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2 16:35:48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长夜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4个义项):

长夜 - 姚雪垠著长篇小说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长夜》以20年代军阀混战时豫西山区农村为背景,描写了李水沫这支土匪队伍的传奇式的生活,塑造了一些有血有肉的"强人"形象,真实有力地揭示出许多农民在破产和饥饿的绝境中沦为盗贼的社会根源,同时也表现了他们身上蕴藏着反抗恶势力的巨大潜在力量。像《长夜》这样以写实主义笔法真实描写绿林人物和绿林生活的长篇小说,是"五四"以后的新文学中绝无仅有的,此书译为法文后,姚雪垠被授予马赛纪念勋章。

基本信息

  • 书名

    《长夜》

  • 作者

    姚雪垠

  • 类别

    长篇小说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时间

    1981.年1月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姚雪垠1924年小学毕业后,去信阳上中学。同年冬,由于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学校提前放假。回乡途中,与二哥和其他两名学生一起被李水沫的土匪队伍作为"肉票"抓去,旋又被一个土匪小头目认为义子。在土匪中生活约100天的这段特殊经历,成为他后来创作自传性小说《长夜》的基本素材。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长夜》是姚雪垠写于抗战时期的一部别开生面的作品,一九四七年由上海怀正文化社出版。小说讲述了作者在一九二四年冬天到次年春天大约一百天的时间在土匪中生活的经历,是"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小说"。而且,"在写作的时候,为忠实于现实主义,我决定不将主人公陶菊生的觉悟水平故意拔高,也不将贫雇农出身的'绿林豪杰'们的觉悟水平和行为准则拔高。""忠实的反映二十年代河南农村生活的重要侧面和生活在那样条件下的人物的精神面貌,是我要写这部小说的中心目的。小说中当然反映了我的世界观和我的思想感情,但是我决不背离历史生活的真实,故意加进去某些思想宣传。"豫西是有名的土匪世界,作者的亲身经历和追求写实的创作态度,使《长夜》为现代读者提供了一睹"真实"的土匪故事的机会。

《长夜》的真实感主要源于复杂的人物关系和人物形象的写实性描写。"在这部小说中,我写出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农民因没有生活出路而叛乱。我写出他们的痛苦、希望和仇恨;他们'下水'(当土匪)后如何同地主阶级存在着又拉拢又矛盾的关系,其中一部分人如何不得不被地主中的土豪利用;我写出来杆子与地方小军阀之间的复杂关系;我还写出来杆子内部存在着等级差别:有人枪多,放出一部分枪支给别人背,坐地分赃;有人背别人的枪;有人当'甩手子',地位很低。小说中所反映的社会现象,人与人的关系,阶级关系,正是我在少年时代曾经生活于其中的历史现实。""一支人数较多的土匪武装,其阶级成分是复杂的:有真正的失业农民,有农村中的二流子,有离开军队的兵油子,有破落地主家庭出身的人;还有曾经受过招安成了官军,因打败仗或不得意而重新下水的军官。"正是这种"人与人的关系"、"阶级关系"和土匪内部阶级成分的复杂性,为读者带来了五、六十年代阶级理论图解式的作品所缺失的"真实感"。复杂的人物关系描写是建立在复杂的人性、性格刻画的基础上的,土匪头目李水沫、薛正礼和土匪赵狮子、刘老义都是令人难忘的"强人"形象。赵狮子在与地主武装红枪会、地方军阀马文德的交战中彪悍勇猛;对待"肉票"和反抗的农民则透着凶残,尤其是攻打胡刘庄时将其大舅、二舅枪杀的细节更是令读者触目难忘;而面对土匪头目薛正礼的母亲、妻子,他在亲热和调皮中流露出对家庭温暖的渴求。强悍、凶残、讲义气、重感情如此复杂矛盾的个性合于一体,显示了作者对特殊家庭(赵五岁即沦为孤儿,他母亲被其舅逼迫下自尽)、社会(兵荒马乱,强人盛行)环境下形成的性格特点的精确把握。薛正礼则沉稳精明、强悍机警、善良义气。他劝同村青年不要做土匪而自己又不得不为,他眼见土匪烧杀奸淫劝阻不成而又任其所为,他是一个集农民的善良、宽厚和土匪头目的精明、强悍于一体的复杂人物。

值得注意的还有这部小说的叙事视角。作者自陈"因为这是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小说,所以我在进行写作时,不追求惊险离奇的故事情节,不追求浪漫主义的夸张笔墨,而力求写出我少年时代一段生活的本来面貌"第一人称全知视角为自传最常用的叙事方式,而且也更有利于还原"生活的本来面貌"。对读者而言,由"我"来讲述"我"的故事和"我"所目睹的土匪故事更具可信度和真实感。但作者写作《长夜》时打算把它作为"三部曲"的第二部来构思,定名为《黄昏》、《长夜》、《黎明》的"三部曲"是旨在反映河南农村从清末至北伐近三十年历史变迁的史诗,由"我"来讲述显然难负其重。"由于《长夜》带有自传性质,最容易写,所以我先从《长夜》动笔。但是缺点也在自传性质上,局限了我,不曾写出来那个时代的较为广阔的社会生活。"这种要反映"广阔的社会生活"的写"史诗"的雄心逼着姚雪垠选择第三人称视角,而对"真实感"的追求又要求他运用第三人称时不能时时处处"全知全能",二者相互妥协的结果是第三人称眼知视角,这样既可保留真实感又扩大了社会生活描写的广阔度。"一九二四年的冬天,从伏牛山到桐柏山的广大地区,无数的田地已经荒芜。""半个月以前,吴佩孚正指挥直系军对在山海关和九门口一带同奉军鏖战,不提防冯玉祥从察哈尔回师进入北京,拘留了大总统曹锟,断了吴佩孚后路。"--当需要将广阔的自然风貌和历史背景告诉读者时,叙述人几乎无所不知;而当进入具体的故事层面时,叙述人经常会不自觉转入主人公陶菊生的个人视角--"小说的主人公就是我自己"。这种叙事角度事实上是由两个"我"共同承担:一个是现在(写作《长夜》时)的"我"负责为读者交代故事的发展和背景,一个是过去的"我"(陶菊生)讲述不同境况下的见闻和感触,两个"我"不断交替换位,共同完成两个一直难于完全和谐的任务:自传和史诗。而陶菊生是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年,读过书,"思想进步",但也不乏家乡的"强人"思想,"把冒险当作游戏和英雄事业",而且又身兼土匪的"肉票"和土匪头目义子的双重身份。"肉票"和"进步"读书人的身份使他感到土匪杀人放火的恐怖、残忍,"强人"思想和义子身份让他看到土匪的勇敢、讲义气甚至人性的美好。由这两个"我"共同讲述的土匪故事,带给读者的阅读体验是爱恨交织的复杂体验。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姚雪垠(1910年10月10日~1999年4月29日)原名姚冠三,河南邓县人。1935年起,陆续在北平《晨报》、天津《大公报》发表短篇小说。1957年在逆境中开始创作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历时30余年,约230万字,分为5卷。1981年12月,在古稀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