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2 09:44:28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珠光宝气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8个义项): 展开

珠光宝气 - 2008年邵美琪、黎姿等主演TVB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珠光宝气》是2008年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出品的时装家族电视剧,由戚其义执导,邵美琪黎姿蔡少芬林保怡陈豪领衔主演。该剧以邵美琪黎姿蔡少芬三姐妹分别嫁入豪门的故事为三条主线,将宋家皇朝缩影为一个家庭,述说三姊妹血脉相连的故事。

该剧总投资超过一亿港元,为2007、2008年节目巡礼及2008无线节目精选第二季剧集之一,是41周年台庆剧。

2008年10月20日于香港翡翠台首播。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珠光宝气

  • 外文名

    TheGemofLife

  • 类型

    时装家族、商战、亲情、爱情

  • 集数

    82集

  • 主演

    邵美琪,黎姿,蔡少芬、林保怡,陈豪,王喜

  • 钟嘉欣,黄宗泽

  • 导演

    戚其义

  • 编剧

    周旭明、鲍伟聪、梁敏华、黄育德

  • 出品时间

    2008年

  • 出品公司

    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 首播时间

    2008年10月20日-2009年2月13日

  • 制片地区

    中国香港

  • 副导演

    陆天华、陈耀全、黎柏坚、蔡国泰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珠光宝气珠光宝气人世间真善美恒久长存,奈何利欲熏心让人把她遗忘,致使她如同钻石般矜贵难得。以珠宝世界、上流社会为舞台,以钻石比喻人生,琢磨出康氏三姊妹的非一般的人生……

在白筱柔(李司棋饰)眼里,三个女儿就像钻石般完美无瑕。她相信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嫁个有钱人,所以在女儿还少的时候便开始「琢磨」她们,不惜一切要将她们嫁进豪门。虽然大女康雅言(邵美琪饰)并不苟同她的价值观,但她眼见言交往的对象是富有的高长胜(林保怡饰)时,也就放手让二人发展。追求浪漫的二女儿康雅瞳(黎姿饰)一再遇人不淑,柔于是暗地里撮合她和香港首富贺峰(岳华饰)之子贺哲男(陈豪饰)。幼女康雅思(蔡少芬饰)最懂母亲的心意,第一段婚姻失败后即把目标锁定在峰身上。终于,柔如愿以偿,三个女儿先后嫁入豪门,只是随豪门生活而来的名与利,却叫三人渐渐迷失……[1]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配音
康雅言邵美琪潘宁
康雅瞳黎姿苏柏丽
康雅思蔡少芬周莹
高长胜林保怡杜燕歌
贺哲男陈豪张艺
陈启发关礼杰黎鸿和
康青杨姜大卫孙燕超
贺峰岳华黄法勤
白筱柔李司棋李娟
游日东黄德斌许秉珩
宋世万陈鸿烈蔡济生
孙怀德刘丹刘一飞
宋子凌钟嘉欣邵凯丽
石泰川黄宗泽禹琨
宋郭婉仪马海伦----
宋世基于洋黎鸿和
Paco余子明黄法勤
虞苇庭陈秀珠小小
程淑贞程可为潘宁
石泰禾王喜谭王鸿
sharon陈霁平周筠
沈之澄郭少芸于小华
英姐李枫林晓萍
苏敏岑宝儿----
Oscar扬明----
姚绍铭周志文;杨翼;冯文;戴志伟----
Mandy黄泆潼;朱慧敏小小
June简慕华----
关静陈凯怡邵凯丽
高长胜母黎萱----
杨志球蒋志光赵威
JOEY陈沛嘉;周家怡----
宋佩嘉林莉;林泳东;李思雅----
卓凝钟文;陈丹丹----
富添邓梓峰蔡济生

折叠 职员表

监制:戚其义
导演:戚其义
副导演(助理):陆天华;陈耀全
编剧:鲍伟聪;周旭明;黄育德;梁敏华
灯光:林革;张逸

资料来源[2]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邵美琪邵美琪

康雅言演员 邵美琪

大姐(Sylvia),任职艺人经理人,对工作狂热而经常冷落当飞机师的丈夫富添,致令婚姻出现问题。雅言经历婚姻挫折后,决心从新做人,更遇上生命中第二个男人-高长胜,但最终只维持了一段短暂情缘。其后,雅言为助长胜上位,不惜为长胜安排一切,更安排他迎娶富家女。

黎姿黎姿

康雅瞳演员 黎姿

二妹(Constance) ,爱情至上的雅瞳,一直不求名利,只憧憬与心爱的人过着简单幸福的生活。三年前,雅瞳不理母亲筱柔反对,与画家男友礼奇私奔加拿大,于当地结婚。三年后,礼奇以感情转淡为由,独自返港,雅瞳为挽救婚姻,不惜偷偷来港,向妹妹雅思借钱,完成礼奇开画廊心愿,藉以维系夫妻感情。挑通眼眉的筱柔却当众揭发礼奇另结新欢,令雅瞳彻底死心,决心重新上路。

蔡少芬蔡少芬

康雅思演员 蔡少芬

三妹(Jessica) ,康家三姐妹中,雅思深知财富的重要,目标最清晰,第一段婚姻的对象,便是上市公司主席志球。好胜爱面子的雅思,当丈夫遇上经济困难时,为协助丈夫逃过债项,不惜欺骗父亲青杨准备开店铺的资金,更施计瞒骗众人。未料经此一役,婚姻触礁之余,更独力承担后果。

林保怡林保怡

高长胜演员 林保怡

长胜(Calvin)是土生土长的澳门人,因家境穷困,父亲早逝,长胜母亲少好含辛茹苦赚钱养大长胜。孝顺的长胜,从少便立志要名成利就,报答少好。长胜中学毕业后到香港学厨,更进入了一所高级食府当学徒。期间,长胜看到各界名流富豪如何在饭桌上谈经论商、,在商场上呼风唤雨、赚得盆满砵满而大排筵席、享受上流生活,这一切让长胜更立志要出人头地。

陈豪陈豪

贺哲男演员 陈豪

哲男(Terrance)在豪门中长大,自小集万千宠爱在一身,养成少爷脾气,呼风唤雨当之等闲。 其父峰于男成长时期为了事业打拼,故与男沟通不多,形成了父子之间一直存在着隔膜。生意上,哲男生意理念前卫创新,与峰之理念取向回然,男更极不认同峰在生意上处处向万忍让。感情上,哲男经历波折后痛定思痛,终明白心中所爱的仍是雅曈。

岳华岳华

贺峰演员 岳华

性格难测、面慈心险、机关算尽,事事皆要在自己控制之中。目光清晰远大,表面安于现状,实质隐藏偌大野心,伺机成为最大当权者。权力欲极强,城府甚深,一生中最爱的是自己,为达目的,不惜利用身边人;为自己利益,甚至打压亲儿哲男。不惜一切,铲除阻碍自己的人。

李司棋李司棋

白筱柔演员 李司棋

三姐妹之母,筱柔来自上海人家,从小过惯奢华生活,后来下嫁从事钻石行业的康青杨,建立小康之家,诞下三名犹如三颗耀目美钻的女儿,自小便培养女儿对生活质素的要求。筱柔认为女儿择偶的对象应非富则贵或有权有势,更自喻为出色的”钻石”鉴赏家以及切割打磨技术一流的技师,深信以她双手,必能将女儿捧进富豪世界、上流社会

姜大伟姜大伟

康青杨演员 姜大伟

钻石业界的老行尊,眼光精准,备受业界推崇。在香港著名的其利钻石有限公司工作,任职珠海其丽打磨厂的厂长,心愿是开设自己的珠宝店。一直对老板孙怀德心存偏见,认定怀德多年前因财失义,真相大白后重建良好的主仆关系。青杨一心只希望女儿得到快乐,希望女儿们以忠诚的心去寻找她们的爱情与婚姻,而妻子筱柔则希望女儿嫁入豪门。

参考资料[3]

折叠 编辑本段 原声资料

名称
演唱备注
钻禧关淑怡主题曲
无情有爱钟嘉欣片尾曲
Ave Maria吉田亚纪子插曲[4]
One and Only珠光宝气
RespectCkaur Marlo
相恋两个字珠光宝气
You Are My Angel周美欣
Fairy TaleToni Braxton
A Lover's Concerto珠光宝气
Walk Me HomeMandy Moore
Armenian Songkheops
So What珠光宝气
C'est Ma Chanson D' Amour珠光宝气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折叠 基本信息

地区播出平台时间 
中国香港

无线电视翡翠台

2008年10月20日 20:30-22:35开播

2008年10月24日 暂停播映

大结局时间:2009年2月 21:30pm

中国大陆东方卫视下午剧场2009年10月1日13:00播出,每天6连播
浙江卫视星空剧场2009年10月2日播出,每天2集连播
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精选剧场2010年1月2 日10:10播出,每天2集连播
马来西亚Astro On Demand电视台2008.10.20 - 2009.02.13播出

折叠 收视统计

以下为本剧于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台之收视纪录
周次
集数
日期
平均收视
最高收视
百分比
101—022008年10月20日(2小时版本)32点37点89%
103—052008年10月21日-2008年10月23日31点36点89%
206—102008年10月27日-2008年10月31日28点30点89%
311—152008年11月3日-2008年11月7日29点30点90%
416—202008年11月10日-2008年11月14日29点
87%
521—242008年11月17日-2008年11月21日29点30点88%
625—292008年11月24日-2008年11月28日28点
87%
730—332008年12月1日-2008年12月5日28点
88%
834—382008年12月8日-2008年12月12日28点31点89%
939—432008年12月15日-2008年12月19日25点
87%
1044—482008年12月22日-2008年12月26日24点
86%
1149—532008年12月29日-2009年1月2日28点30点86%
1254—582009年1月5日-2009年1月9日27点28点86%
1359—632009年1月12日-2009年1月16日27点
87%
1464—692009年1月19日-2009年1月22日、1月23日(2小时版本)27点
87%
1570—722009年1月28日-2009年1月30日25点27点93%
1673—772009年2月2日-2009年2月6日30点33点93%
1778—822009年2月9日-2009年2月13日29点35点93%

折叠 编辑本段 剧集评价

珠光宝气珠光宝气正方观点

蔡少芬的演技最抢眼,在表演中把康雅思经历的破产、与富豪热恋、丈夫离世后变商场女强人的几个阶段演绎得很有层次。此外,剧中渲染的家庭温情被观众感动。[5](网易娱乐评)

反方观点

剧情冗长拖沓,过于滥情。[6](搜狐娱乐评)

大结局太仓促,有点线索太多难以逐一解决的感觉,认为TVB在长剧的节奏控制上还是稍微欠缺。该剧作豪华,但剧中植入过多广告以及多个赞助商家。[5](网易娱乐评)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第1集
    城中举行盛大时装表演,着名经理人康雅言成功替旗下女星苏敏争取到入场券,另一方面,名媛康雅思却因为敏与自己丈夫杨志球正被传绯闻,而尽力阻止她进场。康青杨回家途中遇上交通挤塞,更发现是妻子白筱柔的坐驾遇上轻微意外。杨收到消息有人将他打造给三名女儿的其中一件钻石胸针卖出,不禁担心三年前与家人吵翻,与恋人礼奇到加拿大结婚的二女雅瞳。原来瞳已回港,更向思求助;思向母亲说出已借了一百万给二姐,但柔揭穿思只为自己打算才借钱给二姐。瞳发现支票不能兑现,改请求好友石泰禾帮助,要他扮作有钱人与奇争夺自己。柔特意约瞳与奇吃饭,瞳满心高兴地与丈夫应约……
    第2集
    柔检查身体后医生建议她做直肠检查,柔答应检查。瞳自与奇分开后便住在言家,言为让二妹振作,特意要瞳陪她出外工作。思看到杂志报道说瞳是球的新欢,竟气得在众记者面前指责二姐。球向思说出公司经营出现问题,更有机会被清盘,思担心不已。柔答应参加慈善宴会,更托言将杨赎回的钻石胸针交予瞳。柔感谢言替两位妹妹将争吵的报道压下,却发现她与男星Oscar过从甚密。言担任飞机师的丈夫富添回家,但却对她非常冷澹。慈善晚会当天,柔怀疑言与Oscar两人有染,于是私下约见Oscar,但却被添遇见。
    第3集
    言从添口中得知母亲曾见Oscar,指责母亲误会了自己,柔大受打击。职员昌在运送钻石时失踪,禾怀疑他监守自盗,杨还是选择相信昌。杨一直认为老板怀德针对自己,更因昌之事与德闹翻而提出辞职。柔在好友何太的葬礼上,看到富豪贺哲男偕众出现,他更与何太的儿子舌战灵堂上。球为了能与男见面,不惜一掷百万投下车牌欲转赠他,却被男的私人助理绍铭阻止。男为讨女伴欢心,放弃出海改飞到上海享受晚餐……男出海练习赛艇时,却遇到喜欢处处针对自己的富豪高长胜;胜出言挑战,男答应比试。
    第4集
    替男打理游艇兼为赛艇高手的游日东,与昔日学厨的师兄弟饭聚后竟遇上胜。胜曾学厨亦是东的师兄弟,胜请他协助自己。男得悉东欲辞职协助胜,欲挽留却不果。杨听到消息有珠宝店欲顶让,虽心动但资金不足;球得知此事竟说乐意合股注资添致电给言约见,但言为了与胜商讨有关旗下演员拍戏之事,宁推迟与添的约会,最后却被胜令她掉进泳池。看到浑身湿透狼狈非常的言,添说出对她感失望更提出分居。大受打击的言看到醉倒的胜,竟忍不住用高跟鞋痛殴他。柔与瞳得知球和思骗了杨的金钱私用,只好提出隐瞒暂不让杨知道真相。
    第5集
    杨从德口中得知欲顶让的珠宝店已被他人接手;柔发现杨有心事,欲向他查问之际却因肚剧痛而晕倒。瞳发现思仍去名店购物,指责妹妹存心欺骗父亲,但反被思抢白一番;原来男与女伴亦刚巧于店中看到一切,最后他更赠瞳华服一套。言特意飞往青岛请在当地参加赛艇比赛的胜签约,却又再次遭他戏弄,只好留在当地等待胜。同在青岛参加赛艇的男终答应与球和思见面,但他提出注资的条件是将公司股分转卖给他。言终成功让胜签字作实,但最后却发觉胜签下的文件不翼而飞。球失踪,思大急下向男求助。
    第6集
    志球失踪,雅思向众阔太借钱让自己租直升机出海搜寻,但可惜众人不答允,更决绝地与她划清界线。赛艇比赛进行第二回合,长胜派人在哲男赛艇做手脚,因此轻敌而败给哲男。长胜认为有人出卖自己而将船员辞退,日东说出是自己通知哲男。长胜在餐厅挑衅哲男,哲男更同意如败阵便会注资到志球的公司。雅言陪雅思坐游艇出海寻夫却无所获;而筱柔夫妇及雅瞳亦赶至青岛。晚上哲男遇上雅思后主动慰问她,雅瞳亦发现哲男是当日送她衣服,亦是要志球卖盘的人,因此忍不住大骂哲男假仁假义。泰禾担心雅思而丢下工作赶到青岛,却发现她一个人在街上游荡。贺峰因哲男收购好友的游艇会之事,欲与儿子商量,但哲男却以替赛艇作准备为由敷衍了事。筱柔收到通知验身已有结果,但为女儿之事宁愿延期回港。赛艇时,长胜为了胜出又再次使出不君子行为……在衣香鬓影的筹款晚会上,长胜与下属大演肌肉跳舞助兴;筱柔托雅思的朋友带他们进入富豪宴会,欲请求贺峰协助,但贺峰却被大富豪宋世万请去商量要事。长胜再败给哲男后,对日东说出只是利用他,之后更遗留他在路上。
    第7集
    瞳陪思搜索一天后在沙发睡著,醒来却不见了思;言在寻找妹妹时遇上胜后又被作弄。瞳看见男欲找他帮忙,但男则欲躲避父亲贺峰的追问,於是男竟反要借助瞳帮忙令父亲离开。禾四出寻找思之际。却发现了一个大秘密……瞳为了说服男注资到球的公司,不惜跟随他出海。万不满女富豪虞苇庭在投资青岛计画上不够合作,峰答应当说客。瞳发现男竟然是把游艇直接由青岛驶回深圳,不禁大为震惊。思得悉柔不顾自己患上重病仍赶来帮忙,终忍不住说出事实。柔与家人赶回香港,但思刚到达却发现商业罪案调查科已在机场等候……
    第8集
    柔入院,言前往探望,更发现添已曾探望,但他没有向柔说出分居之事。瞳被困海上,被迫协助男打理游艇苦不堪言。思发现家中已无恒产,银行更告之球尚欠四百多万利息,禾听后欲助无从。珠宝拍卖会上,万之弟世基前妻淑贞刻意与基竞投一颗钻石,但最终却被胜投得,胜更将此钻转送给他以报答基融资给他。男与瞳回到深圳,却发现大批传媒已守候在码头。言准备瞳的证件接她回港,添在言出发前约她见面,请她签下离婚协议。言回程时收到胜电话,他说已在她车上的菲林插赃藏毒,令她被迫将未冲晒的菲林打开……
    第9集
    旺角报摊档主启发,对德所开的珠宝店特别讨厌,其怪行更众所周知。杨探望女儿,说出自己已决定重回珠宝厂,要女儿不用还钱给他。瞳在德的珠宝店当售货员。基到珠宝公司欲将胜所赠的钻石加进钻石链上,但经杨检验后,却发觉链上有钻石是仿制品;但杨误会怀德不欲得罪基,对基说钻石全是真品。瞳到珠宝店上班,启发认出了她就是与男传绯闻的美女。柔到思家,欲将女儿存入的款项归还时,却听到思的朋友说她经济陷入困境,建议她申请破产。启发对瞳一见钟情,不顾自己已有女朋友,仍不断借机接近她。
    第10集
    胜遇上昔日学厨同门,对方指责他害东被青岛警方拘留。胜突改变工作行程回到澳门与母亲饭聚,更脱下商场中冷漠的面具,对母亲照顾周到。胜到青岛救出东,欲付出六十万补偿却被东拒绝,东更说出昔日对胜的情谊,胜不作声色但已被感动。大雨滂沱,行人隧道水浸,发特意背瞳涧水穿过,令她大为感激。发得悉瞳将调至其他店铺实习,大感失落。发偕女友在高级餐厅吃饭,饮醉后更说自己本是珠宝店少东,但父亲股分被德骗去。言收到短讯赶到机场,发现添有外遇之事;柔更传真致各传媒,公开说出向思追讨四百万之欠债。
    第11集
    言与思不约而同赶回家欲责问柔,但两人却发现父母均外出,最后终明白母亲的用心。胜为了取得与苏敏的合作关系,不惜撇下与言的仇怨而聘用了她。基因钻石链一事对德抱有恨意,胜提议利用发挑战德;胜邀发见面,更说助他与德打官司。原来发的父亲福荣占有德的宝珠公司四成股份;为了让发合法地拥有资金,胜说出斥资购入发身上的玉佩。思申请破产,言为省钱而将单位放租,康家众人再次住在一起。柔风尘仆仆刚自四川回港,却又要女儿们翌日陪她到大佛游览;原来她为讨好万的元配太太郭婉仪;在仪的画展当天,柔安排女儿与不同男士认识。
    第12集
    思本对办酒店的田锐甚感兴趣,但却发现瞳与锐谈艺术至兴高采烈,暗感没趣。思因助仪而得Daisy赏识,更邀请思加入她的公关公司。言要求胜替部门增加人手,胜竟派东协助言。言初时认为东只是胜的“跟班”,但言最后发现东除协助她们解决工作危机,更私下恶补娱乐团消息。发的玉佩卖出了七千万成为城中话题;成为了暴发户的发约瞳吃饭,对她深懂餐桌礼仪感崇拜不已。Daisy接获筹办德的珠宝公司四十周年晚宴工作,宴会举行当天,思发现宴会的纪念册子遗留在公司,因禾要留下看守拍卖的钻石,瞳一口便答应助她取回来。
    第13集
    瞳被困公司不能回到宴会,思亦顺利与锐见面,两人更有机会共舞;德在晚宴说出感谢致词时,发突然出现,更当众说出要告德以取回股份,令场面大乱。杨见故人之后竟是瞳的朋友,急忙与他相认更留下联络。德与律师研究,觉发突然暴富实属不寻常,决定与发对簿公堂。发约杨、瞳及众家人吃饭,席上柔与言看到发的言行,两人私下均不赞成瞳与他交往。为了协助发打官司胜派东负责联络他,更叮嘱发不能泄漏胜当他支持者之事。杨与发在酒吧喝酒时,突然有人殴打发。早上德欲请杨替他约发见面,但杨指德找人殴打发。
    第14集
    男在投地拍卖会上用计托价,令万被迫以高价购入土地。因印尼有油轮搁浅,峰与庭同往印尼到购入的小岛视察;两人更细说识於微时的友情。思与峰在艺术馆相遇,得峰发后,思竟决定与锐分手。思向禾说出心底话,说将要觅一个更有条件的对象。发突然对青梅竹马的恋人静提出分手,令她大受打击。发提出分手后偕友在高级会所吃饭喝酒,因借醉闹事被请离开;发欲借胜之名平息事件,但胜发现后诈作不认识他。之后东更特意派人提醒发,要他不可公开与胜间的联系。早上静欲与上班中的瞳对质,却被发阻止。
    第15集
    发以为成功阻止静之际,瞳竟突然折返,幸东等帮忙下将真相掩饰过去。基遇上万与他的三姨太文慧,更得到与慧合作开办演唱会的机会。胜要求言在两个月内举办演唱会,言坦言没可能觅得场地;胜以答应她如成功便签下新艺人,让言接下此工作。发送上名贵钻石并提出与瞳交往,但却遭她拒绝。言向胜报告有方法觅场地之事,但胜亦发现男有空出的演唱会场地;胜虽采用言的计画,但仍特意向男请求让出场地。万借拍卖聚会向峰施压,要他说服儿子让出场地。但男一意孤行,竟一掷数千万请着名男高音开演唱会也不将场地让出。
    第16集
    言向胜报告,若能邀得着名女歌手叶菲复出演唱,对方将更乐意让出演唱会场地,胜只得同意。铭向男辞职,峰即时要铭回母公司协助自己。男在上海遇上胜等人,知道他是前来与王夫人开会争夺新加坡的赌权。为了争取在新加坡拥有极好人脉关系的王夫人信任,男与胜均努力推销;但胜得言之助,以着名女歌手叶菲复出之事抢得先机。杨遇上德邀请回港作证的老员工徐福,得知荣当年亏空公款之事;但徐却突然心脏病发入院。柔支持下,杨出庭讲述与福伯见面时所知的真相,却被辩护律师所刁难质疑,证供最终被推翻。
    第17集
    思辞职得柔支持;思到庭所开设的公关公司求职,更不惜躲进厕所等庭出现。客人金先生不慎遗下结婚戒指,瞳欲将戒指带到婚姻注册处,却不慎令戒指跌出路中心,发见状不顾一切冲出马路替她拾回却因此受伤。瞳往设计班上课时,发现发一直私下替自己所做的事,大受感动下终接受他。思再次到庭的公关公司面试,竟获得聘用。发与瞳成为情侣,但瞳不欲家人发觉,执意要与发维持“地下情”。男被传媒报道在竞争上败给胜而心情低落,更因迁怒女友而被她当街指责。看到被女友泼得满身咖啡的男,瞳主动递上纸巾。
    第18集
    德探望康复中的福,从他口中得知荣当年写下的退股书流落至南非,因此决定到当地寻找。胜与峰饭聚,原来胜一直与男打对台,全是峰欲教育儿子的计画。言与东喝酒诉苦,东带喝醉了的言回自己家中照顾;醉后的言竟对东投怀送抱,但他却坐怀不乱。柔发现发与柔的恋情,责怪女儿自私不理会双方正对簿公堂中。瞳害怕母亲的责备,竟私自搬到酒店居住。柔查问有关发的事时,遇上关静晕倒,柔相助,送关静入院,更因此得悉发的恶行。关静向瞳说出一切后,瞳约发见面,终明白发一直都在欺骗她。
    第19集
    凭荣写的退股书之助,德终胜出官司;瞳搬回家,更衷心向母亲道歉。发败诉,胜决定停止对他的经济资助及收回他的一切,发受不了此事而袭击胜,最终更被警方拘留。胜为了拉拢王夫人,决定将叶菲开办复出演唱会计画全权送予王夫人;言得悉后即时提出辞职。庭决定将峰在布吉度假村开幕典礼的联络工作交予思,令她大喜过望。庭与峰对思在布吉的工作大感满意之时,万的三姨太文慧因得知万与二姨太在度假村,突然自香港赶到;思用尽方法令她不与二姨太碰面。晚上慧为报复特意作弄思,峰把一切都看在眼中……。
    第20集
    思在水池中寻回被慧抛下的珍珠时,体力不支遇溺;幸得峰出手相救。铭与胜相聚时,却被男的下属遇上。与此同时,万发现峰的投资有利可图,提出要即时注资,峰只得接受。在公布合作的发布会上,男突然在布吉出现,更抢白了万一顿。男向父亲坦言已得悉胜是协助峰,更说出自己会与胜斗下去。慧再次作弄思将她困在燕巢洞穴中;峰将她救出后两人一起晚饭。东与言到澳门公干时,东见胜的母亲少好突然伤人;原来该人威胁她欲揭穿胜打人之事,更提及好与胜的往事。胜赶到澳门看受伤的母亲,言亦看到他那不为人知的痛苦。
    第21集
    思工干两星期后回港,苇庭赞赏她的表现,更欲重用她。男为了躲避父亲在街留连的男遇见瞳,两人吃午饭时男得悉她已回复单身。瞳得旧朋友发,欲设计出意念独特的结婚戒指,更得杨支持。禾特意找思说免费得到女高音演唱会门券欲约她观赏,但被拒绝;原来峰早约了思,他更包了整个会场来看表演,两人更成为情侣。言得悉胜再次承办叶菲的复出演唱会,竟提出减人工重新加入公司;言从东处得悉,胜为再得到此计画,不惜向王夫人卑躬屈膝;言得悉后大为感动,更主动约会胜更欲替他煮晚餐,却只弄得厨房满目疮痍。
    第22集
    言与胜过了温馨一夜;第二天言欲煮早餐给胜时,却发现有女性登门造访。言因胜之事大感不快,竟借禾不敢向思示爱之事,痛骂了禾一顿让自己发泄。禾被言提醒后约思吃饭,但在表白前看到思竟戴上高价钻戒,心下明白有富豪追求她,而将表白之事压下。男突然收到电话,原来与他青梅竹马,万的孙女子凌突然回港;她更要求男借出游艇让她暂住。原来凌逃回香港是因为有人将她与男友的短片放到网上公开。峰为了帮助万,竟斥资收购网站令短片没法流通。禾发现有人跟踪思而报警,最后却发现是峰派来的保镖。
    第23集
    思向禾坦白,终令禾死心。德约见瞳,提出将她调派至珠宝设计部门,但瞳表示要考虑。凌在路上赛车时险些撞到瞳,凌恶人先告状痛骂了瞳一顿。发看见此事,竟放火将凌的跑车烧毁。警方追查至瞳工作的地方;凌一口咬定是瞳指使发烧车。瞳为避嫌决意辞职;发晚上找瞳见面,当得悉此事后以为德故意刁难瞳。翌日发竟闯进公司以刀胁持德……男与瞳午饭,得知瞳失业后,竟主动招揽她到自己公司担任秘书。康家三姊妹逛街购物,瞳再遇上凌,双方再起争执。筱柔发现男约瞳到公司面试,私自替瞳答应,瞳得悉后只得屈服。
    第24集
    思与凌再见面,思更借机抢白了她一番,但凌却因此得知思与峰过从甚密。峰在晚饭时,主动邀约思到法国参加时装展顺道度假,令她大喜过望。凌向男说出峰与思相恋;男得悉后怒火中烧,对峰的恋情提出反对。胜特意炮制了饭盒给言,但想不到因此而得肠胃炎双双送院,两人的情侣关系亦曝光。峰与思约思的父母见面,杨得知女儿的男友竟是峰后气得当场离开。瞳看到自己设计的戒指出售,特购下送予思替她打气。有直升机在思公司外出现向思求爱;但思发现这一切是男所为;原来他要让全港知道思是自己的对象,令父亲知难而退。
    第25集
    瞳到男公司见工,男不消一分钟便说聘请她,反倒是瞳提出要考虑。凌上男公司探望他时,发现瞳到来应征大表不满,但男却主动替瞳说好话。庭与峰饭聚更向他明言,思是处心积累接近他。柔收到消息说杨在工作时受伤,峰藉探望杨到内地见思,但两人见面时,峰以取消两人往法国之行,暗示分手,思为此难过不已。公司众人传胜、东与言间的三角恋甚嚣尘上,胜亦发觉东情绪低落,所以特意约他出海详谈,但却无功而回。言认为东是恋上自己,因此自告奋勇去开解他。
    第26集
    言从胜口中得悉东答应复职,但当她前往探望东时,却发现他欲搬走;言几经努力,成功说服东复职。晚上思与母亲分析与峰的关系时,始发现柔只是表面上支持自己,但实际质疑两人不会有好结果。发经审判后罪成,需入狱十一个月。男收到医生联络,误以为父亲身体出现毛病,立刻飞车赶至了解情况;却原来是男操劳过度肝功能指数下降需留院检查。瞳不断收到发的信件,而关静竟出现请她探望发;瞳探望发,原来是为了劝他不要再写信骚扰自己。
    第27集
    禾之弟泰川在意大利进修完毕回港,禾安排川面试,交际手腕高超的川在众同事间得到极好评价;晚上川与意大利的同学聚会时,首次认识到凌;但凌对他却没半点好感。瞳决定放弃当男秘书,到日系公司上班。瞳到高级餐厅吃饭,万的三姨太文慧突然出现,当众指责瞳勾搭其丈夫;瞳万分尴尬下,幸男出现替她解围。柔见瞳为新公司拼博劝她放弃,想不到瞳的公司却被男收购了。胜约杨与柔吃饭却迟到,胜到达后竟出手阔绰地送厚礼给两人。言因身上的花粉令胜哮喘发作,幸东出现替他急救。
    第28集
    瞳公司被收购后,被调到担任男秘书;努力适应新工作的瞳,突收到自称男前女友的电话,该女士竟说自己已验出是爱滋病带菌者,令瞳替男的健康担心不已。胜偕言到澳门与少好吃饭,好请求言好好照顾胜。晚饭后言突然向胜提出分手,对於这毫无由来的决定,令胜摸不著头脑,只得看著言离开。万得文慧之助,令印尼事业可顺利发展,於是决定赠与她厚礼;大太太婉仪发觉万私下送了一匹名种马给慧,虽怒火中烧但仍忍著不发作。瞳为了通知男有关爱滋病一事,不惜在晚上追至他的游艇前,但原来凌也在游艇之上。
    第29集
    川正式在珠宝厂上班,为庆祝特意请哥哥及杨出外吃饭。杨在途中遇上志球,两人更因此当街纠缠起来。川晚上与众人喝酒时,有电视台监制想请凌参加一个创业真人骚节目。节目正式举行,更邀得庭担任主评判;在云云参加者中,川竟也是其中一分子。禾发现弟弟突然辞职不干,忍不住责骂他。胜自失恋后整个星期躲在澳门赌钱,东不忍主动去劝阻他。公司对胜自弃之事议论纷纷,更有传言公司前景将不乐观;言胜的助理打听详情时,却发现事情的真相。原来这一切是胜的计划,借失恋而令男轻敌,终在商场上又一次胜过男。
    第30集
    创业真人骚正式开始,凌、禾与川被编入同一组。第一场比赛在星期天正式开始,庭要他们在十二小时内将五万元作资本赚钱。川则因判断错误,竟购入冒牌货而导至队伍蚀钱。禾最终想出办法,但仍没法力挽狂澜。瞳发现男借公事带自己到上海约会,大感不满;瞳在酒店吃早餐时遇上德,德以自己往事鼓励她不要因怕受伤,而放弃丰富自己人生的机会。回到香港后男再要求瞳一起赴宴,瞳误会他重施故技欲辞职;宴会上瞳听到助养的山区女孩遇难消息,伤心不已的她,终向男说出心底话。另一边厢,峰与思竟以夫妇名义一起回港。
    第31集
    男与瞳正式成为一对,男大方地在街上亲吻瞳,反让她担心两人相恋之事被传媒炒作。思度假完毕回港后约家人饭聚,席中峰更以思丈夫身分出现;柔气得拂袖而去。男得悉峰与思结婚后不禁猛烈反对,峰气得昏倒当场。瞳不欲左右做人难,主动提出分手却被男拒绝。瞳等回家后,英姐通知她们柔已气得搬到杨珠海宿舍暂住。峰出院,主动提出要与思一起面对传媒,公布两人关系。瞳单独到珠海与柔见面,更主动说出放弃恋情成全思与峰。男决定离职自立门户,他约见瞳提出要她到新公司与他一起打天下,却遭她拒绝。
    第32集
    思回到公司向庭销假及辞职;庭向思提问有关婚礼的规模时,思说只想低调处理,令庭大为赞赏。峰约胜饭聚,向他查问是否曾出手阻止男将手上的峰公司股分出售,胜坦言市场上没有人想得罪峰。男因为资金不足而无法大展拳脚,有下属提议将峰公司的股分以低价售给新加坡的王夫人,男无奈下只得答应。比赛第二回合开始,禾与凌为了布置示范单位的主题而起争执;在布置比赛单位时,凌得悉禾暗恋思的秘密后,竟用药迷倒他;传媒收到消息说因思出嫁,禾失恋自杀。众人对质时凌掌掴思,想不到禾看见后竟出手掌掴凌。
    第33集
    凌因被禾掌掴而愤怒不已,川为了能与她维持朋友关系甘愿受罚灌酒;凌竟提出要川在比赛中将自己大哥淘汰才消气。万出外吃饭时,三姨太文慧与大太太婉仪不约而同提醒他,外面盛传他已收了四姨太,要他小心流言;万听到消息后大感不悦。女大学生卓凝成为了万的新宠,而胜则负责代万照顾她。第二轮凌的队伍因超支而被判输掉;庭提出让禾他们三人互选谁人要出局……胜与言到澳门与越南华侨沈伯棠洽商,但却无功而回。婚礼举行当天,言衷心祝福思令她感动不已。胜与东出席婚礼时,发现棠突然晕倒,于是合力救他。
    第34集
    当杨正赞赏峰将婚宴办得有声有色之时,峰却收到消息,男被商业罪案调查科带返警署。凌妒忌思一脸幸福,突然向她说出峰与庭在印度尼西亚共同拥有一岛之事。绍铭向峰报告,男为自立门户而向王夫人借钱,但王夫人与国际洗黑钱集团有关系。胜请来香港的名医令棠的病情稳定下来;澄担心兄长心情混乱,胜特意相伴及开解她。万藉男被拘留一事,将峰排挤出青岛发展计划的宴会饭局;思约父母与峰吃饭时,基突然闯进更大放厥词。看到丈夫任由基放肆,思深感不满。男被释放后竟直接往找瞳,更说要与她离开香港……
    第35集
    柔察觉瞳私下与男见面,而她在责骂女儿之际更气得晕倒入院。男得不到瞳的响应,只得收拾心情专注工作。峰突然带思往常到的画廊参观,更说已买下这画廊送给她。棠入院之事被传媒炒作得甚嚣尘上,而棠决定将主席之位让给澄,但澄强调自己甚么也不懂;胜见状,主动请缨替他们筹办发布会。澄因压力而欲逃避出席,幸得东让她试作甜品令她冷静下来。思把收购到的国宝级名画转赠给青岛计划的主理人,因此协助峰再次获得与主理人见面的机会。经历了重重困阻,瞳终决定重投男怀抱,与他重新开始。
    第36集
    男为让瞳释怀,提出自己将搬回家与父亲同住,更说会认真去了解思。思成功加入由婉仪主理,城中上流人士太太所组成的慈善团体励群会。柔为思的风评烦恼,因她不想思的朋友觉得杨是上班族而看不起女儿。峰约杨吃饭,席上他提出欲打本让杨开设珠宝店;想不到杨竟反对,说不想被人指是靠女儿的富豪丈夫帮助而成功。比赛进入第二回合,川发现凌竟私下聘用市场调查公司搜集资料。扬与Parco在海上钓鱼,却看到瞳与男在游艇上;瞳为此主动向柔坦白。柔在街上被人抢占了的士,但那的士却遇上交通意外。
    第37集
    柔亲眼看女乘客重伤不治,大受打击,更主动向女儿说出自己不再阻止她与男交往。比赛到了决胜阶段,凌担心川会投诉自己违规之事,特意私下约他见面,希望引起川的同情心。凌与川的最终对决是要在限期内以一百万虚拟资本在股票市场中投资,比赛开始,凌交投活跃,但川却只购入蓝筹股。思偶然发现峰曾向家庭医生查问有关男性结扎手术之事,内心感到不安;凌得悉万与国际股神见面,私下利用此消息在比赛中抢先。东发现Joey因被他拒爱后自暴自弃,终接受她为女朋友。
    第38集
    凌因投资失利使资本大幅亏损,川几乎已肯定胜出;比赛结束前的晚上凌约川喝酒,更主动引诱他过了缠绵的一夜。翌日比赛时,川故意做出错误决定买入下跌中的股票,最终凌胜出。但在正式公布胜利者时,庭发现凌违规之事,提出取消凌的比赛资格。晚上凌约见川,一见面时凌抱着他痛哭认错,但想不到……庭私下约见川,说赏识他的才华,决定不计前嫌答应栽培他。杨决定自立门户,但却拒绝禾自荐协助他;言看见东努力勉强自己成为Joey男友,只得默默支持他。禾竟托德等说服杨,终令杨答应让自己跟随他。
    第39集
    之澄决定投资国内的婚礼服务企业,更特意向长胜征求意见。伯棠发现妹妹之澄钟情长胜,忍不住出言阻止。雅言向妹妹提出在家不提公事的协议。青杨整理新店的文件时,发现原来贺峰特意买下单位转租给自己开店;青杨最初愤怒非常,但得筱柔提醒,了解到这也是女儿雅思因曾骗了父亲毕生积蓄而欲作补偿之举。青杨思前想后,主动约贺峰与女儿吃饭;青杨在席上将事件说明白,提出接受贺峰的帮助,但将交回合市价的租金。 雅言安排长胜与之澄见面,原来之澄欲投资国内的婚礼服务,因此向长胜征求意见;而两人商谈时,长胜与之澄更拍下婚纱照。雅言与之澄谈到感情问题时,解释现在之澄身分特别,会令异性却步,所以鼓励之澄向心仪对象采取主动;雅言发现之澄喜欢长胜,因此制造机会给两人。之澄与长胜到上海公干,之澄刻意示好,但长胜却呼朋唤友破坏气氛;伯棠发现妹妹钟情长胜,忍不住出言劝阻,更说长胜只为金钱接近她。长胜与秘密来港的Richard倾谈在杜拜的发展大计,想不到消息竟泄漏。 雅言发现消息泄露是因Richard的手信转赠给哲男,于是与妹妹提出在家不提公事的协议。Joey怀疑日东有新欢,主动提出分手更掌掴了他;日东借分手之事离开香港,原来是前往杜拜调查……
    第40集
    雅瞳收到消息后提醒哲男,但他却认为这只是长胜的招数。虽然雅思没有出席婚礼,但哲男与雅瞳仍在青岛结为夫妇。泰川成功加入苇庭的公司,但竟遇上苇庭不适而送她入院。晚上哲男突然到康家楼下见雅瞳,原来只为想见雅瞳一面;雅瞳为了支持公事繁多的男友,特意在车上结红丝带替他打气。雅言收到消息说哲男已成功拉拢Richard,双方将签下合作意向书,大急下赶往通知长胜;但想不到长胜请雅言通知雅瞳,说查出杜拜的Richard其实是个骗子。 雅瞳收到消息后立刻提醒哲男,但他却认为这只是长胜的招数,仍执意签约合作。苇庭与贺峰吃饭时,世万突然加入,更在席上说出Richard是骗子一事,更借意揶揄哲男成为了香港商界的笑柄。Richard骗了哲男金钱之事曝光,而哲男更“人间蒸发”不知去向,令雅瞳担心不已。雅言向长胜质问,是否刻意要自己通风报讯而令哲男不能自拔,长胜只得哑子吃黄莲。哲男不能面对自己失败逃到青岛,雅瞳追随而至,更在他的游艇上结满红丝带替他打气;哲男感动不已,决定与雅瞳结婚。 苇庭推荐雅思筹办活动,却暗中埋下问题让雅思面对,幸得婉仪协助解决问题。泰川加入苇庭公司,却遇上苇庭不适而送她入院。启发出狱后潦倒街头,更得悉雅瞳与哲男结婚之事。
    第41集
    瞳与男往巴黎度蜜月,但因男需公干离开,瞳只好独自游法。因参加晚宴,瞳在高级发型屋遇上凌,凌正以贺家与康家的凌乱关系羞辱瞳时,思刚好出现,更带瞳教训了凌一顿。晚上贺家父子与康家姐妹一起吃饭,四人更言谈欢喜;男与思在厨房相遇,两人达成协议在瞳与峰面前继续保持好友关系。杨在驶经天桥底发现发,除了鼓励他更邀请他参加新店的开幕,杨的钻石店开幕,峰父子特意出席参加剪彩,令传媒蜂拥而至。柔发现发在远处眺望开幕,不动深色的找发见面;柔开门见山的向发说明,令他不要对同心存幻想,让他彻底死心。
    第42集
    万向基诉苦,说青岛的发展计划因国家执行了的新环包措施而影响利润,终决定解雇现在承包的排污公司。万提醒基要好好处理与身为峰的外父的杨之关系,于是基邀请杨吃饭,主动向他为前事道歉;男回港后向瞳说明有公司极欣赏言,欲请太太安排言语该公司见面,言出席时,发现胜亦在该地方出现,原来这一切都是男的安排.....澄的集团突然搁置与胜的合作;言从东处得悉事件的来龙去脉后,主动带胜向澄解释。万约胜见面,欲请胜接手青岛的排污计划,之后胜被袭击受伤入院,有传言只是男做的....
    第43集
    瞳回家后质问男是否曾派人袭击胜,男因妻子不信任而大受打击愤而离家。sharon在街上发现男醉倒车中,竟借机与男拍下亲密照,川获庭俜用后欲买新居,禾与弟弟看楼盘时被误会为川的下属,禾发现川欲买豪宅时更吓一跳。川正式上班却被下属排挤;凌参加川公司的派队时遇溺,晚上嘉向川透露凌对水恐惧的理由。铭向男透露,峰主动将以下工程转让给万的公司负责,是为了平息万的不满;男无法理解峰对万处处忍让,终与父亲大吵一场。男突然飞往青岛抢了胜的排污工程,万气得到画廊质问峰....
    第44集
    被世万指责了一顿后,贺峰特意赶到青岛,欲劝儿子放弃挑战世万;但男坚持自己没有做错,反指父亲懦弱不敢挑战世万。这边厢雅言主动与雅思倾谈,欲托妹妹请贺峰出面阻止男,雅思为难不已。翌日,在青岛的长胜与男均准备出发竞争排污工程合约时,男却突然接到神秘电话,令他实时赶回香港…… 长胜顺利投得工程合约,得世万大力赞赏。当男赶回香港后仍联络不上妻子,只得通知警方及康家众人;晚上雅瞳竟平安回到家中……早上雅言到雅思的画廊欲与妹妹为雅瞳之事讨论时,却想不到筱柔竟早已在画廊中等候她们。 泰禾替公司运送钻石时,在驾车时发现神智不清的子凌在路旁;泰禾下车欲协助她,但吃了药的子凌神志不清下竟上了泰禾的车,最后两人更连人带车堕海受伤。青杨等人赶到医院,泰禾不顾自己伤势只懂嚷着钻石遗失了,而当青杨致电保险公司查询赔偿时,竟发现……雅瞳被连番事件困扰混乱不堪,幸得怀德对她加以开解。子凌探望泰禾,主动向他道歉,更对他说出自己的秘密。怀德探望启发提出欲协助他更生,但却换来启发粗暴的对待。
    第45集
    怀德突然失去踪影,警方接手调查后向各人取口供;雅瞳遇上启发后约他倾谈,她更说相信启发并没有绑架怀德。但两人见面之事却被传媒拍下,幸得男出手帮助,将此事压下。贺峰到印度尼西亚小岛散心,苇庭突然出现;原来苇庭亦对世万的专横态度不满,更问贺峰是否真的甘心长期屈于他之下。长胜不欲雅言与家族间产生更多冲突,调任她协助日东争取东欧4G电讯牌照之事,雅言感激他的细心。 世万与卓凝在青岛旅游时,突然向她暗示自己未必选择有血缘的人为接班人,更说安排她进入集团工作。泰川突然收到上司命令,要求暂停筹办一切与世万集团的工作,因苇庭决定向世万打收购战;雅思不满丈夫与苇庭过从甚密而发脾气,但贺峰竟不退让。雅瞳因启发之事与男争执,男心情低落喝闷酒与Sharon遇上,两人最后上了男的游艇…… 泰禾覆诊时看到苇庭入院,泰川得悉后主动探望;当他见到苇庭时,更说出有传媒在医院出现而被他打发。绑架之事东窗事发,启发不欲受牵连欲逃亡回内地,但却临时折返寻找失去消息的怀德。
    第46集
    世基刻意接近青杨,除了邀请他参加饭聚,更约他出海游玩。雅瞳与雅思回康家吃饭,两人冰释前嫌;雅思在闲谈间提出要安排雅瞳加入励群会,筱柔听后大表赞成,更说能建立优良的人际网络自可以对丈夫带来帮助,但雅瞳却只说会考虑。受世基影响,青杨亦开始学习炒卖股票……在汇报争取4G牌照的述职会议上,日东突然指责雅言在乌克兰时表现不佳;长胜为此事开解雅言,两人关系改善。 子凌突然决定回世万公司工作,而首天上班欲藉吃午饭与下属打好关系,却发现众人已外出;此时卓凝出现,更与她分享办公室政治的经验,两人言谈甚欢。当两人出外吃饭时遇上文慧,文慧刻意漠视卓凝,子凌主动代卓凝出言应付。文慧发现卓凝将与旧同学见面倾谈工作后竟特意跟踪;她除了请世万前来外更把情况拍下。文慧与卓凝推撞时跌到入院,世万得悉文慧有身孕后竟出言责备卓凝。长胜出外应酬时忘了带哮喘药,雅言赶至更照顾醉倒的他,后因太倦而睡在他身旁。之澄收到消息伯棠在法国因病逝世,她因而成为集团主席。
    第47集
    因世万的公司被ICAC调查,直接影响了购入世万公司股票的长胜;另一边厢世万亦安排部署以稳定人心。青杨股市投资失利,世基得悉后建议他跟随自己参加基金经纪的牌局,希望取得内幕消息以收复失地。Sharon约哲男见面欲送他名贵袖口钮,但哲男拒收反赠以名贵钻石手表。 雅思回画廊时,发现Sharon与哲男有不可告人之秘密欲私下处理时,却被前来欲借用妹妹人脉协助长胜的雅言听到;雅言欲通知雅瞳,但雅思竟以拒绝协助雅言来阻止她通知雅瞳。之澄主动联络雅言问及长胜情况,雅言指应对长胜有信心。长胜前往乌克兰时在机场遇上之澄,当他听到泰国机场有爆炸案后,因担心先出发而在泰国转机的雅言安危导致他哮喘病发,之澄把一切看在眼中。受雅思所托,雅瞳成功在哲男母亲生忌当天偕丈夫回家与贺峰吃饭。 正当长胜以争取东欧4G牌照而力挽狂澜之时,却收到消息,牌照已成功被哲男投得;贺峰在绍铭前称赞儿子时,绍铭坦言贺峰悄悄地为儿子暗中出了不少力。雅言请求之澄出资协助长胜度过难关,之澄却提出条件。
    第48集
    集团因受到不利消息困扰而股票下挫,世万不欲被股东摆免而急谋对策;这时长胜出现欲向世万提出新合作计划,但世万坦言不欲与竞投不到4G牌照的长胜合作。长胜为了套现维持运作,不惜出售心爱的游艇,想不到买家竟是……子凌遇见泰川被上司欺压,但竟没有乘机落井下石讽刺泰川,令佩嘉惊讶不已。 与泰禾成为了朋友的子凌,特意向泰禾提及自己不再与泰川作对之事,而子凌专心工作原是受泰禾影响。得知弟弟工作压力甚大,泰禾只得尽量开解他。泰川发现上司有出卖公司利益之嫌,特意设局套出真相;泰川成功将证据交给苇庭,泰川以为自己仕途将一帆风顺,但想不到苇庭对他的评语竟是…… 长胜因公司出现问题而忧心不已,而他欲约日东与雅言吃饭却被拒绝,之后长胜竟发现日东与雅言态度亲昵;日东向长胜解释,说两人早已相恋,但长胜没法接受此事。长胜向雅言表露心迹,但雅言竟拒绝;雅言心绪不宁撞车受惊,日东与长胜赶至,长胜看到雅言抱紧的竟是日东。长胜回澳门与母亲吃饭,而之澄突然出现,更提出可协助长胜度过难关。
    第49集
    世基偕青杨参加基金经纪的牌局,结果内幕消息没取到但青杨却在赌局中惨败,最后只能让世基助他代还欠款。泰禾欲向青杨谈论工作时,发现青杨竟拥有世万三姨太的钻石链,更发现他原来正制作仿造品;青杨向泰禾解释这是世基托他制作以抵消欠款,泰禾劝阻师父不要自毁商誉时,筱柔竟偕雅瞳与哲男出现…… 婉仪与众阔太在名店购物时遇上文慧,文慧竟倚仗自己有身孕,公开讥讽婉仪,想不到婉仪却选择忍耐。筱柔与阔太茶聚时,得悉文慧将与世万出席赛马活动,筱柔心中暗感不妙……哲男果然利用文慧的首饰来令世万受辱,亦因而连累青杨公司;哲男约筱柔喝茶,特意为此事道歉及奉上支票,但他亦请筱柔保守秘密不让青杨及雅瞳得知。日东到青杨店中选购结婚戒指,更主动说出是用来买给雅言的……世万约贺峰饭聚,他主动要求注资到哲男的公司,贺峰无奈答应。 贺峰将合并之事与哲男商量,哲男痛斥父亲;雅思亦要求丈夫放弃合并,但贺峰竟一意孤行。泰川送文件到苇庭家,更因她不适而送苇庭进睡房……雅言与日东成婚之日,亦是长胜离开香港之时……
    第50集
    早上泰禾正问及泰川工作的情况时,电视新闻突传来苇庭身患重病的消息;贺峰往找哲男,希望儿子在两公司合并的签约仪式上出现,但哲男拒绝。两公司正式合并,世万更赞赏贺峰识时务,将来会重酬他。苇庭约见贺峰,终得悉是贺峰为了阻止她以资金协助哲男消除合并危机,特发放她有重病之消息令其集团股价下挫。 另一边厢与之澄留在法国的长胜,得悉公司的股价因之澄公司注资的消息而回升,不禁松了一口气。觉得被父亲出卖了的哲男意兴阑珊,更向雅瞳提出补度蜜月;世万突然向婉仪提出,欲带卓凝到上海祭祖,婉仪认为世万此举是欲将卓凝正式带入门当宋太,大受打击哭成泪人。但当天晚上,世万却发现卓凝突然失踪。同一时间,市场突有消息说4G技术出现问题,更因此直接影响4G牌照的实行;但世万的心思只集中于卓凝身上,更为了她赶到青岛…… 事情明朗化后,贺峰成为大赢家;在励群会的会议上,因婉仪退任,众人推举雅思成为新会长。哲男向雅瞳坦言原来自己并不了解父亲;苇庭到印度尼西亚小岛上散心,更对泰川说将这岛卖给贺峰……
    第51集
    世万召开饭局,众富豪均托词缺席,但想不到世基亦没有出现;世万心灰意冷决定到文慧家中松一口气,但想不到却给他遇上了……婉仪藉子凌之助约世基见面,当她正教训世基为何置兄长不顾之时,佩嘉收到电话说世万突然被送院。子凌等人赶到医院,更认为世万中风与文慧有直接关连,但文慧却否认。 苇庭与泰川讨论,认为贺峰将会把注意力集中在青岛的建设上,于是决定找长胜与之澄集团合作,投资有关越南的基建工程。日东与雅言在度蜜月期间,突然到法国探望长胜与之澄;原来两人借蜜月之便继续为公司工作,而到法国见长胜亦是为了公事;之澄见长胜感到不悦,主动要求两人留下小住数天。 正忙得不可开交的哲男发现雅瞳突然出现,更要求与他一起午餐;原来雅瞳早已约了贺峰与雅思,父子边吃饭边谈回往事,相处融洽。雅思请姐姐考虑加入励群会协助自己,但雅瞳仍只是考虑。子凌探望世万,发现他中风后性情变得更暴躁;励群会慈善拍卖油画,子凌竟突然出现与雅思竞投,更以五百万胜出;但想不到回家后,婉仪拒绝付款。之澄特意带日东出外购物,让长胜与雅言有机会独处。
    第52集
    之澄突然发觉长胜失去踪影,亦发现他的行李不见了;芳心大乱的之澄欲赶至机场,却被雅言阻止。原来一切都是雅言所为,因她看穿了之澄发现长胜心中仍想念自己;但雅言强调自己对长胜已再无感觉。日东助雅言约长胜喝酒,长胜明言视对方为兄弟更喝至大醉,日东亦向醉了的长胜说出心底话。雅言与日东离开回港后,长胜的心中似是有所改变;怀德特意约青杨见面,更提出与他合作营办大生意,青杨感激不已。雅言与日东回到香港后,日东发现雅言似乎有事隐瞒而饱受压力,当他向雅言询问时,雅言却突然大发脾气…… 子凌在发型屋理发时,发觉发型师离开后久久未回,之后她发现该发型师正替雅思理发;子凌接受不了竟为此与雅思及筱柔口角,却反被筱柔等抢白一番。雅思与筱柔乘扶手电梯时,电梯竟突然停下,雅思竟因失去平衡而向下堕;同一时间雅言亦在家受伤……经医生检查后发现她没有大碍,更发现她已怀有身孕;众人得悉后高兴不已。泰禾得悉雅思受伤与子凌有关后责备子凌,两人关系变差。雅言得日东协助瞒过家人自己受伤之事,更前往探望雅思。
    第53集
    贺峰约苇庭见面,更提出与苇庭联手合作,一起竞投越南的基建工程,但被苇庭一口拒绝;长胜与下属开会议,强调这次与越南基建工程乃之澄集团注资后的首项重要投资,一定要好好与苇庭合作,以胜过贺峰的集团。另一方面,长胜亦与之澄结婚,之澄婚后亦跟随长胜回香港定居。 雅言婚后辞职离开长胜公司,但竟在超级市场与长胜相遇,两人却相对无言。贺峰决定要争夺越南的基建工程,派哲男主理此事;哲男为了赢长胜,不惜使计约越南代表在上海见面。长胜收到消息后出手阻止,更成功与越南代表联络上,最终取得工程合约。但当长胜等人准备大展拳脚之时,却发现情况有变……成为了越南工程成败关键的贺峰两父子,不禁为胜过长胜等人而庆祝。筱柔发现雅言婚后性情大变,对怀孕的雅思照顾有加,不禁大表安慰。 子凌因欲私下离境被拘留,更因此遇上不快事;饱受惊吓的她,幸得哲男出手相助。长胜在会议上提议在越南工程上与贺峰的集团合作,苇庭想不到泰川亦赞成,因此拂袖而去;但当苇庭在办公室教训泰川时,却突然晕倒……
    第54集
    当雅言正整理购买给雅思未出世婴孩的礼物时,之澄突然到访;之澄向雅言说出长胜自婚后便只懂埋首工作,令她感到自己无法可令长胜更爱护她。长胜藉与贺峰打高尔夫球拉拢他,希望能争取在越南工程的合作,终得到贺峰善意的响应。贺峰遇上哲男,特意提点他与子凌保持距离,但哲男不置可否。 康家三姊妹在餐厅共聚时遇上子凌;子凌竟主动趋前向雅思道歉,雅言看到子凌拉着雅思不放,担心妹妹之余更怒火中烧,众人推撞期间哲男刚好出现……泰川尝试说服苇庭与贺峰合作,却被她训斥了一顿。泰川私下见医生做检查,欲捐肝给苇庭,晚上他更与长胜商量…… 泰禾与子凌见面,泰禾为雅思受伤而责骂子凌之事道歉,子凌亦大方接受;想不到两人闲谈间,突然有人向子凌泼镪水,幸得泰禾助她脱险。晚上哲男回家时遇上贺峰与雅思,哲男觉得子凌受伤是雅思所为,贺峰为妻子出言相护。有消息流传青杨再次在股市大败欠债,哲男得悉后主动协助他解围。哲男与雅瞳到康家吃饭时,突然收到不明来历的照片,最终令雅瞳伤心不已;青杨要哲男离开康家,更说出不会接受他的协助。长胜与贺峰打高尔夫球,成功令贺峰考虑与他合作。 泰川欲捐肝给苇庭,更为此事与长胜商量。哲男得到消息青杨欠下巨债,主动协助他解围。
    第55集
    杨为偿还欠款不惜担任带领客人到赌船的工作;柔收到警方联络指杨涉及经营高利贷而给带返警署。言见母亲气得欲离家,出言与母亲分析现况。凌主动到画廊见思,更向她说出会用尽方法对付康家。思约瞳外出参观某人的婚礼而令瞳想通,终决定原谅男。瞳回家与柔倾谈,得悉母亲坦言不甘心原谅杨;瞳听后说出将原谅男,亦希望母亲能够原谅父亲。医生通知川的肝脏适合捐赠给庭,反令他大吃一惊;川与胜商量欲退出,反被胜教训了一顿。瞳满心欢喜到法国找男打算说出原谅他,但想不到她竟遇上……
    第56集
    庭向川说出她早已看穿了他的一切,川担心庭将辞退他……想不到庭竟同意与峰合作,更在峰前提出有关跟进工作将由川全权负责。经过查证后,凌的复仇计划终于东窗事发,凌事败只得不断向男道歉求他原谅,但结果是……言与思布置婴儿房时,不慎误触通话机让瞳听到了思的心底话……川正式成为庭集团的管理层,胜与他喝酒庆祝,但川亦开始有自己的考虑。东与言出席胜获得澳门企业家大奖的颁奖礼,言发现胜将得到的礼物送给子澄,心中百感交集。思与柔驾车回家时遇上意外,柔担心女儿与胎儿健康,要她立刻离开现场。
    第57集
    柔被带返警署调查,而她主动说出是因自己而发生交通意外。翌日言到医院探望妹妹,在载妹妹回家时得悉意外的真相。基约峰饭聚,指男因基公司的建材出现问题而取消了与他的合作,峰衡量得失后,决定推翻儿子的决定。男得悉后提出反对,父子再起冲突。瞳无意中发现意外有可疑,更提出要到警署将证据交出,柔得知后急得冲上街欲阻止女儿离开……瞳彷徨无助之际遇上男;男欲提出协助但却遭她拒绝,而瞳亦因此离开了香港。转眼两年过去,以工作麻醉自己长居于游艇上的男,收到瞳到了西藏旅游的消息后,心念突然一动……
    第58集
    男终决定往西藏见瞳;而瞳在异地重遇发,两人言谈甚欢。男到达后约瞳吃饭,瞳亦大方接受。男请发见面,更在他面前放下了一百万的支票……瞳发现身上的幸福指环不见了,发得悉后带她四处寻找,其间男亦加入协助。发有感冒在高原带病奔走,令他昏倒街上入院。男向瞳提出复合,而瞳坦然地向男说出心底话……思协助因病而退居幕后的峰打理集团生意,更替丈夫拍板决定新一阶段的越南工程。川认为新一阶段的工程无利可图而欲退出,更暗示胜也应退出,但胜不置可否。坊间传闻说峰病逝的消息甚嚣尘上……
    第59集
    贺峰在股东大会出现辟谣,集团股价立刻攀升;泰川与长胜在饭聚时,泰川指责长胜刻意误导他作出退出越南工程的决定,但结果被长胜反唇相讥,只得拂袖而去。哲男发现苇庭的集团退出了越南的工程后,竟由世基的公司接手后大感不满。雅思日间除了协助贺峰处理集团要务外,晚上亦尽力相夫教子。 筱柔协助青杨打理公司,更硬起心肠把不称职的员工裁走;因公司人手短缺,青杨只好请泰禾在下班后协助自己。为了让泰禾可加入公司,筱柔不惜约怀德见面提出要人,想不到怀德竟出言拒绝;原来怀德早已明白青杨在二年前安排泰禾回自己公司工作的苦心。 泰禾在Parco口中得悉怀德到西藏探望患病的启发,泰禾不放心追随而至;怀德与启发见面但遭他冷言针对,怀德却毫不介意。当怀德从启发的生意伙伴口中得知需要现金周转后,便毫不犹豫便写下了廿万的支票,但可惜……彷徨无助的启发主动联络怀德,却与泰禾遇上;怀德向启发谈及曾听到的佛偈,启发听后伤心痛哭,终把自己心中的包袱放下。启发在咖啡店中,竟看到店员手戴着雅瞳遗失了的戒指。
    第60集
    雅瞳终回到香港,更向家人宣布将长住;此时雅言亦带了雅思的儿子到康家,令举家气氛变得喜气洋洋。雅瞳说出欲加入青杨的珠宝公司协助父亲,筱柔与青杨听后亦放下心头大石。雅言与雅思两姊妹私下倾谈,雅瞳说出自己已想通了一切,但雅言则说雅思仍对二年前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筱柔到雅思公司欲邀约女儿回家与雅瞳吃饭,可惜无功而回;筱柔突然被车祸意外死者的母亲麦太袭击,混乱中更被麦太逃去。雅瞳发现麦太一直也骚扰筱柔,但筱柔却要求警方低调处理,因不想让雅思得悉此事。 雅思通知哲男,由他负责的“绿化都会”计划的内容,将会增加单位数目而减少绿化地区,对于亡母设计的计划被大幅改动令哲男大为不满。雅瞳回旧居欲搬回纪念品,遍寻不获只好致电给哲男询问。麦太跟踪雅瞳而到医院,更因此得悉事实的真相……哲男认为雅思收买世基以权谋私,更成功令世基主动向贺峰说出雅思的所作所为;哲男以为可以与父亲修补关系,但想不到……哲男借送回纪念品给雅瞳而与她见面,可惜被她冷待。
    第61集
    雅思到心理医生看症时,心理医生要求雅思也带贺峰前来接受治疗,因为他之前所遇过的事情,会让他累积极大的压力。原来这两年贺峰主要留在家中运筹帷幄,雅思则努力执行他的决定。因工作太忙,雅思拜托姊姊替自己照顾儿子;当雅言与雅思儿子刚离开唱游班时,竟被麦太驾车追击……贺峰本欲到医院探望儿子,但在途中忆起不快回忆,最于还是打道回府。 筱柔明白雅思身受多重压力而没法协助而发脾气;而雅瞳为母亲与妹妹之事亦费尽心神,青杨见状只得尽力安慰。哲男不满“绿化都会”计划减少绿化面积,特意将传媒报道交给雅思看,指她妄顾公共利益,雅思百词莫辩;晚上哲男偕新女友喝酒解闷时,竟遇上记者偷拍。哲男欲上前理论,却发现……泰禾看见Parco闷闷不乐,始发现启发正式到怀德公司上班;当怀德向泰禾介绍启发时,泰禾大方地伸出友谊之手。雅言收到消息,有传媒将打算重提两年前的车祸,而矛头将指向雅思;雅言为助妹妹,特意请长胜帮助。长胜因没法协助雅言而大发脾气,之澄看在眼,忍不住有微言。哲男往找雅瞳……
    第62集
    启发欲将西藏觅回的戒指还给雅瞳,到康家时却发现她不在,反又再被筱柔教训。众人发觉雅瞳一夜未归大为紧张,但最终还是暂不报警。雅言直接回公司向妹妹查问,到底雅瞳失踪之事是否与她有关,雅思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直言与自己无关系;雅思正百思不得其解时,答案却竟自行浮现…… 雅瞳虽平安,但却迁怒于雅思;当雅瞳遇上哲男时,二话不说就托哲男送她离开;看到哲男仍不断游说自己到警署作供,雅瞳终于爆发,指责哲男只是想借自己对付雅思。风尘仆仆的泰川回家,发现哥哥私下买礼物送给女性朋友,更认为泰禾开始拍拖;但泰禾矢口否认,只说是朋友生日而已。泰川在工作时,终于查出泰禾口中的好朋友竟就是子凌……雅思约泰川吃饭,但泰川想不到长胜亦出现;原来雅思特意同时邀约两人,更出言要两人先解决私下不和之事,才会与他们商谈合作之事。苇庭主动约贺峰见面,贺峰以为是重新谈合作之事,但想不到苇庭竟以朋友身分教训他,令贺峰大感没趣。苇庭带泰川到印度尼西亚小岛上怀缅昔日种种;而在她人生的最后光景,竟让她看到一直想看见的……
    第63集
    泰禾与怀德谈论工作时,发现世万太太的首饰竟出现在眼前;怀德解释是世万打算将相关的收藏拍卖。子凌放学时看到世万与婉仪提早自美回港,更说拍卖完成后便举家迁往美国;子凌提出欲留在港继续学业。泰川回家吃饭,更提议出资让兄长开珠宝店,但泰禾拒绝,更说出不喜欢弟弟承继了苇庭一切之事。世万珍藏的拍卖会上,泰川刻意在竞投上压过长胜,子凌主动向泰川致谢,但泰川刻意保持距离。贺峰得悉世万回港后担心不已,雅思欲劝无从。泰川发现有大股东出售公司股票,欲约对方见面,但想不到长胜竟出现…… 长胜明言收购行动之目的就是要将泰川踢下CEO的位置,泰川被杀过措手不及。启发正开解没法帮助弟弟的泰禾时,却接到电话说泰川醉倒酒吧中……雅言因工作而令身体变差入院,令雅思得悉雅言两年前曾小产一事。泰禾求长胜不果,启发欲打圆场反而惹上官非。雅言得悉前因后果,刚出院便请长胜放过启发;子凌往找泰川,向他说出泰禾如何担心他。泰川思前想后决定回家替哥哥办生日,兄弟两正说笑间,却接到子凌求助的电话……
    第64集
    长胜得悉子凌被送院之事,因涉案者是将出卖股分给自己的超叔之儿子Samson,长胜欲联络超叔却失败。子凌被泰禾兄弟送进医院,婉仪等到达后却反责怪他们让传媒得知此事情,两人百辞莫辩;世万到达之后,更请泰禾等离开。回苇庭的大宅后,泰川心情恶劣,觉得有负苇庭的嘱托,泰禾只好努力开解弟弟。 怀德约青杨吃饭,向他解释泰禾为何隐瞒与子凌是朋友之事;贺峰拜祭苇庭时竟与雅瞳偶遇;两人吃饭时雅思匆匆赶至,雅思认为哲男借姐姐之口在她背后说三道四,竟主动与哲男见面,两人更针锋相对。绍铭欲离港却被贺峰阻止,绍铭解释因掌握了贺峰被绑架的真相,为免左右为难决定离开……泰禾在网球场等待出院后的子凌,泰川竟出现说陪伴兄长;这时子凌亦出现,更说自己有能力面对事件,令泰禾安慰不已。哲男在路上遇见世万,世万说自己已无心争斗……贺峰约哲男见面,哲男以为是有关公事,但想不到竟是…… 泰禾向弟弟查问为何子凌突放弃指证,泰川强调与自己无关;泰川终得超叔之助,重新稳坐CEO之位。泰禾因子凌之事不敢与青杨见面,雅瞳只有好言相劝。
    第65集
    基与思见面,强调会依早前协议将自己早前所购入的公司转让给思。凌正式加入川的公司工作;言对铭突然得宠之事感奇怪,但思反毫不介怀。杨与柔遇上婉仪等人,但柔却没有打招呼;晚上杨提出此事,柔却坚称没看见她们。思收到Norman调查言与东的近况报告后,特意到姐姐家探访,更向她查问与东间之秘密……思在进行基的公司私有化过程时,发现有人大手吸纳相关股票,终得悉幕后收购股分的人竟是胜。言约胜见面请他放弃收购,但两人见面之事却为澄得悉。思约澄见面,更要挟她出手阻止胜的收购行动。
    第66集
    贺峰发现雅思教褓姆玩魔术给儿子玩,更发现太太讹称筱柔生病而深夜外出;当雅思回家时,贺峰终忍不住指雅思隐瞒自己与人有染,雅思极力否认,但怒火中烧的贺峰全听不入耳。为了阻止两人争吵,刚在贺家的雅言介入,更指贺峰误会了一切。虽然事件暂被压下,但贺峰着绍铭与Norman派人全面监视雅思。雅思的助理Norman看到她公事两忙耗尽心力,竟突然向雅思示爱…… 雅言请雅瞳合作骗贺峰,雅瞳大惑不解拒绝合作。雅言约Norman见面要他不应心存幻想,Norman反指自己被调至菲律宾是她所为。长胜回公司时发现之澄竟将收购了的股分出售;长胜要太太解释为何阻止自己对付雅思,但之澄却没法说出理由,长胜大为光火拂袖而去。晚上雅思将好消息告诉贺峰,却只换来冷言冷语;雅思向雅言说出,收到消息说Norman在菲律宾被控藏毒……筱柔冤枉英姐,两人各不相让下英姐竟提出辞职,青杨等不知如何是好。长胜扬帆出海拒绝上班;而日东与之澄工作时发现她身体抱恙。长胜赶回家后得知之澄病发,答允与她一起到法国医治。雅言探望之澄,反被之澄冷言相向。
    第67集
    日东发现雅言私下查问Norman在菲律宾意外身亡之事;看到雅言一脸难过的样子,日东不禁向她查问当中原委……。绍铭意气风发在贺家出现,更向雅思说出她已被监视。之澄往找雅言,说出自己已用尽方法去阻止长胜,更请她不要夺去长胜,雅言听后不明她所指何事……雅思在画廊工作之时,雅言出现向她质问…… 筱柔到公司见雅思,说欲开分店……英姐离开康家前夕,筱柔仍只顾着联络客人毫无挽留之意,英姐伤心不已。少好约儿子长胜吃饭,席上之澄亦出现;少好要求长胜好好照顾太太,长胜毫无反应;当两人独处时,之澄再向长胜道歉,更哀求丈夫原谅自己当年所设的计划,但长胜仍执意离开。哲男参加泰川的演讲会,但目的却是绍铭;哲男提出工作上遇上的难题,更要求绍铭不要受人影响对付自己。长胜主动约见泰川,更提出向他借股票对付雅思,泰川不禁心动…… 哲男使计发现绍铭出卖他,令绍铭不得不离职。正当筱柔准备将公司扩充之际,青杨竟通知太太,已把能帮助发展的大生意推掉,亦坚决否决了筱柔欲扩充开分店之事;深深不忿的筱柔欲私下追回生意时,却发现…… 《珠光宝气》
    第68集
    柔担心自己患病,特与杨一起去见医生进行检查。思努力为丈夫奔走,但峰却毫不体谅,说她施计对付自己信任的铭与Norman,更明言不再相信她。思得悉禾将回港,欲致电通知他可能有事发生,但最终……;在公司私有化大会上,胜暗示会阻挠思;思以为胜只是说说而已,但在股东投票时,竟发觉……;瞳发现言辞职并失去联络,于是直接找东询问姊姊的下落,但东竟向她说出……;瞳了解事情想通知禾可能有危险时,却被思阻止,而思所提出的理由是……胜为了赢过思,而将自己的一切的财产做抵押;而他却发现股价有大变动……
    第69集
    峰逝世的消息正式公布,万更要孙女接近以影响川。川发现留医中的禾竟向医生提出暂时离院;川知兄长是想安慰思,不禁指责他。瞳探访男,男与她道出对父亲的思念,两人间的芥蒂似消失;男到贺家探望弟弟,但从褓姆口中得知……言得悉峰离世,特意回港到贺家探望妹妹,思欲请姐姐回公司帮助自己,但却遭言拒绝。回港后的言,竟搬回康家……川到灵堂致祭,更向男挑衅说会坐山观虎斗,令男没办法解释自己与禾之间的事;晚上守灵时,男与思又起冲突,瞳更无辜被思痛骂。在律师宣布峰的遗嘱时,思发现瞳竟被邀请列席……
    第70集
    川与凌接禾出院,川与凌饮酒时特意提醒她,对禾要多作主动,凌只支吾以对。发研读钻石鉴定课程,德特意私下借出高价钻石让他研究学习。发约瞳吃饭时发现有狗仔队追踪;发为助瞳减压带她参加限时竞食。言问妹妹对发所为有否感动,瞳的答案是……东约言见面后向她说出,自己已查出胜自我放逐的地方……杨在电视上看到志球回港后接受调查,柔在街上遇见球,更将球打伤;众女儿赶到医院,发现柔竟说出因看见球与其它女性鬼混才出手打他……众姐妹质问父亲为何不将母亲的病情说出,令杨心中的怒火爆发……
    第71集
    柔一心与病魔对抗,杨特意学习用摄录机,柔感激之余亦向丈夫说出之将公司办好的原因。瞳正式出任基金委托人,公司欲将4G牌照转售,但瞳与男支持继续经营;关静约发见面,原来是送上结婚请帖。澄决定离开香港,并将剩下的大屋锁匙交托给言,请她转交胜。因为放弃出售4G牌照,男只得壮士断臂大量裁员,更影响了公司股价。瞳出席会议时,因压力太大而病得不能上班;思与男私下商量瞳是否合适继续当委托人,结果仍是不欢而散。杨见女儿烦恼不已,只得说支持她的任何决定。东发现言不断给钱让胜挥霍……
    第72集
    在启发调回总公司的第一天,泰禾因答应代出差的怀德照顾启发,因此特意购买早餐送到启发家;正当泰禾刚令紧张的启发放松下来时,却突然有警察出现……长胜继续挥霍雅言的金钱;日东忍无可忍,竟用暴力将长胜身上的一切都取走,更说出已准备好让他东山再起,之后便将他弃在路上要他好好反省。雅言发现长胜失去联络后向日东查问,日东坦白说出希望能借此机会让长胜振作;雅言只好尽量抽时间到新租下的公司,等待长胜出现。雅言与雅瞳陪筱柔看衣服时,两姐妹为启发当年控告怀德之事被警方调查而起口角。雅瞳不满雅言盲目帮长胜而斥责她,令她拂袖而去;而筱柔在更衣室内,却不幸遇上…… 有员工不满被裁员而对公司恶意破坏,哲男与雅思商量解决办法时,雅思竟提出要哲男发放假消息以暂缓员工情绪,却遭哲男拒绝;当众人开会时,突然收到公司被放炸弹而需紧急疏散……哲男替雅瞳取回物件时,发现她欲送予启发的礼物,面色大变。被警方调查后一直回避雅瞳的启发突然出现,更向雅瞳说出关静突然自杀……在街上流浪的长胜吃下不洁的食物被送院,却被之澄的律师遇上。
    第73集
    雅言与长胜吃早餐时,长胜要雅言继续当CEO,自己则负责在幕后策划。雅瞳从雅言口中得知启发被警方调查之事可能与哲男有关,竟到他家中大兴问罪。雅瞳向怀德诉苦时启发偶然听到雅瞳只视他为好友之事,不禁大受打击。筱柔突然到雅思公司找雅言,但却完全不记得雅言早已辞职,雅思的助手只好带筱柔到画廊等候雅思……青杨发觉筱柔的病情变得严重,但不想妻子为女儿操心,于是叫女儿们在母亲前扮作和睦,更要求雅言搬回家中居住。启发知道自己受官非缠身,于是想与好友筹备中药生意,但因此得知自己惹上官非之真相。启发约哲男见面时遇上意外,哲男想将他救出车外时,竟看见……
    第74集
    雅言因不知启发遇上意外,故在约见启发的朋友见面时劝他们回内地发展中药生意,更说可安排让启发偷渡。青杨陪伴怀德到医院,怀德不断自责要启发回港发展才令发意外丧生,并决定暂回加拿大探望儿子。泰禾约子凌喝酒,他边流泪边向子凌诉说自己对爱情的冀盼与失望,看到泰禾真情流露,子凌心中百感交集。子凌在街助人时受轻伤入院,竟遇上世万因中风而入院,婉仪向孙女说出,原来有公司向世万追讨欠债……泰禾发现自己受袭之后视力日渐衰退,但他仍没有打算向雅思说出此事。泰禾在得知原来是雅思的集团欲向世万追讨欠债后,主动请求雅思高抬贵手……
    第75集
    子凌到泰禾家中探访,却发现不见了他,泰川向子凌说出哥哥因视网膜剥落需动手术,晚上泰禾在医院熟睡时,雅思悄悄的到来探访。启发好友与雅瞳见面,托她交回怀德私下给予帮助创业的支票,亦令雅瞳得知启发被警方调查的真相。雅言回家时遇上雅瞳,姐妹为了启发之事起争执,雅言到雅思家向她质问,却刚好被正以摄录机记下外孙样子的筱柔拍到此事。怀德回港后探望青杨,怀德更代启发将雅瞳遗失了的幸福指环交回给她,亦向她说出启发死前对感情的看法……筱柔担心自己的病况将变得严重,青杨只好努力安慰,夜静人深时,筱柔取了青杨的摄录机……
    第76集
    雅言正式成为了新公司的CEO,日东及回巢的旧下属亦开始进行让长胜复出的准备。泰禾手术成功,泰川接哥哥出院。泰川与世基相约吃饭,世基之子恩齐向泰川说他根本不清楚世万回港另有目的。 子凌终鼓起勇气对世万说出不会协助他复仇,世万大受打击。满怀歉疚的子凌,对出院后的泰禾照顾得无微不至,另一方面,泰川的下属亦向他报告世万回港后的作为……长胜得志球之助购入上市公司,庆功宴上雅言大方地与志球祝酒交谈,另一方面日东私下约志球见面……哲男的旧女友叶婷探望他,更替情绪低落的哲男打气。泰川终得知世万的动机,于是主动到世万家与他对质……
    第77集
    雅瞳从种种事情中,明白到自己对哲男仍有感觉,但却因不了解对方心意而保持距离。饱受压力的雅思,回忆起贺峰在世时常助她解决问题,令她充满安全感的美好回忆时,竟收到有消息说儿子突然失踪。原来世万私下拐带了雅思的儿子,意图对贺家报复。筱柔的记忆发生错乱,回到当年贺峰被绑架的时候。世万正想进行报复之时,却遇上消声匿迹了的卓凝……哲男幸得叶婷制造机会与雅瞳一起吃晚饭。世万的太太婉仪看到了失踪了整天的丈夫回家,激动得对世万说出自己有多需要他。哲男发现有人将弟弟送到他的家中,当哲男送弟弟往医院途中,竟发现了……
    第78集
    雅思不幸丧子。迅丧礼当天,日东发现雅言竟在公司工作;日东劝雅言出席丧礼,但她却以公事繁忙拒绝。日东要长胜协助雅言,但他却毫不关心。在殡仪馆中出现了世万的踪影……晚上雅言到长胜家中交代工作时,长胜突然开口要她到丧礼;雅言虽拒绝,但亦终于忍不住在他面前痛哭流涕。晚上哲男与雅瞳分别欲致电对方;两人终联络上之后,雅瞳竟提出复合。泰川对长胜欲取代雅思与哲男的公司,取得新界北的发展工程甚感兴趣,雅代表长胜与泰川洽谈;泰川虽对雅言冷嘲热讽,但她仍令双方成功合作。因泰禾在珠海工作,怀德只好要Parco陪自己打网球,却因此遇上哲男……
    第79集
    日东收到消息说哲男公司将接下新界北工程,但雅言却有信心让长胜取得;在以哲迅为名的慈善基金筹款会上,雅言与雅思见面,更提出怀疑哲迅之死是与哲男有关的假设。另一方面,哲迅的主诊医生与雅思谈论如何帮助其它病童时,说出哲男早已得悉哲迅患有过敏症之事;腹大便便的之澄出现在长胜家中,原来……雅言要求长胜调开日东,以免他阻止夺得新界北工程的计划;长胜打拳发泄时,听到拳馆主人谈及当年憾事…… 雅瞳到哲男家一起包饺子时,却不慎弄掉了戒指;哲男助她寻回,但看到那幸福指环时,哲男不禁想起了自己如何对待启发,当下内疚不已。雅思尝试走哲男抱哲迅到医院的途径,欲调查哲男是否有尽心协助;结果她却认为哲男有害死自己儿子的嫌疑。哲男夜访怀德,向他说出屈存在心中的秘密;怀德听后不禁……泰禾自珠海回港,泰川与兄长饭聚时,责备泰禾仍与子凌见面;泰禾解释与子凌见面是因她将与家人移居美国。晚上泰川打开电邮,看子凌寄给他的道歉信……筱柔的病情日益严重,雅瞳只好努力照顾母亲。
    第80集
    长胜与泰川见面时,哲男却被商业罪案调查课带回警署问话;长胜向泰川保证,新界北的计划绝对有利可图,而两人合作,亦可令共同敌人雅思大受打击。雅瞳欲见哲男,却被通知他正官非缠身;日东没有上班,雅言主动到他家中,日东指责雅言,但雅言只冷冷地要求日东回公司处理其它工作……雅瞳为化解妹妹对哲男的怨恨,特意去探望雅思。当雅思向雅瞳说出自己对哲男的怀疑时,雅瞳不禁大吃一惊;想不到是哲男为欲与雅思商量而到了她家…… 哲男为了反击,不惜约见世基的儿子恩齐,以重金要他调查父亲与雅思之间合作证据……日东回公司递辞职信时,却偷听到长胜被警方调查而头痛不已,他的助理Gilbert则建议要雅言承担一切事情……雅瞳到哲男家欲替雅思解释,欲发现了哲男竟搜集了有关雅思的罪证……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人请雅言协助调查,雅言却只欲知道哲男、雅思与雅瞳对是否接下新界北工程的会议结果……世万突然回港要求与雅思见面,雅思从他的口中听到了……日东主动见雅瞳,更将自己了解的事情与她分享。
    第81集
    长胜突然收到联络,少好竟自澳门前来与儿子见面。长胜偕母亲吃饭时,少好竟出言指责他;原来日东到了澳门,向少好说出长胜的所作所为。少好要求儿子回头是岸,但长胜却一意孤行,少好只得伤心离去。雅瞳主动到哲男家向他道歉,但哲男却忍不住说出另一件令她极伤心之事……满腔怒气的长胜回家时,竟看到日东等候他……得悉了日东行动的雅言,为了能让长胜脱身,竟主动回到警署。接受不了被好友出卖的长胜,竟向日东动粗…… 在青杨与筱柔结婚四十五周年当天,筱柔到医院覆诊;医生将一件东西交给筱柔,更说出是早前筱柔托自己在四十五周年结婚纪念当日交回给她。为了避过雅言的追问,长胜竟跳上雅思的车上;雅思对长胜说出可助他脱身,但代价是要他对付哲男……雅瞳到雅言公司与姐姐对质,雅言坦言情况已是一触即发,但雅瞳竟说有办法阻止;雅瞳与雅思见面,更对她说出自己手握王牌……三姊妹突然收到筱柔要她们回家吃饭的电话;当众人见筱柔像回复清醒般,惊讶得不敢置信……
    第82集
    (大结局) 当长胜一个人在酒吧独饮之际,泰川出现更对他冷嘲热讽;令泰川惊讶的是,官非缠身的长胜仍然处之泰然。长胜更悠然地与泰川说出自己的心底话,令泰川有当头棒喝之感。自青杨家离开后的康家三姐妹,均通宵不眠,认真思索母亲对她们的训示;翌日清早雅言到向长胜家,欲说出自己未来的打算时,长胜这时竟表示…… 早上当佣人看见哲男醒来后,将雅瞳交托的文件转交给他。哲男打开了雅瞳交来的文件后不禁呆了;这时雅瞳亦亲自致电向他解释……这边厢,雅思不断思索各种事情后,终在哲迅的房间中,为重新决定自己的未来向助理Herman下达了重要的决定……成为了香港商界新龙头的泰川,因交通挤塞徒步回公司,却遇上了新一届《平步青云》的参赛者;泰川看着他们围绕自己以争取支持时,除衷心鼓励他们外,更想起了当年与子凌一起奋斗的日子…… 泰禾将青杨赠与雅思的钻石胸针重新打磨复原,令她高兴不已;但当雅思要求泰禾替她将胸针戴起时,却发现……时光飞逝,雅瞳在赶往参加宴会,不慎将幸福指环掉下沟渠,这时哲男刚好出现,两人为取回戒指又一起合作……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