镇。
    第10集
    夏鱼儿知道任凭风当晚没有离开景德镇,次日前去探望,对他的依恋难舍难分。李凤白知道任凭风再次回到景德镇很是恼火,找来北帮的杨八爷替她出气。司马弓从相好柳鸣儿处出来回家已过半夜,到处黑咕隆咚,忽然发现有个黑影站在不远处,把司马弓吓了一跳。看到司马弓走近,常野上前弯腰将师傅背回家去,细心伺候,很叫司马弓高兴。
    第11集
    常野惹了大祸,瓷商不肯罢休,司马弓对常野的忠心大加赞赏,但事过之后,司马弓却把常野赶出家门。司马弓听说夏鱼儿收留了常野,赶到薄家大闹,以担心常野泄露司马家烧瓷技术为由,要求夏鱼儿不要收留常野,夏鱼儿断然拒绝,司马弓出门时暗自窃喜。常野无意中偷听到薄家秘笈传男不传女,便将此信息告知宫本,两人密谋绑架了薄剑兰,却伪造了一封薄剑兰要离家出走的假信给薄家。
    第12集
    任凭风在景德镇的出现使宫本觉得无法继续他们的计划,于是决定除掉任凭风,可不想自己并不是任的对手。受伤的任凭风又一次住进了薄家,使三春茶楼老板娘李凤白醋性大发。常野用夏鱼儿给的赏钱去绣娘柳鸣儿那里做衣服,对柳鸣儿颐指气使,动手动脚,柳鸣儿却不敢反抗,任他轻薄。
    第13集
    常野到了薄家后时常推着小桃外出散步、晒太阳。户外活动使小桃身体明显好转。小桃十分开心,渐渐对他产生依恋之情。薄小文发现妹妹爱上了常野,从中搅和。但常野不为所动,一如既往地呵护小桃,令夏鱼儿和小桃十分感动。夏鱼儿没有答应与任凭风一起走的要求,任凭风不得不再次独自离开薄家。薄小文再次受挫,无聊至极,又一次寻找任凭风去了。
    第14集
    常野向小桃求婚,感动了小桃和夏鱼儿。突然有一个字条要夏鱼儿千万不要把小桃嫁给常野,夏一看字迹为任凭风。夏鱼儿不顾老管家何伯的劝说阻止,答应了常野对小桃的求婚,并把薄家制瓷术传授于他,指望他入赘薄家,撑起家业。彩云跟同学到山中玩耍,偶然发现一家隐蔽的瓷窑,正是仿造薄家瓷器的窝点,原来这家伪造薄家瓷器的窑主正是司马弓。正直的彩云把此事告诉了夏鱼儿。
    第15集
    夏鱼儿一怒之下,要将司马弓告上官府。何家墨怕自己也被牵连进去,说服夏鱼儿,提出庭外调解。任凭风赶回景德镇。试图劝阻夏鱼儿不要轻易做出任何决定,将小桃许配给常野。何家墨知道任凭风在华阳客栈约见李凤白,使出诡计,使得夏鱼儿对任凭风的误会再次加深。宫本与常野又一次会面,对常野拿到薄家秘笈大加赞赏,责令常野要尽快行动,早日拿到司马秘笈,再造青花日月樽。
    第16集
    司马弓失魂落魄,又到柳鸣儿处,却在门外听到激烈的打斗之声,十分纳闷。其实,此时正是常野在屋内对柳鸣儿欲行非礼。常野潜进司马弓家里,要他兑现诺言。原来,当初常野被司马弓赶出家门,是二人合演的一出苦肉计。司马弓要他混入薄家,是为了骗取秘笈。说如果成功,司马弓会把自家制瓷秘笈也交给他,并答应将彩云许配常野,让他继承司马家业。
    第17集
    彩云回到家中,怒责父亲的不义之为,述说了夏鱼儿根本就没打算让他赔偿薄家,这使司马弓大感意外,深知对不起薄家。任凭风得知小桃出事,又来到薄家,准备安慰夏鱼儿,不料这次竟然被夏鱼儿发怒赶走。大内总管秦建栋得到消息,为了青花日月樽再次来到景德镇约见何家墨,要他加紧行动。
    第18集
    柳鸣儿突然偷偷来找司马弓,告诉了他一个惊人的内幕。原来常野是个日本人,原名长野次郎,是个疯狂的中国瓷器痴迷者。柳鸣儿向司马弓承认了自己日本女人的身份。司马弓连夜赶到薄家,告诉夏鱼儿常野是个日本人。夏鱼儿深感震惊,告诫司马弓要小心一点,防止常野狗急跳墙。司马弓告辞回家,心中却升起一股浩然正气,下决心要找到常野,准备设计骗回薄家秘笈。
    第19集
    薄小文被伙计押送回家,被夏鱼儿训斥一通。小文却向母亲提出,要她让出任凭风,不要影响她的幸福,说任凭风爱的是她,并已怀上他的孩子。夏鱼儿大怒,内心痛苦不堪。任凭风又一次来到薄家劝说夏鱼儿,两人误会渐消,看到两人关系恢复了往日的浪漫,李凤白并不甘心。
    第20集
    李凤白来到薄家将任凭风来景德镇的目的告诉了夏鱼儿,夏这才得知青花日月樽已经从皇室丢失,原来任凭风接近自己完全是为了青花日月樽。任凭风知道夏鱼儿误解了自己,找到老管家江伯,开出药方,让他赶快抓药来为小桃治病。任凭风并不辩解,只是要她相信自己,不说宝瓷之事,夏鱼儿将信将疑。
    第21集
    江伯带人深夜寻觅常野踪迹,被北帮的人围攻,眼看要遭杀身之祸,突然一个黑衣蒙面人从天而降,连杀数名北帮的人,江伯十分感激,却不知黑衣人是谁。任凭风看到薄家连连出事,深夜到访被夏拒之门外,无奈之下,约夏鱼儿到唐英庙会面,鱼儿如约而至,两人又一次和好如初。此时常野乘机到任凭风住处寻找青花日月樽。
    第22集
    任凭风来到北帮会馆,找杨八爷要回小桃,没想到势单力薄,寡不敌众。此时他心中已有底,知道他们只要找不到黑衣人,小桃就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常野知道司马弓深爱着柳鸣儿,突然将柳鸣儿绑架,以此要挟司马弓交出制瓷秘笈。司马弓愿以重金赎人,常野不肯,谈判陷入僵局。
    第23集
    深夜,常野潜入司马弓家,追要制瓷秘笈。司马弓巧与周旋,常野未能得逞。司马弓良心发现,试图帮薄家找回秘笈,独自闯入北帮会馆,却被大打出门。何家墨心烦至极跑到三春茶楼消遣,不料手下杨八爷急事请求接见。再次让李凤白摸准了何家墨的底细,他才是真正的北帮帮主。
    第24集
    没有拿到司马秘笈的常野并不死心,再次要挟司马弓交出秘笈,只有那样他才肯放了柳鸣儿母子。司马弓坐卧不安,准备交出秘笈,救回柳鸣儿母子。无奈之下,夏鱼儿也来到北帮,希望他们交出自己的女儿,不料何家墨原形毕露,把夏鱼儿也关进了地牢,夏鱼儿守候着生命垂危的薄小桃,以泪洗面。
    第25集
    柳鸣儿母子从常野那逃了出来,并将青花日月樽和薄家秘笈交给了任凭风。司马弓和柳鸣儿两人结拜姐妹,原来司马弓一直女扮男装,为的是保护好司马秘笈,不料此时常野再次出现,柳鸣儿一怒之下一刀刺向常野,自己也被常野刺死。司马瓷薄家瓷并为一家。任凭风带着夏鱼儿和薄小桃离开景德镇,远走他乡,找儿子薄剑兰去了。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