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控制特大城市人口?

我国快速发展的城镇化使大量的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2015年我国城镇化率达56.1%,意味着超过一半的人都生活在城市里。而对于市区人口规模在500万人以上的特大城市而言,人口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主要表现在人口规模压力带来的交通拥堵、职住分离和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等问题。

增速快、分布不均带来人口问题

根据我国的城市规模划分标准,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1000万以上的城市为超大城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州、深圳、武汉等城市均已达超大城市规模。

特大城市规模的扩张主要来自外来人口的涌入。近年来我国特大城市人口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外来人口比重快速提升。以北京为例,外来常住人口的比重从2005年的23.2%,提高到了2015年的37.9%。

除了外来常住人口的逐年增加,我国特大城市中心城人口过密的现状也加剧了人口问题。通过对核心区域土地面积相似的几个都市圈进行比较不难发现,北京、上海的中心城人口密度都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且考虑到北京、上海中心城人口总量的快速增长,其人口密度可能已经超越了其他国家的大都市圈。
 


 

与国外相比,我们差什么

特大城市人口调控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难题。根据国内学者的相关研究,国外特大城市人口调控政策大体可分为五类:建立卫星城或次中心疏导战略、功能疏解和机构搬迁政策、注重法律和规划引导人口布局、通过调整产业布局调控人口、通过调控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间接调控人口

近年来,我国也在相关领域进行着积极的探索与实践,如北京加快通州“行政副中心”建设、大力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等。但必须注意的是,与国际大都市相比,我国特大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还比较低,这也是城市整体发展、结构调整所必须关注的基本问题。

以北京和上海为例尽管它们在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处于领先地位但与国际大都市相比有较大差距2014北京上海人均GDP远远落后于国际发达大都市仅相当于纽约的25%东京的39%


 

经济发展过程就是产业链不断向服务业延伸的过程因此,服务业比重也是反映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国际大都市服务业增加值比重都非常高纽约伦敦都接近或超过90%,相比之下,北京的第三产业比重仍有差距。此外,若以高端服务业在第三产业的比重来进一步衡量的话2014年北京的高端服务业比重仅占52.0%也就是说近一半的第三产业仍属于传统中低端服务业
 


 

人口调控,关键在于调结构

根据对中国特大城市人口问题的认识和分析,并结合国内外大都市人口调控的经验,有关专家学者认为,我国特大城市人口调控可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

优化人口空间分布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疏解中心城区优质公共资源,引导人口向外围区域转移。在都市圈范围内调整经济结构和产业布局,降低中心城区的人口密度;

保持人口活力完善和放宽特大城市人才落户条件,吸引年轻人口和高素质人口,同时推动优质公共资源的空间合理布局,促进老年人口从中心城区向外围区域转移;

打造人才聚集高地完善人才发展规划、改革人才管理机制以及相关性法律法规制度,打破人才流动的隐性壁垒,建设高端人才发展平台,为人才引进和创新创业创造良好环境。

我国特大城市人口调控的问题,涉及到经济、教育、社保、户籍制度等各个方面,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国已把特大城市人口疏解与控制纳入国家发展战略,力图根治城市人口结构、都市圈人口汇集等深层次问题。对于城市人口调控,你有怎样的感受与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