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8 14:13:57

词条统计

  • 创建者:江城鹤
  • 创建时间:2013-05-29

贡献排名:

  • 1 夜海之歌
  • 2 江城鹤

历史版本

石崇 编辑词条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石崇(249年-300年),字季伦,小名齐奴,生于青州,祖籍渤海南皮(今河北南皮县)。西晋司徒石苞的第六子,西晋著名官吏、盗贼。为人奢暴好杀,八王之乱时遭孙秀诬陷,被处死。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石崇

  • 别名

    字季伦,小名齐奴

  • 国籍

    晋朝

  • 出生地

    西晋青州(今山东省潍坊市)

  • 出生日期

    公元249年(曹魏齐王正始十年)

  • 逝世日期

    公元300年(西晋惠帝永康元年)

  • 文学家、士大夫

  • 信仰

    儒家“身名俱泰”

  • 主要成就

    金谷集社、绿珠坠楼、和国舅斗富

  • 代表作品

    《王明君辞》、《思归引》、《楚妃叹》、《金谷诗序》

  • 爱妾

    梁绿珠、宋祎

  • 郡望(祖籍)

    渤海南皮(今河北沧州市南皮县)

1 史籍记载 编辑本段

晋书 列传第三

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少敏惠,勇而有谋。苞临终,分财物与诸子,独不及崇。其母以为言,苞曰:「此儿虽小,后自能得。」年二十余,为修武令,有能名。入为散骑郎,迁城阳太守。伐吴有功,封安阳乡侯。在郡虽有职务,好学不倦,以疾自解。顷之,拜黄门郎。石崇石崇

兄统忤扶风王骏,有司承旨奏统,将加重罚,既而见原。以崇不诣阙谢恩,有司欲复加统罪。崇自表曰:「臣兄统以先父之恩,早被优遇,出入清显,历位尽勤。伏度圣心,有以垂察。近为扶风王骏横所诬谤,司隶中丞等飞笔重奏,劾案深文,累尘天听。臣兄弟跼蹐,忧心如悸。骏戚属尊重,权要赫奕。内外有司,望风承旨。苟有所恶,易于投卵。自统枉劾以来,臣兄弟不敢一言稍自申理。戢舌钳口,惟须刑书。古人称「荣华于顺旨,枯槁于逆违」,诚哉斯言,于今信矣。是以虽董司直绳,不能不深其文,抱枉含谤,不得不输其理。幸赖陛下天听四达,灵鉴昭远,存先父勋德之重,察臣等勉励之志。中诏申料,罪谴澄雪。臣等刻肌碎首,未足上报。臣即以今月十四日,与兄统、浚等诣公车门拜表谢恩。伏度奏御之日,暂经天听。此月二十日,忽被兰台禁止符,以统蒙宥,恩出非常,臣晏然私门,曾不陈谢,复见弹奏,讪辱理尽。臣始闻此,惶惧狼狈,静而思之,固无怪也。苟尊势所驱,何所不至,望奉法之直绳,不可得也。臣以凡才,累荷显重,不能负载析薪,以答万分。一月之中,奏劾频加,曲之与直,非臣所计。所愧不能承奉戚属,自陷于此。不媚于灶,实愧王孙,《随巢子》称「明君之德,察情为上,察事次之」。所怀具经圣听,伏待罪黜,无所多言。」由是事解。累迁散骑常侍、侍中。

武帝以崇功臣子,有干局,深器重之。元康初,杨骏辅政,大开封赏,多树党援。崇与散骑郎蜀郡何攀共立议,奏于惠帝曰:「陛下圣德光被,皇灵启祚,正位东宫,二十余年,道化宣流,万国归心。今承洪基,此乃天授。至于班赏行爵,优于泰始革命之初。不安一也。吴会僭逆,几于百年,边境被其荼毒,朝廷为之旰食。先帝决独断之聪,奋神武之略,荡灭逋寇,易于摧枯。然谋臣猛将,犹有致思竭力之效。而今恩泽之封,优于灭吴之功。不安二也。上天眷祐,实在大晋,卜世之数,未知其纪。今之开制,当垂于后。若尊卑无差,有爵必进,数世之后,莫非公侯。不安三也。臣等敢冒陈闻。窃谓泰始之初,及平吴论功,制度名牒,皆悉具存。纵不能远遵古典,尚当依准旧事。」书奏,弗纳。出为南中郎将、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加鹰扬将军。崇在南中,得鸩鸟雏,以与后军将军王恺。时制,鸩鸟不得过江,为司隶校尉傅祗所纠,诏原之,烧鸩于都街。

崇颖悟有才气,而任侠无行检。在荆州,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征为大司农,以征书未至擅去官免。顷之,拜太仆,出为征虏将军,假节、监徐州诸军事,镇下邳。崇有别馆在河阳之金谷,一名梓泽,送者倾都,帐饮于此焉。至镇,与徐州刺史高诞争酒相侮,为军司所奏,免官。复拜卫尉,与潘岳谄事贾谧。谧与之亲善,号曰「二十四友」。广城君每出,崇降车路左,望尘而拜,其卑佞如此。

财产丰积,室宇宏丽。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膳穷水陆之珍。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恺以台澳釜,崇以蜡代薪。恺作紫丝布步障四十里,崇作锦步障五十里以敌之。崇涂屋以椒,恺用赤石脂。崇、恺争豪如此。武帝每助恺,尝以珊瑚树赐之,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所罕比。恺以示崇,崇便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嫉己之宝,声色方厉。崇曰:「不足多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高三四尺者六七株,条干绝俗,光彩曜日,如恺比者甚众。恺忄兄然自失矣。

崇为客作豆粥,咄嗟便办。每冬,得韭萍齑。尝与恺出游,争入洛城,崇牛迅若飞禽,恺绝不能及。恺每以此三事为根,乃密货崇帐下问其所以。答云:「豆至难煮,豫作熟末,客来,但作白粥以投之耳。韭萍齑是捣韭根杂以麦苗耳。牛奔不迟,良由驭者逐不及反制之,可听蹁辕则駃矣。」于是悉从之,遂争长焉。崇后知之,因杀所告者。

尝与王敦入太学,见颜回、原宪之象,顾而叹曰:「若与之同升孔堂,去人何必有间。」敦曰:「不知余人云何,子贡去卿差近。」崇正色曰:「士当身名俱泰,何至甕牖哉!」其立意类此。

刘舆兄弟少时为王恺所嫉,恺召之宿,因欲坑之。崇素与舆等善,闻当有变,夜驰诣恺,问二刘所在,恺迫卒不得隐。崇径进于后斋索出,同车而去。语曰:「年少何以轻就人宿!」舆深德之。

及贾谧诛,崇以党与免官。时赵王伦专权,崇甥欧阳建与伦有隙。崇有妓曰绿珠,美而艳,善吹笛。孙秀使人求之。崇时在金谷别馆,方登凉台,临清流,妇人侍侧。使者以告。崇尽出其婢妾数十人以示之,皆蕴兰麝,被罗縠,曰:「在所择。」使者曰:「君侯服御丽则丽矣,然本受命指索绿珠,不识孰是?」崇勃然曰:「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使者曰:「君侯博古通今,察远照迩,愿加三思。」崇曰:「不然。」使者出而又反,崇竟不许。秀怒,乃劝伦诛崇、建。崇、建亦潜知其计,乃与黄门郎潘岳阴劝淮南王允、齐王冏以图伦、秀。秀觉之,遂矫诏收崇及潘岳、欧阳建等。崇正宴于楼上,介士到门。崇谓绿珠曰:「我今为尔得罪。」绿珠泣曰:「当效死于官前。」因自投于楼下而死。崇曰:「吾不过流徙交、广耳。」及车载诣东市,崇乃叹曰:「奴辈利吾家财。」收者答曰:「知财致害,何不早散之?」崇不能答。崇母兄妻子无少长皆被害,死者十五人,崇时年五十二。

初,崇家稻米饭在地,经宿皆化为螺,时人以为族灭之应。有司簿阅崇水碓三余区,苍头八百余人,他珍宝货贿田宅称是。及惠帝复阼,诏以卿礼葬之。封崇从孙演为乐陵公。

2 生平经历 编辑本段

石崇年少聪惠,勇而有谋。于是在泰始九年(273年)父亲石苞临终前将自己的遗产分配给诸子时就唯独不分给石崇,因为石苞认为石崇日后能靠自己能力去获得财富。

石崇出仕后先后担任修武县令、散骑侍郎和城阳太守。后因参与晋灭吴之战而封安阳乡侯,后拜黄门郎,一直升迁至散骑常侍、侍中。因为石崇是功臣之子和有才器,故此很受晋武帝器重。

元康元年(291年),晋惠帝继位,以杨骏为太傅辅政。而杨骏却大开封赏,以图以此换取朝中官员的支持,石崇对此有异议而与散骑郎何攀一同上书,但不被接纳。及就出任南中郎将、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加鹰扬将军。

石崇在荆州表现出其任侠无品行的性格,常对路经荆州的商旅行劫,于是获取巨大的财富。后石崇被征为大司农,却因征召书诏未到就擅离职守而被免官;不久石崇获任命为太仆,后出任征虏将军,假节监徐州诸军事,镇守下邳。然而到下邳后却与徐州刺史高诞争酒相侮,于是被军司所奏,又被免官。后来又拜卫尉,并与潘岳一同故作卑下,奉承当政的皇后贾南风之甥贾谧。贾谧亦与石崇亲近友善,并与陆机、陆云和甥子欧阳建等二十四人并称为“二十四友”。贾南风母亲广城君郭槐每次出外,石崇都在停车在路边送行,更在郭槐的车子驶走时向车尾下拜。

永康元年(300年),赵王司马伦诛除贾氏,石崇作为贾氏党羽而被免去官职。当时欧阳建与司马伦有积怨,而石崇亦因伎女绿珠之事而被司马伦宠臣孙秀所恨,孙秀更建议司马伦诛杀欧阳建和石崇。不久淮南王司马允率众讨伐司马伦但失败,孙秀诬称石崇与欧阳建和潘岳是司马允的同谋,于是矫诏命人收捕三人。石崇被捕后即被押往东市处决,石崇的母亲、兄长及妻儿共十五人亦同被诛杀。石崇享年五十二。

3 石崇之死 编辑本段

石崇最后死于“八王之乱”中的权力斗争,绿珠只是送他“上路”的导火线。他那巨大的来路不明的财富足以在乱世中成为被掠夺的对象。既然他在荆州能打劫别人,当别人有了条件时何以就不能打劫他?可怜他死到临头还抱有幻想,认为自己最多被流放到交州或广州。等到押赴刑场时才明白过来,感叹说:“这帮奴辈是贪图我的家财啊”。押送者说:“知道是财富害了你,为何不早把财富散了?”石崇无言以对。这样的对话表明这场权力斗争带有明显的“仇富”心态。但不能因此说中国人从来就有“仇富”传统,因为石崇在历史上远非第一个富豪,知名的中国最早的富豪首推范蠡,次为子贡,他们生前死后都没有发生“仇富”事件。虽然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多有杀富济贫之事,但这是和达官贵人富可敌国而百姓总是贫困潦倒联在一起的。石崇这样致富必然要引来“仇富”心态。

一个社会总是均贫富必是死水一潭,一个社会有太多谜一样富起来的人则会处在火山口上。古人的富人,也许多数是勤劳致富,但也不能排除有石崇那样的致富者,至少那种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家私的贪官就可视为今天的石崇。就是那种年薪数百万而定员工年薪一两万的高管、那种一不小心就赚了大钱的垄断企业也难免劫财之嫌,只是二者劫财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在以富为荣的今天,特别是贫富差距见大的时候想想石崇是怎样富起来的及靠此方式富起来后的结果,绝不是件没意义的事。伦专权,崇有歌妓绿珠,美而艳,善吹笛。孙秀使人求之,不与。秀乃劝伦矫诏杀崇,绿珠亦跳楼而死。

4 人物轶事 编辑本段

4.1 奢华生活

石崇富裕之后,生活奢侈,所居的房屋都装修得宏伟华丽。他的数百个姬妾,每一个都穿上纨绣和穿戴黄金和翠玉制的耳饰。选用的乐器都是当时最好的,厨子都煮尽各种珍贵食材。家中的厕所设有绛纱大床,常有十多个侍婢列侍,全都穿上美丽的衣服和打扮好,又置备甲煎粉和沈香汁[2]。石崇更与王恺竞相争豪。王恺家中洗锅子用饭和饴糖水,石崇就命令自家厨房用蜡烛当柴烧。王恺为了炫耀,又在他家门前的大路两旁,夹道四十里,用紫丝编成屏障。石崇用更贵重的彩缎铺设了五十里屏障。晋武帝把宫里收藏的一株两尺多高的珊瑚树赐给王恺,石崇看了便用铁如意把珊瑚树打碎,王恺气极,石崇说:“不足多恨,今还卿。”于是命人悉数取出自己的珊瑚树,有高三四尺者六七株,每株都大于王恺的珊瑚树。

石崇在荆州致富,全因他抢劫当地商旅,且亦有杀人之事[3]。故此石崇残忍好杀的事亦有记载。石崇举办宴会时,大多都会命令美人行酒,更规定若果客人不饮光杯中的酒就会杀死美人。一次王敦作客,王敦坚持不肯喝,石崇就斩了三个美人。又一次,王恺因石崇能够很快将豆粥煮成,冬天还常常能有韭菜制的韭萍虀供应,以及石崇瘦弱的牛还比自己的牛跑得快三件事而感到惋惜。后来王恺贿赂石崇的帐下督及驾车人,终于知道石崇这三件事中的秘密,并且学习,在这三事都及得上石崇了。石崇知后是有人泄密后,就将泄密的人杀死。

4.2 美人绿珠

石崇有一名伎女叫绿珠,美艳且善吹笛,极得石崇喜爱。赵王司马伦诛除贾氏专权后,亲信孙秀独掌大权,并垂涎绿珠美色,遣使请求石崇相赠。但石崇不予,孙秀于是怨恨石崇。后孙秀诬石崇与淮南王司马允合谋讨伐司马伦,于是派人收捕石崇。石崇当时在居所金谷园一幢楼上宴客,知道后对绿珠说:“我今天因你而获罪。”绿珠流泪道:“妾当效死君前。”遂堕楼而亡。

5 家庭成员 编辑本段

兄弟

石统,石崇长兄,西晋射声校尉、大鸿胪。

石越,石崇二兄。

石乔,石崇三兄,曾任尚书郎、散骑常侍。后因不应晋武帝召命而令晋武帝怀疑石苞叛变,事后被废,终身不获仕官。后与石崇同被诛杀。

石浚,石崇四兄,西晋时名士,官至黄门侍郎。

石俊,石崇五兄,官至阳平太守。

石氏,石崇姊,嫁苏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