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7 15:15:00
慰安妇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添加义项

词条统计

  • 创建者:夜海之歌
  • 创建时间:2013-04-12

贡献排名:

  • 1 汁缘messi
  • 2 shine0730
  • 3 夜海之歌
  • 4 东莞铭扬
  • 5 慕容小小仙

历史版本

编辑词条 慰安妇 -二战时日军强征性奴隶

慰安妇是日本军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征召、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当中许多是被强迫或者是被诱骗而沦为性奴隶。日本著名词典《广辞苑》对“慰安妇”一词的解释为“随军到战地部队慰问过官兵的女人”。但大多数历史学者将此词定义为“被迫充当日军性奴隶的妇女”。这些女性主要来自日本本土、殖民地(包括台湾朝鲜)、中国,也有部分东南亚荷兰女性。1931年11月,日本海军将日本侨民在上海虹口经营的4家风俗场所指定为日本海军特别慰安所,此后慰妇安妇制度蔓延到日本在东亚的整个战场。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和联合国盟军进入亚太战场后,日本和韩国为防止美军骚扰当地妇女,也曾针对美军招募慰安妇、设立慰安所

1 基本简介 编辑本段

慰安妇是指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规模、有组织征招妇女充当日军随军妓女 ,为日军提供随军性服务的女性。这些随军妓女在日本国内大部分是自愿或有偿征招的。日本当局推行“慰安妇”制度由来已久,早在日俄战争时,日军官兵性病流行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开始实施这慰安妇慰安妇一制度。当日本在侵略东南亚各国(包括中国)时,又故伎重演[1]

随军慰安妇所以成为制度,其原因要推至1932年1月中国的上海事变以后。上海事变中,日本军队强奸中国妇女的事不断的发生,1937年12月,日军进占南京之后随之而起的是屠杀、强奸的事不断,不仅造成中国人更强烈的反日意识,为此国际舆论也对日本施以强烈谴责。换言之,在军队的性需求是不可避免的前提下,为避免士兵在侵略战争中强奸被侵略地区妇女,引发更激烈的反抗,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出台了慰安妇制度 。在战争后期,由于人手紧缺,很多慰安妇也承担起护士等支援工作。

而后来日本军队在亚洲占领区用极端残忍的非人道手段强征的所谓日军“慰安妇”实际上是日军“性奴隶”。

大部分被“征召”或强迫的所谓“慰安妇”来自日本、中国(包括台湾)、韩国,也有部分琉球、东南亚、荷兰女性。她们被日本军队强迫进行性行为,供日本士兵淫欲,被视为一种发泄性欲工具。

2 数量范围 编辑本段

在这一制度下,全世界有数十万妇女被日军征为军妓慰安妇慰安妇。朝鲜中央通讯社主张朝鲜人的“慰安妇”有二十万人,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也主张中国妇女沦为“慰安妇”的有二十万人,但两者都数据来源不明。有的历史学家认为曾经沦为慰安妇的各国妇女达40万,甚至更多。

南京大屠杀前后,日军开始变本加厉地在各地建立慰安所。涉及中国(今日)的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山西、北京、河北、河南、山东、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海南和台湾等地。 东北地区西,从大连到“满”苏边境,遍及海城、辽阳、长春、延边、四平、哈尔滨、牡丹江、佳木斯、海拉尔、阿尔山、虎头、富锦、东宁、温春、东亭、龙镇、石头、兰岗、密山。

由于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案,要准确计算出慰安妇的总量较为困难,但是,尽管如此,一些研究人员仍依据已有的资料,对慰安妇的数量作了推断:在亚洲日本的殖民地、占领区和本土,慰安妇的总数在40万人以上,至少有20万中国妇女先后被逼迫为日军的性奴隶,日军慰安所遍及中国20多个省,中国是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

3 制度实施 编辑本段

3.1 由来

日本当局推行“慰安妇”制度由来已久,早在日俄战争时,日军官兵性病流行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开始实施这一制度。当日本在侵略东南亚各国(包括中国)时,又故伎重演。

“慰安妇”制度是二战期间日本政府大规模、有组织征招妇女充当日军随军妓女的制度。

随军慰安妇所以成为制度,其原因要推至1932年1月中国的上海事变以后。上海事变中,日本军队强奸中国妇女的事不断的发生,1937年12月,日军进占南京之后随之而起的是屠杀、强奸的事不断,不仅造成中国人更强烈的反日意识,为此国际舆论也对日本施以强烈谴责。换言之,在军队的性需求是不可避免的前提下,为避免士兵在侵略战争中强奸被侵略地区妇女,引发更激烈的反抗,日本军国主义政慰安妇慰安妇府必须提供一种“性的慰安设备”使士兵得以发泄性欲。

慰安妇慰安妇制度的提出,是为了减少因强奸而带来的性病问题。在战争后期,由于人手紧缺,很多慰安妇也承担起护士等支援工作。

2007年3月5日,韩国釜山外国语大学教授金文吉公开日本驻中国上海领事馆警官田岛周萍于1937年12月21日发给长崎水上警察署的公文《有关为皇军官兵征调慰安妇委托文件》,记录当时日本为广泛动员慰安妇,领事馆、宪兵队、陆军武官室等单位分工缜密:日本领事馆签发营业执照给慰安所,对慰安妇被运抵各港口时提供方便;日本宪兵队负责将慰安妇运送至慰安所,及保护慰安妇营业者和慰安所的安全;日本陆军武官室负责辟建慰安所、检诊慰安妇等工作。该文件指称:“经各个有关部门深入研究及与(上海)总领事馆、陆军武官室、宪兵队协商结果,为提升皇军士气,决定在各战线设置慰安所。……根据此决定,正在日本和朝鲜征召慰安妇。凡持有相关证件的人员,务必保障其顺利搭乘船只前往目的地。”

慰安妇制度的提出,据当时日军官方的说明是为了减少因性侵犯而带来的性病问题,并抚慰日军因战败而产生的沮丧情绪。

1931年11月,日本海军将日本侨民在上海虹口经营的4家风俗场所指定为日本海军特别“慰安所”。其中“大一沙龙”(上海东宝兴路125弄)为是世界第一个日军慰安所,亦是存在时间最长的慰安所。其它三所是“小松亭”(虬江路大富里5号)、“永乐馆”(狄思威路)、“三好馆”(吴淞路松柏里) 1慰安妇慰安妇932年1月中国的上海事变以后,日本军队性侵犯中国妇女的事不断发生。日本开始在上海组建“慰安妇团”。

1937年12月,日军进占南京之后随之而起的性侵案件不断,造成中国人更强烈的抗日意识,为此国际舆论也对日本激烈谴责。为此日本开始在中国有组织地广泛推广上海的模式,标志着慰安妇制定的正式形成。

2007年3月5日,韩国釜山外国语大学教授金文吉公开日本驻中国上海领事馆警官田岛周萍于1937年12月21日发给长崎水上警察署的公文《有关为皇军官兵征调慰安妇委托文件》,记录当时日本为广泛动员慰安妇,领事馆、宪兵队、陆军武官室等单位分工缜密:日本领事馆签发营业执照给慰安所,对慰安妇被运抵各港口时提供方便;日本宪兵队负责将慰安妇运送至慰安所,及保护慰安妇营业者和慰安所的安全;日本陆军武官室负责辟建慰安所、检诊慰安妇等工作。该文件指称:“经各个有关部门深入研究及与(上海)总领事馆、陆军武官室、宪兵队协商结果,为维持军纪和前线皇军士气,决定在各战线设置慰安所。……根据此决定,正在日本和朝鲜征召慰安妇。凡持有相关证件的人员,务必保障其顺利搭乘船只前往目的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和联合国盟军进入亚太战场后,日本和韩国为防止美军骚扰当地妇女也曾针对美军招募慰安妇设立慰安所。

3.2 延伸

上海事变分为第一次上海事变和第二次上海事变。第一次在1932年中国上海发生,是中日两国于1931年918事变后的军事冲突,时间长达一个多月。第二次上海事变亦称“813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扩大侵华战争在上海制造的事变。1937年8月9日,驻上海日本海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率士兵斋藤要藏,驾军用汽车强行冲击虹桥中国军用机场,被机场卫兵击毙。事件发生后日军对上海发动了大规模进攻。上海中国驻军奋起抵抗,在上海和全国人民的支持下,开始了历时3个月之久的淞沪抗战

4 争论争议 编辑本段

4.1 强迫征招

尽管日本右翼势力极力歪曲说日军所谓的“慰安妇”不是强迫的,但目前已经发现了许多能证明日军有组织地介入到日军所谓的“慰安妇”征召活动的文件。

有的少女与同学一起在照相馆照完相刚出来就被抓走了慰安妇慰安妇;有的妇女与同伴一起正在田野里采野菜时被抓走,任何抓捕的过程都充满了暴力性。除了这种强迫性暴力方法之外;日军还利用欺骗就业、人身买卖等方法进行抓捕。甚至还以给巧克力糖、给白米饭吃等诱饵进行拐骗。日军为使妇女成为“慰安妇”;不仅使用了军队、警察和行政人员,还动员了私人业主、教师与家属、亲戚、朋友等,通过这些事实可以证实,日军“慰安妇”制度本身就是日军有组织有计划的犯罪根源。

根据《日本军“慰安妇”证词统计资料集》的内容,在韩国朝鲜政府登记的日军“慰安妇”受害者被抓走时的年龄范围是从11岁的儿童至27岁。最多的年龄段是14~19岁,尤其集中在16~17岁。

根据她们的证言可知日军把“慰安妇”视为私有物品,妇女的价值只能取决于军方的使用方案。妇女只是军队里的普通用品,与武器、士兵一起运输。军人可以任意地使用、虐待、处理妇女的身躯。成为“慰安妇”的少女和妇女,如同奴隶一般不准随便离开“慰安所”,被剥夺了最起码的人身移动自由。当时,在上海驻地担任过军医官的麻生撤雄也在自己的日记上写道:“从朝鲜强征来的妇女们是为日本士兵排泄性欲的卫生公共便所。

4.2 名称争议

日本对慰安妇的解释,比较中性化,是指“随军到部队,安慰过官兵的女人”。这个解释,使得日本国民面对慰安妇这一历史现象时,很难产生强烈的罪恶感和耻辱感。而受害国的学者,则多将慰安妇定义为日军性奴隶

联合国早在1996年就将“慰安妇”一词改称为“性奴”。而美国联邦众议院2007年也曾通过了日军性奴决议案,并在决议案中使用了“性奴”一词。

2012年7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指示美国所有文件和声明禁用按日语直译的“慰安妇”一词,将其改为“被强迫的性奴”,以此要求日本正视二战期间的性暴行。

此后,韩国政府也表示考虑采用类似称呼取代“慰安妇”。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金星焕指出,将研究把日军“慰安妇”这一用词换成“性奴”一词的方案。金星焕在出席国会外交通商统一委员会时表示:“据我说知,‘慰安妇’一词是过去应这些受害女人的要求而使用的词汇。现在我们可以和那些仍然健在的受害者协商,来更改用词”。

上海学者苏智良先生曾经出过一本书,名为《日军性奴隶——中国“慰安妇”真相》。书中,作者断言,慰安妇就是日军的性奴隶,日军“慰安妇”制度,作为二战中推行的现代奴隶制度,是20世纪人类的灾难和耻辱。

2012年12月,中国历史学者在《南京大屠杀全史》一书的出版发布会也上郑重提出,应将日军在侵华战争中强征的中国、朝鲜等国所谓的“慰安妇”改称为“性奴隶”。而称谓之变,是要强调被日军凌辱的中国等国妇女是“被侵犯”的。

包括中国在内的日军性奴隶受害国,都应该普遍推广“日军性奴隶”这一概念,把它与日本军队的“慰安妇”这一叫法区分开。同时也应该呼吁并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历史,承认日本军队在二战中,犯下的大规模囚禁虐待各国性奴隶的罪行。

4.3 日称非性奴

2014年7月15日在瑞士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总部举行的自由权规约委员会上,日本政府代表团提出,将慰安妇认为是“性奴隶”的说法是“不恰当”的。

日本政府在公开场合否定“性奴隶”的表现极为罕见。日本政府代表团的日本外务省人权人道科长山中修在会上回答相关提问时,提及2008年的审查中来自委员会的质询称:“我要指出,提问中包含 ‘性奴隶惯行’这一不恰当说法。”而这段发言在事先公开发表的回答中并未写明。

针对日本代表团提出的不认为“慰安妇”是性奴的说法,人权事务委员会主席罗德利表示不理解“被强迫成为性奴隶”和“违反其个人意志强迫充当”之间存在何种不同,指出有可能需要就澄清该定义展开独立的国际调查。

事实上,中韩历史学者认为,慰安妇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通过诱骗和强迫等手段,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是日本军队专属的性奴隶。[4]

5 悲惨结局 编辑本段

证据显示慰安妇除了被用作高强度的性奴隶外,还要遭受性病的毒害,有的慰安妇由于多次堕胎造成终身不孕,而由于日本人力资源不够,慰安妇还不时充当护士,脚夫甚至被武装起来充当炮灰,有时为了掩盖罪证甚至被集体枪杀。

另外也有一些人数认为,慰安妇生活条件比一般妓女良好,所得也比日本将级军官好,且兼任护士也非过分要求。除了被强迫、欺骗之外慰安妇外并未受到虐待。

解放后,被解救的中国慰安妇常常被人指指点点,据部分慰安妇口述,有同胞直称其“日本婊子”。《慰安妇调查纪实》中记载慰安妇袁竹林于1958年被居委会的干部指责是日本婊子,勒令去北大荒,并吊销了当地户口没收房子。在中国文革时期,幸存的慰安妇往往受到严重的歧视和相当程度的迫害和侮辱。

6 道歉赔偿 编辑本段

6.1 1993年

1993年8月4日,由于有日本记者发现一份日军文件显示日军曾经直接参与营运慰安所,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未经国会批准,即承认日军在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史称“慰安婦関係調査結果発表に関する河野内閣官房長官談話”,简称“河野谈话”。

6.2 1994年

1994年8月31日,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村山首相有关‘和平友好交流计划’的谈话”(『平和友好交流計画』に関する村山内閣総理大臣の談話),表示自己对慰安妇问题抱持“由衷的深刻反省与歉意”(心からの深い反省とお詫びの気持ち),并宣示将实施“和平友好交流计划”(平和友好交流計画)。

6.3 1995年

1995年7月,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倡议成立亚洲妇女基金会,通过民间募款和政府资助的形式,向慰安妇支付约500万日元的赔偿金。但是在该基金会的赔偿计划公布后,由于赔偿条款规定慰安妇“若接受赔偿,则放弃控告日本政府的权利”,因此遭到各国慰安妇的强烈抗议,也遭到韩国、中国、台湾等地舆论与政府的猛烈抨击,称这是日本政府回避国家赔偿的措施,目的是让日本摆脱国家赔偿问题,从而有利于日本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大多数慰安妇拒绝领取赔偿金。李敖为救助台湾慰安妇,拍卖自己收藏的字画古董,包括胡适曾经送给他的书法作品等,总共捐出一百万美金,约合三千三百多万新台币,轰动一时。韩国的众多民间团体发起募捐活动,向每位拒领赔偿金的慰安妇支付相同数目的金额。由于遭到各国的抵制,亚洲妇女基金会于2002年5月停止运作,一共只有266人申请补偿。

6.4 2001年

2001年10月15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表示,对于慰安妇所遭受的“难以估计的痛苦”,感到“悔恨及自责”。

6.5 2007年

2007年2月18日,日本外务大臣麻生太郎指称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讨论中的《第121号决议文》是“无事证,也不具法律约束力。”该决议文是由日裔美国众议员本田马克(Michael Honda,民主党籍,加州)与华裔美国众议员吴振伟(民主党籍,俄勒冈州)等六人提案,要求日本政府承认二战期间强迫各国女子当慰安妇,并向受难者致歉。

3月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当年日军“强迫亚洲妇女充当慰安妇”之说“缺乏证据”;同日,本田马克强调,日本不应再玷污自己的名誉,而应尽快、义不容辞地就历史事实道歉,以进一步确立日本的自由民主国家形象。

3月5日,安倍晋三在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备询时重申,基本上遵循河野洋平向慰安妇道歉和反省的立场,但“美国国会决议案未根据客观事实。即使通过决议,我们也不会道歉。”同日,日本民主党参议院党团干事长小川敏夫斥责,安倍晋三的言论会破坏日本支持人权的形象,并损害日本国际信用。

3月6日,针对安倍晋三表示不再为慰安妇问题道歉一事,台湾外交部门表达严正抗议,并表示深感遗憾,呼吁日本政府应以诚意对受害人正式道歉及赔偿。

3月8日,安倍晋三宣布,他有意让自民党重新调查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中所扮演的角色,同时将慰安妇议题受到瞩目的原因归咎于美国媒体的炒作。

3月11日,安倍晋三在日本放送协会电视节目中说,日本政府继承河野谈话的立场,他由衷地向心灵受到创伤的慰安妇表示道歉。

3月12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盐崎恭久表示,日本政府不会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调查。

3月13日,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说,自民党没有计划对慰安妇问题进行新的研究。

3月14日,思考日本前途和历史教育问题议员联盟会(日本の前途と歴史教育を考える議員の会)决定对慰安妇问题进行调查。

3月16日,日本政府制定了一份答辩书,称从政府发现的资料中找不到有关军方或官方曾强征慰安妇的直接记述。

3月26日,安倍晋三在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回答议员质询时说,他作为首相,对慰安妇问题表示道歉。

4月20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一份答辩书表示,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中国桂林强征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的判决,对此没有异议。
6月14日,日本29名自民党国会议员和13名民主党国会议员共同连署,以日本新闻工作者樱井良子、前日本驻泰国大使冈崎久彦等人的名义,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整版广告,主张二战期间日军从未强征亚洲女性担任慰安妇。

6月26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以39票赞成、2票反对的票数通过《第121号决议文》,敦促日本政府为二次大战期间强征20万慰安妇的行为道歉;该决议文没有法律约束力,美国政府也不会因为“日本政府不道歉”而祭出任何制裁措施。对此,盐崎恭久强调,美日两国关系稳固, 不会因为美国众议院的“不友善决议”而动摇;日本政府不会因为美国众议院的决议,而再度为这段历史提出正式的道歉。

6.6 2012年

2012年1月29日上午,美国纽约州参议院全数通过《日军慰安妇决议案304号》,谴责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于同年1月16日发起本案的参议员托尼・艾维乐表示接到了许多来自日本的电子邮件,其称“日军将韩国女性当作性奴来剥削是个天大的谎言”;这些邮件的内容几乎全部出自日本的极右派团体“抚子行动(なでしこアクション(日文))”的网页上的范本文章。

7 各国反应 编辑本段

美国国会众议院2007通过了一项谴责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亚洲其他国家妇女充当日军“慰安妇”的议案。

加拿大国会2007通过决议案,要求日本为二次大战期间强迫二十多万亚洲妇女充当军妓一事道歉。

欧洲议会2007在法国斯特拉斯堡讨论并通过了一项决议案,要求日本政府正式就“慰安妇”问题道歉,并对受害者及其家属给予经济赔偿。

荷兰议会下院2007全票通过一项动议,要求日本就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一事道歉,并对幸存者进行赔偿。

韩国国会通过议案,要求日本道歉。

中华民国立法院院会2008通过决议,要求日本政府对慰安妇道歉和赔偿。

菲律宾国会2007提出议案,要求日本道歉。

2013年5月13日,日本维新会代表桥下彻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保持军纪所必需,没有證据显示日本政府或军方直接採取了绑架、胁迫“慰安妇”的行为。

8 大事记要 编辑本段

8.1 台湾

1992年2月8日,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透过发掘史料证明台湾慰安妇之存在,2月22日设立全国申诉专线,2月26日首位台籍慰安妇出面申诉。8月9日,三名台籍慰安妇举行半公开记者会控诉日本政府,要求道歉及赔偿。妇女救援基金会除发表系列文章,召开记者会声援慰安妇向日本求偿,并开始要求中华民国内政部对慰安妇展开生活补助、医疗救助、关怀辅导等服务。

1992年3月12日,中华民国外交部领衔,结合内政部、台湾省政府社会处、台北市政府社会局、高雄市政府社会局、中央研究院、台湾省文献委员会、妇女救援基金会等,成立跨部会之“台籍慰安妇专案小组”。3月13日,中华民国内政部设置台籍慰安妇问题申诉专用邮政信箱,收件地址为“台北邮政13之166号信箱”,开放民众申诉台籍慰安妇问题相关资讯[17]。7月5日,妇女救援基金会公布台籍慰安妇问题第一次调查报告[18]。

1996年2月6日,中华民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要求日本政府受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之建议,对慰安妇提出一次给付的个人赔偿。8月10日及8月16日,妇女救援基金会举行“要尊严,不要施舍”记者会,揭穿亚洲妇女基金会所散播之不实讯息“日方将赔偿各国慰安妇五百万元日币,其中二百万由国民基金支付、三百万元由政府支付”,并发起国内募款活动。12月11日,正式递交150位立法委员致首相及参众议院之连署函,请日本政府尽速制定特别法以解决台籍慰安妇问题。

1997年5月23日,放映马英九先生(现任中华民国总统)、葛雨琴委员以及王清峰(前任中华民国法务部部长)律师三人合力拍摄的台湾首支慰安妇公益广告。8月31日,李敖义卖百件珍藏义助慰安妇,所得款项用于救助所有拒领日本民间赔偿金的慰安妇每位新台币50万元。

1998年2月,慰安妇记录片田野调查作业开始。9月,由杨家云导演的纪录片《阿嬷的秘密:台籍慰安妇的故事》首映记者会,该片入围日本山形纪录片双年展,并获得1998年第35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12月,“对日诉讼开步走”,台籍慰安妇日本义务律师团来台。

1999年,赴韩国汉城参加2000年女性审判战犯国慰安妇慰安妇际法庭筹备会议,8月17日在东京地方法院递诉状,正式控告日本政府。9月14日,于台北中央研究院举行东京大审最后一次筹备会,会集各国学者专家共同讨论诉状、受害者证词,为公元2000年的审判做准备。

2000年12月8日,2000年女性国际战犯审判(东京大审)于日本东京举行,目的为给日本政府压力,使其承认罪行,对受害者谢罪与赔偿。

2001年1月,李碧华所著《烟花三月》一书举行义卖,该书记录中国慰安妇袁竹林的故事。9月25日,东京法庭开庭诘问四位代表台湾出庭的慰安妇,过程中阿嬷详细应答某些较为个人的问题,令阿嬷及众人哽咽鼻酸。日本国内支援团体为阿嬷加油打气。

2002年2月9日,一位慰安妇阿嬷过世。4月29日,台湾慰安妇前往日本交流协会递交抗议信,抗议台湾慰安妇求偿运动十年,日本政府迄今仍不愿面对慰安妇问题。12月5日,“日军慰安妇口述历史”计划开始。12月13日,赴日本东京参加日军慰安妇人权运动者松井女士告别式。

2003年3月11至13日,东京高等裁判所第一次开庭。

2004年1月25日,台湾慰安妇纪念馆筹备小组第一次预备会议。2月9日,东京高等裁判所宣判台湾慰安妇对日诉讼。

2005年出版《铁盒里的青春:台籍慰安妇的故事》。 2006年出版《沉默的伤痕:日军慰安妇历史影像书》、《阿嬷的脸:台湾慰安妇幸存者影像纪录》、《阿嬷的故事袋:老年‧创伤‧身心疗愈》。

8.2 中国大陆

1996年2月,山西省的慰安妇侯巧莲和郭喜翠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谢罪并给予赔偿。 2002年3月,东京地方裁判所认定她们遭到性虐待的事实,但作出了驳回原告诉求的判决。4月,原告继续向东京高等裁判所提出上诉。 2005年3月,东京高等裁判所作出二审判决,驳回原告的索赔诉求。随后,原告和原告律师团向日本最高裁判所提出上诉。 2007年(平成19年)4月27日,日本最高裁判所作出终审判决[19],认定原告二战时被侵华日军绑架和强暴的事实,但作为《日中联合声明》第五条所述的放弃请求权对象,她们不具有法律上的赔偿请求权。

9 日本抗议 编辑本段

2012年7月11日报道,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最近在听取国务院高层官员的汇报时,曾要求把日军“慰安妇(comfort women)”改称为“被强迫的性奴(enforced sex slaves)”。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对此提出了抗议。

日本外相玄叶光一朗10日在国会上说,已下令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改称日军慰安妇为“性奴”这一报道的真实性进行确认,如果美国国务卿使用了“性奴”一词,日方将以此前首相谢罪和创建援助慰安妇基金等措施为例,指出这种称呼是错误的。

美国《纳尔逊报告》(Nelson Report)9日报道说,希拉里最近指示美国所有文件和声明禁用按日语直译的“慰安妇”一词。

《纳尔逊报告》说,希拉里此举使日本备受冲击,可以解释为,美国正站在韩国、中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荷兰等“性奴”受害国一边,正式和日本对抗。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当地时间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这些女性(日军性奴)的遭遇非常悲惨。美国政府已严正指出‘这严重违反了人权’。”

美联邦众议院2007年曾通过了日军性奴决议案,并在决议案中使用了“性奴”一词,明确指出了日本的责任。日本非常担心,如果继2007年美国众议院决议案后,“性奴”再次登上美国公文,则该称呼可能会成为正式称呼,而一旦如此,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也都会逐渐使用“性奴”一词。

[2]  社民党党首福岛瑞穗说,桥下非但不撤回有关“慰安妇”的错误言论,反而说媒体在误报,这是在狡辩。桥下的错误言论与安倍政权在历史问题上的摇摆如出一辙。民主党副干事长辻元清美也认为,安倍政权企图否定侵略历史的姿态“诱发”了桥下彻的言论。

出生于冲绳的参议员系数庆子说,桥下彻首先应该道歉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遭受驻日美军性暴力的冲绳受害者。桥下发表侵害女性尊严言论,应该辞去大阪市长职务。

日本共产党参议员田村智子说,桥下彻否定日本政府参与设置慰安所,还对“慰安妇”证言持怀疑态度。但事实是,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的调查结果已经证实战时日本政府对此负有责任。桥下彻的言论不仅是在篡改历史,同时也破坏了战后日本与韩国等亚洲邻国外交的基础。

10 相关信息 编辑本段

10.1 日强征慰安妇新证

2014年4月日,根据吉林省档案馆新发掘整理出一批日本侵华档案编写而成的《铁证如山——吉林省新发掘日本侵华档案研究》一书在吉林省长春市出版。据介绍,《铁证如山》一书中收录的89件档案是日军自己留下的侵华铁证,涉及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向731部队“特别移送”人员、残酷奴役劳工、对中国军民实施种种暴行等内容。吉林省档案馆馆长尹怀介绍,该书中的多数档案属于第一次披露,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有的对日本侵华所犯罪行提供了原始证据,有的对早已被国内外公认的罪行提供了新的佐证。

档案1 “慰安妇”行为祸及东南亚

日军侵华档案显示,除了中国、韩国、朝鲜外,东慰安妇慰安妇南亚一些国家也成为日本“慰安妇”行为的受害者。

据介绍,反映日军强征“慰安妇”的档案共计25件,其中2件是《南京宪兵队辖区治安恢复状况的调查报告(通牒)》,2件是伪满中央银行电话记录,另外21件是各地宪兵队上报的记载日军强征、蹂躏、奴役“慰安妇”行为的《通信检阅月报》《军人犯罪调查表》等。

根据日军华中派遣宪兵队《南京宪兵队辖区治安恢复状况的调查报告(通牒)》,芜湖“慰安妇”人数一旬内增加84人,在109名“慰安妇”中,中国人“慰安妇”25人、朝鲜人“慰安妇”36人。

另一份《通信检阅月报》中记载了1941年驻黑河日本军人武田武二郎写给秋田市大町四村上英子雄的信件摘抄,反映了黑河陆军官舍一角开设慰安所的情况。

档案记载,军队慰安所是士兵消遣解闷的地方,20名“慰安妇”全是朝鲜人,受“国家总动员法”约束来到这里。当时朝鲜是日本的殖民地,日军运用“国家总动员法”强征朝鲜妇女充当“慰安妇”。

一份1944年3月5日,日军爪哇宪兵队形成的《宪兵月报(一月)》中,记载了独步一五七六部队本部陆军一等兵补,1月5日擅自外出到军队慰安所寻欢,被通报并口头教育处理。[3]