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2 18:20:23

孙永 - 浙江画院院长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孙永,字久之,斋号“一览阁”,号逆果。祖籍山东,1957年生于杭州,1965年—1970年就读于杭州市庆春门小学。1971年—1975年就读于杭州市第九中学。1976年—1978年毕业于浙江省萧山县。1979年至1981年就读于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画研究班,师从于陆俨少先生。 获硕士研究生学位,浙江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艺术类高级技术职称评委,陆俨少鉴定组成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孙永

  • 职业

    画家

  • 毕业院校

    浙江美术学院

  • 主要成就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 代表作品

    《孙永画集》《水乡 风情图》《幽居夜色》等

  • 出生日期

    1957年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简介

孙永,字久之,斋号“一览阁”,号逆果。祖籍山东,1957年生于杭州,1965年—1970年就读于杭州市庆春门小学。1971年—1975年就读于杭州市第九中学。1976年—1978年毕业于浙江省萧山县。1979年至1981年就读于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画研究班,师从于陆俨少先生。 获硕士研究生学位,浙江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艺术类高级技术职称评委,陆俨少鉴定组成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折叠 编辑本段 艺术年表

1984年荣获第六界全国美展铜质奖。

1989年出版《孙永画集》。

1998年出版《孙永画册》。

1998年获浙江省小品画展金奖。

1999年被中国文联授予“1999年中国百杰画家”称号。

锦泉斋美术馆推荐孙永作品欣赏 

2000年再次被中国文联授予“2000年中国百杰画家”称号。

2002年出版《当代名家青绿山水精品—孙永》。 历年来以有数百幅作品出版,艺术经历已被列入数十种艺术专业辞典。

2005年任浙江省文联委员

2005年入选浙江省"五个"一批人才

《水乡 风情图》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并为中国美术馆收藏;《幽居夜色》参加第一届全国山水 画展,《山野天真图》参加第三届全国山水画展。作品有《春雨霏霏水乡》、《寒夜之慰藉 》等。

孙永自序

自弱冠始,常以稚拙心智频频涂鸦,稍长后愈加浸淫其中——曾经冒天下之不韪,于同窗间以逃学旷课而著称。缘由矢志于绘事,竟令师长无语而免罚。

早年既视业界前辈为今生楷模,希翼而立后能蜕变成他们——即便是下乡务农季,依旧青灯黄卷而笔耕不辍……

不期,幸运之神眷顾,于上世纪70年代末金榜题名,为首届山水研究生,师从恩师俨少陆公——俨然是“贫儿暴富”而一发不可收。

学业有成,遂根系浙江画院,从此咬定青山不放松,风雨摇曳间如白驹过隙,暮然回首,几度春秋?

年少从业,不免时有蹉跎、游离和彷徨,甚至倒行逆驰……庆幸的是终究恪守底线。不论如何探幽涉远或百般诉求,从未敢忘恩师所嘱:四分读书,三分写字,三分画画。逝水流年间,凡过目所睹,情至所致,唯幸万般情愫均一一化作笔墨留痕为证。

于今回眸从艺求索之轨迹——致广大或致精微,无不涉猎。可谓两极具备,不乏派生,又时有意外斩获,鉴此林林种种,足可聊以自慰。

时至当前,虽诗酒年华已逝,华发垂暮日臻,依旧壮心不已而只争朝夕——画人终究还要以画说话。宿愿所图:不为浮云而甘当磐石——以期永存也。

2014年春仲

《模山范水——孙永写生集》序

中国画的“山水”相对西画的“风景”而言,两者根本的区别在于——前者承载着本民族更多广博丰厚的“隐喻”、“诗性”和“哲思”的人文内涵。

山水画在我国千年绘画传承发展的长河里一直扮演着主角——历朝历代被推崇公认的代表人物均以山水画家为主(而西方一直以人物画为主)。这一独特的历史现象背后其实无不蕴含着诸如“以物励志”、“以境养心”、“触景生情”,或是“以丘壑抒胸怀”和“林泉高致”等等祖先的哲思导向和人文积淀。这种人与自然、文化、艺术四者间如此紧密、和谐地联结并完美彰显的艺术形式,在世界艺术之林中无疑是唯一并至高的。

中国的山水画自五代、两宋至元代业已登峰造极,而明、清两代数百年却被世风困囿、衰萎于前人之蕃篱——笔墨甜俗而庸懒,技法陋陈而僵滞,意境苍白而虚无……总之,那种既程式化且教条化的艺术形态,已被后人广为诟病(而恰恰在此消彼长的定律下,花鸟画倒是脱颖而出了几位旷世奇才)。

由兴盛转而衰落,究其根本,初前三四百年的山水画鲜有本章可寻,画人唯有以自然风物为师,潜心揣摩,悉心领悟,自成体系后方可成为楷模而流芳后世(前些年我去太行山荆浩隐居地采风写生时对此感触颇深)。而后之五六百年,则因为有了大量前人存遗的本本,惰性地依样画葫芦在所难免,闭门抄袭蔚然成风,当年的人们都时尚般地浸淫于前人之衣钵,“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纷纷“东施效颦”,于是便一个个地自觉或不自觉地沦为前人的“小妾”或甘为“奴才”……

直至上世纪中叶,随着新中国的建立,有一大批从旧社会走进新时代的山水画家,他们正是在新兴的主流价值观的感召下,时不我待地焕发出了艺术青春—如傅抱石、李可染、陆俨少,还有钱松喦、宋文治等等,都纷纷背起行囊,走出画室,上山下乡,跋山涉水,直面祖国大好河山、人文遗存和革命圣地。通过实地的采风、写生等不同形式,先后提出了“与古人血战”、“待细把江山图画”和“为山河立传”等学术主张,随后以各自超群的才情和能力,立竿见影地创造出了一大批极富民族特色又颇具时代特征,并足以树碑立传的精品力作,致使当年业已沉寂了五六百年的山水画坛,刹时风生水起而令世人刮目……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老前辈已经先后离我们而去,他们生前呕心沥血的艺术精华已逐渐被人们淡忘或视而不见(除了其固有的货币价值之外)。因为今天的我们正在经受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大潮的荡涤考验—原本的价值已被扭曲,原来的标准正被异化,原有的底线却被突破—人们开始因浮躁而失去信仰,因趋利而失去诚信,因贪婪而自甘堕落……在一个被忽悠得颠三倒四的社会背景下,我们又何来独善其身?我们是否已在不经意间将前辈的优良传统给淡忘了?玩丢了?今天除了权力、地位、金钱,还有几人真正地“志存高远”、“青灯黄卷”而“厚积薄发”?今天的人们就这么将岁月蹉跎掉而不去担当?以后我们又有什么脸面去正视前辈的在天之灵?又拿什么向我们的后人作个正面交待?辗转反侧不禁让我愈加惆怅……

然而当下,最令我忧心的是我们业界的主观意识和生态环境——画山水的人,往往将自己封闭在一个个都市钢筋水泥的丛林中聊以度日,人生所有的欲望都在其中被满足。哪怕偶尔外出,也只是象征性地“走马观花”或“到此一游”罢了,回到画室依旧“老方一帖”地周而复始。如今中央号召大家“走基层”,对我们业界来说尤为及时和必要。也只有等到大家的自觉意识转化为自觉行动,真正地去“亲山爱水”,我们山水界才真正有救、有希望了。

我自上世纪70年代和“写生”结缘,至今算来已近40年。由近及远,从南至北,九州方圆凡是向往的地方已然载入了自己的写生册中。无论用铅笔、炭笔、钢笔,也无论用水墨、浅绛或重彩等不同形式,汇总累计已不下两三千帧之巨,今天能将其中遴选出的200余件付梓面世,聊以慰抚几十年为之付出的心血和艰辛,也权作以往艺术征程上阶段性的一次小结。

通过几十年不间断的写生,总结了如下几点感悟:

写生——前人启示我们要认真地去“模山范水”,严肃地去“师法自然”,虚心地去“师造化”;

写生——如同我们的身体要不间断地补充养分,使肌体持续拥有活力和朝气;

写生——能让笔墨技法不断有所创变,表现能力不断增强;

写生——能使我们对大自然逐渐领悟、懂得敬畏,以自然为师;

写生——是人与自然的真诚沟通和交流,至高境界是让你“胸怀丘壑”而“放眼世界”。

此序此集,真心诚意地敬请业界同仁点拨为感。

孙永

2011年立冬于杭州屏峰山下坐卧山房

折叠 编辑本段 画作欣赏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