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5 19:29:57

韩雍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韩雍(1422年11月22日-1478年11月9日),字永熙。南直隶苏州府长洲县(今江苏苏州)人。明朝中期名臣、诗人。

韩雍于明英宗正统七年(1442)登进士第。初授御史,曾出巡河道及江西,参与平定浙江叶宗留起义及福建邓茂七起义。明代宗时累擢右佥都御史、巡抚江西,以弹劾宁王获罪,被勒令致仕。天顺年间复官,历官大理少卿、兵部右侍郎。明宪宗成化元年(1465年),以右佥都御史之职前往讨平大藤峡起义,俘杀首领侯大苟,截断江上大藤,改地名为断藤峡。迁左副都御史,提督两广军务。后请分设广东、广西两巡抚,获朝廷准许,专理军事。

成化十年(1474年),韩雍受人诬陷,被勒令致仕 ,至成化十四年(1478年)病逝,年五十七。明武宗时追谥"襄毅",后世称其为"韩襄毅"。有《襄毅文集》传世 。

概述内图片来源:《吴郡名贤图传赞》

基本信息

  • 本名

    韩雍

  • 别称

    韩襄毅

  • 字号

    字永熙

  • 所处时代

    明朝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南直隶苏州府长洲县

  • 出生时间

    1422年11月22日

  • 去世时间

    1478年11月9日

  • 主要作品

    《襄毅文集》

  • 主要成就

    平大藤峡起义,安定两广

  • 官职

    总督两广、右都御史

  • 谥号

    襄毅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折叠 崭露头角

韩雍生于明成祖永乐二十年十一月九日(1422年11月22日) 。其父韩贵,原为南直隶苏州府长洲县(今江苏苏州)人,后因是"闾右(富豪)"而被迁徙至北京宛平县,故而韩雍早年以顺天府府学弟子员身份起家

正统七年(1442年),二十岁的韩雍登进士第,被授为御史

正统十三年(1448年)冬,处州叛军叶宗留自福建转而危害江西。官军失利,都督佥事陈英、指挥刘真遇伏而死。明英宗朱祁镇下诏命韩雍与镇守侍郎杨宁督促军民共同防守。恰巧福建巡按御史汪澄给邻境送来文书会同讨伐福建叛军邓茂七,因为叛军商量投降,官军停止军事行动,韩雍说:"贼兵真的投降了再退兵也不晚。"急速进军,叛军已经叛变,汪澄因此被判死刑,人们由此佩服韩雍有见识。

景泰二年(1451年),韩雍提升为广东副使,大学士陈循推荐韩雍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代替杨宁巡抚江西。江西年成不好,韩雍上奏请求免去百姓的秋粮进献;又弹劾宁王所做的违法之事,使宁王府的官吏都获罪。这时韩雍才三十岁,却才望赫然,所制定的措施都可以为后来者所效法。

韩雍巡视江西时,属下忽然报告宁王的弟弟、一位王来到,韩雍于是称病请求稍待,暗中派人急速去报告三司,且索求一张白木几。韩雍跪拜相迎,那位王一进来,就详细说明兄长叛变的情状,韩雍推说有耳病听不见,请某王用写的,王要纸,左右的人就把白木几端出来,王于是详细地书写此事后才离去。韩雍将此事禀秦朝廷,朝廷派使臣查不出任何事迹,这时诸王兄弟正欢乐相聚,请旁人不要多言。使臣回朝后,朝廷判处韩雍离间亲王之罪,命人带着刑具要将韩雍押走,韩雍于是呈上白木几和某王亲笔写下的文字,才被释放。

折叠 数度起落

天顺(1457年-1464年)初年,朝廷取消所有巡抚官,韩雍改任山西副使,宁王因为以前的怨恨,弹劾韩雍擅自乘坐轿子等事,韩雍被捕入狱,削去官职。

后来,韩雍被起用为大理少卿,不久又恢复右佥都御史职位,辅佐寇深管理都察院事务。大将石亨获罪被杀后,锦衣指挥刘敬因供石亨值班的房间饭食而被判罪,套用朋党律判以死罪。韩雍说:"律重判朋党罪,是因为勾结扰乱朝政,因人供应饭食就判为朋党罪,哪会是法律之本意?况且石亨势盛时,大臣早晚上他家,这倒不判罪,独独判刘敬这是为什么?"寇深赞叹佩服韩雍,刘敬被释放。韩雍母亲去世后,他服丧未满,被朝廷起复视事。

天顺四年(1460年),韩雍受命巡抚宣府、大同。

天顺七年(1463年),因议事需要,韩雍入京觐见朱祁镇。朱祁镇见其气宇不凡,便留他在朝中任兵部右侍郎。

天顺八年(1464年),明宪宗朱见深继位。阁臣陈文为排挤韩雍等人,指称翰林侍读学士钱溥联结东宫内侍王纶,企图取代内阁首辅李贤之位,并以韩雍代替兵部尚书马昂。李贤闻讯大怒,将韩雍贬为浙江左参政。

折叠 断藤峡之战

主词条:藤峡盗乱

明代中期,广西的瑶人、僮人流窜到广东劫掠,使沿途的郡县几乎全被捣毁坏。

成化元年(1465年)正月,朝廷决定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拜都督赵辅总兵官,派太监卢永、陈蠧担任监军,兵部尚书王竑力排众议,说:"韩雍才气无双,平定贼人非他莫属。"于是改任韩雍为左佥都御史,"赞理军务"。

韩雍骑马奔驰到南京,召集诸将商议计谋策略。在此以前,翰林编修丘浚写信给李贤,认为对广东的叛军应加以驱赶,对广西的则采用围困之术,要将大军驻扎在大藤峡,控制其出入,破坏叛军的庄稼,一二年可望平叛。李贤很赞赏这项作战的计划,把信献给朱见深,朱见深下诏抄写下来让诸将看。诸将都主张按此计划实行,请求派游击将军和勇率领达军直奔广东,而大军一直赶到广西,分兵扑灭叛乱。韩雍说:"贼人已经蔓延数千里,而所到处就与贼人交战,这是使自己疲惫。应该全军直捣大藤峡,这样南可支援高州、肇庆、雷州,廉州。东可以与南雄、韶州应合,西可以攻取柳州、庆远,北可以切断阳峒各条道路。首尾相应,攻其腹心之地,巢穴已经倾覆,其余则可迎刃而解。舍弃这不去谋取,而分兵四出,贼更加奔逃,郡县更加遭到破坏,这等于是救火时却鼓风一样。"众人称善,赵辅也相信韩雍的才能足以战胜叛军,将军务谋划尽皆交其处理。

韩雍等日夜兼程直奔全州,击破劫掠兴安的阳峒苗人,到达桂林,将错过战机的指挥李英等四人斩首示众,韩雍手按着地图同诸将商议说:"贼以修仁、荔浦为羽翼,应该先攻取这二县来孤立贼的势力。"于是率领十六万兵士,分五路出兵,先攻破修仁县叛军,穷追到力山,俘获一千二百余人,斩首七千三百级。随后荔浦也被平定。

十月,韩雍抵达浔州,向当地父老询问,都说:"大藤峡,是天险,不能强攻,应用计围困。"韩雍说:"大藤峡延绵六百余里,怎能围困?兵分则力弱,长期用兵则财物缺乏,贼何时能够平定!我的计划已定。"就长驱到峡口。有儒生、里老数十人伏在道路左边,愿意担任向导,韩雍见了立刻骂道:"叛贼胆敢欺骗我!"喝令左右将其绑起来斩首,左右都非常吃惊。捆绑时而发现袖中的利刀,一审问,果然是叛军,斩杀后,全部肢解,挖出肠胃,分挂竹林中,成串相连。叛军大为吃惊地说:"韩公是天神。"韩雍下令总兵官欧信等为五哨,自象州、武宣攻其北面;自己与赵辅率领都指挥白全等为八哨,自桂平、平南攻其南面;参将孙震等为二哨,从水路进来;而且另外分兵守住各险要的地方。叛军首领侯大狗等大为恐惧,先把其家属资产转移到桂州横石塘,而在南山竖立栅栏,准备很多滚木、石块、标枪、涂毒的弓箭来抗拒官军。

十二月初一,韩雍等率领各军水陆并进,持圆盾登山,殊死作战,接连攻破石门、林峒、沙田、古营各巢穴,焚烧其房屋积聚,叛军都奔跑溃败。伐木开路,直抵横石塘以及九层楼各山。叛军又竖立栅栏好几层,凭借地势高来抗拒。官军引诱叛军发放箭石,估计快用尽了,韩雍亲自督率诸军借着树攀藤而上,另外派遣壮士从小路先上,占据山顶用火炮发石击贼。叛军抵挡不住,被打得大败。明军先后摧毁栅寨三百二十四座,生擒侯大狗及其同党七百八十人,斩首三千二百余级,坠入水中淹死的不计其数。大藤峡有根大藤像虹,横着交错在两山崖之间,韩雍用斧砍断大藤,将其改名为断藤峡,刻石记功而返。大藤峡之战后,韩雍又分兵进攻叛军余党,将郁林、阳江、洛容、博白接连收复。

折叠 总督两广

朱见深闻讯大喜,下诏书表彰功劳,召回赵辅等,调升韩雍为左副都御史,提督两广军务(两广总督)。韩雍就在各军中遣散人员,以此节约军饷,而叛军余部侯郑昂等乘虚攻破浔州以及洛容、北流二县。韩雍被弹劾服罪,朱见深加以宽赦,使韩雍更加尽力平叛。这时各地的叛乱蜂起,思恩、浔州、宾州、柳城全都被骚扰劫掠。贼流窜抢劫到广东,钦、化二州均随即被攻陷。

成化四年(1468)春,由于两广地大事繁,韩雍请求于两广东、西各设置巡抚,朱见深表示同意,命陈濂巡抚广东、张鹏巡抚广西,而韩雍专门负责军务。不久韩雍因家有丧事而归。第二年,两广盗贼又起,佥事陶鲁说:"两广地势交错,应当像手臂与手指一齐使用,不能分开。最近叛贼侵犯广西,我与广东三司商议调兵,一个月还没结果,叛贼毫无畏惧之心。请求仍然任命大臣总督为好。"正好佥事林锦、巡按龚晟也一同奏请,于是撤去两广巡抚,又起用韩雍为右都御史,同以往一样总督两广军务。又过了一年的正月,韩雍上疏要求辞去所新任官职,恳求服满三年之丧。朱见深没批准。韩雍到任,派遣参将张寿、游击冯升等分路讨伐贼,摧毁忻州八砦蛮以及抢劫州县诸山的瑶人、僮人。瑶、僮等族百姓向来害怕韩雍威力,寇盗因而逐渐平息。

折叠 遭劾致仕

成化九年(1473年),柳州、浔州各少数民族又发动叛乱,参将杨广等俘获、斩首共九百人,正准备继续进击,而叛军攻破怀集县,兵部弹劾韩雍向朝廷奏报不实。镇守广西右少监黄沁向来恨韩雍压抑自己,借机攻击韩雍,又诬陷他贪欲纵酒、滥加奖赏并胡乱开支,朱见深派给事中张谦等去调查,而广西布政使何宜、副使张学攴怀恨韩雍一贯轻视自己,两人在一起酝酿韩雍的罪状。张谦返朝向朱见深上奏,半为捏造半为事实地报告了韩雍的情况,朱见深最后于成化十年(1474年)三月命韩雍致仕。 韩雍至此家居,不再任官。

成化十四年十月十五日(1478年11月9日),韩雍因病在家中逝世,享年五十七岁。 朱见深闻讯后,遣使谕祭,并命有司为其营建坟墓,录用韩雍之子韩文为国子生。 韩雍死后,两广百姓追念他的功勋,于是在当地为其立祠祭祀。

正德(1506年-1521年)年间,明武宗追赐韩雍谥号为"襄毅"。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成就

韩雍出巡河道及江西时,曾参与镇压浙江叶宗留起义及福建邓茂七起义

成化元年(1465年),韩雍以右佥都御史之职前往镇压大藤峡起义,俘杀首领侯大苟,截断江上大藤,改地名为断藤峡。

韩雍镇守两广多年,屡定寇乱,为两广地区的稳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作品

韩雍有《襄毅文集》传世。 《皇明经世文编》辑有《韩襄毅集》一卷。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评价

王竑:韩雍才气无双,平贼非雍莫可。 (明史》引)

刘珝:公为人爽(阙)洞达,才识高远。居家孝友,与人交有信义。下(阙)为诗文,思如涌泉,无少凝滞。居官处事,动以古豪(阙)自居。每一出师,必以曹彬不妄杀为法,故所至全活书众。累谪累起,未尝致欣戚于其间,天下士大夫无问识不识,咸仰其名云。 (《都察院右都御史韩公雍墓志铭》)

刘吉:雍自幼英迈不群。为御史时,年甫二十一。出按江西,江西刁民闻风敛迹。其所规画,多合事宜,江西人至今以为便,不欲更革。其督战两广,凡军中机宜,皆出自雍。自景泰后,两广守土之臣,多蒙蔽贼情,养成大患,广州城门时或昼闭,微此役,两广几于不守矣。但以班师既早,贼党复聚,言者多咎雍在军中费用过侈,然两广之民不以为怨者,以费财之害轻于丧生也。雍卒后,广人屡建请立祠祀之。雍好功名,尤笃情义,威望素著,所至令行禁止。但嫉恶大甚,惨于刑戮,竟不得其死云。 (《大明宪宗纯皇帝实录》)

姜洪:臣访得吏部尚书李秉、兵部尚书王竑、都御史韩雍、夏埙高明李侃,历仕年久,颇有令望。或因谗谤而解官,或托微恙而去任。 (《修政弭灾疏略》)

郑晓:公洞达凯爽,笃于孝友,与人交有信义,不为岸谷。临戎莅政,豹变鹏抟,虽发奸摘伏,而事简心平。江西岭南,莫不畏如神明,爱如父母。摘词洒翰,风生泉涌,天才逸发。 (续藏书》引)

张瀚:宪皇帝加意遐荒,拔参政韩雍为都御史,假以不次之柄,超度常规。当是时,兵马钱粮皆于南京料理,选调两京、江西、湖广汉达官军不下二十万,物力充盛,故所至如摧枯拉朽,无不歼灭。彼雍诚异才,亦委任权力不同也。 (松窗梦语)

项笃寿:两广自文皇朝,蛮寇数叛,都督韩观山云相继镇定。乃后交址不宁,两广兵调征无虚岁,加以瘴疠,耗死者什七八矣,而蛮寇生聚日繁。正统末,黄萧养倡乱,广东、西蛮煽动,攻剽城邑,累征不克。韩公以一书生,不旬月荡平之,功亦伟矣。向非纯皇既明且断,委任不疑,曷克有此哉?人言韩公发摘奸伏如神……或又言,诸蛮酋闻公名,辄丧气,师未抵峡,峡中藤叶皆虫食成韩字,诸如此类甚众。总之,具文武材,善用兵,非好杀者流也。人言宁可尽信乎? (今献备遗)

王世贞:雍稚少时,多奇鬼神迹,至今乡里能诵道之。近怪故弗悉,二广士大夫先生每屈指雍曰:"此百世功也。"大藤峡天险,贼蟠据,无敢窥,独雍及王守仁两至之。信然哉! (名卿绩纪)

刘凤:韩雍节制广外,其功固多,然杀戮太过。 (名山藏》引)

赵用贤:公之功顾不伟欤!昔我先臣襄毅韩公(韩雍)、新建王公(王守仁),尝帅永保田州之旅,讨平修荔八寨,谈者至今美之。余谓两公即用兵神矣……。 (《奉贺大中丞石汀殷公平古田序》)

屠隆:韩襄毅雍、威宁王襄敏越(王越)、杨文襄一清(杨一清)、杨武襄洪(杨洪)英风雄略,颐指万夫,鞭挞夷虏,开展疆域,亦命世之杰也。 (《明伦汇编交谊典品题部》引)

何乔远:予尝至粤西,粤西人至今不敢名韩公名,乃亦尝坐通中官。 (《名山藏》)

张岱:国家以武事责文臣,任极重而其报功极轻……至项忠、韩雍,其平蛮功皆出赵辅刘聚上,而论功者止进一阶,荫一子镇抚而已,何以服人心!何以示后世哉! (石匮书)

宋征壁:一国家外夷之患,北虏为急,两粤次之,滇蜀又次之,倭夷又次之,西羌又次之。诚欲九塞尘清,四隅海燕。方叔召虎,一时咸慕风采,奕世犹仰威名。指受方略,半系督抚……两广寇乱,则详于韩襄毅。 (皇明经世文编·凡例)

陈子龙:两广总督之置,起自韩公。公之威名,至今犹赫赫于广部。凡有调度,皆遵用之,以为韩公故事也。 (《皇明经世文编》注)

谷应泰:癣疥之疾,能废七尺之躯;涓滴之流,可尽江河之水。王竑所以决战,韩雍所以肆伐也。先渡浔水,决其樊篱,纵火大藤,空其巢穴。贼乃悉众凭险,敛兵拒战。而王师援木攀梦,楚歌四合;猨牵蚁附,汉帜先登。磨石横崖之谷,题铭九层之楼。锯藤绝ㄌ,夺其世险。至于支离身首,刳剔肝肠,金鼓陈兵,旌旗秉纛,盖以天兵不易至,重险不易得,扼吭拊背,急击勿失,宣畅皇灵,显彰天殛,取威定乱,在是役也。 (明史纪事本末)

林时对:至若于谦之御也先,白圭之剿郧盗,原杰之抚流民,韩雍之断藤峡,项忠之平满四林俊之殄蜀寇,王守仁之擒宸濠、平赣盗,田州姚锳之诛岑猛王崇古之封俺答,梅国桢之讨哱拜李化龙之灭杨应龙朱燮元之平奢崇明安邦彦,皆师贞丈人谋定后战,鼓行以出,奏凯而归,策勋告庙,荫胄旌功;可不谓隆焉。 (荷闸丛谈)

张廷玉:项忠、韩雍皆以文学通籍,而亲提桴鼓,树勋戎马之场。其应机决胜,成画远谋,虽宿将殆无以过,岂不壮哉!赏不酬劳,谣诼继起,文法吏从而绳其后,功名之士所为发愤而太息也。 (明史)

纪昀:明自正统以后,正德以前……数十年间,惟相沿台阁之体,渐就庸肤。雍当其时,虽威行两广,以武略雄一世,不屑屑以雕章绘句为工。而英多磊落之气,时时发见於文章。故虽未变体裁,而时饶风骨。其杂文亦高视阔步,气象迥殊。韩愈所谓独得雄直气者,殆於近之。 (《襄毅文集·提要》)

郑观应:前明王守仁、唐顺之、韩雍、谭纶、熊廷弼、卢象升诸文臣考,其文集本传,皆言其精于骑射。 (《储将才论》)

蔡东藩:有韩雍之主谋,而侯大狗失所据,虽险亦夷? (明史演义)

折叠 编辑本段 轶事典故

韩雍二十来岁就当了江西御史。有次一封皇帝颁赐宦官的敕书,被都御史误为普通公文而误拆。都御史怕有杀身之祸,请教韩雍共商对策,韩雍表示,他将设宴请蔡太监,决定亲自为他解决这个难题。第二天,他先伪造一封假信,把原来的真信藏在怀中,在宴席前悄悄把假信交给邮卒,叮嘱邮卒在宴席开始后送交自己,然后故意拆信,读了几句后,就很惊慌的说:"这不是颁给我的敕书。"于是把原来已拆封的敕书送给宦官,除了一再谢罪外,并请求与邮卒一起领罚,宦官被韩雍的诚意感动,反而连连劝慰,宾主继续畅饮。 冯梦龙评道:"此即王韶欺郭逵之计,做得更无痕迹"。

韩雍有一次来到番地,当地郡守准备了酒菜,把一名妓女藏在箱中,命人送到韩府。韩雍知道其中定有文章,使召来郡守当场开箱,请出妓女。酒宴结束后,韩雍请妓女再回到箱中,随太守一起离开府衙。 冯梦龙又评此事:"此必蛮守欲假此以窥公耳,公不拂其意,而处之若无事然,此岂死讲道理人所知",

在南畿审阅刑事案件卷宗,砀山教谕某人鞭打膳夫,膳夫逃跑后躲起来,膳夫的父亲告发教谕杀了他的儿子,并取他人尸体肢解做伪证,教谕已经无辜服罪,韩雍跟踪而得到膳夫,洗清教谕的冤屈。又出巡河道事务。不久,到江西巡察,罢免贪官污吏五十七人。庐陵、太和发生盗贼,韩雍派人捕杀。

韩雍镇守两广,律令森严。除了一,二名亲信外,外人一律不许进入内室,并且喜欢用权术统驭部下。一天,韩雍在后厅宴请乡绅,饭后并踢球为戏来助兴,比赛结束后,韩雍派人在后厅放一石球,并指示若有人看到那石球,就说"这是韩公平常所踢的球"。于是看到石球的人都因韩雍的力大无穷而吃惊得吐舌头。

另外,韩雍也在伞盖下暗藏磁石,并在头发里暗藏铁屑,所以每当韩雍外出时,须发贲张,加上韩雍体型魁梧,见到他的人无不视为神明。 冯梦龙评:"夷悍而愚,因以愚之"。

折叠 编辑本段 亲属成员

辈分关系姓名简介
家世祖父韩举一后累赠都察院右都御史
祖母陈氏后赠夫人。
父亲韩贵长洲富豪,迁居北京宛平县,后累赠都察院右都御史。
母亲赵氏后赠夫人。
平辈弟弟韩睦因韩雍之功被授官锦衣百户(一作锦衣镇抚)。
子辈儿子韩文韩雍死后被录为国子生

表格参考资料:

折叠 编辑本段 史料记载

《都察院右都御史韩公雍墓志铭》

今献备遗·卷十七》

名卿绩纪·卷二》

罪惟录·列传卷十一·经济诸臣传上》

明史纪事本末·卷三十九·平藤峡盗》

明史·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六十六》

折叠 编辑本段 后世纪念

墓地

韩雍墓位于江苏省苏州市官山姚姊河。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