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词条 梦鸽

梦鸽(1966年—)女,原名刘清娣,湖北荆州人,总政歌舞团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现为全国青联常委、中共中央直属机关青联委员,国资委特邀青联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民族声乐硕士。其丈夫为李双江,儿子名李天一。2013年其子李天一被爆出涉嫌轮奸案,并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梦鸽在为儿子的案情奔走之间也成为媒体焦点。
基本信息
个人概况
姓名:
梦鸽
别名:
刘清娣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湖北沙市
出生日期:
1966年
个人背景
中国音乐学院
其他信息
中文名:
梦鸽
供职机构:
总政歌舞团
儿子:
李天一 /李冠丰
丈夫:
李双江

1 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梦鸽梦鸽,1966年出生于湖北沙市,四岁时受母亲启蒙学习唱歌,8岁首次登台演出。

  1979年考入沙市歌舞团,1984年到北京,曾先后毕业于中央社会音乐学院歌剧系、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分别师从于金铁霖邹文琴教授,1992年进入总政歌舞团。

  1993年参演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歌曲《金鸡报春》。

  1995年实现了个人艺术生涯一次重要飞跃,成为中国音乐学院一名民族声乐的硕士研究生,并于就学期间连续两届获得全国听众最喜爱的优秀歌手第一名。

  2011年9月6日,网友爆料李双江与梦鸽年仅15岁的儿子李天一,无照驾驶并且有打人行为。

  2013年2月22日,网友爆料其儿子李天一更名李冠丰后涉嫌一起轮奸案件,后被北京警察逮捕。

  2013年9月26日,李天一因为强奸案被判刑10年。

2 儿子李天一 编辑本段

2.1 打人事件

  李天一打人事件2011年9月6日晚,时年15岁的李天一,无照驾驶一辆宝马汽车在北京市海淀区亿城西山华府小区门口伙同其友将彭姓小区业主夫妇打伤,被小区其他住户合力拦截,后被拘留,据称未被拘留超过15小时。事后,其父李双江前往医院探望伤者并作了道歉,双方达成和解。而因李天一尚未成年,故因寻衅滋事罪被政府收容教养一年,并于2012年9月获释。

  梦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儿子犯下了大错,该怎么处理我们就怎么处理,根据法律事实来判决这个事。”但是,她还说,“儿子还是未成年人,希望得到媒体和大众的宽容,让他将来的人生有一个新的生存空间。”梦鸽受访时数度哽咽。 

  据了解,梦鸽原准备2013年春节后3月初,送儿子去美国念书。可2月还没过完,儿子就犯事了,令梦鸽痛不欲生。  

2.2 涉嫌强奸

  2013年2月,李天一因涉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

  2月19日,海淀分局接到一女事主报警称,2月17日晚,其在海淀区一酒吧内与李某等人喝酒后,被带至一宾馆内轮奸。接警后,分局立即开展工作,于2月20日,将涉案人员李某等五人抓获,现该五人因涉嫌强奸罪被事拘留。 

  此前,22日上午,有媒体从业人员“王丰-SCMP”爆料,一名叫“李冠丰”(原名:李天一)的年轻男子被警方以涉嫌轮奸刑事拘留。而李冠丰就是李天一,本来李天一因打人事件接受收容教养,获释后,父母为求顺意,改名李冠丰。

  儿子延长从未赴看守所

  截至2013年2月27日,李天一等五人已被羁押7天。有关办案人员目前正在加班加点进行走访调查,并对嫌疑人进行提审;警方也在积极工作,准备向检方提请逮捕,警方或将于近几日向新闻媒体通报进展情况。

  虽然还没有实施逮捕,但李天一等人也不意味着可以回家“洗洗睡了”据悉,李天一等五人因案情复杂,现已被延长拘留一个月。

  因为儿子李天一涉嫌轮奸案,李双江和妻子梦鸽最近也成为媒体追逐焦点。有媒体报道称,从事件发生至今,李双江和妻子梦鸽未曾现身看守所探望儿子。梦鸽

  为李天一聘律师发声明

  李天一因涉嫌强奸被批捕后,北京市陆通联合律师事务所称其接受李天一母亲梦鸽的委托,指派该律师事务所律师担任李天一涉嫌强奸罪一案侦查阶段的辩护人。辩护律师的“声明”中称,李某已被证实为未成年人,并在侦查过程中获得了相应的司法保护,“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其有罪,相关人员不应对李某进行舆论审判!”

  警方,下令封口

  李天一在押期间,微博上每日都有人爆料李天一事件的相关消息,各种不靠谱的谣言“满天飞”,使得此案由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升级为社会影响较大的案件,增加了许多敏感因素。警方各级领导都非常重视。有消息称,警方已下令所有参与办案人员不得向外界泄露任何案件细节,警方内部的非侦办人员,也不得泄露丝毫。办案进展由侦办人员直接向警方有关领导汇报。

  一名有多年办案经验的退休老民警表示,涉嫌轮奸案本身就属于不公开审理案件之列。至于被害人,如果哪个环节透露了她的个人信息,势必对她造成二次伤害。警方、检方和法院,都有责任保护当事人。

  李天一案召开庭前会议 梦鸽现身

  2013年7月22日,李某某等五人涉嫌轮奸案的庭前会议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庭举行,被害人杨女士律师田参军称,未在法庭上看到李某某和其同案人员,但李某某法律顾问兰和却称,按照法律规定被告方应当出庭。另外,李某某母亲梦鸽今天现身法庭,来去均乘坐出租车,未接受采访。[1]

  北京法院网官方微博“京法网事”下午四时左右发布消息称,今日,海淀法院就李某某等涉嫌强奸一案召开庭前会议。公诉人、被害人代理人、被告人法定代理人和辩护人参加了会议,各方围绕有关问题发表了意见。

  梦鸽工作被叫停

  2013年是总政歌舞团建团60周年,有一系列的庆祝活动。在即将到来的演出季中,梦鸽没有任何节目,而在国家大剧院已经结束的建团60周年演出周中,也没有她的身影。之前预告的阵容非常强大,除了歌唱家董文华蔡国庆阎维文之外,谭晶、梦鸽、雷佳吴娜王丽达等歌唱家都会悉数与观众见面,而梦鸽演唱的曲目正是《祖国永远祝福你》。但后来她没有表演。

  2013年7月22日下午,总政歌舞团表示“梦鸽工作暂时被叫停”的说法子虚乌有。总政歌舞团多位歌唱家也表示,从未听说梦鸽被停职一说,“她家里有事,请假了不能来演出。”

2.3 申请公审

  昨日下午,李某某家新闻发言人、法律顾问兰和微博发布,李某某的母亲梦鸽[微博]将向法院提出申请,公开审理其儿子李某某涉嫌轮奸一案。该消息一经发布立时引发强烈反应,多名律师表示申请不会获支持。海淀法院回应将会依法审理。梦鸽所发申请信

  李家发布 梦鸽申请公开审案

  7月27日凌晨1时19分,兰和在其微博称,“近日有重要信息发布。”昨日下午,兰和又在微博发《公告》,称“今天下午有重要信息发布。”昨天下午4点07分,兰和发表博文《梦鸽女士要求公开审理李天一案》。

  该博文称,在隐私与真相抉择之间,梦鸽女士勇敢地选择了后者。近日,梦鸽将向法庭提交申请,要求公开审理李天一案,让所有的事实、证据和办案过程一律公开化,接受全社会的监督,去除神秘感,消除公众对其家庭和司法的双重误会。让一切事实和证据开口说话。

  随同该博文,还附上了梦鸽致海淀法院《关于公开审理的申请》。梦鸽在该申请中称,为还原事实真相,作为本案被告人李冠锋的监护人,恳请海淀法院公开审理此案。该申请人签名处签有“梦鸽”两字,日期为“2013年7月28日”。

  对方回应 把刑诉法复习一下

  梦鸽作为案件另一方当事人杨女士的律师,田参军于昨天下午5点08分发微博回应称,“《刑事诉讼法》第183条: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第274条:审判的时候被告人不满十八周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最高法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467条:开庭审理时被告人不满十八周岁的案件,一律不公开审理。复习一下下。”

  就在该微博发布前,曾称“太累了,想歇歇”的田参军还作了一首打油诗《观李某某涉嫌强奸案有感》,“原本‘普通’刑事案,案外力量欲翻盘。律师声明客为主,家庭顾问锣鼓喧。庭前会议最热闹,奇谈怪论破底线。新版内幕横空出,卖淫敲诈系妄谈。”

  法院回应 该案事项及时发布

  兰和发布梦鸽申请海淀法院公审其儿子的微博后,有些网友认为这是挑战法律,未成年人犯案法律规定是不能公开审理的,存在作秀之嫌。

  昨日下午,记者多次电话、微信及短信联系兰和,但均未得到回应。

  海淀法院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对于该申请的情况还不了解。涉及未成年人案件,法院会严格依法审理。关于案件的审理和进展,都会有相应的明确规定。该案审理重大程序性事项,会在第一时间在海淀法院官网上予以公布。

  同行观点

  1.法律明确不可公开

  北京市君永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许兰亭称,新版刑诉法第274条规定,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是不公开审理的。该条法律同时规定,“经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被告人所在的学校、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可派代表到场”。许兰亭认为这属于“半公开”,或“有限度地公开”。

  2.申请不会获得支持

  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资深刑辩律师蒲文明认为,该申请不会获支持。对于未成年人案件审理,法律既然明确规定不公开,法庭会严格依法进行审理。

  李家有权提出该申请,因为法律没有禁止其提出申请,但法庭最终不会支持其申请。可能是兰和考虑到既然未禁止其提出申请,那么他就可以做。

  3.侵犯受害人隐私权梦鸽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资深刑辩律师唐红新认为,刑诉法规定“学校、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可派代表到场”,目的是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保护未成年人。

  李家申请公开审理,其实是侵犯了其他未成年被告人的权益,也侵犯了受害人杨女士所应依法享有的隐私权,所以,该申请是与法律规定相冲突的,法院不会裁判公开审理该案的。

  专家观点

  应劝阻当事人守法

  著名刑诉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称,作为李家新闻发言人及法律顾问,兰和不应在微博中发布当事人的该类言论和申请,这严重侵犯了其代理人的权益,这是不允许发生的。

  洪道德说,李家法定代理人只能通过自己的行为,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如果梦鸽提出这个申请的事情是真的,这个想法、这个做法、这个企图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对不懂法的人还可理解,情有可原,但对律师出身的兰和而言,即使你对法律谈不上精通,也应该有所了解,不阻止当事人,还来散布这样的言论,就是极其错误的行为。

  洪道德称,作为犯罪嫌疑人的家庭法律顾问、新闻发言人,是要受命发布信息,但不等于李家要求他说什么就说什么,应当劝解当事人遵守相关法律规定。[2]

2.4 曝光案件详情

  2013年8月7日,本报报道李某某母亲梦鸽女士8月6日亲赴北京市公安局报案,对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光耀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和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正式提出刑事控告。

  8月8日上午,梦鸽通过法制晚报独家公开针对酒吧值班经理等人的控告信内容。梦鸽女士称“无意为儿子作任何开脱,只要求还原一个真相”,并请求北京市公安局立案侦查、严肃处理。

  梦鸽:无意为儿子开脱 控告细节均有证据佐证

  2月,李某某等5人涉嫌强奸案被媒体曝光后,该案一直成为社会和舆论关注的热点刑事案件。今年7月,北京市海淀检察院以李某某等5人涉嫌强奸罪,向海淀法院提起公诉。

  8月6日上午,梦鸽女士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报案,正式提交《关于对张某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和敲诈勒索犯罪事实的控告函》,恳请警方对相关人员犯罪事实立案侦查。警方接收了立案材料,但并未当场决定是否立案。

  在今天公开的这份控告信中,梦鸽将李某某等5人和女孩杨某某茌湖北大厦开房过程描述成一起“卖淫嫖娼活动”,称“杨某某用头发遮脸,装醉”,在进入房间后,“由于未成年人喝酒过量,除王某外,年龄均在l5-17岁之间,杨某某主动帮助他们手淫,以促成性交易行为”。

  此外,梦鸽女士还称,在两天时间里,夜半酒吧总经理岳某、副总经理丁某某,值班经理张光耀和女孩杨某某等人分别给李某某、李双江、李家司机、李某某的朋友李某打了近二十个电话,并发短信勒索钱财。

  对于提交这份控告信的原因,梦鸽女士称,她作为李某某的法定监护人,无意为儿子作任何开脱,只要求还原一个真相。

  梦鸽还称,如果严格依照证据、事实和法律最终认定李某某有罪,犯到哪,办到哪,希望司法机关不姑息不迁就;如果存在案中案,这5名不谙世事的年轻人确实是被人设局下套,也希望能依法查明,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以免更多未成年人受害。

  梦鸽在控告书中称,控告内容及细节均有相关证据佐证,本人对其真实性承担全部法律责任。最后,梦鸽恳请警方立案侦查,严肃处理。

2.5 控告书内容

  控告张某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和敲诈勒索的内容

  关于介绍卖淫

  2013年2月l6日,魏某某(17岁)电话联系李某某(16岁),称自己的表弟魏小某(l5岁)从长春来京,邀请李某某和其他朋友一起聚—聚。当时李某某正和父母在海南度假,接到电话后,于当天返京参加朋友聚会。

  此前,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某认识了李某某,并互换了电话号码。从2012年年底开始,张某曾多次以电话和短信的方式热情邀请李某某去该酒吧喝酒唱歌,在其所发的短信中,处处以大哥的身份对李某某嘘寒问暖,很是关心。

  在这次聚会上,有人堤出找个地方唱歌。于是,2月l7日凌晨0:14分,李某某致电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某,询问是否可以到夜半酒吧去唱歌。张某当即表示完全没有问题。随后,张某在0:15分和0:25分,两次致电李某某询问是否安排小姐作陪,李某某表示其本人不需要。

  当晚,李某某(16岁)、魏某某(l7岁)、魏小某(15岁)、张某某(l6岁)、王某(23岁)、李某(l8岁)六人来到位于海淀区成府路35号东源大厦地下一层GLOBAL夜半酒吧唱歌。

  在这六人当中,除王某和李某之外,其余均为未成年人。张某在明知该情况的前提下,积极安徘他们在天蝎座包间喝酒唱歌。酒吧业务经理宋某殷勤接待,并招呼杨某某(化名子墨)、徐某某(化名婷婷)到包间陪酒陪唱。

  此间,杨某某、徐某某积极劝酒,点了一瓶标价10OO多元的轩尼诗洋酒。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张某主动送上半瓶黑方洋酒,称这是他珍藏多年的名酒,免费送给李某某等人品尝。

  在包房里,杨某某不时用手抚摸其中几名未成人的下体,进行挑逗。张某当场表示,杨某某可以出台,出台费为1OOO元,并称杨某某已出台多次。李某某六人在喝了几十瓶啤酒—瓶半洋酒后,于凌晨3:40分,走出酒酒吧开车离开。

  此时,张某非常焦急,在ll分钟之内给李某某连续打了四次电话,告知:“千万别走,等我—会儿,务必等等,我马上就到。”同时让杨某某和徐某某进入更衣室换下工作服。随后,张某带着杨某某、徐某某二人追了出来,想上李某某的车,被撵了下来。最后,张某和杨某某上魏某某的奥迪车,徐某某只好回到酒吧。

  上车后,张某当着魏某某的面对杨某某说:“你晚上陪他们,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今天晚上的事情过去了以后,我再给你加1OOO块钱。”杨某某当即表示:“我听你的。”

  陪酒女能自行行动 李某某首先离开金鼎轩

  在位于金源燕莎的金鼎轩吃饭时,杨某某亲自点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并提着小挎包自行上了一趟厕所,后自行走回。在饭桌上,这群年轻人在一起聊天,没有任何人与杨某某说话。杨某某在桌子上趴了一两分钟,然后喝茶,用手梳理头发。

  在吃饭过程中,邻桌青年扔过一个白色物件,引发争执,夜宵不欢而散。李某某率先离开金鼎轩,其他人紧随其后,没有任何人搭理张某和杨某某。

  值班经理和受害人挤进车 约定出台费2000元

  张某领着杨某某从饭店追了出来,再次想上李某某的汽车,结果被李某某和同车的王某给轰了下来,李某某先行回家。张某和杨某某又挤进魏某某的车内,一路追随,直到李某某家的地下车库,一再提出让杨某某和大家玩玩。最终,张某与大家达成口头协议,杨某某的出台费为2000元。

  随后,张某乘坐李某的车离开地下车库后,连续两次给李某某去电话,让李转告杨某某,务必陪好。张某在车上叮嘱李某转告李某某等人,完事别忘了给杨某某嫖资。

  未成年人喝酒过量 杨某某主动促成性交易

  杨某某与其余5名年轻人一起来到湖北大厦,从正门进入酒店大堂登记并走进8915房间。在此期间,杨某某用头发遮脸,装醉。

  进入宾馆房间后,由于未成年人喝酒过量,除王某外,年龄均在15-17岁之间,杨某某主动帮助他们手淫,以促成性交易行为。2月17日上午8点多,李某某等人离开湖北大厦,并与张某打电话,告知已按照约定给了杨某某2000元嫖资。

  关于敲诈勒索

  张某连打5个电话 要求李家先出50万

  2月l7日下午2点58分至晚上1O时l3分,张某(电话:159 XXXX 2261)连续给李某某打了5个电话,最长通话时长9分多钟,并发短信,要求将事情私了,每家出十万,李某某先出50万,否则报警并向媒体公布,遭到李某某的痛斥。

  张某也连续给李某打了7个电话,让他敦促李某某尽快交钱,苦则后果自负。

  致电李双江司机 要李家用钱摆平

  2月18日下午2时21分和7时02分,一个自称李姓的男子和酒吧总经理岳某(l37XXXX3003)分别给李双江的司机小张打电话,提出李家要用钱来摆平此事。

  2月19日凌晨到下午3时49分,该李姓男子和酒吧总经理岳某给小张共打来三次电话要钱。

  李双江本人手机收到威胁短信

  2月19日ll时02分,李双江本人手机上收到杨某某手机(l52010XXXXX)发来的短信:“请问你是否李双江本人,关于你孩子李某某为首的轮奸事件你是否了解清楚了,事情很严重也很恶劣,我们本着对所有人负责的态度,最后跟你联系—次,请你速回电话。否则我们不会拖过下午,要走法律程序和相关媒体等。都不希望事态发展过大而不受控制!是否低调处理?看你最后态度!”

  经查,用杨某某手机号发出此威胁短信的是夜半酒吧副总经理丁某某。

  在两天时间里,夜半酒吧总经理岳某、副总经理丁某某,值班经理张光耀和杨某某等人分别给李某某、李双江、李家司机、李某某的朋友李某打了近二十个电话,并发短信勒索钱财。[3]

2.6 控告酒吧

  梦鸽2013年8月7日凌晨一点,兰和律师发微博称,李某某的母亲梦鸽女士于8月6日上午,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报案,正式提交《关于对张光耀(化名张伟)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和敲诈勒索犯罪事实的控告函》,恳请警方对相关人员犯罪事实立案侦查。梦鸽状告的对象疑为此前媒体报道中提及的酒吧领班及经理看到微博后,记者第一时间连线兰和律师求证相关细节,但他的电话已经暂停服务。 

  据此前媒体报道,当晚李某某和朋友来酒吧时,领班张某为他们安排了“天蝎座”包房,并上了一箱科罗纳啤酒,以及黑方和轩尼诗等洋酒。不过几人只喝了20多瓶科罗纳、半瓶黑方和小半瓶轩尼诗。几人让张某找陪酒小姐,于是张某便叫了两个女子进屋。其中一名是矮个女孩,另一名就是受害人杨某。

  而案发后,杨某将此事告知了张某和一名女性同事,后来张某首先给李某某打了电话,但是李某某表示这是嫖娼,并挂断电话。此后,酒吧经理丁某也得知了此事。在得知李某某的家庭背景后,几人担心报警没用,于是首先选择私了。丁某曾给李双江的手机发短信,内容大约是,你是否是李双江,你儿子李某某轮奸的事情,你是否愿意出面解决,如果不理睬,我们将选择报警和通知媒体。 

  此前曾有报道称,李某某父李双江还公布了酒吧人员发送的短信,并指受害人杨女士敲诈勒索50万元。对于是否存在该短信,兰和曾在接受采访时予以证实,但表示该短信并非李的父母公布,敲诈事实是否存在还需再求证。[4]

2.7 酒吧回应

  著名刑诉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分析称,普通公民具有举报权、控告权,梦鸽是一普通公民,更是案中被告李某某的监护人,她拥有这个控告权。但洪道德指出,梦鸽此番行动或侵犯了涉案酒吧的名誉权,酒吧经理和酒吧本身都可以对其控告,“点到了谁的名,谁就是受害一方,可要求对方赔礼道歉,并根据营业额受损,提出民事赔偿”。

  然而,分析此举就是李家为李某某洗罪而设的一个局,也没有什么。因为这个案子从开始走到现在,让人感到事实越来越清晰,在这种情况下,李家反戈一击,很明显是为了转移舆论和公众视线。

2.8 参加庭审

  梦鸽今晚参加总政演出 白天法庭晚上登台

  8月28日消息,今天李天一等5人涉嫌轮奸案在北京海淀法院进行开庭审理。李天一之母梦鸽除白天参加儿子的庭审外,晚上还要赶场参加她所在的总政歌舞团的演出。而据《北京晚报》报道,在法庭上梦鸽还当庭发火,认为别的被告的律师对自己儿子不利,与其发生争执,这一天可谓殚精竭力。

  据悉,在28日的庭审结束后,梦鸽将赶场参加晚上总政歌舞团60周年庆祝演出,与谭晶等人轮流登台献唱。而白天,她早上9点就赶赴海淀法院参加儿子李天一的庭审,据《北京晚报》报道,梦鸽在庭审过程中还当场发火,因另一名被告魏某承认在车上李天一打了被害人杨某几耳光,梦鸽认为魏某律师李在珂误导了魏说李打人,双方有争执。据悉,此次庭审将持续28、29日两天。[5]

3 个人经历 编辑本段

  梦鸽1966年出生于湖北沙市,四岁时受母亲启蒙学习唱歌,8岁首次登台演出,1979年考入沙市歌舞团,1984年到北京,曾先后毕业于中央社会音乐学院歌剧系、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分别师从于金铁霖和邹文琴教授,1992年进入总政歌舞团。在长期的演出实践中,梦鸽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提高对自己的要求,不断成熟进步,并在1995年实现了个人艺术生涯一次重要飞跃,成为中国音乐学院一名民族声乐的硕士研究生,并于就学期间连续两届获得全国听众最喜爱的优秀歌手第一名。《祖国,永远祝福你》,收入了梦鸽最具代表性的十四首歌曲,《摇篮曲》、《沂蒙颂》、《边疆的泉水清又纯》、《永远的妈妈》。在春节晚会上,梦鸽唱过《幸福歌》、《我唱一支羊年的歌》、《送给你》、《谁不说俺家乡好》等等。2008年“歌声飘过三十年”代替彭丽媛演唱《希望的田野上》。

  1990年10月26日,李双江和梦鸽在北京友谊宾馆举行隆重婚礼。首都文艺界上千人前往祝贺这一对师生终成眷属。李双江1939年生,时年51岁,梦鸽24岁。

  1993年参演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歌曲《金鸡报春》。

  1995年,梦鸽的演唱专集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1996年生子李天一

4 历届演出 编辑本段

4.1 奥运歌曲

  梦鸽火炬手2008年梦鸽成为了奥运火炬传递者。2001 年7月13日那天起,她就为奥运会的到来作准备,在为奥运会的顺利开幕而努力。作为一个军人,一个文艺工作者,她更加想为奥运做些什么。于是,《我爱你,北京》这首诠释了对北京奥运会的期盼和美好祝福的歌曲就此诞生了。

  我爱你,北京!这并不单单是一个口号,而是大家共同付出的一种实际行动。我爱你,北京!这不单单是一首歌,更是她发自肺腑所要表达的真实心情。

  2008年8月11日(记者任巍)有一首歌曲《我爱你,北京》是梦鸽特意为北京奥运会创作的歌曲。这首歌曲的旋律优美,在开幕式当中用在了两个地方,一个是在地球上面冉冉升起,接下来有一个童声合唱的段落,第二次出现是在李宁的火炬第二次点燃了之后背景音乐再次出现的是我们合唱的版本。

  梦鸽表示:“这个环节我的印象很深,歌曲合唱出来的时候,是那样的纯净,在那么一个盛会的氛围中,突然出现一种这样的声音,我觉得很温馨,非常的美好,也体现了我们现在的这种和谐的氛围和气氛。

  梦鸽在介绍《我爱北京》这首歌曲的创作构想时说:“我在五年前就已经开始精心的策划,希望能够唱一首适合我的温馨一点的歌曲,能够表达我们所有人的心情。我希望在此时此刻有更多的朋友们听到这首歌,也希望全世界的朋友们更好的了解我们北京,热爱我们北京,也希望我们北京确实更加繁荣,我们的中国,我们的祖国更加强大。

4.2 MTV面世

  为庆祝十六大的召开,上海新先锋药业有限公司、北京中视新思维传播有限公司、中共青岛市委党校、山东青岛市文联、北京电视台等单位隆重推出由著名歌唱家梦鸽演唱的音乐电视《记住那一天》和《我爱你,北京》。

  梦鸽是总政歌舞团独唱演员,由她演出的MTV《摇篮曲》、《龙船歌》、《沂蒙颂》以及歌曲《祖国,永远祝福你》、《龙船调》等深受观众和专家的好评和欢迎。最近梦鸽又以她对党和祖国的无限热爱,倾心演绎了音乐电视《记住那一天》和《我爱你,北京》。“记住那一天,记住那一天,世纪坛的钟声,迎来了两千年,走在二月的珠江边……”MTV《记住那一天》,是一首歌颂“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内涵的歌曲,歌词自然朴实,流畅的曲调充满了细腻的韵味和真切的感情,充满了对祖国对人民对党的深情厚谊。

  《我爱你,北京》是梦鸽为庆祝党的十六大献出的又一份真情。“奥林匹克风吹彻的北京,到处燃烧着浪漫激情,五星五环相拥的北京,每天展现崭新的风景……”歌曲以充满激情的旋律和优美的词句,歌颂了全国人民意气风发、欣欣向荣的新气象和祖国首都的巨大变化。     梦鸽

5 家庭生活 编辑本段

  梦鸽与李双江同台演出梦鸽出生于湖北省沙市市(现为湖北荆州市沙市区),原为市歌舞团演员。1984年,18岁的她只身来到北京,在音乐学院学习歌剧演唱。开始时,梦鸽住在平房里,生活很困难,但她一心一意扑在学习上,进步很快。几年下来,已在北京城里小有名气。

  李双江的感情生活一直都很不顺利,自从有了梦鸽后,他的全家都非常幸福。

  湖北姑娘梦鸽只身闯荡京城,既是未婚也没有男朋友,那个时候她拜会了好几位大师,如金铁林、李双江、邹友开等,但听来听去,李双江声音最嘹亮,身板最挺拔,模样最像老干部,1990年,这对“忘年”情人终成眷属。要知道,李双江1963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此时离梦鸽在湖北出生还有三年时间。上世纪70年代中,李双江因《闪闪的红星》中的主题歌《红星照我去战斗》而一炮走红时,梦鸽只有10岁,那么,这对老夫少妻有什么相处之道呢?

  李双江讲起当初与梦鸽相识的情景,“当时我在中央音乐学院兼课,有几位学生向我推荐说,李老师,有一个非常好的女高音,唱得好,人也很好。后来突然有一天,这几个人特别殷勤,到楼下接我去上课,说,李老师,今天无论如何你要满足我们的要求……到了课堂,推门一看,坐着一位女孩,梳了一个马尾头,很朴素。我听了一下,她唱得确实不错。当时我正在春节晚会做事,正好要找一个唱山东民歌大拜年的演员,听完后觉得她嗓音音准节奏、形象都不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民族唱法的女高音。当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节目,四年后怎么走到一起,我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两人走到一块就是那么自然而然。”

  梦鸽认识李双江的时候他已经是著名的歌唱家,而且李双江当时是春节晚会上的音乐总监,换句话说就是掌握着年轻歌手的“生杀”大权。梦鸽说:“其实我要是刻意想认识他的话,可能提前三五年就会认识他。当年我到北京上学的时候,就有一个作曲家朋友给我写了条,叫我去找李双江老师,说他这人特别好,特别热情。我1984年到北京,举目无亲,住着农民的房子,那个时候,我没有登过他家的门,也没有找过他。”

  后来是缘分让梦鸽从爱唱歌到爱上唱歌的人。“不可否认,他在事业上对我帮助很大。”

  相处之道:记吃不记打。李双江常常记得老母亲在他上大学时说的几句话,“那时候我家境不好,我上音乐学院父亲不同意,但是母亲支持。妈妈跟我说,儿子,要记吃不记打。我上大学几年都不懂,但常常想起。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分到新疆,当了一名解放军文工团的独唱演员,又经过‘文革’,受过很多苦,但还是不懂妈妈的话。后来,调到北京,唱红了,掌声、鲜花、赞誉有了,这时候突然觉得,妈妈的话很有道理。那就是曾经在你困难的时候给你一口饭吃的人,永远不要忘记他。打你一顿,在后面整你的人,就把他忘了吧,因为掌声、鲜花、赞誉都在你这儿了,你就不要计较了,天天计较这些,你的事业就没了。所以老母亲的这句话在我有了一定成就以后,我觉得很重要。”李双江说:夫妻相处也是这样,老婆给你做好吃的,你就记一辈子,不愉快的事就忘了吧,这样才能过好,不是吗?

6 人物评价 编辑本段

  武志红:梦鸽是一个没有情感能力的母亲

  武志红(中国著名心理学家,他1992年入读北京大学心理系本科,1996年入读北京大学心理系研究生,曾为知名报社国际版心理版编辑,现主持广州武志红心理咨询中心。著有《活出你的小宇宙》、《解读“疯狂”》、《为何家会伤人》、《七个心理寓言》《心灵的七种兵器》、《为何越爱越孤独》、《梦知道答案》、《解读绝望》、《身体知道答案》

  时代周报特别邀请武志红对李天一涉嫌轮奸一案作了分析。

  武志红:我曾经看过他们一家三口的视频,梦鸽作为妈妈,在外人看起来这么骄纵这个孩子,但是实际上从我们心理学上来看,她可能是一个没有情感能力的母亲。

  记者:您是说梦鸽没有情感能力?

  武志红:对。那个节目的时候她始终像一个将军一样,一动都不动保持那个姿势,到主持人问问题的时候她身体非常僵硬。鲁豫问问题时她的眼光一直都在看着观众,而这次在审判外她接受媒体采访时,你又会发现,她的目光是很奇怪的,他的目光不看镜头,而是望着空中,也就是说,她根本是不想和人交流的,她是在演戏。

  当然她本身是个演员,歌唱演员,这也无可厚非,但她那种演戏的感觉已经深入骨髓了。这样的妈妈可以想像真的是没有什么情感能力的,我们讲的人的无助都是来源于妈妈能不能和孩子构建情感,如果不能构建的话,这个孩子终身都会很无助。我是个旁观者,我只能说我个人的观感,我是这样推理的,她看起来让孩子为所欲为,实际上是因为她没有情感能力,让孩子掉到一种很无助的境遇里面。

  记者:但是她又是很严厉的,李双江曾说过在他们家是梦鸽说了算,梦鸽是常有理,梦鸽主导他们家所有的一切。

  武志红:这样就可以看得出来梦鸽实际上是非常脆弱的,只有非常脆弱的人才会要求为所欲为,比如在这个家里为所欲为的母亲常常是最脆弱的那一个人[6]

7 媒体访谈 编辑本段

  梦鸽:作为母亲 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

  2013年9月9日,在接受《南都周刊》采访时,梦鸽不愿多谈孩子的教育问题,生怕说多了,为孩子辩解又引来争议。对李在珂声称的军方关注,她也轻描淡写地斥之为“政治谣言”。在两个多小时里,她谈论的最多的还是儿子的案情,有时还列数一二三四,生怕遗漏了有利的辩护点。

  “作为母亲, 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梦鸽说。她虽然有了“虽千万个人吾往之”的决心,但她做好准备迎接可能到来的黑暗了么?难说。在拍摄中,她要求摄影记者不要采用那张头上有灯的照片,原因是“不吉利”。

  “清楚了,我自然要相信孩子”

  南都周刊:你知道儿子出事是什么时候?

  梦鸽:对方报案之后,警方在2月21日凌晨将孩子们带走。年后我们在海南度假,大魏(李某同案嫌疑人之一)给我儿子电话,说自己表弟过来,约他回来聚会,也有同学约他吃饭,说快开学了,难得聚一次。(于是)孩子提前从海南回来了。我们没买到机票,初九才赶回北京。

  我认为孩子本意没想离开我们。他很乖,很懂事,春节时一直都说要陪妈妈,妈妈去哪他去哪。我们本来年初八还约了海南书画界的朋友。当时他说要回来,我都觉得挺奇怪。

  孩子回来第二天,他爸爸司机接到自称“杨某某的朋友”的电话,说孩子做了什么事要我们摆平。现在诈骗电话也挺多,司机没搞清楚之前,也就没搭理对方。

  初九,孩子去机场接我们,我问他这事,对方是怎么知道爸爸司机的电话的。(因为)我很诧异,就算找,也要先找我们父母,(于是)觉得这是内部人,或是有意安排好的。

  孩子解释说没事,说酒吧的张某某安排好的,过年了大家快乐地聚一聚,吃饭唱歌,那个杨某某从酒吧出来就一直跟着他们,本来孩子都想回家睡觉了,回家都把车停好了。当天王某(李某同案嫌疑人之一)还给家里打过电话,说在我们家睡觉。

  孩子说当天喝多了酒,后来不知道发生事情,也给了她钱。当天他们喝了20多瓶啤酒,还有2瓶洋酒,包括酒吧张某某送他的一瓶开过盖的黑方。我儿子一人就喝了10多瓶啤酒。

  你想男孩子在一块,过年吃饭,他们喜欢的地方跟我们喜欢的不一样。谁也不愿意孩子去这种杂乱的地方,我要是知道,我也会不高兴。但现在这些地方面对的就是年轻人。事情发生了,我知道了什么地方,也问清楚了,我当然要相信孩子。

  对方电话也很蹊跷。左一个朋友,右一个朋友的朋友,又从司机那着手,不符合逻辑,我觉得孩子说的有道理。

  我们回京第二天,孩子爸爸接到陌生电话和短信,说如果不私了,就要报警和通报媒体。他爸爸觉得这是敲诈勒索。2月20日凌晨,整整三天后,对方报警了。

  南都周刊:李某某在口供中承认自己违背女方意愿强行发生性关系,你作为监护人当时也签了字。

  梦鸽:2月21日凌晨,孩子被警方带走,凌晨2点,我接到警方通知去刑侦队。警方说孩子涉嫌殴打、强奸、轮奸女性,说得很严重。凌晨3点,我在儿子身边,他们第一次提审。

  我听到孩子的陈述,但他们一不让我们家长说话,二不让孩子说实话,孩子说的不记,没说的按他们的思路记上。

  他们不问电梯里发生了什么,而是直接问你打了没有,怎么打的。侦查机关应该先了解事实,再讯问孩子。事实上,酒店电梯的监控录像显示,当时根本没殴打。

  连夜提审,孩子们将近40小时没睡觉,我们有些家长都熬不住,讯问录像里也能看到有些警察趴在桌上睡。

  法律规定,讯问的同期录音、录像必须提供。我们的律师也想据此了解真实情况,但检方和法院的提讯,到现在都没给律师。非法证据不排除,不符合规则。

  南都周刊:你觉得几个未成年人才是受害者?

  梦鸽:杨某第一时间没报案,没告诉亲人,而是告诉了酒吧工作人员,过了整三天才报案。她还保存了内裤等物证。

  报案时她说遭到了殴打、捆绑,但湖北大厦监控录像里并不是这样; 二是她报案时说是处女,但检验报告证明了她是什么样的人,酒吧张某某也证实了她是出台小姐;三是她报案时称有轻微脑震荡,但检验报告并非如此。她说我儿子强奸她了,但DNA鉴定没有我儿子的精斑。这些人说的话还可信么?

  酒吧人员张某某说不认识我儿子,说只是给顾客群发短信。这也是谎话,春节前他不断给孩子短信,嘘寒问暖,说“你来玩吧”。当天他主动灌酒,出酒吧后又主动追这些孩子。这些都有证据,我们不会包庇孩子。

  他们就是合谋敲诈勒索没实现,从性交易变成了强奸,很明显就是编造假案报复。中国的法律,不能谁报案,就马上抓谁,是不是?侦查机关要实事求是地了解情况,因为这关系到孩子的命运。

  南都周刊:但杨某某的身份跟是否被强奸并无关系,只要违背了她的本人意愿。

  梦鸽:是的,但她为什么用假话蒙骗公安,误导网民,欺骗媒体?

  2月22日,孩子被警方带走次日,全国媒体就报道了我儿子的全部个人信息。这侵犯了未成年人的隐私,明显违法,但到现在也没有侦查机关调查这个事情。

  案子进展到每个阶段,都有有关方面提供消息,妖魔化我们家庭,放大孩子的不足,对我们人身攻击,在全国范围内造成坏影响。

  南都周刊:网上对这事也有很多评价,认为家长也有责任。

  梦鸽: 最近网上有很多不实报道,比如《一个父亲的来信》。如果对方真是一个有良知、正直和社会责任感的父亲,他应该想到,这些成年人为孩子们创造了怎样的社会环境,你不谈他们的责任,却只是偏激地指出孩子们的错误,这种评说并不客观。你并不了解我的孩子。这是人为造成的骚乱,用媒体绑架司法。

  南都周刊:那封来信提到了青少年教育,如未成年人开车,家长给了孩子时间和金钱去酒吧。

  梦鸽:我们就事论事。那封信是针对我来的,是给世人上眼药,让世人憎恨我。我在教育中当然有失职的地方,造成了坏影响。但如果没有这个案子,那位父亲会写这封信么?他不谈成年人介绍组织卖淫引诱青少年,却单单把矛头指向了孩子。任何孩子成长过程中都会犯错误,也有其他未成年人开车的事,他为什么偏偏冲着我们家来呢?

  南都周刊:你最初聘请的袁诚惠和薛振源两名律师并未继续代理此案,外界的解读是你要求太高?

  梦鸽:不是外界想的那样。他们只是我在侦查阶段聘请的律师,是正常合作。媒体故意拿这个妖魔化我,觉得我要求过高,说我强制律师进行无罪辩护,但律师不能满足我的要求。这是纯属虚构。薛律师也跟我说过他辟过谣,但没用。我们在媒体面前是非常冷静的,前几个月我一直没有直面媒体,从不发声。我相信法律,相信司法部门一定会把案情搞清楚。可惜到目前为止,媒体都没安静。

  南都周刊:你第一次出声是7月底,要求公开审理案件,这个案子既涉及未成年人,又涉及被害人的隐私,为什么要提这个要求?

  梦鸽:我不懂法,也不是在指责谁。我们没有任何隐私。作为一个母亲,我要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我儿子的详细信息铺天盖地,但没人来制止这种违法行为。我对外出声,只是希望把事实还原,给社会一个交代。这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本意。我提出要求不违法,我申请不违法。你们有没有保护未成年人?为什么我出声就不对了呢?有人说我高调,但在庭前会议前,我半年都没出声,为什么不说我低调呢?

  南都周刊:为什么是那时对外发声?

  梦鸽:庭前会议上,我还没出法庭,我和我儿子在庭上说的每句话都出去了。至于我儿子想吃什么,外界都能编成那样了(注:媒体报道李某关押多日后见梦鸽称想吃米饭,梦鸽气愤斥责儿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7月29日,上午9点,报案人杨某某代理律师田参军的辩护词就公布于众。为什么大家不追究这些?半年来媒体的炒作,都体现了对方当初要挟的那样,就是要搞臭我们。我觉得我必须说话了。我认为,如果我不说真话,也是不尊重法律。我尊重和相信法律,才会直面媒体。

  半年来我们一直没说话,因为我相信司法部门,我们一直是沉默的,但媒体在狂轰乱炸,背后是谁操作?杨某某背后的团伙是谁?这些成年人没有社会责任吗?在他们酒吧带出去的人发生的事情,他们一点责任都没有。他们不应该承担责任么?他们合理合法卖淫敲诈,他们理所当然色诱孩子,让几个未成年人承担罪过,这些行为合法么? 造成社会影响的不是我们,我不得已才直面媒体。

  南都周刊:你在8月20日上访,开庭前上访,很容易被解读成想干预审判。你怎么想的?

  梦鸽:提起公诉后,我心里很难过。我不认为那是上访,我认为那只是向上级机关反映情况,希望他们能督查案件,非法证据不排除,不能轻易给案子定性。

  我当时很平静。接待人员对我也非常友好,他们接收了材料,给了我回执。我现在得到的回复还是不予立案。 我不懂,为什么不能把这些敲诈勒索的犯罪人员立案侦查。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还原真相,作为一个公民,我也可以反映、举报情况。

  网上有人造谣,说当天有人在现场攻击我。但当天人们对我其实都很友好,大多人都是让我“梦鸽,你回个头照个相”,都是想抢个镜头。

  8月28日,我白天参加儿子的庭审,晚上还要参加我们团的演出。我站在台上,就必须认真完成组织交给我的任务。认认真真对待观众,这就是我的职业道德。我很感激在场的掌声。这个时刻的掌声对我而言非同一般,他们给了我力量,我觉得在场的观众希望听到一个母亲的声音,希望从我的声音中听到真相,我很感动。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是正义的、友好的,极个别人的人攻击,只是所谓的水军炒作,我不在乎,我会很正确地面对。

  “我不是唐慧,不会上访和闹访”

  南都周刊:后来为什么决定要反诉?

  梦鸽:8月6日我去北京市公安局报案,控告酒吧经理张某某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和敲诈勒索。

  2月21日,我在预审时就说我们受到了威胁,但有关方面没有记录。孩子也专门举报张某某涉嫌介绍组织卖淫、敲诈勒索,卷宗里也有,但侦查部门从未去调查。

  早在3月,我和律师就带着材料去海淀分局举报。我们几个家长也联名向检察院举报了酒吧,但一直没有结果,后来不得已,我向北京市公安局和公安部反映情况,希望上级督查侦查机关的办案,把情况了解清楚,我没有任何恶意。

  南都周刊:其他被告的辩护人提出,本案虽有瑕疵,但不存在刑讯逼供和非法证据,你怎么看?

  梦鸽:被告张某某在庭上说,警方告诉他“不说打死你”;证人李某陈述警察踩着他的背,把他眼睛都打肿了,他不说就不让回家。这种陈述能属实么?

  在二次庭前会议上,大魏的辩护人李在珂律师就提出,本案有疑点和瑕疵,杨某某几十处假话,他的当事人大魏有40多处诱供的例子。被告张某的律师赵运恒也都认同所有监控录像里没有暴力和挟持。成年被告人王某自始至终不认罪,辩护人坻恩玉说他父亲写信劝他认罪。但是这些律师都昧着良心,替孩子认罪,不让孩子说真话。

  我儿子当天也喝多了酒,也要面子,和同学们一起,当时没能克制自己。我们不回避自己的错误,但犯错和犯罪是两回事。我们作为家长失职,要承担责任,也很惭愧。但错和罪是不同的事情,犯错需要帮助教育,犯罪是要接受刑罚的,这关系到孩子们的命运。

  南都周刊:你跟李在珂律师在网上的口水仗显示,你也接洽过李律师?

  梦鸽:李在珂律师一再希望成为我孩子的辩护人,说他要办大案要案,还说“我就是个商人,挣钱是情理当中”,这句话就违背律师职业道德。他还说了跟公安局领导的关系。他当时跟我承诺做无罪辩护,说如果定强奸,你们比窦娥还冤。

  他的律所代理了大魏、小魏二位当事人,我自己也请了律师,予以婉拒。他就改变了辩护思路,毫无道理地对(我)孩子进行攻击,夸大不良行为,编造关于我们的政治谣言。

  他的当事人大魏在庭上,说我儿子在车上打人,我当场就予以了质疑,大魏是司机,他怎么可能回头看到后座在打人?反光镜里也只能看到后面的脑袋。

  一个有良知的律师,要为孩子们公平公正辩护,但李在珂是什么心态,什么目的?

  南都周刊:你如何评价您自己的律师?

  梦鸽: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做无罪辩护,尤其是面对非法证据。无罪辩护是律师的职业道德规范所需要的辩护标准。他们绝对不会感情用事,听我委托人的要求,一个律师要有良知、勇气和道德,他应该履行自己的职业道德,那就是要维护当事人的利益。

  南都周刊:这个案子在海淀检察院起诉,你聘请的王冉律师也曾在海淀检察院工作过,不考虑避嫌么?

  梦鸽:王冉律师离开检察院已经多年,也有律师从业资格。他是合理合法地为我们工作,但有人对他进行人肉搜索。如果不是相关人员透露的消息,老百姓怎么可能知道这么详细?所以我们希望侦查部门调查的东西太多了。

  南都周刊:其他被告的辩护人都做了有罪或罪轻辩护,这会你儿子造成影响么?

  梦鸽:不排除非法证据,难以定案。现在只有口供,物质证据全无,直接证据没有,应依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我希望法院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平、公正对待此事,不能草率。以口供定罪,是违法行为。

  我觉得这事自始至终就是交易,是酒吧的张某某介绍组织卖淫。现在定性还是为时过早,到底是谁嫖了谁, 现在还不知道。

  南都周刊:据说你在庭上护子心切?

  梦鸽:我没有像外界传说的那样强势。我在庭上是正规举手,在法官允许的情况下发言。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强奸案,有很多问题和疑点,我是一个母亲,也有自己的知情权。

  只要我说点孩子的好话,外界都说我包庇、护短,甚至断章取义。最近外界报道我说“法官都失足了,更何况孩子”这句话,这完全是恶意中伤、妖魔化我们,把我们和法院对立。

  作为母亲,我有权利维护孩子的尊严,做什么都不为过。当所有人都在放大孩子的负面,我要站起来说真话。这是我的权力和责任。没有一个母亲,会把自己孩子推到火坑里。你们只考虑受害人的身心,但为什么不考虑未成年人的身心?如果将来能很好地培养,他们还能为社会做贡献。但杨某某能为社会带来什么?那个团伙能为社会带来什么?他们危及的不仅是一两个孩子,他们有损国家,有损害社会环境,破坏了公序良俗。这不仅关系到我孩子的一个人的命运,也关系到国人对法律的信仰。

  我们希望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平等了么? 首先舆论就是不平等。我今天只是希望实事求是跟大家说点真话,我不是唐慧,不会上访和闹访,我是文明反映情况。

  “我在尽我母亲的责任”

  南都周刊:外界也认为,你的道歉,是出于舆论压力。

  梦鸽:我不是向杨某某道歉。我是向关心我的人,向关心、观望、期待和纠结这个事情的人,表达我的诚意和问候。儿子出了这个事,我作为家长有责任。我是谈了一些孩子的优点,但我是想告诉大家真实情况,并不是为了夸耀。我只是想说他的本性是什么,事情发生时他毕竟才16岁。他主观没想犯罪,也没预谋,是酒吧人员不断地诱惑孩子。你说我们能包庇孩子吗?

  南都周刊:公众也在质疑,为什么受害者杨某某的个人隐私都被放在网上?

  梦鸽:到底什么人放到网上,我不清楚。纸包不住火,你是什么人,早晚会被大家知道,因为她本来就是这个身份。他们酒吧自己人都会出卖她,我看到网上她的同伴还把她揭露出来。 这个事情早晚要搞清楚,到时他们受到的就不是谴责,而是法律的严惩。

  南都周刊:也有人称这个事情是你和杨某某“两个女人的战争”,你怎么看?

  梦鸽:这无从谈起。我在尽我母亲的责任,还原的是法律的尊严和事实。她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应该是法律说了算。

  南都周刊:你让孩子练钢琴,练书法,希望儿子站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但现在网友却说孩子站到了审判席上,你怎么看?

  梦鸽:我觉得,那只是他们个别的评说,也是完全没有公德的评说。你怎么知道我儿子站在审判台上,还没审判呢。这就是误导网民,绑架司法。这种说法完全是违法行为,没有任何公德。孩子将来一辈子就是个罪人么?他还需不需要生活?还需不需要生存?

  你没有权力告诉我,这就是审判台。案件还在调查中,你怎么就能宣判结果呢?这个评说本身就不客观,不准确。

  孩子的成长过程,那是实事求是,孩子拥有的成绩、荣誉,也是通过努力和勤奋得来的,不可磨灭。

  南都周刊:他获得的成绩,你们家长也给了他不少资源吧?

  梦鸽:资源不是我说给就给的。他在书法比赛现场,我不能握着他的手,他唱歌也好,弹琴也好,不能我替他弹啊。他所有的表现,都是刻苦学习获得的。

  我不想夸大孩子好的一面,但我从来没看见过孩子喝醉酒的样子。就连李在珂也说,孩子在庭上一看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他恭敬又有礼貌,微微张开嘴叫妈妈。庭上孩子们都陈述清楚,尊重法官。

  网上有个人说是我儿子的同学,说他小时候怎样怎样,我认为这是对方安插的水军,我希望能够调查清楚。你为什么要不负责任地传谣,为什么记者一下就能采访到你?为什么在恶意中伤、诋毁我的孩子?

  很多负面消息,都可以直面我们。包括当初有人说我儿子年龄造假,现在已经辟谣了。我们没有隐私和秘密,也希望对方能把身份说清楚。

  南都周刊:他进看守所后,跟你们家长有交流么?

  梦鸽:他喜欢音乐,用音乐《父亲》和《月亮》表达了对爸爸妈妈的想念。爸爸对他的关爱,他很感激。月亮是最美好的希望和象征。作为孩子,他希望生活回归轨道,希望获得公平公正。他也没法用更多的语言来表达,我们也没机会聊更多的事情。

  孩子本人觉得自己很冤,自己也稀里糊涂,问怎么到现在还没查清楚。他当庭也说了,希望法庭公平公正对待他,不要受舆论影响,他以后回去好好学习,好好做人,知错改错。

  南都周刊:现在案子已经一审开庭,你对未来的期许是什么?

  梦鸽:我们希望法院能重新开庭。排除非法证据,排除问题和疑点。

  南都周刊:如果你的这个希望落空呢?

  梦鸽:我会继续向上级机关反映情况。我相信法院不会忽视法律。定案、定罪不是小事情,我希望他们慎重。这不仅会造成国内影响,也会造成世界影响,毕竟世界人民都在观望中国的司法是否能回归正常渠道[7]

8 最新消息 编辑本段

  李天一案宣判结束 亲情会见时梦鸽亲吻儿子

  2013年9月26日上午9时30分,北京海淀法院对梦鸽儿子李天一等五人涉强奸一案进行公开宣判,被告人李天一犯强奸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全国妇联执委马凤芝作为妇女保护组织代表得以进入宣判现场,据其介绍五个被告人看上去都特别稚气,得知宣判结果后五人表现得很平静,梦鸽本人听完之后也没说一句话,之后法庭特别安排了未成年人与监护人亲情会见,整个亲情会见持续了约20分钟,梦鸽有亲吻李天一的动作[8]

词条统计

  • 创建者:kissx0
  • 创建时间:2012-10-02

贡献排名:

  • 1 考安安
  • 2 搁浅在海
  • 3 咩迎
  • 4 汁缘messi
  • 5 妞妞儿妞妞儿

历史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